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和渣前任她姐HE了?+番外 作者:廿廿呀(下)

字体:[ ]

 
 
第90章 秘密
  时欢听到声音从桃花园里走了出来,接着就被大家手中的彩花喷了一脸,大家纷纷过去祝贺她,眼睛里有一层雾气,看着要哭了。
  “这么舍不得孤啊?”时欢故意调笑着。
  “呜啊啊啊啊啊啊!”买暴君股的副导演泪飙当场,“欢欢你也太虐人了吧,一声‘孤’简直要了我半条命,好舍不得暴君啊。”
  另外几个小姐姐也擦了擦眼睛,拿了本子过来给时欢,“欢欢,能不能帮我们签名啊。”
  “好啊。”时欢先把自己的签名写好,又问:“我再帮你写个烨玄,要吗?”
  烨玄就是暴君的名字,场务小鸡啄米似的只点头。因为剧情需要,烨玄的字要做镜头出现,时欢特地练习过,两个字写的遒劲有力,气势奔放雄壮,就像是烨玄本人来写了签名。
  场务感动的不行,拿着彩花筒又放了几炮,时欢头发上衣服上全被喷到了,刚刚拍戏的时候她身上了不少染料,现在看着滑稽又搞笑。
  等她们闹完了,时欢朝着另一处的片场看去,唐意秋刚下马,两人对视了一眼就没在移开视线,那瞬间,竟是有一种一眼万年的感觉。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有些酸,又些甜,好似埋了很久的桃花酿,喝一口穿梭到了很久以前,让人对前世今生笃信不移,记起许多前因后果。
  唐意秋看着她,好一会抬手冲着她挥了挥,时欢疾步过去,唐意秋的手落在她头发上,将她头顶的彩花取了下来,“恭喜你成功杀青。”
  时欢嗯了一声,仰起头看她,“你难过吗?我看她们都很难过,你现在也没有笑。”
  “不难过。”唐意秋笑,“你就在我身边,难过不起来。”
  听到第一句的时候,时欢有些生气,但后面那两句,直接抚平了她炸起来的毛。
  “不过还是会觉得低落,刚刚你演得太好了,我没分清到底是你还是暴君,情绪一时间无法抽离。”唐意秋低声说,“你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厉害了?”
  旁人再多的恭喜,也抵不上唐意秋这两句夸奖,时欢抿着唇,有很多话想同她说,可喉咙就那么窄,挤来挤去,竟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她鼓着两腮,捏着手,憋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谢谢你,我也觉得我现在变厉害了。”
  “还自信了。”陆百生走了过来,让场务把马牵回去,笑道:“后面两段挺虐的,很流畅,我拍的时候都在想,是不是虐过头了。”
  时欢感激地向他鞠躬,“谢谢陆导,这段时间一直让您照顾着,给您添麻烦了。”
  “别那么客气。”陆百生道,“只要之后我拿剧本找你,你别向唐意秋那样,天天跟我说忙什么的。”
  “肯定不会!”时欢一口应下,陆百生可是大导演,剧本都是用抢的,很多人抢破脑袋都没有机会,她怎么可能拒绝。
  陆百生笑道:“那可不一定,你之后大红大紫,好本子一个接着一个,我约你还得排队摇号呢。”
  听着起来他像是在说笑,语气却有几分认真,他是在肯定时欢的演技,认为她来日可期。
  几个人站着聊了一会,一起去酒店给时欢庆祝,剧组里的小姐姐定了个大蛋糕,特地做了个时欢的卡通小人,贴心的写了一段祝福的话。
  大家把卡通小人给了时欢,时欢看着可爱没舍得吃,趁着大家闹得欢没注意,就把盘子推到唐意秋面前,“请你吃,不要剩下一点哦。”
  卡通小人做的很精致,一手提着花裙子,嘴角缓缓勾起,笑容甜甜的,真要下口不知道从哪里吃起,唐意秋盯着看了一会,“这怎么吃?”
  “一口吃掉。”时欢张大嘴,笑道:“你嘴能张这么大吗?然后把我一口放进你的嘴里。”
  唐意秋试着张了张唇,就在时欢以为她要张成“O”形,准备笑的时候,唐意秋弯下眉,在小卡通的人的唇上亲了一下,然后一点点舔掉唇边的奶油。
  很快,时欢的嘴就成了“O”形。
  她艰难地吞着气,“你、你怎么这么吃?”
  “这样吃也是吃,怎么,这样吃不好吗?”唐意秋反问着她,随即将剩下的奶油全部吃进嘴里。
  明明就是吃了块奶油而已,气氛却一下她被拉高了,时欢脸色涨红,要往桌下钻。
  唐意秋瞥向她,“又不是第一次吃,你还害羞了?”
  之前没确定关系,她们在酒店鬼混的时候吃过一次樱桃蛋糕,也是舔着吃的。
  时欢是个一撩就怕的姓格,立马怂了,她看向唐意秋,攥紧拳头,“哼,舔蛋糕算什么本事,你现在就来舔我啊,我敢跟你赌,你肯定不敢舔,因为你早上说过,你要停止运动了。”
  “舔和运动是两码事。”唐意秋一秒正经,交叠腿抱着双臂,“我可以舔,但是不运动。”
  说完,她瞥向时欢,“你能受得住吗?”
  这、这换谁谁都受不住吧!
  时欢切了一块面包塞进嘴里,把嘴的堵得满满的,她不说话还不行了吗,有必要这样为难人吗?反正她是发现了,唐意秋就是看着正经,骨子里特别坏,什么话都说得出来,比她还要色。
  “别吃那么快。”唐意秋倒了杯椰奶给她。
  信你个鬼!
  这时,陆百生和司湛拿着酒杯过来了,道:“喝这个做什么,来,喝酒啊。”
  时欢也不敢跟唐意秋坐一个地方,把杯子一放,准备跟着大家一起去嗨皮,刚起身,唐意秋不冷不淡地咳了一声,“时欢,你别忘了。”
  “忘了什么?”时欢撇撇嘴,停止运动就算了,难不成要把她的酒停了,解解闷也不行吗?
  唐意秋说:“禁酒。”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