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叶粲 作者:江一水(上)

字体:[ ]

 
  文案:
  叶粲是个蛇精病,货真价实的那种。
  她前世是个昏君,糟蹋完国家之后,就一把刀捅死了自己。
  没想到死了之后,她还得辛辛苦苦去还债。
  这个债,是情债。
  在她短暂的生命中,曾经糟蹋过那么一个人的感情。她是叶粲重臣之子的发妻,是叶粲夺来的囚鸟,是天下百姓都知道的王的金丝雀。
  生前债,死后也得还,所以她们又一次重逢了。
  “爱着她,宠着她,护着她,这就是你现于此世的意义”
  今天狗贼叶粲承认自己喜欢对方了吗?——还没有。
  我知道这世界无一不是虚妄,唯有你是心中仅有的真实。
  这就是一个前世BE后今生被按头HE的故事。
  蛇精病昏君X温婉美人。
  有点好磕。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子兮/叶粲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爱着她宠着她是你现于此世的意义
 
 
第1章 楔子
  “你自由了。”
  纵王说完这句话,长指落下,咔哒一声打开了挂在窗前的鸟笼。扑棱几声,一只囚鸟从笼中飞出,掠过屋檐,飞向了三月晚春的暮色中。
  暮色深沉,周遭似有迷雾在流动,纵王披着外袍站在廊下,整个人都浸在迷离的夜色中。她负手而立,仰头望着鸟儿掠过昏暗的天空,逐渐成为一个黑点,直至消失不见。
  阴冷的风从空旷的深宫吹来,拨动着纵王披散的凌乱长发。她望着远方,听着墙外隐约传来的喧嚣声,轻轻地握住了藏在宽大衣袖下的短刀。
  有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渐渐地接近了。纵王一手握着短刀,一手将食指放在唇上,轻嘘了一声:“嘘,轻些,孤的小鸟飞走了。”
  她转身看向了来人,站在窗前披头散发的模样带着浓重的阴翳,令来人止住了脚步。
  一个女人捧着一杯酒站在了纵王身前,她穿着一袭雪白的衣衫,细而黑的长发顺直地洒落在她肩头,更衬得那张绝美的容颜如高山白茶那般凛然不可侵犯。
  女人抬眸,对上了纵王狭长的眼。纵王眯着眼睛看她,有些迷惑道:“你不走吗?”
  宫中的侍人此时早就走光了,原本繁华的皇宫如今只余满地狼藉,仅剩凄凉的夜风四处游荡。那些凄厉的喧嚣声合在一起,好似在痛斥纵王的无道。
  女人握紧了手中的托盘,凝视着纵王阴森森的模样,风平浪静道:“我不走,我还要给君上敬一杯酒。”
  纵王凝眸,看到了女人手上的那杯酒,于是走了过去。她拖着步子,背对着所有的光,一步步来到了女人身前。
  厚重的阴影接近,接着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伸到女人面前,取下了那杯酒。酒色澄净,纵王轻轻晃了晃酒杯,放到了唇边一饮而尽。
  女人见状,抿住了唇瓣。
  长指微晃,纵王松手,吧嗒一声,白玉般精致的酒杯登时碎了一地。碎片散在漆黑的地板上,好像点点残雪。
  女人垂眸,看着碎裂的酒杯,忽然想起了那一个冬夜。
  “你生得这般美,就随孤王入宫吧。”那天夜里,纵王裹着大氅半跪在她身前,眯着狭长的眼漫不经心地道。
  喧嚣的宴会因这一句话沉寂下来,冷冽的夜风夹杂着雪吹入了温暖的大帐中。端坐在宴席前的女人连忙垂眸,避开了纵王的视线。纵王伸出微凉的长指,托住了女人的下巴,低声道:“怎么,你不愿意吗?”
  她是王,是燕国唯一的王。哪怕她再无理取闹,也没有人可以忤逆她。
  于是女人仰头,不卑不吭道:“微臣已是他人妇,并不能……”
  “嘘……”纵王将食指放在她唇上,低声问道:“你是谁的妻子?”
  一道忐忑的声音插了进来,“回禀国君,这是臣的妻子。”说话的人是平南候,于是纵王好似恍然大悟一般,看向了他。
  她歪着脑袋,似有商有量:“你的妻子,就当是给孤王的贺礼了。如何?”纵王说这句话的时候,缓缓起身,拔出了腰间的长剑抵在了平南侯的肩上,露出了一个温文尔雅的笑容,“孤王,会给你恩赐。”
  那剑似有千钧之重,压弯了平南侯的脊梁:“臣……愿将吾妻献予君上。”
  纵王总算是满意了,她将手中长剑摔在了地上,朝女人伸出了手,“来,随孤王来。”
  女人起身,拔掉了发间的簪子,朝纵王刺去。
  一滴血落在了地上,耳边响起了侍人尖利的叫声。女人紧闭双眼,被王拽入了怀中。纵王掰开了刺入掌心的发簪,用带血的手抚摸着女人的面颊,轻轻道:“有意思……”
  她这么说着,将浓重的血抹在了女人唇上,双眼微眯,“口脂颜色再鲜艳些,就更好看了。”
  女人尝到了浓厚的血腥味,最终绝望地闭上了眼。从此,向来喜怒无常的纵王又有了新的玩乐。女人成为了她深宫后院中,唯一的囚鸟。
  周遭的黑暗越发浓郁了,纵王伸手牵着她走到小榻前,“你怎么穿了白衣?你不该穿白衣的,这不好看。”
  纵王让女人坐在了小榻上,将身上的外袍披在了女人身上。外袍一脱,女人看到了纵王手上握着的短刀。
  她睫毛微颤,低声道:“因为君上就要死了。”
  纵王站在她面前,伸出长指抚摸着她如樱花一般柔软的唇瓣,轻声道:“这是在给孤践行吗?若是践行,你还是穿得艳丽些吧。”
  “孤还是更喜欢你浓妆艳抹的模样。”
  纵王说着,屈膝半跪女人身前,将脑袋放在她的膝上。纵王的一头乱发在女人膝上铺散,露出了王纤细白皙的脖颈。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