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魔方七日梦+番外 作者:粉色龙牙(下)

字体:[ ]

 
第99章 冰柜
  如果只是款式相同,倒也说得过去,毕竟这耳钉也不是古董孤品。 
  只是耳针的末端是歪歪扭扭的。 
  他记得很清楚,他的那枚是因为在换SIM卡时手头没有取卡针,所以拿耳钉去捅卡槽,拔 出来时925银的耳针因为过软而弯折了,他用牙去咬,却也没能让它恢复笔直,变得像一根枯枝。 
  他明明是第一次来周雪荣家,怎么会在他家的浴缸里找到自己的头发和耳钉呢...... 
  浴缸底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听起来水都放干净了。他用喷头把浴缸冲刷一遍,弯下腰把塞子堵上时,门打开了。 
  徐明朗维持一个腹部勒在浴缸沿,屁股撅起来的姿势,明知道周雪荣已经站在身后了,却还是装作气定神闲的直起腰,转过身。 
  周雪荣手里拿着干净的换洗衣物,最上面是一条深灰色裤,正直愣愣的盯着徐明朗的脸。 
  徐明朗口吻随意:“谢谢,放那边吧,我把浴室收拾一下。” 
  “啊...不用,你放那里就好,反正我也要洗的。” 
  徐明朗点点头,周雪荣也一动不动,俩人大眼瞪小眼。 
  他努努下巴,示意对方可以把东西放下了。 
  周雪荣如梦初醒,放下衣服扭头就走。 
  “小雪。”徐明朗突然叫住周雪荣。 
  周雪荣回头睁大了眼。 
  徐明朗握着耳钉,直到手心都有些刺痛了,才挤出一个笑容,摇摇头:“没事。” 
   
  他把自己擦干,把衣服穿好,把那团头发攥在手里,另一只手心里攥着耳钉,走出浴室。 
  走到客厅时,正见周雪荣靠在窗户边,把窗帘撩开一个缝,偏着头往外看。 
  “雪还下?”他问。 
  “嗯。” 
  徐明朗瞥了眼那道缝隙,白得晃眼,他看得烦躁,撇过头去说:“快去洗吧。” 
  周雪荣点点头,把窗帘合上。 
  把湿头发扔进垃圾袋,徐明朗冲了下手,躺在尚有余温的褥子上,看着雪白的天花板,觉得脑子也雪白一片。墙壁很薄,一点点拨弄水的声音都能听得很清晰,他刚闭上眼,那些噩梦般的画面就蹿出来,尸体拼凑成的巨型蜘蛛怪物,还有那个狞笑的小丑,实在太过逼真。 
  他又坐起来,打开那台放在地板上的电视机。 
  “哗——”画面上只有黑白雪花。 
  又是雪花。他拿起连膜都没揭的遥控器,随便换了几个台,还是什么节目都没有。 
  他不死心的调台到央视,然后不得不承认,不光是滨海,这个世界的人可能都消失了,只剩下他四个人。 
  他觉得自己比罗伯特奈佛还惨,至少人家还有条狗。 
  浴室传来的水流声提醒他,他还有个伴,尽管对方是个看起来不太懂情调的人。 
  一会儿问问他家里有没有牌吧,实在不行玩把“小猫钓鱼”,但是前提是要有扑克牌才行。 
  隔壁响起撩水的声音,伴随一声舒爽的叹息。徐明朗觉得自己要是再不找点事做,他的脑袋就会被那些吃人的回忆侵占了,还有那个被他埋藏在心底,最最不愿意去想的,有关薛莹莹的下落。 
  他一股气站起来的同时,墙壁另一端飘出了断断续续的叹息声。 
  徐明朗愣了有两秒,他也是男人,当然知道这声音代表了什么。整个空间很静,那声音连同难耐的咽唾沫声都听得一清二楚,他热血上涌,不小心了咳嗽一声。 
  墙那边突然安静了。 
  徐明朗扶着墙,一时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 
  “哗啦啦”一阵水声,周雪荣从浴缸里站出来,花洒的声音响起,伴随着走调的哼歌声,怎么听都是在掩饰尴尬。 
  徐明朗什么都不去想,转身在屋子里转了转,这房子总共就那么一亩三分地,又没什么装饰,占地面积主要都匀给了各种运动器材,还有那个突兀的巨大号冰柜。 
  徐明朗平日里很少健身,但还是知道这些器械的用途的。其中这一大个儿的金属架也叫深蹲架,可以用来练深蹲、引体向上什么的,卧推架上横着两大坨杠铃片,他看一眼就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抬的起来。 
  地上整齐摆放着各式杠铁片和哑铃,以及弹力带等辅助道具,角落里摆着一瓶洗剂似的东西,他捡起一看,是液体镁粉。 
  这下他总算知道周雪荣的一身体格是怎么造就的了,真真儿是玉不琢不成器,看着光鲜的外表,背后不知付出了多少汗水,但也多亏了这种高强度训练,周雪荣在逆境之中比他们来的都要从容。 
  客厅除了衣柜,再没有任何收纳箱,他放弃了找扑克牌,把目光放在了冰柜上。 
  这么大的冰柜,到底买来放什么呢? 
  把手放在把手凹槽里,徐明朗却感到无来由的压抑,有点喘不过气。也许是休息的还不够,他的身子相较一周前还是发虚。 
  刚把冰柜盖打开个缝,一股冷意便扑面而来,让他想起在雪地里行走的那一晚。 
  紧接着一股淡淡的腥臭味传出来,里面兴许是囤的海货,但把盖子全都敞开了,却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凝结在四壁的厚厚一层霜。 
  奇了怪了。徐明朗心里犯嘀咕。 
  他俯身去看,里面的味道更浓烈了,却又不太像海货的味道,而是臭尿布或者肉类腐败的气息。 
  他在靠近底部的霜上扣了扣,指甲缝里除了冰碴子,还有某种灰色的黏着物,闻一下,却只觉得天灵盖都要被掀翻了。 
  这是什么化学武器?!腐臭的味道像被浓缩提纯了,瞬间让嗅觉中枢炸裂,以至于他觉得嘴巴里都有种臭味。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