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殿下,你偷了我的心 作者:轻欢轻爱(上)

字体:[ ]

  芃姬依旧抱着太后的胳膊,“启禀父皇,这百子千孙舞乃是女儿与司舞监一起研发了数月而成的舞蹈。”
  皇帝一脸满意的点点头,“小六用心了,既如此,就将你这舞排于第一个节目吧。你先去准备准备,待众臣寿礼送完便开始。”
  芃姬应声朝着皇太后福了福礼,便昂着脑袋往宴宫外走,路过众臣的时候,像往常一般接受众人的注目礼。
  “冯德全,开始吧。”
  那站在边上的太监便站在下首喊了一声,“生辰大典正式开始,奏乐……”
  话毕,整个宴会的宫殿便响起了相互配合的各种琴声。
  由济王的生母洛贵妃带头开始送贺寿礼,当今圣上后宫佳丽三千,正宫娘娘已不在,从王府一直跟随皇帝的洛贵妃便是执掌后宫大权的女人。
  如此盛宴能参加的嫔妃也只有三大皇贵妃,她们贺寿礼送完便是五位皇子带着自己的家眷上前贺寿,最后才是大臣及命妇们。
  半个时辰过去,寿礼送完才开始酒宴,大臣们也终于可以举杯畅饮。
  司舞监的乐师们音乐突的一变,开始欢快起来。在那欢快的调子里,一个身穿大红袍的女人手持两条大红长丝带从天而降,腰间挂着个环,环上绑满了长丝带。她的双手舞动着丝带,腰肢扭动着环将丝带飞舞空中,乐师们的节奏越来越快,舞动丝带的速度便也越来越快,每一次的舞动都像是一个活泼的童子在蹦在跳。
  皇太后看的乐呵呵,皇帝看的眼珠子瞪得圆圆的,皇子们看了看自己身旁的儿子女儿,面带微笑,心里MMP。
  就你会讨皇祖母欢心是吧。
  如果大臣们这时候能够回过神来,一定会发现,他们人人避之不及的煞神,此时正双眼炯炯有神的,一动不动的为台中央的女人惊艳着。
  芃姬一舞毕,这整个宴会的气氛才随着皇太后的笑容越来越热。有了公主开头后,皇子们自然是不甘落后,有儿子女儿的就赶紧让他们上,随便背背论语或是舞舞剑,孩子实在还小的也坐不住了,想搞点事了。
  比如说济王,他有两个儿子,可都是妾室生的,还都连句全乎话都不会说。
  没了孩子去讨喜,他总也得让自己有点存在感。
  “老五,你坐立不安的,可是有话要讲?”开口询问的是离晋成帝最近的洛贵妃,也是济王的生母。她最是了解自己的儿子,他的眼珠子一动,她这个做母妃的就能晓得他是风眯了眼还是有心事。
  济王正愁不知该如何开口,赶紧笑着起身,“儿子突然记起,这宴上还有咱们天晋建朝以来最年轻的状元郎呢,这贺寿诗可不能少。”
  皇太后倒是有了兴趣,“老五说的可是法大人?”当初16岁的状元郎她也是听说过的。
  自芃姬下场便一直两耳不闻外事自斟自饮的法一听了也只是勾勾唇角。
  “回皇祖母,可不就是我们的廷尉大人。”
  当整个宴会的人都望向一个地方时,当事人才停下手边的酒杯,往台中央一跪,“微臣法牢酒,恭祝皇太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晋成帝见自己最得意的臣子竟然说了一句三岁小儿都知晓的祝寿词,心下不满,“牢酒今日可是偷懒了。”
  “回禀陛下,这世上祝寿词千千万万,然只这一句能表达臣心中所想。问这世间,还有什么像东海一样浩大,如终南山一般长久。”她转向皇太后,“微臣恭祝太后娘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龙子凤孙,千秋万代。”
  “好一个千秋万代,廷尉大人起身吧,这寿词,哀家收下了。”
  不说百官们,就连皇帝都给蒙了,自己亲手画的寿比南山没有取悦自己的母后,这个小崽子,只是说了一句话,就得了母后的认可。
  难不成自己是从宫外偷抱回来的孩子?
  再一看,这小崽子怎么还不起身?是不是刚才母后说的话他未听清?
  好歹是自己宠爱的臣子,还是自己心中佳婿人选之一,“起身回位吧。”
  法一抬起头,直视上头的几位,“微臣还有一事要说。”
  皇帝皱眉,“嗯?如有本启奏,便上朝再提吧。”这煞神该不会是想在生辰大典上说那些血雨腥风的案子吧?
  “微臣法牢酒,向陛下求娶芃姬公主。”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安静宴会上响起酒杯搁桌的声音,众人看向发出声音的方位,只见被求娶的某公主正自在的喝着酒。
  皇帝回过神来,“爱卿说什么?”他生怕自己年纪大了听岔了。
  法一依旧双腿跪地,挺直着腰板,双眼丝毫不避讳的看着上头的几人,加大了声音,“臣法牢酒,求娶芃姬公主。”
  “皇帝。”
  “儿子在。”
  “哀家累了,便先行回宫了。”
  皇太后直到转身离去的那一刻,视线才从跪着的人身上挪开。
  今年的生辰大典,还真是不好参加呢。
  皇帝的五个儿子面上也都飘着不一样的色彩。
  是个人都能感觉到这宴会的尴尬,一个被打的措手不及的皇帝,五个各怀心思的亲王,还有一个事不关己的公主,再加上台中跪着的煞神廷尉。
  最终出来打破这份沉默的还是那起头的济王,“父皇,不妨听听皇妹的意思。”
  晋成帝之前便打探过自家女儿的心思了,偏偏那时候没打探出什么有用的,正好趁着这机会,他便也顺势询问:“颜儿,依你看,朕该如何?是应还是不应?”芃姬公主,凤名独孤倾颜。
 
 
第7章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儿臣自是全听父皇的。”芃姬浅笑应答。
  她虽是对着皇帝回话,眼神却不经意撇了一眼她的好五哥。
  儿时母妃还在时,她还真以为皇兄就是兄长的意思,如今她早已明白,前头多了一个皇,就意味着放在后头的兄已无足轻重。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