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殿下,你偷了我的心 作者:轻欢轻爱(上)

字体:[ ]

  法一这才抬起头看着芃姬,“微臣所求之事只有殿下才能成全,殿下大可放心,陛下赐婚之时,微臣便是与殿下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廷尉大人所求,到底为何事?”芃姬认真的注视着法一的眼睛,想在里头看出点什么。
  “待牢酒做了应该做的事,自会取走想要的。”
  芃姬从那双眼睛中只看见了认真、和一定会成功的坚定。明明是跪在地上,说出的话却有着一定会履行的承诺那般的气势。
  “法大人起身吧,既是好酒,便坐下来一起共饮一杯吧。”
  芃姬终究还是选择相信她,相信眼前这个人人都喊一声煞神的女人。不管她想要的是什么,如果她真能助自己登上那位置,给她自己有的东西,也是应该。
  她比谁都清楚自己父皇的姓子,如今他从壮年开始迈入中老年,几个儿子却一天天长大,连自己这个最小的女儿也21岁了,他早已开始防着这几个儿女。
  除了先皇后在世时给老大定下了自己娘家侄女,老二老三老四老五,她的这四个哥哥被赐的婚事都是新贵的女儿,当初她16岁开始议亲,三次都是世家大族的嫡子,偏偏三次都出问题,谁又能知道她的好父皇有没有出点力呢。
  这京州的贵家们谁不得说一声她芃姬公主多受自己父皇的宠爱,不仅国库,连私库都放在这女儿手中,可只有她这身在其中的人明白,这一点点父亲给女儿的宠爱,在皇权、在江山比来,不值一提。
  赐婚,是她目前无法拒绝的圣旨。
  她只有一个选择,接受赐婚,与眼前这人绑在一根绳上。
  哪怕这人可能是她哪个哥哥送来的,又或者是她的好父皇派过来监视自己的。
  哪怕她有万般的疑心,她也只能被动选择相信。
  她16岁接管国库,掌管整个天晋的经济命脉,这些年来,经历了那么多的天灾人祸,从国库中拨出去的银子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可国库中的钱依旧还是她接管时那么多。
  她的好父皇,一定疑心自己多过那几个年轻力壮的哥哥。
  “法大人,该准备聘礼了。”芃姬又喝了一杯那酒,胸腔中的乌云顿时散开。
  就冲着这酒,也不亏。
 
 
第6章 
  太后的生辰大典乃是国宴规制,特别是当今以孝传名,自是不会从简。
  一品至四品的官员们都得带上家属进宫拜寿,法一是个孤家寡人,一个人带着寿礼便进宫了。
  京州的大族和新贵们都是有自己圈子的,侯爷们的家眷和公爷、伯爷们的家眷自是来往频繁,刚刚扎根京州官级一般的自然也是与同等新贵交好。
  只法一出身商户家不说,还父母双亡且至今未娶,就这样一个人孤身来拜寿的倒是无二了。
  边上尽是些寒暄谈笑,法一独自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倒也自在的很。
  没给这些官员们多少寒暄谈笑的时间,就听见一声尖锐的“皇太后驾到,皇上驾到”,众人立时回到桌位前,安静下来。
  待太后娘娘与一身玄黄龙袍的皇帝带着一众嫔妃及皇子皇女们出现,众臣皆行跪拜礼。法一也恭谨的跪下,嘴里随着众人喊着:“参见皇太后,参见皇上。”
  待皇太后落座,说了声“平身”,皇上及皇子皇女们也都一一落座。
  晋成帝当了21年的皇帝,虽已过40,忽略那长须,分明就是一个俊俏的男人,与那早早发福的丞相全然不同,身材均匀,跟他那5个俊朗的儿子并无两样。
  皇太后今日过的是58岁的生辰,那双手却也不像是老妪的手,白皙的只隐隐能看到些淡淡的皱纹,只从她不再明亮的双眼中能见到一丝老态。
  第一个送上寿礼的便是皇帝,他送的是自己亲手画的寿比南山图,皇太后却是只看了一眼那图,便叫身边的老嬷嬷收下了,不知是不太满意那画,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在场的老臣们倒见怪不怪了,只一些刚入官场的人心下好奇。这太后虽说是母亲,可那是皇帝呀,再怎么样总也不能在外头这样不给儿子面子吧。
  但是皇家的事,也只敢在心里发发问了,谁的面上也不敢有异色。
  “叶儿今年又未回宫?”太后缓缓的对着皇帝问了一声。
  先帝是个出了名的专情男儿,后宫之中只有皇后一人,也就是现在的皇太后,故而子嗣也只有一子一女这一对双胞胎,长公主独孤叶常年待在西北,已多年未回京州。
  “母后,妹妹一月前已来信,现下西北还不太平,无力抽身回京,一并寄来的还有妹妹的贺寿礼。”皇帝笑着回话,又示意司礼太监将东西呈上来。
  长公主独孤叶,先帝赐封号西凤公主,将西北三大州赐作了封地。
  皇太后却是连看也没看那寿礼,直接示意老嬷嬷将其收下了,任谁都能看得出太后的不满。
  宴宫里一片寂静无声,就在所有人都不知该如何将自己的呼吸声变轻的时候,一声轻俏的女声响起,“皇祖母收完了父皇和姑姑的寿礼,该收颜儿的了。”
  芃姬从自己的公主位上起身,上前挽住皇太后的胳膊,脑袋往太后身上凑,撒着娇。
  太后脸色这才好起来,笑着拍了拍芃姬手,“还是颜儿孝顺,可颜儿要早日招个驸马,哀家这心才能放下啊。”
  众大臣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这宴总算可以进行了。
  “皇祖母真偏心,难不成颜儿有了驸马,皇祖母就只要驸马了吗。再说颜儿这回可是学了许久才学会了这百子千孙舞来给皇祖母作寿礼呢。”
  芃姬的声音带着小辈讨好长辈的语气,听的皇帝心里都舒坦了不少,果然还是生女儿好,想到这儿,皇帝抬头瞪了那些不中用的儿子一眼。
  众皇子内心:……看我们干嘛?太后她老人家不是对您也不太满意么?
  “小六,这百子千孙舞是个什么舞蹈?朕如何从未听说过?”皇帝巴巴的搭着话。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