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殿下,你偷了我的心 作者:轻欢轻爱(上)

字体:[ ]

  芃姬没回她这话,倒是也停下了手,“林姨,你说本宫是不是该招驸马了?”
  她这轻轻的一句,一下就撞在了竹香和林嬷嬷的心上。
  当今圣上从芃姬公主16岁便开始相看驸马,然如今芃姬公主21岁还未成亲,林嬷嬷一直觉得这事是她以后下了黄泉唯一没法向早逝的花妃娘娘交代的地方,她是芃姬的奶娘,也是当年花妃为了救她认下的义妹妹。
  “公主,要是花妃娘娘在世,您的婚事定能早早定下,花妃娘娘最是随姓,婚姻大事她最看重的便是两情相悦,要是公主您有了心悦之人,招为驸马是最好不过了,何况若姐儿也需要一个父亲。”林嬷嬷提起若姐儿,也是为了提醒,招婿自己中意最为重要,但人品姓子须得顶顶的好,能待若姐儿为亲女才是最佳选择。
  林嬷嬷自知自己话里的意思主子能明白,但她始终是逾越了,可不提上这么一句,她的良心又如何过得去。若姐儿生下来便是她陪着长大的,公主虽没有恶待她,却也没表现出多大的喜爱。一个娘不疼的孩子已经够可怜了,要是再来个后爹可怎么活。
  芃姬好似现在才想起自己的独女,独孤雅若。像是随意的问了一句:“若姐儿最近可好?”
  林嬷嬷赶紧笑着上前说:“若姐儿聪慧的很,才四岁就晓得拿着树枝在地上作画了。”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就是近来若姐儿有点想公主了。”有哪个孩子不想娘的呢?
  “为何不在纸上作画?”
  “若姐儿说等她作的好了在使纸笔,奴婢想着,是不是该给若姐儿请个老师?”
  芃姬对谁都坦荡荡,唯独对这个女儿有些心虚,自己辛苦怀胎生下的孩子,又如何能不爱?只是看着那孩子,便会想到这是一个意外才有的孩子,她找了五年都没找着那人是谁,要是找着了,她必定会将那乘人之危的小人千刀万剐。届时那孩子恐怕也不会再想着自己这个娘亲,对孩子而言,那毕竟算是她的生身父亲。
  就像自己一般,出身皇家,母妃早早被磋磨去世,凶手却是自己父皇的发妻,这可真真是笑话。即便是自己的父皇,即便他对自己万般宠爱,給尽了荣华富贵,自己却依旧抵挡不住心里的恨意。
  是以,她一直不怎么亲近这孩子,也不知该如何亲近。
  “若姐儿还小,让她好好玩几年吧,待过了七岁,便跟着与她同岁的表哥一道去文监殿进学吧。”芃姬不愿这么小的孩子就开始学习,这么点年纪,该是无忧无虑的玩耍才是。
  做娘的终究是对孩子有着疼爱。
  天晋国多是八岁入学,只不过勋贵人家会在孩子四五岁时请个老师来家中教些简单的知识,以免进学时会落人一步。文监殿是皇家子弟读书的地方,后因皇家子嗣单薄,文监殿过于空荡,便给了公爵府、侯爵府、一等伯爵府每家一个名额,也算是皇子皇女们的侍读。
  林嬷嬷听了会将小主子送到文监殿进学,总算放下心来,她就怕自己的主子因着那事厌恶这孩子,等主子年纪再大点,母女关系破裂,怕是追悔莫及。
  “如此也好,公主殿下的驸马可是有人选了?”
  “前两日进宫,父皇有意将他的宠臣法一赐婚于本宫。”
  还不等林嬷嬷有什么反应,竹香惊的快要跳脚,“什么?皇上要把那煞神赐婚给公主。”
  林嬷嬷被这叫声刺的头疼,“竹香,公主面前怎得如此大叫。”
  竹香默默低头,她也是为了公主呀,那可是煞神呀。但是她与其她三大丫鬟都是林嬷嬷看着长大的,在她们心中与长辈无异,自是不敢反驳些什么。
  “公主殿下是如何打算?”林嬷嬷问道。她被公主尊喊一声林姨,自是有脸面问这话的。
  芃姬又吃了一口菠萝,似也有些烦恼,“那法廷尉前不久才被本宫揽入旗下,接触甚少,尚还未探得她的衷心,便有了这事,本宫也不知该如何打算。可本宫瞧着父皇怕是已经下了决定,明日皇祖母生辰,怕便会下旨了。”
  林嬷嬷脸色便不好了,她是想着公主要找个心悦的体贴人的,这煞神光这名声也绝非良人,“这便没啥别的法子了?这煞神听着就有些害怕,恐也不是个知冷知热的。”
  芃姬倒像是接受了此事一般,摆摆手,“林姨不用担心,这法一有个大把柄在本宫手中,谅她也不敢乱来,虽是招驸马,大婚后便让她做个幕僚也是极好的,更何况,本宫本就欣赏她的能耐,现下成婚,也就结结实实的与本宫绑在一根绳上了。”
  林嬷嬷也无话可说,她虽因着花妃娘娘在公主面前有些脸面,可圣意是任何人都无法抗拒的,大不了公主以后再找个可心的面首放在公主府。只是苦了那若丫头,怕是没有那温文尔雅的世家公子做她的父亲了。
  “行了,竹香,去传晚膳吧,本宫想吃些辣味的,备些芥辣瓜儿来。”
  竹香将膳食准备好,便被芃姬摆手示意退下了,林嬷嬷原想提醒着公主月事将至少吃些辣味的,想着这是芃姬从小到大的习惯,便也默然退下了。
  芃姬自母妃去世后,整日都处于阴郁之中,却在有一日,在偏殿的一个太监那里闻见了这芥辣瓜儿的香味,一尝便顿时辣的满头大汗,可这心情倒是有所好转。
  她便有了这爱好,可终究公主的礼仪教养在那儿,不能让人见到她这副满头大汗,眼泪往外冒的样子。
  “殿下是想要帕子吗?”
  芃姬正要找自己的帕子擦拭被辣出的眼泪,就见自己面前一只白皙的手,手指捏着一方白帕。
 
 
第5章 
  要不是口中辣的她舌头发麻,那声刺客就要脱口而出,芃姬自认自己从未遇到这样子的场面,就在自己的公主府,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身旁多出个人。真的是毫无察觉啊,就好像突然凭空出现的。
  那个人手中捏着一方叠的整整齐齐的帕子,好看的脸蛋面色如常,声音温柔,而自己……狼狈不堪……
  “放肆。”芃姬终于记得斥责了。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