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殿下,你偷了我的心 作者:轻欢轻爱(上)

字体:[ ]

  法思齐见族长竟然一直笑着,她摸了摸自己脑袋,有些无厘头,“是这样吗?好吧好吧,是小事。”她又想起一事,“对了,有小厮过来说,引长老着急见您,已经在府中等您了。”
  法一这才收回思绪,“长师回来了?如若带回来的是好消息,那便是天助我仕女族。”
  法思齐紧张兮兮的往四周看了一圈,“族长,您怎么在外面提了仕女族三字呀,长师不是说过,我们在外不能提起这三字吗?”
  “无妨,我仕女族既存于这世上,总不是随意一人听见了便能带来危险的。”
  法思齐不知想到了什么,面上闪过一丝悲伤,“可13年前,就是有人提了这三字,我族才会遭遇那样的无妄之灾。”
  法一默然,她像是什么都没听见似的只看前路,无人注意到她紧咬着牙。
  法府。
  法一命法思齐守在院口,独自一人进了自己的书房,法引早已等在房间里。
  被法一尊称为长师的人身着暗青色长袍,简单束发。在天晋这打扮无疑是一男子打扮,但这引长老面上除些许皱纹外,一根胡须都不见,分明是个老妇。
  “长师,西北一行可还顺利?”法一恭敬的拱手行李。长师是她与法思齐的老师,自是不能有半点不恭敬。
  长师是仕女族老师的称呼。
  法引暗沉着眼,“也算是顺利,她接受了我的提议。”
  “极好,我今日见到芃姬了,她有意拉拢我,我也已同意。”
  法引点点头,“望吾等能早日回族。”
  两人刚说了没两句,法思齐就急冲冲的来敲门,道是宫中来人,皇帝有旨召法一进宫面圣。
  法引摆摆手示意她赶紧去。
  皇帝这个时候召见,除了罗世子一事也无旁事了,她已公开审判定了罪,还上了批复折子,要求将其剥夺世子封号,流放千里三年,并永世不得入朝为官。
  法一看来,她这已经是轻判,如若是平民百姓犯了人命官司,定是要一命赔一命。
  果不其然,法一进入殿内,晋永侯已跪在地上,两侧还站着四皇子彦王和五皇子济王,殿上坐着的便是当今圣上晋成帝。
  法一弯腰行李,待皇帝说了一句“都起来说话”后,晋永侯与法一便都站好。
  “请皇上明察啊,罪儿乃无心之失,那死去的李氏是自己撞在墙上的啊,法廷尉的判决实属过重啊。”晋永侯的鼻涕都快流下,又不敢擦拭,怕惹的皇上不快。
  法一眼角一抽,她真是没见过一把年纪的老男人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她下意识往边上小步挪了一步,生怕有什么眼泪鼻涕的一不小心溅在自己身上,那还不得膈应死。
  站在一旁的彦王走出,“父皇,罗世子本意只是想用银钱买回原属外祖家的田地铺子,李氏误会了才会往墙上撞,罗世子固然有罪,可实是罪不至此,还请父皇明察。”说完又瞟了一眼法一,那不满也是明晃晃的了。
  皇帝将视线转向法一,对着这个法不容情的廷尉他也有些无奈,“牢酒,你看呢?”
  “启禀圣上,罗世子一案微臣已将前因后果均已查明。十灯街上有十个铺子以及城郊二十亩良田乃商人曹文名下产业,年初时曹文已病逝,只留下寡妇李氏与一幼子。然这十个铺子与这二十亩良田在十年前乃平伯府的产业,后才转卖给曹文,罗世子应下平伯府嫡长女,也就是罗世子的表妹将其产业买回,但买卖一事,均得你情我愿。李氏不愿,罗世子却带上府中小厮上门逼迫,李氏无力反抗撞墙而亡。”
  法一并不带任何感情去描述此事,可这些话却将殿中几人说的都皱起眉。
  本来世家大族想要买铺买地置办家业,哪怕是百姓不愿,多给些钱也就成了,可偏偏这罗世子又不愿多给银两,这才有了人命官司。再一个,殿上坐着的那人在听见答应其表妹这几个字时,法一明显的感觉到他的不满。
  这就好像是自己给闺女挑的好人家原来是个禽兽。品行败坏,在自己给罗家传达了尚公主的意思后,竟还与表妹来往过甚。
  那晋永侯还想开口说话,却被当今圣上抬手制止,“晋永侯教子无方,由一等侯降为二等侯。其子罗政行,草菅人命,目无王法,褫夺世子封号,不得入朝为官,念在老晋永侯夫人已年迈,便免其流放吧。”
  晋永侯心里咯噔一下,腿一软便又跪下,“谢主隆恩。”他知已无力挽回。
  他心里恨不得将这小小商户之子五马分尸,原本以为自己过来哭上一哭卖些惨,再加上彦王求情,怎么也能保住这世子封号,谁知道在这下贱小儿说了一通后,就连自己的爵位都降了一等。
  他乃宁贵妃的哥哥,彦王的嫡亲舅舅,又与当今一起长大,顺风顺水了大半辈子,现竟在这样一个从未入他眼的小小商户之子的手上翻了跟头。
  “晋永侯退下吧。”待晋永侯出了殿门,皇帝又说:“老四也回吧。”
  彦王走前狠狠的瞪了一眼法一,罗家是他的外祖家,也是他身后的势力。君心难测,可今日皇帝的做法无疑是在开始削弱他的势力了。
  倒是一旁的济王面无表情的一直站在一旁。
  “牢酒可知,为何朕要将你留下?”
  “请陛下明示。”
  “这罗政行本是朕有意给芃姬点的驸马,现今得换人了,正好老五过来,提及牢酒还未娶妻,朕深感好奇。”他就不信,他都说的这么明白了,这法牢酒能不懂朕的意思。
  这法牢酒是他用的最顺的一把刀,也是很得他心的臣子,相貌,人品,才华均为上乘,除出身外都找不出别的不好来,配她的芃姬倒是正好。
  出身差了点没关系,反正自己是皇帝,以后等他年纪再大点给他个爵位就是了。自己的女儿已二十一,未嫁生子,往上数百年也没出现过这样的公主。一想到自己的女儿,便又会想起自己最宠爱的花妃,要是日后到了底下,她怪自己没给女儿定下个好驸马怎么办,他是最受不住她不开心的。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