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殿下,你偷了我的心 作者:轻欢轻爱(上)

字体:[ ]

  双重生无逻辑小甜文,纯架空,勿考据。
  王爷不是王妃害死的,是误会是误会,都是坏人的错。
  小剧场:
  内心生气却不会说粗话的齐钰锦见顾莞莞那细长的手指正要接过那燕窝,长腿一跨,抢过那燕窝,盯了顾莞莞一会,见她无动于衷,便端着燕窝跑到窗台倒进了那栽花的盆土里。
  哼,叫你不哄我,我就倒了你的美肌粮!
  倒完她还挑衅的看了一眼顾莞莞。
  “小翠,去,再去熬两碗燕窝来,一碗给我吃,一碗给王爷倒。”
  “莞莞,你对我好一点,我很可怜的。算命先生说了,我生下来就五行缺金,这才取了字钰锦,好不容易才活到25呢。”(弱小可怜又无辜的星星眼)
  顾莞莞大手一挥,“那正好,我多金,下半辈子王爷就靠我活着了。”
 
 
第2章 
  淡闲茶馆另一雅间,也不安静。
  “王爷,楼下是法廷尉来拿人。”说话的是一穿着青布长衫的男子,看那模样便知是那坐着的人长随。
  天晋国稍微有些家底的男子,家中均会准备一两个贴身长随,好便差遣。
  长随在天晋,是最为得体的下人,虽是奴仆,但皆穿着得体,是在主子面前最为得脸的。
  在贵女中相对应的便是贴身一等大丫鬟。
  “哦?既是法廷尉,你便请他过来,本王要替妹妹谢礼。”
  那长随弯着腰行李,“回王爷,法廷尉已被芃姬公主请进雅间。”
  那少年听了扬起微笑,“妹妹也在?那看来本王的妹妹是要亲自谢过了。”
  长随弯着腰,小心抬眼看了眼自己主子的面色,见主子看着桌前茶杯像是看着什么好玩的物件一样笑着,便知晓这话并不是问话,赶紧将脑袋低下,不再多言。
  雅间冒着热气的茶水让空气中变得更为安静了,长随的腰已弯的酸了,那少年才又开口:“刘开,你可还记得,咱们这廷尉大人是几岁中的状元?”
  “回王爷,奴才记得,法廷尉是十六岁及第状元,奴才还记得那是成文十六年的事了,那年的状元郎游街惹的京州贵女都去了呢。”
  “成文十六年,与本王同岁呢,可本王前不久都有第二个儿子了,这状元郎还是孑然一身。”
  “是王爷凛凛威风。”
  那少年脸上洋溢起自信的笑容,爽朗的大笑两声,“你这滑头。”当年十个小子,只留了这一个做贴身长随,看来也不无道理。
  …………
  法一一进雅间,便看见坐着旁若无人品茶的女人,他大大方方的看了一眼,而后双腿一屈,朝着那女人行了跪拜礼,“微臣见过公主殿下。”他将双手拱和在地,额头抵手背,姿态虔诚尊敬。
  法一自然是识得眼前女子的身份,回回宫宴最夺目的便是此女。
  他身后的长随双眼怔了一晃,便跟着跪下。
  那三大丫鬟惊在原地,连呼吸都不由自主的轻慢下来。
  她们跟在公主身边已13年,什么样的场面都见过了,却还是惊住了。
  在天晋,跪拜礼只上朝对着皇帝才需行的,除上朝外,四品以上的官员即便是见皇帝,也只需要行长揖礼便可。这二品的廷尉在茶馆里向公主行跪拜礼,这是前所未有。
  偏那受礼的公主还一脸无事的品茶。
  芃姬将茶杯放下,视线转向那贴着地面的堂堂二品大员,只看得见那束的发,一丝一缕均整齐的很,那紫色束发冠也配那紫色长袍官服,想必是家中有一擅长束发的丫鬟吧。
  “还请廷尉大人,抬起脸来。”
  不是快快起身,而是抬起脸来。三大丫鬟心下更是惊,毕竟这京州哪儿都有可能隔墙有耳。
  法一恭敬笔直跪在原地,缓缓抬起脑袋,正对上那张美艳胜花的脸,和那双专注直视自己的眸。他在那双眸中,不再是审案判案的如冰脸色,往常紧抿着的唇弯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这是她第二次这样近注视着芃姬公主,能够清楚的看见那双眼尾稍长的眼,明明是带着笑的审视,法一却丝毫感觉不到暖意。
  终于惹恼了她呢。
  “本宫与法大人倒也有过几面之缘,今日才发现,外人传的黑面煞神简直就是胡说八道,这俊俏的小郎君哪里黑了。”
  法一长得白,五官也不大,不像是男儿的五官,倒像是京州贵女们精致的五官,放在男人身上,自然是俊俏无比,只显得秀气了些。
  芃姬虽是这样说,却并不觉得惊讶,她早已知晓眼前的廷尉是女儿身,也亲眼见过她雾气蒙蒙不着寸缕的样子。她这样说无非是觉得这人相比京州的郎君和贵女们多了些趣味想逗逗罢了。
  那是成文十六年,又到了三年一次的科举,父皇点了一位自建国以来最年轻的状元,年仅十六岁。琼林宴上,不仅百官都到了,芃姬知道这几位兄长都想着拉拢新科进士,几个哥哥都不会缺席,她作为唯一的公主,自然不好缺席。
  谁知琼林宴上,父皇却提起了齐王世子齐世郎,话里话外都是要给她点驸马的意思,为了低调出去透透气便未带奴仆,就这一次便着了道。
  终究是她大意了。
  在那晚她稀里糊涂的与人-jiao-合,一个月后便发现有孕。她中了药之后根本不记得知当晚的人长什么样,便一直在查。
  查到这状元郎的时候,她几乎已经认定就是这个人,同样中途离席,同样不曾回宴。所以她进了法府,想亲自询问一番。见到的便是正在沐浴的女状元郎。
  想到此事,芃姬的眉便皱起,心里头也不痛快了。
  “微臣多谢公主称赞。”法一端正的一字一句的回答。
  芃姬的那点不痛快便被压下了,这女廷尉正儿八经的样子还真讨她的喜。谁能知道这黑面煞神是个沐浴时爱玩水的娇女子。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