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殿下,你偷了我的心 作者:轻欢轻爱(上)

字体:[ ]

  四个大丫鬟立时噤声,工整立于芃姬公主身后,梅花上前弯腰福礼,“奴婢这就去。”
  雅间内除了茶水声再无其它。
  要说这梅花赶往廷尉寺衙门,却扑了个空。
  这掌管天晋大案要案的廷尉大人不在衙门好好呆着,跑哪儿去了呢?
  这前脚梅花刚出淡闲茶馆的门,后脚廷尉就带着两个衙兵进了茶馆。
  那一大堂的人看着进来的几人,顿时吓得面色发白,端着茶杯的手僵住在半空中,当年16岁的状元游街这些书生可都是去见过的。无人不识得领头那人便是五年前状元及第,如今已官拜二品的廷尉法一,字牢酒。
  法牢酒本身并不让人害怕,相反,他白皙的肤色衬的面色柔和,弯起的眼角,任谁光看这张脸都以为是一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只他传在外头的传说,一桩桩一件件都深深的刻入了每个听者的心中。那合身的紫色官服和他紧抿着的嘴唇没法让人忘却他煞神/的/名头。
  小二早已有眼色的请来了茶馆的掌柜张有福,他圆滚滚的身子一到大堂便弯着腰踱步到法一跟前,“草民见过廷尉大人,不知廷尉大人可是要喝杯热茶歇歇脚,楼上雅间请。”他勾着腰伸着手想将这煞神往楼上迎。
  廷尉法牢酒凝神注视这胖掌柜,见他脸上已开始冒汗,也无意为难这小小掌柜,“尚有公事要办,便不饮茶了。”说完对着后头两个衙兵示意了一下。
  他乃掌管天晋大案要案的廷尉法牢酒,眼线不说遍布全国,这王城京州的茶馆他还是有线人的。
  两个衙兵便走向大堂身着玄色云锦长袍的男子桌旁,一个将目瞪口呆的两人提起,另一个又将邻桌的人提走,径直带出了茶馆。
  略显诡异的是,被提走的几人还未反应过来,呆愣着被带离茶馆,如此一件值得津津乐道的闲事,这淡闲茶馆里头的人,竟未有一言。
  怪哉也。
  “本官路经此街,听闻此处有人造谣生事,便过来走一趟,也是顺路,打扰诸位雅兴,就此告辞。”法牢酒双手虚拱了个礼,转身带着长随欲离去。
  “廷尉大人请留步,我家主人有请。”
  法牢酒转过身子看向声音处,楼梯拐角处站了一妙龄少女,那少女话完朝她福了礼便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法牢酒身后的长随立时站到了前面,那模样好像那娇俏的小丫鬟是魔鬼要吃了他家的大人一样,“你家主子为何不亲自来见我们大人,却要这样连名讳都不报就来请人?”
  竹香万万没想到,这区区一个小厮竟然有胆子越到前头来答话,心下想着,这廷尉果然是出身小商户之家,竟然这样没规矩。
  “我家主人确是有事相邀廷尉大人,还请大人雅间一叙。”
  长随还想说话,却被法牢酒制止,“思齐,即有人相邀,我便去去也无妨,走吧。”
  “大人,思齐是怕,这其中有诈。”
  竹香听了便嗤了一声,“这光天化日,能有什么诈能诈到威名远扬的廷尉大人?”
  难得的,法牢酒嘴角扬起,“姑娘说的是,思齐,你便与我一起来见识见识这诈吧。”
  等到三人皆消失在楼梯拐角,大堂的人才面面相觑。
  那眼神分明是在说,刚刚是我眼瞎了?竟然看到了煞神……在笑?
  来请人的是丫鬟,那主人想必也是个女贵人,这风流书生们脑子里倒在想这煞神是不是要走桃花了。
  毕竟名声煞,那张脸可能欺骗不少京州的贵女们。
  满大堂竟无一人对男女独处提出异议。
  天晋国与周边国家大不一样的国情便是,女人的身份地位不比男人低多少。这都要从天晋国的开国女帝晋始帝说起。
  百年前,还是一方诸侯的独孤家有一子一女,儿子精通文墨,通晓政事,是个当权者的好苗子。女儿却擅武马功夫,从一小小诸侯女打下一座又一座城,乱世里,得兵权者得天下,老诸侯死后,女儿当了老大,儿子去陪自己老爹了。
  晋始帝建立了天晋国,开女学,让女人和男人一样读书学武,入朝为官。
  晋始帝驾崩后长女继位为晋延帝,更是大兴女学,颇有些阴盛阳衰的趋势。到了第三任皇帝晋公帝也就是先帝,才是皇子继了位。
  但皇女也有继承皇位的权利,这是先祖就定下来的,无人敢去更改。更何况世家大族中也有不少是长女承爵的,便也无谁对这国情有所不满。反正明面上是无人敢的。
  至于百年前的男女大防,七岁不同席时代早就过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还是娶了顾莞莞》
  王妃视角文案:
  上辈子顾莞莞尊她敬她,像所有老百姓一样将她视作英雄,过了五年相敬如宾的日子,却不想亦是自己连累了她,害得战神陨落,客死异乡。
  重来一次她定要想尽法子让那和离书尽早写下,断了两人之间的牵绊,不再成为战神的累赘,让英雄能安安生生的活着。
  可谁能告诉她,明明与她一样只是秉承着圣旨成亲的王爷,为何突然与她谈起了前世夫妻之情?人情能还,欠下的感情可如何还?
  王爷视角文案:
  齐玉祺是手握三十万大军的异姓王,她是西北三城百万老百姓心中的战神,她死在了三十岁,死在了顾莞莞手里。
  顾莞莞是齐玉祺娶回来的王妃,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一朝重生回迎娶顾莞莞的路上,齐玉祺发誓,她要让顾莞莞亲眼看着那小皇帝死在她面前,她要让顾莞莞带着悔恨苟且在这世上,过最低贱的生活。
  可谁能告诉她,那个揭了盖头横眉冷对拒自己千里外,丝毫不觉得自己有错的人是谁?
  为什么?为什么顾莞莞,你也回来了?
  尘埃落定,前世因果,究竟是谁亏欠了谁?
  今生今世,我愿用尽我一生的宠爱为你编织一个美好的世界。
  ps:表面冷酷内心温暖的女王爷vs看似乖巧实则腹黑的富王妃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