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重生后我和我的死对头HE了gl 作者:月少白

字体:[ ]

 
傲娇小公主x毒舌将门女
 
文案一
长公主萧宁五岁时瞧见有个红衣小姑娘站在假山上,手中握着柳树枝挥舞,说她要当大将军。
陆晴晚十八岁时,有个姑娘跑到她跟前告诉她,当了皇子妃就当不了将军,陆晴晚当然知道,于是她笑着说那不过是儿时戏言。
 
文案二
陆晴晚被卸磨杀驴的皇帝勒死后重生了,她决定换个皇帝。
话说上辈子衡王是被她弄死的,扶持他挺膈应人的,直接出局。
越王么满脑子都是风花雪月,出局。
左看看又看看,都没有合适的,上辈子萧衍当皇帝不是没有道理。
萧宁:你瞅瞅我,上辈子你被打入冷宫,我还联合驸马为你造反了呢。
陆晴晚:话说,也没人规定公主不能当皇帝不是?
 
微博关注@是静子哇啊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欢喜冤家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晴晚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陆晴晚躺在简陋的床上,虽紧闭双眼,但脸上却满是焦虑睡得极不安稳,像是梦魇了。她身上盖着破烂的薄被,被子上长满了黑色的斑点。整个屋子里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再没其余的家具物什。
滴答,滴答,雨水从年久失修的屋顶中滚落,滴在坑洼的地上,很快便形成了小水洼。
轰隆——轰隆——,黑沉沉的天被闪电划破,雨水倾泻而下,如珠如豆。
陆晴晚被惊醒了,她睁开眼大口喘着气,一道接一道的闪电照亮了这破旧的屋子,陆晴晚的脸瘦得脱相,眼睛深深向内凹陷,在这夜里显得十分可怖。
雨声里依稀混杂着脚步声,陆晴晚不禁自嘲,她这身子是败坏了,但幸好耳朵没坏,若是行军打仗,还是能依靠这对耳朵探知敌军的大概方位。
吱呀——门被推开了,陆晴晚没动。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宦官尖利的嗓子在这黑夜里显得有些可怖。
陆晴晚看向门口,宫婢们提着宫灯,灯火映出最前面男女的面容,一个是曾与她同床共枕的天子萧衍,一个是天子的心头肉现在的皇后慕容娴。
这是自她被打入冷宫一年后,萧衍第一次来看她,不过看与不看陆晴晚都不在意,她同萧衍虽是结发夫妻,但彼此其实并无男女之情,两人的结合只是萧衍笼络大臣的一种方式,对于陆家而言,则是陆家帮助萧衍夺位的诚意。
陆父是骠骑大将军镇守西南一隅,手下的兵力是举国的四分之一,膝下只有陆晴晚一女,陆晴晚虽在京城长大,但从小舞刀弄剑,在兵法上颇有建树,未出阁前就曾多次给父亲献策,运筹帷幄于闺阁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成亲时,萧衍还并不是太子,夺储期间,萧衍同先皇被衡王挟制时,还是陆晴晚察觉异常,率领府兵声东击西,等来先皇亲信金甲军,才将衡王制服,否则,哪里还有如今的萧衍称帝。也是这次救驾,让先皇对萧衍更加看重,陆府也水涨船高。
不过她和萧衍大概是能共患难却并不能同富贵的那种,她当了皇后之后,萧衍又封了自己的青梅竹马慕容娴为贵妃,等皇帝掌握朝堂之后,外戚势大的问题便渐渐凸现出来,萧衍有了打压陆家的心思,雪花一般的奏折落在了皇帝桌上,无非是陆家如何仗势欺人,横行霸道。
陆氏一族枝叶繁茂,难免会出几个不肖子弟,所以这奏折所言虽有夸大,但亦属实。
贵妃又在这节骨眼上怀上了龙嗣,陆家敏锐地嗅到了一丝危机,但没等他们动手,贵妃便滑胎了,陆晴晚当时还道了声可惜。
萧衍大怒,决意将此事差个一清二楚,不知怎么的,这事情从一个小宫女嫉恨贵妃,扯到了她陆晴晚威胁宫婢下药致使贵妃落胎,紧接着皇帝便把她打入冷宫,直到进了冷宫,她终于知道皇帝这是要清洗外戚了。
她在宫里眼线众多,寻了可靠的人联系陆父,决定逼宫。陆父悄无声息地包围了京城,而陆晴晚也在眼线的护送下往宫外走,不过没想到棋差一招,陆父身边的副将是萧衍埋在陆父身边的棋子,副将乘陆父不注意,于马上将人斩杀,群龙无首,虽士兵忠于陆父,奋力拼杀,但最终还是落败了。
不知为何,萧衍最后没有杀陆晴晚,只是将人送回了冷宫。
这一呆就是一年。
萧衍一步步走到陆晴晚跟前:“你知道么,朕最恨你这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似乎所有人都是跳梁小丑。”
陆晴晚面无表情地看着萧衍。
“你知道今晚朕为何要来么?”
萧衍并没有要陆晴晚回答的意思,自顾自地说着。
“长公主同她的驸马,联合了七公主和八公主的驸马造反了。”
听到长公主,陆晴晚的眼睛里多了点波澜,萧衍冷笑一声。
“你知道由头是什么吗?”
“说朕残害忠良,不仁不义,说要给你陆晴晚和陆家讨个公道。”
陆晴晚的思绪飘远了,长公主萧宁,是她还在闺阁时的死对头,两人一见面便都像是炮仗,吵起来能掀翻屋顶。那样一个娇蛮的人,竟然也学会了造反,还是打着她的旗号。她有些哭笑不得。
萧衍见陆晴晚早就出神了,一股郁气憋在心头,也不再多说:“来人。”
拿着白绫的两个宦官走上前来。
“你就先上路吧,萧宁自大,她那里我早有内应,想来很快便能来陪你。”
陆晴晚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两个宦官拿着白绫勒紧了她的脖子,使劲扯着,直到没了气息。
萧宁那边原本计划着杀入宫中,没想到公主府已经被团团围住,很快公主府中的人都成了俘虏。萧宁坐在正厅里,她手里的匕首刺进了自己的胸口,意识即将涣散的瞬间,她仿佛回到了十二岁的时候,她随着父皇去围猎,一个英姿飒爽的少年策马奔来。少年下了马,她看见“他”怀里抱着一只兔子,见她眼馋,那少年将兔子往她怀里一递,便洒脱地牵着马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