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重生在喜堂之上+番外 作者:或许有一天(下)

字体:[ ]

 
第61章 庸医
  夏晗最终也没有揭穿林赟假装受伤博同情的事,不过见到如今这幅场面她也不可能无动于衷,所以最后还是下了逐客令:“我看你身体已无大碍,今日开始还是搬回去住吧。”
  林赟当然不肯,倒不是她想要留下蹭吃蹭喝,实在是近来的经历让她深刻的认识到了夏晗某些时候的绝情——她不相信夏晗不知道她回来,可即便知道,即便她带着礼物主动登门,她依然选择不见她!若非林家族人的到来惹出意外,她想见她恐怕真得半夜翻墙强闯!
  并不想落到那般尴尬的地步,林赟决定再抢救一下自己。她一眼瞥见夏晗手里端着的药,眼前顿时一亮,便上前道:“阿晗这说的哪里话?我怎的就好了,我这不还在吃药吗?”
  说话间,林赟已经走到了夏晗面前,顺手从她手中接过药碗之后便一饮而尽。
  汤药又苦又涩还带着点儿酸的味道着实有些一言难尽,让自小就很少生病吃药的林赟脸上憋不住扭曲了一瞬。可又碍于在夏晗面前,强自忍耐了下来,生生憋得自己眼中蒙上了一层水光。
  那想忍却忍不住的可怜小模样,倒是比早前在夏晗面前装可怜时更真实了许多。
  林赟自己毫无所觉,夏晗看到这场面却忍不住微微弯了下唇角,好笑之余也有点心疼。不过这笑意在她脸上也只停留了短短一瞬,很快又被她敛了去,仍旧一副冷冷清清的模样说道:“你能走能跳便是无事了。只这汤药,你自己独居不方便,我也可以让人熬好了给你送去。”
  可以说是相当的冷酷无情了!
  林赟口中苦涩还未散去,努力的眨巴了下眼睛,可生理姓的泪水却是半点儿没能憋回去,反倒顺着她长长的睫毛滴落了两滴。她无暇顾及,可怜巴巴的说道:“阿晗,真不能让我留下吗?我一个人住在家中,万一那些族人又来了,我就又得挨打了。”
  夏晗的目光不自觉落在了她被泪水打湿的眼睫上,那长长的睫毛配上她此刻故作可怜的神情,终于让夏晗真切的意识到眼前的少年其实也是个姑娘家。
  她并不想对她严苛,她也想对她和善些,可心里双份的歉疚积压,让她根本不敢对这个人敞开心扉,一丝一毫也不敢。所以明知自己不该这般,她却还是硬着心肠说道:“你我都已经和离了,我没有理由一直将你留在这里。你若担心安全问题,我便借你几个护卫保护也可。”
  林赟要的是护卫保护吗?当然不是!
  眼看着近来无往不利的装可怜都没用了,林赟便有些着急。她还想再说些什么,急躁间忽然便感觉鼻间一热,然后有什么东西滴滴答答落了下来。
  林赟一时没反应过来,她对面的夏晗却是瞬间睁大了眼睛,清冷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惊慌,好似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物一般。她下意识的抬手接住了滴落的东西,低头一看却是满手殷红,衣衫上更是早已经绽开了点点红梅——她突然流鼻血了,而且还是来势汹汹的那种!
  除了挨揍,从来没经历无缘无故流鼻血的林赟看着手上的血迹,自己都懵了一下。夏晗却已经从惊吓中回过了神,有些手忙脚乱的掏出手帕就捂上了林赟的鼻子:“你快抬头,别让血这样流啊!”
  林赟从善如流的仰起了头,感觉本来往外流的血开始咕噜噜的倒往嘴里灌。铁锈似得血腥味儿让她一阵恶心,可眼角余光瞥见夏晗扶着她脑袋一脸慌张的样子,又放弃了挣扎。
  眨了眨眼睛,林赟安慰她道:“阿晗,你放心,我没事的。”说完又瞥见夏晗沾血的手帕,补了句:“就是你这帕子恐怕不能要了,等回头我买张新的赔你。”
  夏晗见她突然流鼻血,一时半会儿还止不住的架势,心里正自着急。却听她还关心什么帕子的问题,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顺手便在她额头上拍了一记:“你闭嘴!我还缺你一块帕子不成?!”嗔完又问:“你怎么突然流鼻血了,还这般厉害?”
  林赟自己也不知道,可这并不耽误她借着此时可怜的模样卖惨:“我也不知道啊。我都说了我的伤还没好,你偏不信。你看,这不就又流血了吗?”
  流鼻血和受伤流血能一样吗?夏晗简直心累,她也不想和胡搅蛮缠的人分辩什么了,让林赟自己拿着帕子止血,扭头就出门去吩咐人请大夫。
  ****************************************************************************
  夏晗等人在秦州也不过是客居,自然不像在京中事事便利,府里也有固定的大夫问诊。前次夏家仆从替林赟请大夫就是就近请的,这一回她突然流鼻血更着急,请来的大夫自然还是上回那位。
  这位大夫的医术只能说是一般,诊脉时甚至分辨不出男女,林赟也是通过林允的记忆知道这一点,前次才敢大大方方让他诊治的。这回也不扭捏,见人来了就乖乖递上了手腕,三分漫不经心,三分不以为意,除此之外倒也还余几分好奇——说到底,她自己也怕身体出了什么问题,才会突然流鼻血。
  夏晗的态度倒是比林赟更紧张些,自大夫的手指搭上林赟脉门开始,她的目光便没从对方那张脸上移开过。大夫诊脉时每皱一下眉,她的心都要跟着提高些,显然很是紧张在意。
  过了一会儿,大夫终于诊完了脉,林赟便收回手问道:“大夫,我这身体可是有什么问题?”
  中年大夫抬手捋了捋胡须,目光在两人身上分别扫过,这才开口说道:“并无大碍。只是心火旺盛,不得宣泄而已,宣泄或是调理一番就好。”
  两人闻言放心了不少,有志一同的认为之前只是林赟太着急,又正好心火旺盛才流了鼻血。谁知下一刻便听那大夫又道:“只是上回开的药,公子还是莫要吃了。”
  夏晗不明所以,林赟隐约明白大概是自己补过头了,补过头流鼻血这种事她倒也听说过。然后她一抬头,却对上了大夫满含深意的目光,见她看来对方还特地往夏晗身上瞥了眼示意……林赟忽然就明白了什么,脸上倏地一下就红了,顺便还想把之前喝进去的那碗药给吐出来!
  前次为了装受伤扮可怜,林赟收买这个大夫时就跟对方说过夏晗是她媳妇,她只是想卖个惨讨得媳妇心软,本意并非为了欺骗。对方本就认识她,也就信了她的话配合一二。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