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萧心为卿 作者:慕枫君

字体:[ ]

 
文案:
我,萧氏千金萧白,居然为了救白痴闺蜜穿越了。穿越也就算了,穿到一个男的身上是什么鬼。。。
 
内容标签:性别转换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白许岚卿 ┃ 配角:袁涵等 ┃ 其它:
 
 
 
  ☆、初至
 
  华灯初上,普通的一家街边小吃摊,有两个面容姣好穿着时尚的二十出头的女子,正不符形象地坐在路边就着啤酒吃烧烤。
  “我说你一堂堂萧氏集团大小姐就请我吃这个?!”我面前的袁涵一脸不忿,但嘴上不停地扯下一块鸡翅。我瞟了她一眼,闷了一杯啤酒,没理她。
  她也不恼,只是又说:“怎么,不是说你爸要让你继承公司吗?这都大半年了,都没见你的影子在董事会上出现过。”“你知道我家老头子说啥吗,他让我一年之内当满六个部门经理,你以为我容易啊。”我恨恨地说。“啥,哈哈哈,这真是你家老头子的风格。”袁涵一脸理所当然。
  “老子花了大半年才当上五个,你以为我容易,剩两个月就到期限了,还剩下最难啃的人事部。”“说实话,你闹一下小姐脾气,你爸还能让你受着苦。萧家就你一个独生女,难不成你爸还能让公司给其他人?”袁涵十分不以为然。
  “我要不这样,你以为公司那些老家伙会同意,我毕竟是个女的,终究得让他们看见我的实力才行。”我叹了口气。袁涵看了我一眼,张了张口不知要说些什么,也随我叹了口气,喝酒。又喝了一会,她的手机响了。
  袁涵接了电话,抱歉地看了我一眼,比着口型说:“Sorry,我得先走了。”我也学着她的样子说滚吧。她佯怒瞪了我一眼,踩着高跟鞋蹬蹬的走了。
  我偏着头,睁着醉眼看她边听电话边过马路,余光总有什么晃得我心烦,循着望去,一辆货车正歪七扭八地从不远处急速朝袁涵的方向驶去,看她还浑然不知觉的样子,我顿时酒被惊醒了大半。
  紧接着,我脑子还没有回过神来,人就已经先冲出去了,等我再回神,我已然拽着袁涵的衣领子往后拉,回头刚想跑,一股巨大的冲力已经来到我近侧,我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最后留在我脑子里的是那货车亮的刺眼的车灯和袁涵撕心裂肺叫着我名字的声音,萧白。
  总听人说,人在濒死的一刻,生前的记忆会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回放。我本是不信的,如今却不得不信,我只能说我的三观正在崩塌。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身处何方,只是一个个光幕映着我二十多年来的经历。终于到放到我从母亲子宫里成型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许是在商海里跟着老头子摸爬滚打多年,经历了这些事,我都还未有十分慌张的情绪,只是顺从地跟着安排走。
  光幕突然又滚动起来,这回又是几百年前的光景了,我看见一个男婴呱呱坠地,他是他父亲的老来子,颇受家人喜爱。但唯独在学业上,他父亲对他极其严格,本市对武学天赋异禀的他,不知是太畏惧他父亲了还是,每次他父亲检查学业时,平日练得极好的招式都使不出来。几次三番下来,他父亲便也失望了,于是他开始从文。
  他听从父亲去习文,但也私下里未曾懈怠习武,对于自己的问题也实在是懊恼不已。他的文学造诣也是极高,私塾的夫子也是常夸奖他,可是却在考上秀才之后,屡试不中。原是少年难过情关,他对一个女子一见钟情,根本无心读书,甚至于最近一次中,听从那女子秦云的吩咐,在考场上替其兄秦园做文章,以致自己的写不完。秦云在秦园高中举人后,串通她哥哥,将他骗至郊外,叫人打死。
  那男的不知为何长得与我有九分相似,性格却怯懦无知。我想着,也不知怎的,那男的所学的武艺,我起手似乎就能使出来,所习的诗文,我也能倒背如流。还未细想下来,一道光骤然在我眼前出现,我不受控制的被推往那里。
  我猛地一睁眼,就和一双滴溜溜的小眼睛对上了,等我意识到是什么的时候,对方似乎也反应过来,我两同时尖叫起来。“吱”“哇靠,老鼠。”我刚想蹦起来,浑身撕裂般的感觉袭来,我又无力的摔了回去。
  “我去,好疼。”我蜷缩着身体以企图减缓一下疼痛,隐隐约约地听到一个女声压低了声音说:“小姐,那位公子好像醒了。”接着听见另一个轻柔的女声回道:“走吧,去看看。”随即一阵沙沙的脚步声离我愈来愈近。。。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我想不会有多长。。。还在填中,如果有兴趣的亲,可以跳入在下的另一个坑,是百合文,《宿世因缘》。
 
  ☆、初见
 
  脚步声在我身前停下,我勉强眯起一条缝,但好像因为周围太昏暗了,有些看不清。只隐约看见两个蒙着面纱的女子一前一后地站着。在前面的女子蹲下身来,声音十分轻柔道:“公子,你可感觉好些?”不好,很不好,但我还是扯出一丝笑,用我嘶哑到不行的声音说:“无妨,不过你们是。。。”永远不要在别人面前显露出自己已经无力的样子,这是老头子教我的第一课。
  “我与侍女来山上采药,突遇暴雨,想到这庙避下雨,却见公子似是被人打伤弃在雨中,奄奄一息。我们便将你抬进来,但男女有别,小女子有心,却也无法给公子看伤。只得给公子硬喂了保命的丹药,看看情况再说。”她语气中满满的歉意,实在让人徒生好感。
  不过等一下,打伤,庙。。。这剧情略微有点熟啊,一个想法突然在我脑海里闪现,我低下头看了下自己身上熟悉的衣裳,虽说凌乱,但依稀认可辨识出是某个倒霉蛋穿过的,得,看来是不会出错的,我似乎穿到了那个怂蛋的身上了。也好,总好过什么都不知道。
  男的,男的。。。我似乎又抓到了一个重点,我强忍住了一探究竟的想法,毕竟面前还有两女的。似是我的表情不太对劲,那女子十分关切的看着我,正待开口说话,尚是拂晓的庙外不远处开始出现点点火光,人声嘈杂起来,隐约听见有人在喊“少爷”“白儿”什么的。若是我没记错那男子与我同名也叫萧白。
  我猛地坐起来,想听得真切些,那女子见我这样了然地说:“看来是来找公子的。喏,这是一瓶化瘀散,你将其抹在淤青处,会有效。”她说着从袖口里拿出一个瓷瓶递给我,又看了一眼庙外,起身道:“看来小女子得先走一步,免得有人说闲话。公子自当保重,小女子先行告辞了。”说罢便要走。
  情急之下我扯住她的袖子,在她讶异的目光及她的侍女恶狠狠的目光下,我又悻悻地放开,小心地看了她一眼说:“我只是想问一下你的名字。”
  她轻笑一声道:“萍水之交,就不必互告姓名了。若是下回有缘相遇,再告诉公子。”我有些失望,但还是任由她携着侍女离去。有缘,自然是有缘。只是我当时未曾想过与她的羁绊会如此之深。
  我怔怔地望着她离去的方向,手不禁攥紧了那个瓷瓶。待到那群来找我的人已经进了庙内,我才回过神来。在前头的是一个帅大叔和一个十分貌美的少妇,看着有些眼熟,似乎是这具身体的爹娘。
  那少妇也不顾地上脏乱,只顾着牵起我的手,来来回回的看着有没有什么大问题。她满眼疼惜的神情让我不由得一愣,呵,有多久没看过母爱这种东西了。我的母亲在我出生之时便撒手人寰,那天真真如世人所讲,是母亲的受难日。老头子虽然疼我,但毕竟和母亲还差得太远,故而我从来不懂母爱,可是在它突如其来出现的时候,我竟升起了一丝对这场遭遇的感谢。当下里,我便暗自下了决心,既然事已至此,我便替这人好好照顾他的双亲吧。只是初来便在这世界有了牵绊究竟是好是坏,我也不得而知。
  再抬眼,我已换了一副轻松的样子,对那妇人道:“娘,儿子无甚大碍,只是身上被打的地方还有些疼罢了。您不要太伤心了。”听到我说疼,她又是满脸慌乱,转头吩咐身后的人“还不把少爷扶起来。”又转头对我柔声道:“白儿,先回府看看伤。”
  听她这么说,那些人全都拥上来,轻手轻脚地扶我起来,正待走,我爹却一言不发地看着我,脚下也没挪动分毫。我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讨好地叫了一声“爹”他叹了一口气,满眼很铁不成钢的无奈模样,似是想骂我,口一张,还未说出话来就被我亲爱的娘打断了“好了好了,他现在有伤在身,你要是敢动手,小心我跟你没完。”我爹一脸无奈看着我娘,又看了我一眼,拂袖先走在了前头。众人才将我半扶着上了马车,我爹则在前头骑着高头大马走着。
  上了马车,看着我浑身淤青的样子,我娘不免又暗自垂下几滴泪来,我见她如此,打算扯个谎,顺便为我的变化找个借口。于是我笑着同她说:“娘,儿子在生死之际似是见一大罗神仙给我渡了几口仙气,又训导了几句。儿子现在不忧反喜,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虽说借鬼神之说有点不太站得住脚,但现在也没啥理由了,将就着上吧。
  果不其然,娘半信半疑的仔细打量我,眼里渐有讶异之色浮起。知儿莫过娘,想来她也看的出来我的变化吧。事情就被我这么糊弄过去了,以后再走一步看一步吧。
  约莫又过了半个时辰,马车缓缓停下,我下了马车,抬头看那刻着“萧府”二字的牌匾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我深吸了一口气,抬步朝府里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  看见我眼角划过的泪光了吗,回来溜达的时候,看见了点击数和评论的我。QAQ十分感谢各位的支持,万分感谢!
 
  ☆、秦园探病
 
作者有话要说:  啦~十分感谢各位的评论和支持。
  “嘶。。。洛儿,你下手轻点”我双手紧紧抓着枕头,满脸欲哭无泪地朝在床旁半跪着帮我上药的那个死小孩说。这娃是我的婢女,然而却不管她家少爷我的感受,一心遵从医嘱,用 !力! 地!揉开我身上的淤血。我后悔了,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我就不会叫这娃来帮我上药了。  “可是。。。少爷,大夫说要用力将淤血揉开才能好得快。”看着这娃轻咬下唇,淬然欲泣的样子,我突然涌起了欺负未成年少女的罪恶感啊。我只得扯出一丝笑,极尽温柔地说:“呵呵,我就是说说,你上药吧。”于是。。。新一轮的摧残又开始了。
  自我进府以来,已经过了几日了,我已经能下床舞刀弄枪了。身上的淤血总是散不去,我也曾想过用那女子的药,但是总是不太舍得。而每天的日常就是陪我娘聊聊天,然后接受洛儿的摧残。对于我男子的身体,我也逐步淡然地接受了,不就是多一少俩嘛,我还是能接受的,恩,没错就是这样。。。才怪。每次上茅房的时候,都得做半天心理暗示的感受,何人能懂啊!
  至于我的老爹,他是一个经商的,家大业大,富甲一方,看来我的生计是不用愁了。至于为何要对我这么严,估计是想让我这个唯一的儿子可以有功名光耀门楣吧。可惜了,我是一个生意人,估计得辜负我爹的期望了。没错,我并不打算入官场。伴君如伴虎,拼尽半生,一步踏错,便是一生尽毁。即使欲做清官,可是总有那么些人会看不惯你的清廉,硬是拖你趟一次浑水。这般那般还不如自己做生意来得好。反正如今已有秀才之名傍身,也算是有功名了。
  在能活动活动的时候,我便逐步修习起这具身体之前掌握的武功和文学,许是身体有记忆,只需练习几遍我便能熟练应对了。反正我不会像这具身体一样怕爹,武功什么的还是可以使出来的,至于文章方面也还足够应付。
  这天,我正习练剑法呢,突地听见一阵急切的脚步声伴随着洛儿的叫声“少爷,少爷。。。”我抬手止住洛儿,无奈地看着她弯着腰,撑着膝盖,气喘吁吁的样子。笑道:“洛儿,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莫慌莫慌。怎么啦?”洛儿又急喘了几下,说道:“秦园。。。秦园少爷来了。”“什么,秦园?!”我冷笑一声,“呵,这家伙还敢上门来,是来看看我死了没有吧。”我扔下剑,衣服也未换,拂袖朝会客厅而去。我急匆匆地朝会客厅赶,没听见洛儿在后头喊“少爷,还有秦云小姐。。。”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