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我曾是个传说[无限流]+番外 作者:狂渚(四)

字体:[ ]

 
第244章 □
  任鹤鸣就要冲上去,董征一把将他拦住, 低声道:“师兄, 她得上瘟疫了。”
  任鹤鸣按照董征的提示, 也看到了女孩手臂上的溃烂,他呼吸一滞, 低声道:“可我们不能就这样见死不救!”
  “我没说要见死不救。”董征道,“我们不是有符纸吗?只要制造一点动静,把熊赶走就好。”
  “对对对。”任鹤鸣一拍脑袋想起来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火术的符纸, 掐诀后扔到前方的空地上。
  几秒钟后, 一场小型的爆炸发出轰然巨响,将棕熊和女孩都吓了一跳, 女孩后退两步, 差点没站稳跌下悬崖, 一屁股坐在地上, 而棕熊则畏惧火光,天姓中对火的恐惧让它慌张地扭头, 逃进了树林里。
  “这样就可以了。”董征舒了口气, 尽管知道这么小的孩子独自在森林中存活的几率很小, 但他们好歹在保证了自己安全的情况下, 救了她一把。
  女孩怔怔地望着不远处毫无征兆燃起的火光,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朝董征和任鹤鸣藏身的树后看了眼,手脚并用地爬起来,跌跌撞撞地飞快跑走了。
  任鹤鸣放下了心:“咱们也回去吧。”
  他们回到原处, 牵了马继续前行,已经快要入夜了,夜晚中的森林危险至极,需要尽快找到一个安身之所才行。
  不过好在两人运气还不错,在太阳彻底沉入地平线之前,他们乘着夕阳下的火烧云,找到了一处荒废的庙宇。
  这座庙已经废弃许久了,神像上落着厚厚的灰几乎都要看不清塑像的模样,贡台上的蜡烛七零八落,任鹤鸣试着点了几根,为他们提供微弱的光。
  庙破得四壁漏风,不过有个顶也好过露宿野外,董征抱来些干草扑在地上,和任鹤鸣坐在上面,背靠着柱子休息。
  最后一抹天光彻底被黑暗吞没。
  雾气悄然蔓延。
  董征双手抱胸靠着柱子闭目养神,他和任鹤鸣约好了轮流守夜,身边的任鹤鸣很快就睡熟了,发出疲惫的鼾声。
  不知过了多久,董征突然听到了一阵不同寻常的声音,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地上快速的爬动,坚硬的脚扫过土地,发出沙沙声响。
  董征睁开眼,他撑身朝外望去,雾气之中能见度很差,但那声音仍然在,窸窸窣窣的快速响起,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
  仿佛预示着某种未知的危险。
  董征胳膊戳戳任鹤鸣将他叫醒,压低声音:“听。”
  从睡梦中醒来的任鹤鸣迷糊地眯着眼,也听到了那奇怪的诡异声响,他和董征对视一眼,两人默契地同时站起身,带上绣春刀,朝着声音所在的方向渐渐靠近。
  声音随着他们的接近越发清晰,董征悄无声息地拔出刀,然而就在这时,周遭却猛地安静了下来。
  就好像有人按下了静音键一样。
  被发现了?
  董征低头,看到了脚底有一串奇奇怪怪的痕迹,像是某种大型多脚动物用螯钳爬行留下的,不过非常巨大,如果这真是螃蟹留下的,那蟹可能会比人都大吧。
  细细的爬痕一直通向前方的浓雾之中,看不见尽头,任鹤鸣低低倒抽口气,轻声道:“是那个邪灵。”
  这就是他们追捕的邪灵留下的痕迹?董征有些意外,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觉得所谓邪灵,应该是没有实体的。
  看这痕迹,邪灵长得肯定很奇怪吧。
  董征问:“要追上去吗?”
  任鹤鸣略一沉吟,道:“雾这么重,现在太危险了,我们先回庙里等等,它既然主动靠近,肯定想做点什么。”
  董征嗯了一声,他们扭过头就要回去,方才栖身的庙宇却消失不见了。
  只有无穷无尽的雾充斥着身后的每一寸空间,就好像刚才的破庙只是一场幻觉。
  “……不见了?”
  恐惧前所未有的强烈起来,浓雾中很可能蕴藏着能时刻取人姓命的邪祟,需要尽快躲起来才行。
  他们漫无目的在迷雾中走着,发现了一座倾倒的石碑,和它后面掩藏着的洞穴。
  “暂且进去避一避吧。”
  ○跳转至253章
 
 
第245章 △
  任鹤鸣从董征身边冲了过去,熊并未注意到来自身后的危险, 紧紧盯着面前瑟瑟发抖的女孩, 于是到绣春刀刺进它脖颈的那刻, 熊除了发出一声吃痛的暴怒吼声之外,只能匆忙转过身, 朝着任鹤鸣挥出一掌!
  任鹤鸣勉强跳开,血从刀口喷涌而出,与此同时董征绕到了熊的身后, 他用布包着手, 猛地抓住跌倒在地的女孩手腕, 低声道:“起来!”
  女孩跌跌撞撞地被他拽到了安全地带,董征不敢抱她, 在对方有可能患有瘟疫的情况下, 他本不应该和女孩有任何肢体或言语接触的。
  将女孩安顿在空地上, 董征立刻回身去帮任鹤鸣, 熊脖子上中了一刀但不足以致命,任鹤鸣正在和其缠斗, 怎么着都不像能轻松解决的样子。
  内核在转瞬间算出了熊未来可能会有的所有举措, 黄色的虚影中董征捕捉到了概率最大的那一个, 他瞅准位置一刀刺过去, 正中棕熊下巴。
  锋利的绣春刀从熊的下颚和脖颈的接连处刺进, 直接破坏了它的脑子,棕熊身体在空中顿了一刻,喉咙里发出血泡被吹出的沉闷呼噜声, 沉重的身躯轰然倒地。
  任鹤鸣喘息着,将血迹斑斑的刀收回刀鞘,他转头看向被董征救下的女孩,低声道:“她得病了,是吗?”
  董征点头,他给任鹤鸣看了眼抱在自己手上的布:“我做了些防护,应该没太大问题。”
  任鹤鸣到女孩身边,女孩仍经惊魂未定,面对全然陌生的两人,害怕地缩起身子。
  她显然是个大食人,任鹤鸣在她身前蹲下,目光掠过她手臂上硬币大小的溃烂,用波斯语说了句什么。
  女孩细声细气地回话她声音很小,几乎听不见。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