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揍敌客式职业英雄[综]+番外 作者:木鱼丸子(四)

字体:[ ]

  俩人不知道白兰的能力是沟通平行世界,只能做一些合理的推测。
  这次太宰治带月神空去并盛,确实是调查,但也是为了试探背后的人,而且意大利可是reborn所在的彭格列家族的地盘,他去并盛,也有要和reborn联手的意思。
  “我之前在并盛时有意避开你,只是为了更好地调查而已。”太宰治脸上笑容淡淡,赭色的眼眸微微眯起,看起来跟平常的样子差距很大,看得出他认真起来了。
  月神空道:“包括后来答应我的要求,带我去走了一个过场,背地里你也安排好了对周围情况的把握吧。”
  “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太宰治没有正面回答,月神空也知道答案。
  他确实早就发现他的不对劲。
  依照太宰治的姓格,就算他再怎么爱玩闹,一旦真的干起活来,就不会敷衍了事。
  在并盛的行动,在别人看来,他的行为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在月神空这个和他相处过,又比较敏锐的人眼里,完全就是在时时刻刻提醒着他要配合他的行动。
  “这次并盛之行,我们已经获得比预期更大的成果了。”太宰治道,“我趁着你被缠住的时间里,调查了不少事情,而且也能确定,他对你的兴趣,比你想象的大。”
  “那你们现在查出背后的人了吗?”
  太宰治摇摇头,“之前线索不足,暂且还没查到,不过这次你给的情报很重要,桔梗这个人,肯定跟背后的人有关系,而且现在至少可以肯定那个人的能力跟平行世界有关系。”
  月神空看着他好一会儿,道:“上次你也是这么跟我说线索不足的呢。”
  面对月神空的质疑,太宰治立刻装傻,荡漾地道:“别这么说嘛空酱~上次那是策略,这次不一样,我要是知道了肯定告诉你的~”
  看到一秒不正经的太宰治,月神空差点没忍住一拳揍过去。
  可惜太宰治早有预感,在此之前就赶紧退开了两步。
  而且他又在月神空起身之前,恢复正经,道:“我们之后的行动要先做好计划。这次他已经出手了,没有收到想要的效果,肯定还会再想办法的。”
  月神空点点头,在太宰治打算离开的时候,抬起头看来看着他,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这两天,你们达成了什么协议?”
  “嗯?什么协议?”太宰治反问道。
  月神空知道他又在装傻,翻了个白眼给他,才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啊,再怎么说,我都是斯坦因的儿子。就算欧尔麦特他们相信我,公安那边的人,可没那么好糊弄。”
  “咦,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太宰治还是继续装傻,但是他的表情已经有所松动。
  月神空知道他这是要套出他知道的情报。
  然而有求于人,他也只能继续。
  “我猜,你们一定是给了他们什么讯息,让他们相信让我继续留在雄英,在外界活动能带来更大的利益,所以才有现在这样的局面吧。”
  太宰治就双手插在风衣里,安静地微笑着。
  月神空继续道:“我的想法是,我本来确实就没有嫌疑,现在暂时先隐瞒我的身份,是以防造成太大的社会影响。
  但是一旦暴露了也没关系,到时候对外界宣扬的说法,可以说成我作为斯坦因的养子,自愿加入到英雄这边的组织,而公安这边也早就知道了,还接纳了我的身份。
  这次抓捕斯坦因的行动,也是有我的功劳才成功的。
  这样一来,可以向社会传达正面的讯息,也是稳固社会基础的一个方法。”
  “但是从这个点出发,正义与公正的裁决,比起我这个人的危险来说,简直不值一提,所以我敢肯定,你肯定对他们说了什么。
  而到底说了什么,我就只能确定,是让我带来的利益,比危险更大,大到他们愿意冒险。”
  “不愧是空酱,说中了。”太宰治右手抵着下巴,道,“其实,我只是稍微透露了一点AFO和你的关系而已。当然,我的说法是,你的存在对AFO有威胁。”
  月神空皱皱眉,道:“这样的说法他们也信?”
  他现在自己都不确定自己对AFO到底有没有威胁。
  虽然他能大概肯定AFO要杀他,极有可能是因为死柄木弔,但是这一点能带来的威胁,他自己都不能确定轻重。
  即使他现在和死柄木弔的关系很好,但是AFO毕竟才是那个收养他,和他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的人。
  所以他不敢肯定在死柄木弔的心里,他真的重要到能让AFO忌惮的程度。
  月神空没有经历过苦苦等待被拯救的那种煎熬和绝望,他不知道在无边的黑暗中,透进来的那第一缕光有多么重要。
  所以他也不知道,对死柄木弔而言,月神空就是他在绝缘的深渊边缘摇摇欲坠之时将他拉起并带离那处的神,是他心里最重要的部分!
  而AFO让他的内心渐渐扭曲的基础,也是以月神空为出发点。
  所以就连月神空自己都觉得这样简单粗暴的说法,听起来完全就是在糊弄人。
  太宰治不以为然,道:“我一个人这么说肯定没有道理,但是如果还有欧尔麦特为你担保呢?”
  “欧尔麦特?!”月神空已经见识过,欧尔麦特的影响力确实很深,他也告诉过他关于他心脏的伤的问题,如果是欧尔麦特,倒也不是不可能。
  “这听起来就像童话故事里的勇者魔王,魔王知道勇者有一天会杀死他,就想先下手为强一样。”
  太宰治用了一个很简单的例子说明。
  “而且这次脑无的袭击事件,也间接说明了这一点,让他们更相信你确实是AFO的眼中钉。”
  月神空听他说这话,有些眼神死地看着他,道:“那我刚刚说我不知道关于脑无的事情,他们不都知道我在撒谎吗?”
  太宰治眼中笑意更深,道:“知道呢。”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