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瓶邪一生推 小故事 作者:小花丶爷

字体:[ ]

 
 
文案
瓶邪小故事,正CP,逆CP者咔嚓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起灵,吴邪 ┃ 配角:潘子,胖子,三叔,小花,黑瞎子 ┃ 其它:盗墓笔记,同人,正CP,小故事
 
撤、第一章
 
  一、
  下了几天的雨,西湖烟雾缭绕一片蒙蒙。绵绵细雨中,有两人撑伞缓缓走着。
  “小哥,这次还走吗?”
  蓝衣男人摇了摇头,向来漠然的脸上难得浮现一丝暖意。
  “嗯呢,每次你走后,总觉得店里冷清了许多。”
  “是吗?”
  “是啊,感觉空荡荡的。”
  “吴邪。”
  “嗯?”
  “你喜欢我。”
  吴邪一愣,随后笑眯着道:“嗯,我最喜欢小哥。”
  “我也是。”
  二、
  十年之期转眼就到,他从沉睡中醒来,轮回又转,他忘记了从前往事,那一刻他是茫然的,好像不该是这样的,可应该是什么样的,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大雪封山,白茫茫一片,他下不了山。但心里有个声音说再等等,等什么,为什么等,他自己也不知道。
  太阳日升夜落,雪山的夜空璀璨,他坐在洞口,就这样渡过每一天。
  到底在等什么呢?他无数次这样问自己。到了后来,已不知时间流逝。
  吴邪带着人赶到青铜门口时,门虚虚掩着,推开门翻遍每个角落都没有找到小哥,吴邪的心沉甸甸的,失去了记忆的小哥会去哪里?
  一思及他又失去了小哥,跟不上他的脚步便是心如刀绞,眼泪都要落下来。
  风呼啸着,吴邪望着眼前的雪山,不由得大吼:“张起灵,你个混账!”
  你个混账,为什么不愿意等我……?
  “无邪……?”
  从旁边的雪里爬出来一个人,吴邪震惊的看着他,跌跌撞撞的跑过去抱起他:“小哥,你怎么在这儿?!”
  “无邪……?”小哥睁眼看着无邪,轻轻的问道,“你……是我的天真无邪吗?”
  三、
  小哥和无邪同居一月有余,一个睡客房一个睡主卧,胖子时不时串门蹭个吃的,生活一片和谐。
  某一天,胖子又来杭州,人还未进大门声音就传来了:“天真,你胖爷我又来了!”
  无邪扶额,对于胖子热爱铁路的贡献精神表示衷心的佩服。
  “小哥,你说胖子怎么就不嫌累呢?一个月里跑四趟杭州,他以为铁路他家的啊?”
  小哥淡淡的看了无邪一眼,但沉默不语。
  “天真,果然又和你家小哥在一起看店啊,真是恩爱。”
  无邪凉凉地看了眼胖子,对这种调笑已经免疫了。
  “走走走,胖爷请你们吃西湖醋鱼去,顺带游个湖。”
  “不去。”无邪道,“我怕船还没开多少远就沉了。”
  “天真你不是有你家小哥陪着嘛,怕什么,胖爷我会游泳,别怕。”
  无邪呵呵一笑,不怕猪游泳,就怕猪吹牛。
  “今晚我们要回家吃饭。”
  “天真你下厨?那行,我们就不去吃西湖醋鱼了。”
  “行吧。那我们现在就去超市买菜吧。”
  买了菜回家,三人□□的吃了一顿。饭后胖子拍着自己的肚子对着小哥道:“小哥你可真有福气,天真这是下的了斗,上的了厅堂啊。”
  小哥淡淡嗯了声,若有所思的看着无邪的背影。
  “小天真,胖爷先走了~就不打扰你和小哥的夜生活了。”胖子对着厨房方向大声道。
  无邪出来的时候小哥正认真的看着电视剧,也不知看的什么,“咦,胖子走了?”
  “嗯。”
  “这胖子,吃了就跑了。”
  “嗯。”
  无邪在小哥身边坐下,拿过桌上的桔子掰了一半给小哥。
  小哥顺着无邪的手看上去,粉红的唇一磕一和着,“无邪。”
  “嗯,怎么了小哥?”
  “胖子说我们该开始夜生活了。”
  “嗯?”
  无邪不解的看着小哥,小哥想了想,一手捏住无邪的下巴,一手按住他的后脑勺,深深吻了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纯粹是单机0_0
 
  ☆、第二章
 
  四、
  无邪和小哥惊为天人的吵架了,听闻这件事的小花,胖子,三叔,黑瞎子不约而同都到了杭州,深感疑惑小哥话那么少他们是怎么吵起来的。
  四个人霸占着无邪家里的沙发,一脸好奇。
  小哥淡定的在阳台上闭目养神,无邪淡定的看着电视,把围观四人的好奇心撩拨的快要炸了。
  “咳咳,听说你们吵架了?”小花清了清喉咙,一脸我很关心你们的表情。
  “吵架?”无邪笑笑,“我怎么敢。”
  四人闻言面面相觑,还真吵架了?
  无邪斜觑了阳台上的人一眼,笑得开怀的道:“晚上留下吃饭,难得你们都来了。”
  到了晚上,一桌子的好菜好酒,无邪东敬这个一杯,西敬那个一杯,不一会儿就喝的大舌头了。
  小哥淡定的喝着茶,既不阻止也不劝解,四人吃饱喝足,看着喝的醉醺醺的无邪干笑,“那啥,我们先回去了,就不打扰你们了。俗话说床头打架床尾和,冷战个几天就够了。”
  小哥淡淡恩了一声,送四人出门。
  转身回到无邪身前,眸色渐深,沉沉的好像最深的海。
  “张起灵你个混蛋,混蛋。”无邪醉眼迷蒙,嘟嘟囔囔的,“竟然因为小爷我不答应你得要求,就冷落我,你,你,小爷我绝对不答应你用那种体位的!”
  小哥闻言突然笑了,将嘴附到无邪耳旁轻声道:“无邪,该上床睡觉了。”说罢,咬了咬他的耳垂。
  所以吵架什么的根本不可能存在,存在的只是夫夫生活是否和谐的问题。
  五、
  一场暴雨,困住两个在庙里躲雨的人。一个面色清冷身着暗蓝长衣,一个面目温和着浅青色长衣。两人在交谈后得知同为上京赶考,一个为考武状元,一个为考文状元。
  “公子必能夺那武状元,不是在下漫说。”
  “借公子吉言。”
  “也不知这雨何时才停。”
  “夏日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一会儿便停了吧。”
  “嗯,但愿。对了,在下吴邪。”
  “在下张起灵。”
  暴雨下了一个时辰终是停了,吴邪拱手对着张起灵道:“相识即是缘分,在下在京城等公子高中。”
  “多谢。”
  两人拱手拜别,一个往南走水路,一个往东走陆路。
  数月后,两人在京中最大的酒楼相遇,彼时由四王爷做东,宴请朝中新秀。
  吴邪看着一身武将官服的张起灵愈发显得刚毅,如墨般黝黑的双眼直直看着他。
  “起灵兄,好久不见。”
  “嗯。”
  吴邪摸了摸鼻子,觉得眼前这人变冷了不少。
  酒席上觥筹交错,酒热面憨之间,总能看到那双黑沉沉的眼。
  “嗝,起灵兄,我,我没醉,你,你放我下去。”吴邪动了动被紧揽着的身体,觉得喘不过气。
  张起灵沉沉看了动来动去的人一眼,思索片刻,对着轿夫道:“直接回府。”
  翌日醒来,吴邪觉得头沉身重,忍不住呻吟了一声,立刻有双手给他揉着太阳穴。
  吴邪后知后觉的察觉自己的身体看着另一具温热的身体,僵硬着转头,一眼变靠近了对方那墨黑的眼。
  “起……起灵兄?”
  “嗯。”
  “我们,这?我们?”吴邪有点语无伦次,眼下的场景超出了他的想象。
  “有哪儿不舒服么?”
  “啊?”吴邪红了脸,有点儿不知所措。
  “呵呵。”
  轻轻的笑声钻入耳中,吴邪下意识的抬头,只觉眼前的笑容是他迄今为止见过最美的。
  “好看么?”
  “好看……”
  张起灵加深了笑容,看着眼前的人道:“再睡会儿吧,今日不用上朝。”
  “哦,哦,好的。”吴邪点了点头,带着疑惑睡着了。
  六、
  第十年——
  “你是谁?”
  “我是吴邪。天真无邪。”
  “吴邪?”
  “嗯。”
  “那我是谁?”
  “你是闷油瓶,是小哥,是张起灵。”
  “哦。”
  又一个十年——
  “我是谁?”
  “你是闷油瓶,是小哥,是起灵。我是无邪,你的另一半。”
  “哦。”
  又一个十年——
  “你是谁?”
  “我是吴邪。”
  “哦。”
  吴邪静静的看着眼前面容一如既往的人,嘴角噙着笑意。
  也许是习惯了笑,也许是觉得他只有笑这个表情了。几十年如一年他守着他,在他每一次的失忆后告诉他自己是谁。周而复始,不知倦怠。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单机*.*
 
  ☆、第三章
 
  七、
  吴大将丞相要娶妻,消息如星星之火,片刻之间传遍了全城。
  吴丞相今年二十出头,面容清雅,身姿修长,不知是多少未嫁之女心中的夫君人选。此消息一出,湿了多少锦帕。
  大婚当日,高朋满座,皇帝证婚,端的是那样一个轰轰烈烈。
  是夜,将军府。
  张将军一遍一遍擦拭着黑古金刀的刀背,直至它清晰的映出了主人的那张脸。
  丞相府门口的大红灯笼照亮了每一个路过人的脸,吴丞相一身大红新郎服,令他的脸多了一丝绮丽。
  道喜之声不绝于耳,吴丞相的脸都笑僵硬了。
  正喝下四王爷敬的酒,门口却出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张将军一把拿下背上的黑古金刀,划了个圈,刀尖直指吴丞相。
  “吴邪,跟我走。”
  吴丞相内心苦笑,正欲上前说点什么,从后院里跑出来一个人,正是那八公主、吴邪拜过堂的新婚妻子。
  “皇兄,小八说过的,不要逼我。我不愿嫁给丞相,丞相又有相爱的人,何苦拆散他们。”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