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剑三]阿拉斯加有个哈士奇表哥 作者:九夜苍炎

字体:[ ]

 
 
 
文案
两个苍云和他们的天策表哥各自的故事。
虽然名字很逗比但是其实是很正的正剧。
 
CP:策藏|苍丐|丐苍(bg)|明唐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
 
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
 
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
 
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
 
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
 
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怅然若失 青梅竹马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宪,薛则,柳真荣,封白及 ┃ 配角:叶凛,沈七,阿隼,阿塔尔 ┃ 其它:剑三,盛唐,安史之乱
==================
 
☆、章一 曾许飞扬不许愁
 
  (一)
  薛则还没到洛阳时,李宪恨不得嚷得整个天策府都知道他表弟要来天策府探望他,顺便来天策小住一阵子。倒提着枪的军爷端着酒碗告诉同僚:“哎,说起我那表弟啊,不说别的,长得帅!武功好!在苍云军里可是赫赫有名!”
  等薛则真的出现在众人面前,的确英俊挺拔,一身黑甲衬着星眸剑眉的一张脸,能言善辩,武功俊秀,一张玄铁重盾并陌刀从不离身。只他性格内敛,且为人极为正直,和咋咋呼呼冒冒失失的李宪不大相似。
  同僚们以此笑话李宪毫无兄长模样,后者哼哼唧唧,道:“这是我表弟,表弟懂不懂!你以为他是阿范呢!”李范是他嫡亲的弟弟,因他选择从军,被拘在家中读书,只等着将来往朝堂上送。
  薛则从旁路过,听见他的回答,不由沉声开口:“阿范性格文静内秀,和姨母颇为相似。”
  言下之意,就是亲弟弟李范也不怎么像既不文静也不内秀的李宪了。
  在场众人哄堂大笑。李宪气得跳脚:“元直你个混球,我才是你哥!你该帮着我懂不懂!”薛则,字元直。
  薛则一本正经的回答:“此情此景,合该两不相帮。”说完,牵着马走远了。
  李宪气呼呼的哼一声,这叫两不相帮?明明是看他笑话。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连忙追上去。“等等,你拉着我的乌骓去哪儿?还有你手上怎么拿着我的皇竹草?!那是我的身家性命啊表弟!!快点还给我——”
  (二)
  薛则在洛阳住到第三天,李宪的朋友叶凛从杭州出发,远来东都拜访他。
  得到好友的消息,李宪先是喜不自禁,拍着薛则的肩膀说要给他介绍一个好兄弟认识。然而没等叶凛到达洛阳,他就自己纠结起来。
  就像之前说的那样,薛则是个长相英俊武艺高强的大好青年,和他一样投身军中,前途大好。虽然说担心好友跟表弟跑了什么的说起来实在有点小心眼,可是回顾自己和叶凛相识的过程,李宪总觉得自己看到薛则都有种浓浓的危机感。
  若是直接告诉表弟,自己不希望他和藏剑来的好友太过亲近,未免太过心胸狭隘,铁定还会被表弟笑话。可若是不说——
  思索再三,李宪决定换个委婉的说法。这天薛则来他房里找他,才刚推开他的房门,就被他叫住。“那个,阿则啊,为兄有事跟你说。”
  薛则顿住脚,眯着眼睛打量他,那眼神就像在说,你能有什么正事?
  李宪咳嗽了一声,挺了挺胸膛,意图摆出兄长的权威。“阿则,嗯,你听说过藏剑吗?”
  薛则道:“西子湖畔藏剑山庄的大名,难道有谁没听过?”
  李宪又咳嗽一声:“哎呀,你不知道,其实藏剑山庄的人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好,人家可金贵了,人傻钱多脾气大,一不高兴就拿重剑砸你脸,你要是在外遇到藏剑弟子,可千万要小心啊。”
  薛则皱眉:“表哥,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藏剑君子如风,你怎么把人家说得跟宠坏的小少爷一样?”
  李宪心说反正叶凛又不知道,有什么好怕的,嘴硬道:“他——他们就是被宠坏的小少爷啊!”
  下一秒,他瞪大眼睛,看着薛则向旁边一个侧身,叶凛从他身后走出,一面冷笑着解下背上的重剑。“哦?金贵?人傻钱多?脾气大?”
  “阿阿阿阿阿阿凛你听我解释——”
  “鹤——归——孤——山!”
  “啊——!!!”
  薛则关上门,为自家表哥默哀了两息。
  离开家这么多年还是那么蠢,也真是难为天策府了,啧啧。
  (三)
  和李宪想象中一样,叶凛和薛则相谈甚欢,而且让他非常不高兴。
  藏剑弟子端着从他床下地窖里摸出的美酒,和抱着刀的苍云碰了碰杯:“有这么一个表哥,可真是难为你了。”
  “好说。”薛则一本正经的回答。“毕竟是亲人,也不好让他就这么自生自灭。”
  “喂!喂喂!”李宪猛的跳起来。“有你们这么说我的吗?还是不是兄弟啊!还有那些酒,那些酒!那可是我好不容易跟那些叫花子买的君山桃酒,你们倒是给我留点啊!”
  “是吗?”叶凛对着他冷笑。“那你上次来藏剑山庄做客,喝光了我的梨花白怎么说?!”
  “那我后来不是又给你买了几坛吗,弄得我后来回洛阳的路上都没钱住店了。”李宪小声嘀咕,但却怎么也不敢和叶凛对视。
  薛则倒若有所思:“原来这就是君山的桃酒,正巧过几天我要往君山走一遭,要不要我再带些回来?”
  李宪一怔,问他:“你去君山做什么?”
  薛则道:“过几日荣荣要去君山送信,我放心不下,要陪她一起去。”
  柳真荣是薛则和李宪的表妹,小字平安。昔日谢家三位小姐分别嫁到李、薛、柳三家,如今李宪、薛则均有同胞兄弟,只柳夫人膝下仅此一女。柳真荣幼时失怙,两位姨母都对她颇为怜爱,几位表哥更是对她照顾有加。
  不过这小姑娘虽然年幼,到底是出身将门,年纪轻轻就入了苍云军,武艺也半分不差。就为这事,李宪的母亲李夫人还和胞妹柳夫人大吵了一架,指责她怎么也不该把独女推入火坑。
  涉及苍云军务,李宪也不好多问,只是忍不住出声抱怨。“荣荣年纪尚幼,这种送信的任务交给谁不都一样吗?要是这事被我娘知道,又要念叨了。”
  “那就别让姨母知道,省得她担心。”薛则掏了掏耳朵。“毕竟荣荣是佛爷门下嫡系弟子,受器重也是常事,你也不要太大惊小怪了。”
  “佛爷?”叶凛直到这时才插口问了一句。“莫非是说红衣佛爷王不空?”
  “正是。”李宪朝他挤挤眼睛。“是不是很惊讶,大和尚收了个小姑娘当徒弟,说不定……咳咳咳!”
  薛则一手肘击在他胸口。“闭嘴吧你,明知道那是因为姨夫是佛爷的旧时好友,再胡说八道,小心我告诉荣荣。”
  李宪连连摆手。“算了算了,那妮子我可惹不起,要是她在我娘面前说了我的坏话,我就该去跪祠堂了。”
  话虽是这么说,等过两日柳真荣到达天策时,李宪当即扑上去想要抱个满怀,却被冷着脸的小姑娘一盾拍在脸上,只能委委屈屈的退到一边,转头正对上自家表弟鄙夷的眼神。
  (四)
  虽然父亲早逝,又年少从军,还有个出家人的师父,但柳真荣其实是个挺可爱的小姑娘,长相甜美,爱说爱笑,李宪的师姐师妹们尤其喜欢她。
  因有任务在身,她没有在天策久留,只一天后就与薛则结伴离开了洛阳,转道洛道前往君山。临行前女兵们对她依依不舍,再看李宪的目光更加不善。
  “你要是能有你表妹一半的讨人喜欢就好了!”
  “就是啊,为什么荣荣入的苍云军,来我们天策多好。”
  无辜躺枪的李宪抱着叶凛抱怨:“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是这样!一个个都这么无情无义。”又满怀期待的看向叶凛。“阿凛,你肯定不会对我这么残忍吧?”
  叶凛拍拍他的头,默认了。心里却想,谁让这个人被他用重剑砸脸也不会还手呢。
  话分两头。
  君山乃丐帮总舵所在,风景秀美,桃花漫天。
  两个远道而来的苍云受到了很好的接待,被奉为上宾,甚至得到了九袋长老的接见。完成任务之后,薛则记挂着对李宪和叶凛的承诺,询问接待他们的丐帮弟子,怎么才能弄到上好的桃酒。
  “哈,你们也是冲桃酒来的啊。”丐帮弟子见怪不怪,笑出一口白牙。“那就要看你们的本事了。”
  “怎么说?”
  “我们自家酿的酒,可不随便卖给外人。”丐帮弟子把赤裸的胸膛拍得啪啪响,蓝紫色的纹身顺着肌肉的线条恣意舒展。薛则不留痕迹的往表妹面前一挡,心想后面这姑娘可是定了亲的黄花闺女,非礼勿视啊非礼勿视。可突然想起师弟跟他说过小师姐简直被师父教得四大皆空,又不留痕迹的移开身子——不能上手看看也好,要是表妹以后真的看破红尘出家去,他娘估计能拎把大刀去把佛爷砍了。
  哎,真是罪过。
  “……赌博,比武,喝酒,总要赢一样,才能喝上我们丐帮的好酒!”
  听起来似乎不是什么难事。薛则和柳真荣对视一眼,达成了共识——赌博是没可能的,比武和喝酒倒可以考虑考虑。                    
作者有话要说:  
 
☆、章二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五)
  柳真荣八岁出头,被母亲交到师父王不空手里,带去了白雪皑皑的雁门关。
  头顶阳光很耀眼,师父的光头更耀眼,刺得她眼睛痛想流泪。
  身后两个姨母一个拎着大刀虎视眈眈的看着,一个攒着帕子哭个没完。“你怎么就那么狠心!你怎么就那么狠心!你只有荣荣这一个女儿啊!呜呜呜呜……你看!你看!荣荣都哭了!你怎么就那么狠心!你怎么对得起荣荣他爹啊呜呜呜呜……”
  世界上最可怕的,莫过于眼睛开了闸还合不上的姨母。好不容易出了长安,薛则掏出耳朵里的两团棉花,小声跟表妹咬耳朵。
  后来柳真荣把这句话写进了给另一个表哥李宪的信里,得到了一百个赞成的回信。
  哭声余音绕耳,母亲无奈的开口:“大姐,能别哭了吗?再这样下去长城都要被你哭垮了。”
  “呜你居然还敢嫌弃我!……你把荣荣推进火坑就算了,怎么能给她找个和尚当师父!让她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她爹既然能嫁……娶我,她当然也能嫁出去。”母亲的语气胸有成竹。“我已经给她定好了一门亲事,只等她满十八岁就把她嫁过去。”
  前面被王不空拉着小手的柳真荣打了个寒颤,默默为自家远在巴蜀的未婚夫点了根蜡烛。
  柳真荣十三岁,为了送封到最后也不知道是什么内容的信第一次去了君山。踏上丐帮的土地的那一刻她并不知道这短暂的行程会给她和表哥薛则的未来带来怎样的影响,更不知道那个时候她的未婚夫正骑着骆驼在沙漠里踽踽独行,驼铃摇曳出一阵阵空灵的回响。最后他一头栽进了漫天的风沙里。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