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瓶邪]永生者+番外 作者:鱼团团/羯墨

字体:[ ]

  我和你平日无冤近日无仇,怎么就把我盯上了呢?
  他突然抬头盯着我的脸,那一瞬间的表情就像是电视中的慢镜头,我看着他的眼神从无波,到像突然燃起了一团火。就是那么一点点的改变,整个人却都变得不太一样了。只见他猛地转过身,看样子似乎是把脸埋在手掌里揉了揉。再转回来的时候脸色好了很多。
  “对不起。”他看着靠在床上呲牙咧嘴的我,突然说。
  我直接傻眼。对不起什么?对不起认错人?连着认错两次?这画风也不对啊!
  这时走廊里突然一阵吵杂,气急败坏的小花带着一群人出现在门口,一进来也不说先看看我的伤,一把就揪住了靠墙立着的人的衣领。
  然而还没等小花开口,那人先说话了。
  “解当家,借一步说话。”
  小花的表情变了几变,最后还是讪讪的放开了手,乖乖出门了。
  瞅都没瞅我一眼。
  气的我脸都在烧,只能把火撒在之后进来的王盟身上。
  “把门口那一群人通通给老子赶走!”
  我缝完针也没见他俩回来。我被医生像送瘟神一样送到门口,处置室的门在身后拍的震天响。王盟这小子果然关键时刻又掉链子,这会也跑的不见人了。害我一个人慢慢挪回了病房。
  顺便仔细想了想我这精彩纷呈的一天。
  我在脑海中匆匆扫了一遍我的狐朋狗友生意伙伴,唯一合理的解释是,那冷面瘟神认错了人。早上已经基本确认了,但是还是不放心,居然能那么短时间就找到了我住的医院,又给我补了一刀。
  难道是我的菜鸟样最终让他心软了?不但没继续捅我反而决定救我?而且自己打电话报警。不过自作孽不可活,我决定成全他。
  路过护士站的时候,几个小护士正凑在一起说着什么,一个抬头看到了我,顿时像看到鬼一样闭了嘴。
  笑吧,好好笑。老子明天就转院。
  
 
第4章
  之前小花带着一群人堵住急诊室门口的时候,我依稀听见了一个名字。在心里过了几遍,终还是无果。
  小花进来后神色有一些尴尬。他见我已经半靠在床上,极有眼色的过来帮我把被子拉好。
  “那什么……警察马上上来做笔录。
  “来吧。欢迎。”我看着他的脸说。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这样和我说话绝对没好事,果然下一秒他就提出了一个十分无理的要求。“能不能算了?”
  “CAO!”我就要暴起了“你没病吧!”我指着他的鼻子发飙:“老子差点让人弄死了!你说什么算了!”
  小花坐回沙发上,脸扭向窗外,也不说话了,开始用冷战那一招。他枯坐了五分钟后,我就没骨气的认怂了:“好吗……”我说:“但我有个条件。”
  小花转头过来,表情愣了愣,大概是没想到我这个时候还能提无理条件,面上似笑非笑的。我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以后我再也不去相亲了……还有,现在!立即!马上!重新给我去买饭!”
  折腾到这会都没吃饭,要命的是王盟还把汤洒了一地。虽然被清洁工打扫过了,可是残留的香味还是让我的胃一跳一跳的疼。
  小花深深看我一眼,恢复了他那一向狂拽酷的表情,转身走了。
  这个事绝对蹊跷。但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有蹊跷,今天所有的事都透着诡异,我一时半会还理不出个头绪,但是,我信解雨臣。
  吴家解家。本来就不是那么干净。
  我知道他们在做什么生意。从来没有人瞒着我,只是我兴趣不大罢了。我这个人没有什么志向,最喜欢的就是坐店门口喝茶发呆,或者和隔壁老头下棋,王盟天天笑我是老人心性。而我也觉得没什么不好。
  其实我也没那么想知道原因。因为在听到他名字的那一瞬间我就明白了。
  纵然我只有半只脚踏上这一行,最近几年也频繁的听到这个名字。此人行踪诡异,神龙见首不见尾。真正见过他的人少之又少。他逐渐活成了一个传说。
  我对于传说中的人总是有着天然的敬畏。其实我不止一次脑补过他的样子。传闻中他身材魁梧,冷酷无常,身手过人又性格乖僻。于是在我心中,他应该是一个有着姚明身高施瓦辛格肌肉的糙汉。干他们那种工作,说不定十天半个月也不能洗澡刮胡子,于是我给他加上了络腮胡和一头乱发。所以在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后活活呕出一口老血。
  分明是个小白脸。纵然很厉害也是个厉害的小白脸罢了。而我对小白脸的定位是很靠下的。
  后来王盟偷偷的告诉了我。根据警察叔叔了解到的情况,张起灵是一个敏感冲动而又深情的人。其实他偷偷暗恋解大少很久了,但是谢少爷又总是和我一起出双入对,于是在某天被嫉妒冲昏了头脑的某人在路边捡了个酒瓶,冲进医院就给了我一下。考虑到他对我及时采取了救治措施,还有自首情节。不仅认罪态度好而且受害者——也就是我,还表示就这么算了吧。于是被拘留了十几天,又放出来了。
  我就说那天来做笔录的警察怎么一直都怪怪的!我气的手都有点抖。你们编这样一个故事也太看不起警察叔叔的智商了。作为故事的主人公之一。我深深的觉得丢人。
  但又从侧面印证了这件事不对劲的程度,以小花的能力,搞定这点小事根本不算什么,他为何要赔上自己的清白与名节,编出来这么一出三流电视剧都不屑演的狗血剧情?
  结果现在,那人从拘留所出来了。一声不吭的拎着个包就住进了我的店里。我对张大爷敢怒不敢言,只好向小花投诉。
  “这也算我们之间的一个协议吧……”电话信号不好,有一句没一句的“他承诺帮我做事,但条件是住你那里。”
  “所以你就把老子卖了!”我吼了回去“什么狗屁协议,自己的人自己领走!”
  也不知道他听见了没有,那边不吭气了。
  我放缓了语气,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跟着你做事也方便不是。再说,他哪天看我不顺眼了再给我一刀……”
  他的声音变小了一点“……不会。”
  我冷笑了一声。
  “最近我在外地,一切等我回来再说。”小花说完这句就匆匆收了线。我剩下的话全堵在了喉咙里,立刻又给他拨了回去,再怎么都打不通了。
  冷静下来想一想,也是,以他的身手,想要我的命,第一次就能直接捏死我。罢了罢了,权当我多了个伙计。还是不用发工资的那种。说不定我还赚了。
  结果呢。张大爷不愧是大爷,一来就占据了我的风水宝地。每天躺在门口的摇椅上喝茶。害的我只能抢了王盟的地盘,缩在柜台里玩电脑。王盟就更惨一些,没扫雷玩了不说,还得顺带着伺候门口的爷。
  他冷着一张脸往门口那么一堵,直接让我这几天营业额掉了五成。
  我心里那个恨啊。每天差不多要脑内循环一百遍门口那么冷怎么不冻死你。
  终于在我自认为和他混熟后的第三天,委婉的提出,为了他的健康考虑,以后要躺就躺屋里吧。
  张大爷居然是个从善如流的人。第二天就挪进来了。
  生生把摇椅塞进了柜台和墙之间。死沉死沉的柜台,难为他一个人挪开了。
  本来柜台里只能坐一个人。现在又躺了一个。王盟是彻底放弃了他的位置,我坐在张大爷腿旁上网也觉得如芒在背。开个网页都不自然。时不时要侧头瞟一眼。结果他不是看着天花板发呆就是看着我发呆。要不就是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本线装书,装模作样的在那看。
  弄的几天后我连电脑都不碰了,专心在后堂看账本。
  后面本来就支有一张单人床。我时不时在上面补个午觉。现在成了他的床。床下放着他的行李袋。屋子里拉了绳子,挂着他的衣服和毛巾,再没什么多余的东西,看来这人活的比我还乏味。
  这天我吃饱了进来看账本的时候,桌上多了一把刀。
  我一眼就认出了这是那天划伤我的刀。
  
 
第5章
  胳膊上的伤已经拆线,活像爬了只蜈蚣。而现在这蜈蚣的制造者,就静静躺在我的桌面上。泛着冷光。
  我把它拿到眼前细细的看了看,比划两下,竟然出奇的顺手。
  纵然我是个做古董生意的,也无法看出这刀的年份。黑色刀身不知什么材质,刻着深深的两道血槽。刀柄也没有过多的装饰。仅仅有几条古朴的花纹。但是它被保养的很好,而我也亲身验证了它的锋利。
  “你喜欢?”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我一跳。刀咚的一声掉回桌子上。
  我抬头,张起灵正靠着门看着我,我挠挠头,“研究一下……”说着把刀往他的方向推了推。
  他走过来,拿起刀又递给我。
  “给你。”
  呃,什么情况。
  您老不要我的东西我都烧高香了,我怎么敢要!
  他又往前递了递,固执的,不容置喙的坚持要递到我手上。鬼使神差的,或者说我大概是害怕不接惹火了他,我收下了。
  他掀开帘子出去了。
  趁他不在我又仔细的研究了一会,心里说不出的喜欢。长度分量手感,无一不随我的意。虽然我对兵器并没有什么研究,也就是平时收东西的时候捎带的看看,但是这把刀分外合我的眼缘,当下便找了块软布,细细的擦拭起来。
  从此小爷对他的脸色好了很多。他现在白天躲柜台后面睡觉,像只大猫,安安静静的。但是一到饭点必醒。给什么吃什么。有一天客人在店里坐着王盟才发现茶叶罐见底了。他不敢使唤我,不知怎么居然有胆子使唤张家小哥,吩咐他到后面街上先买上二两龙井。
  张小哥没吭气拿上钱就出门了。结果回来时不仅成功的买到了茶叶,还比王盟买便宜了几十块钱。
  嘿,我那个偷着乐啊。
  后来他的话多了一点。虽然同我和王盟这种正常人没法比,但比起刚来时一句话不说已经是质的飞跃了。而且已经提升到会提问题的高度了。
  比如,他问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你多大。”
  此刻我们仨正在小板凳上坐一圈吃午饭,我心说这不是相亲必答题目NO·1吗?但是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了。“26.”
  他听闻皱了皱眉。我腹诽了一句,“您对我的年龄有意见?”没敢真开口。
  紧接着他又问了我第二个问题,“你和解雨臣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瞬间想到了在警察叔叔那里备案的狗血三角恋,嘴里刚喝的一口汤就没憋住。
  他默默的递了张餐巾纸给我。对面的王盟由于被我荼毒,愤然摔下碗洗脸去了。
  我仔细想了想,大概是七、八年前?
  “就是我上大学那年,我就在这上的大学,他也从老家搬来。父辈都有交往,就认识了。”
  然后我又想起个好笑的,“他们都说小花小时候像女孩,我还说过要娶她来着。不过我不记得了。”
  没想到这笑话说的太失败,对面人不但不笑,神情反而严肃了几分。
  “你不记得了?”他仿佛无意识的,又重复了一遍我的话。
  你重点错了好吗?重点明明是小花像女孩好吗!我脑补了一下小花穿裙子的样子,不禁一个人笑的前仰后合。
  旁边的人没什么表情,一脸审视地看着我。
  我只好收了笑,默默的看回去。
  别怪你和我笑不到一块,没办法,脑回路不一样怎么沟通。
  然后他又问了我最后一个问题。之所以说是最后一个问题,是因为问完后我一天没理他。
  他说:“你结过婚吗?”
  请注意。他问的是“结过婚吗?”敢情老子在你眼里一副衰样就算了,还是个离过婚的人生失败者???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