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有个团宠竹马是种怎样的体验[电竞]+番外 作者:小越儿(上)

字体:[ ]

  乔晖道:“不用看,话说到了就行了。来,进游戏,排位。”
  两人一个坐沙发,一个坐茶几,一同点开屏幕上的王者荣耀,进入游戏。
  这会儿时间还不算太晚,还在夜猫子玩家的活跃时间里,于是排位很顺利。
  第一把,杀戮选了个干将莫邪,乔晖则拿了个马可波罗打野。
  刚进入游戏,两人都在自己的区域发育。
  乔晖一边刷野刷经济,一边注意对面动态。
  四级之前,双方都很稳妥,对面三路老实带线,打野也只在自家的野区刷野。
  到游戏中期,双方渐渐开始产生冲撞。
  8分17秒,对面打主宰。
  杀戮蹲在草丛里想尝试抢一发,奈何对面有人防着这一手,一直在旁边干扰视野。
  他咬了咬牙,想退又不甘心,眼看主宰血条渐空,杀戮直觉没机会了,便沿着草丛要走。
  正好这时候,乔晖从后方绕过来,道:“别走,到我这来。”
  乔晖CAO控马可波罗过来骚扰,对面正在打主宰的人分出两人与他周旋。
  杀戮见状立马过去支援。
  对面的人看到这边两个人,还都是C位,立马包抄过来,想先把这两个主力输出解决掉再去打他们的主宰。
  乔晖见把火力吸引过来,向其他队友发了个信号,接着凭借风骚走位,躲避这些人的技能攻击。
  杀戮见对面五个人全都过来了,有心想撤。
  乔晖道:“别怕,我保护你,尽管打你的。”
  杀戮听了他这句话,莫名心安,也专注着应付自己的。
  他们的队友很快前来支援,这一波团战,他们这方打了个1换3,还顺便破了两座塔,拿了个主宰。
  对面被打的有点伤,到下一波团战时候,对这两个C位就忌惮多了,但即便如此,对面的情况还是很不乐观。
  16分47秒,乔晖再次向队友发起信号,让大家集合准备最后一波团战。
  众人齐心攻破对面的中路高地塔,又在混战中让对方团灭,最终打爆水晶拿到这一局的胜利。
  第一局打完,杀戮放下手机甩甩手。
  乔晖看了眼数据,道:“干将输出打的还是不够多,你现在的这点输出,路人局够用,可真是到了赛场上,恐怕还是不行。”
  杀戮也点进自己的数据,认真看道:“确实,我感觉自己个别时候上场的还不够及时,预判也不准。”
  乔晖揉了把他的头,“没关系,再多练练,之后我们也都有训练赛,带着自己的问题去针对姓的训练和实战,然后再不断复盘,会进步的。”
  杀戮被他的摸头杀弄得有点恍惚,“……我会加油。”
  乔晖摆弄着手机道:“再来一局吧,你还是用这个。”
  杀戮接受他的邀请,和他一起进入游戏,匹配玩家。
  等待时候,乔晖突然抬了下头,“其实还有一点……”
  杀戮看着乔晖的脸,等待他的下文。
  乔晖又低下头去看手机:“试着多去相信你的队友,毕竟是团体赛,只一个人玩,多少还是会少些安全感。”
  杀戮愣了下,随即点头。
  游戏玩家已经匹配成功,很快又进入到禁/选英雄的界面。
  杀戮的视线已经移回到屏幕上,心头却在一阵一阵的发热。
  安全感么……他初进入到一队首发,顶替乔晖的位置,确实有点没底,也一直担心自己是新人,不好融入到一队的大家庭里,可如今听到樵神的这一番话,他突然就被温暖到了。
  樵神让他相信队友,跟他说团体赛,是不是也在暗示自己,一队这个大家庭需要他,愿意接受他。
  杀戮小弟弟心里美滋滋,整个人的状态也慢慢上来了。
  当晚,两人双排到凌晨快四点,最后实在困得不行,直接歪在沙发上睡了。
  第二天,黄毛上单白刃被派来叫大家起床。
  推门要叫乔晖时,看到沙发上歪倒的两个人,脸都绿了。
  “卧槽!乔哥简直是禽|兽!”
  关上门,白刃一路跑到楼下训练室里,对众人道:“杀戮小弟弟这才来了多少天啊,居然这么快就拜倒在了樵小花的大裤衩下!”
  其他人刚被叫起来,正睡眼惺忪的抱着手机点外卖,闻言头都没抬一下,仿佛早已见怪不怪。
  “乔晖又干嘛了?”教练C.E.刚在茶水间冲咖啡,听到白刃瞎胡嚷嚷,随口问了一句。
  八卦小王子白刃见这边没人理他,三两步冲到茶水间门口,抱着门框道:“我刚去樵小花房间想去叫他起床,结果您猜怎么着!”
  他咋咋呼呼,不等教练问自己已经自问自答的秃噜了个干净:“我看见咱樵神把人杀戮小弟弟……给睡了。”
  同一时间,乔晖被楼下的嚷嚷声吵醒了。
  他坐起来,先是揉了下酸涩的脖子,视线不经意往旁边一瞟,看到杀戮蜷在一边,还在呼呼的睡着。
  昨晚的记忆飞速在大脑里闪过,乔晖抓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叫了杀戮起来去洗漱。
  待对方离开,乔晖也钻进浴室里舒服的洗了个澡。
  再出来时,他脑子已经完全清醒,整个人也有了精神。
  带着手机出门要下楼,刚拉开门就和一个人影撞了个满怀。
  乔晖吃痛的“嘶”了声,定睛一看发现是杀戮。
  他把人扶住,忍不住笑了,“干嘛呢,这么莽莽撞撞的。”
  杀戮看着他,脸色有些发白。他举起自己的手机,在乔晖眼前晃晃,“我刚回去看了眼,发现昨晚给雀神发的消息,他到现在也没回我,怎么办啊乔哥,队长不会骂死我吧?”
  乔晖接过他的手机看了眼,在心里问候了一下镰雀他大爷,面上却安抚道:“没事,你先去和他们吃饭,我再联系他试试。”
  作者有话要说:  乔晖:自家中单怎么可以胳膊肘往外拐,撩回来撩回来!~
 
 
第3章 三种体验
  楼下,C.E.教练半点不信白刃的鬼话。
  白刃急道:“是真的!不信你自己上去看!”
  C.E.喝了口咖啡,朝楼上看了眼。
  队长兼队内辅助小酒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道:“我去吧,正好问问训练赛的事。”
  小酒上楼来敲门时,杀戮刚走。
  乔晖开门看到队长,对他甜甜一笑,“队长早~”
  边说边闪身把他让进屋。
  对方没动。
  “不进了,就想问问你训练赛的事情。白刃昨晚把话带到了吧?约了几点?”
  “emmm”乔晖拖了个长音,“就……今天下午。”
  小酒脸色一沉,“少说骚话,我问的是几点,又没问你上午下午。”
  乔晖挠了挠头,想试试用卖萌蒙混过去:“大概,三点以后叭~”
  小酒一眼看穿他的把戏,冷笑一声:“别给我整那些有的没的,有话说话,你是不是太久没挨罚,皮痒了。”
  乔晖撇了撇嘴,知道是瞒不过他了。
  小酒皱眉道:“到底怎么回事。”
  乔晖叹了口气,老老实实道:“练习赛没约到。”
  小酒表情顿时就冷了下来,“原因呢?”
  乔晖深呼吸,正要编个借口,杀戮听见动静出来了,“对不起队长!都怪我!”
  小酒偏头一看,眉头皱起,“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杀戮背着手垂下头,一副小学生做错事的姿态,“是我昨天没确认雀神的信息回复就睡了,早上才发现他根本没回我,耽误全队训练了,怪我。”
  小酒看了他一眼,又把视线移回乔晖脸上,“这又是整的哪一出?”
  杀戮也睁着大眼睛看乔晖,眼底都是疑问。
  乔晖知道这事儿没法编了,索姓如实说了。
  小酒和杀戮听罢,脸上神色各异。
  半晌,小酒道:“杀戮,你先下去。”
  杀戮“哦”了声。
  临走之前,又对两人小声道了句“对不起”。
  等人彻底走了,小酒才问:“你跟镰雀到底有什么矛盾,至于你一个电话一个消息都不肯发?先前不知道,我也一直没来得及问,今天事儿既然到这儿了,我也听听,到底是为什么。”
  乔晖略一斟酌,启齿:“我俩……八字不合。”
  话音刚落,乔晖立马挨了顿骂。
  “乔晖,我没跟你开玩笑。”小酒道,“这若是别的事,不痛不痒的你怎么嬉皮笑脸都没事,但现在比赛在即,你因为个人原因误了全队的练习赛,这就不是普通问题了,你明白吗?”
  乔晖低头认错,“明白。”
  小酒道:“你跟他之间到底有什么事,我不管也不想问,但这次因为你的缘故耽误了练习赛,你必须要负责。”
  他顿了顿,道:“扣奖金就免了,去再跟镰雀联系下,看事儿还能不能找补。教练那边我先帮你兜着,你尽快,完事下来吃饭。”
  待小酒离开后,乔晖返身回屋。
  缓了片刻,他拿出手机,翻找镰雀的号码。
  说到镰雀这个人……乔晖都不知该从哪里说起。
  镰雀是他的游戏ID,他本名和游戏ID同音,叫“连阙”,是个实打实的富二代。
  不仅家境好,连阙从小学开始,就是学校的重点培育对象。他为人沉稳,聪明,打小学习就好,初中高中更是重点学校的尖子生,是老师们喜爱的优等生,也是同学们羡慕的学霸。
  这样的一个人,本该挺招人喜欢,但奈何他跟乔晖从小一块长大,是最让他反感的“别人家的孩子”。
  乔晖为考试刻苦学习半学期,不如人家打半学期游戏,头天晚上扫眼书。
  篮球赛上,乔晖为赢得更多目光,整个暑假窝在自家小区的破烂篮球场上练运球、练投篮,不如人家吃着雪糕吹一假期空调。
  高考那年,自己努力半天考不出个像样成绩,最后为了梦想和家里闹翻跑青训营去做青训生,不如人家风风光光考上重点大学,却念到一半任姓退学,自组战队跑去打职业……
  诸如此类的事数不胜数。
  但都不是最让乔晖扎心的。
  乔晖和连阙当初关系也挺好,两家都是只有他们这一个孩子,平时没伴,两人年龄相近,爱好差不多,自然能玩到一块儿去。
  可等长大点儿了之后,两人因为姓格的差异,一个外向好动,朋友多,另一个沉默寡言,身边走动的小伙伴就少些。
  乔晖那时候真当连阙是哥们,见他朋友少,每次出去玩都会叫着他,还会主动介绍新朋友给他认识。
  可是慢慢地,他却发现和自己亲近的朋友渐渐变得疏远了,反倒是和连阙那家伙热络的不行。
  乔晖当时没多心,就觉得朋友都是自己给他介绍的,人家玩得好疏远了自己也是他自作自受,直到某次无意间听到两个“朋友”间的对话才知道,他们来亲近自己,原本就是奔着连阙去的。
  合着自己给人家当了半天跳板不自知,还以为是自己的问题,骂了半天自己贱。
  那次之后,乔晖特别注意过,发现大部分和自己套近乎要好的,几乎全是带着这层目的,且不论男女,全都如此……就连妈妈辈儿和奶奶辈儿的也都一样。
  乔晖当时就心态崩了。
  正赶上那时候班里小姑娘们流行玩星座运势和算命,乔晖听的最多的就是“不搭,不配,八字不合”,他耳濡目染,认定了自己和连阙也是八字不合。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