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剑三]每天上线总能看到帮主又在作死 作者:时岁邪

字体:[ ]

  灯光,满分,音乐,流畅,郑离摆了个自认为帅气的开场POSE在台上站定,一抬头看到吕墨坐在一排正中间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立马就破了功。
  啊啊啊啊果然在对象面前表演舞蹈什么的真的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情啊(/TДT)/ 
  身边的李毛毛还在自我陶醉地转圈抬腿,郑离告诉自己忽略来自某人的强烈目光,手忙脚乱地想要跟上音乐的节拍。
  好不容易一曲结束,郑离匆匆鞠躬谢幕逃下了台,身后的小秘书好奇地问冯二狗:“郑哥今天是不是不舒服啊,怎么下台蹿得这么快?”
  沉浸在自己居然完整跳了支舞的巨大喜悦中的冯二狗对于郑离的反常行为完全没注意:“大概刚才聚餐的时候吃太猛了肚子不舒服吧,人有三急嘛。”
  蹑手蹑脚地穿过乌泱泱的人群回到了位置上,老王隔着三个座位对郑离投去了赞许的目光并冲他比了比大拇指。
  郑离立刻知道自己的年终奖大概是保住了。
  吃了一颗定心丸之后,郑离就安安心心地欣赏起了接下来的节目,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刚才一定是舞王附了体才会让老王认可自己节目的质量。
  年会在一派欢乐祥和的氛围中结束了,最后的抽奖环节郑离甚至还反常地偷渡成功抽到了二等奖。抱着作为奖品的那台厚重的豆浆机,郑离觉得自己再跳三支舞也值了。
  回家路上,郑离坐在副驾驶座上翻来覆去地看着手中的豆浆机,对它简直是爱不释手:“徒弟弟,今天晚上的我是不是特别帅气!”
  恰巧吃了个红灯,吕墨便停在路中眼带笑意转过头看着兴奋的郑离:“那个二等奖的号码条是我递给小张的。”
  小张是负责宣布奖项的司仪,对于老板黑箱一个奖项的事情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啊?是不是你把我的一等奖给换掉了?”郑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本来那几张字条上就没有你的号码。”
  原来自己还是没有偷渡成功啊。郑离失望地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干脆给我黑幕个一等奖?我想换个iPad很久了。”
  红灯倒计时结束了,吕墨发动汽车继续往前开去:“家里刚好缺台豆浆机,顺便就趁年会拿一台了。”
  如此精打细算让郑离无言以对,他只好又找了个由头夸自己:“那我今晚的舞总跳得不错吧,毕竟十多个节目还是让我们拿了第一名呢。”
  听到这个吕墨玩味地敲了敲方向盘,开口评价道:“不如去游戏里包个大扇子。”
  郑离直到快到家了才反应过来,吕墨的意思是看他跳舞还不如看游戏里系统默认动作。
  “不管,反正我们是第一名。”郑离气咻咻地抛下话,砰地一声关上了卧室大门。
  被关在卧室门外的吕墨面无表情地掏出手机,开始在百度上搜索“老婆把自己锁在卧室外面了怎么办”。
  最终还是郑离选择向徒弟妥协打开了卧室的门:“我是怕你感冒了还要花更多的钱。”他一再强调自己并不是因为一个人睡觉孤独寂寞冷。
  原本准备去客房对付一晚的吕墨又悄悄地把客房钥匙揣回了兜里,搂过郑离把他扑倒在了床上:“是有点冷,所以我们来做一下热身运动吧。”
  第二天早上郑离打着瞌睡坐在飞往G市的飞机上,身旁的吕墨神清气爽地向空姐要了条毛毯盖在郑离腿上:“你先睡吧,下降的时候我会叫醒你的。”
  郑离拉了拉毛毯,嘟嘟囔囔着又陷入了昏睡中:“都叫你昨天晚上节制一点了……”
  一觉睡醒已经到了千里之外的G市,一下飞机郑离就迫不及待地把好不容易才穿上的羽绒服又给脱了下来:“为什么没人告诉我G市那么热?”站在他身后的吕墨伸手接过他随手丢过来的羽绒衣,早有准备地把一件薄外套递给了他:“我出门之前就让你把薄外套塞背包里了。”然而兴奋的郑离早就欢呼着跑向了出口,把背包和吕墨远远地丢在了后边。
  在G市逛吃逛吃地玩了三天之后,终于迎来了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晚上。
  为了留下一个美好的跨年夜回忆,吕墨特意在入住的酒店顶楼又开了间景观房让郑离能边打游戏边欣赏烟花夜景。
  ——是的,到了G市之后,沉迷剑三无法自拔的郑离每天晚上不打会儿游戏就觉得浑身难受,靠卖身成功换来了每晚一个小时的游戏时间。
  窗外的烟花已经开始一朵接一朵地绽开,其他帮众在YY里听着烟花爆裂的声音评价道:“帮主,听起来你们那边很热闹啊。”
  “广场上有倒计时晚会,所以现在酒店附近都是人。”郑离一边做着龙门飞剑的任务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一笑悬命感叹道:“跨年晚上你明明在旅游都不肯去参加倒计时活动,居然选择窝在酒店里打游戏,我真是心疼带你出门的军爷。”
  看着手中又一把假的大宝剑,郑离失望地把它卖给了杂货商:“广场上全是人有什么好去的,踩踏事件就是人挤人挤出来的,我这是为了我们俩的安全着想。”听起来似乎也很有道理的样子。
  “唉,”白啾啾叹了口气,“可怜我明天一早还要加班,也不能出去跨年了。”
  小嘻嘻试图安慰自己的情缘:“没事呀,今天晚上不是还有我们陪你嘛,去年咱们也是一起跨年的呀。”
  倒也是,去年蝴蝶过沧海帮会还举办了盛大的跨年活动,到最后合照的时候几乎全帮能上线的人都来了。
  “嗯,今年把大家都叫上再拍一张,我们比去年又多了好多新人呢。”郑离拍板道。                        
作者有话要说:  想说的话在下一章^^
 
  ☆、36、尾声
 
  随着零点的接近,窗外的烟花声也变得越来越大,逐渐听不清YY里众人在说些什么,郑离索性退出了频道,专心在游戏里打字发言。
  看着帮会频道里熟悉的ID一个接一个亮起,甚至还有几个A了好久的现充狗也上了线,郑离感觉鼻子酸酸的,又说不上来是感动还是其他。
  吕墨在郑离身旁坐下,也打开游戏登录了帐号。
  【帮会】[公子明]:大家都来帮会领地啊,又可以拍大合照了~
  几分钟之后,帮众们聚集在了帮会领地前的红地毯上拍起了大合照,对比着比去年多了将近一半的合照人数,郑离有了种“孩子真的长大了”的欣慰感。
  郑离想到去年的这个时候,吕墨在自己眼中明明是个难以接近的高冷男神,然而今年自己居然和他肩并肩坐在G市的酒店里打游戏,不得不感叹人生真是处处充满了奇妙的际遇。
  “哎,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啊?”郑离突然好奇地扭头问吕墨。
  吕墨阖上笔记本电脑,也转头看向郑离:“去年的公司年会,我有事晚到了几分钟,走进会场的时候看到一个人坐在最后排专心致志地聊着□□,我觉得有趣,就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结果他好像一直没有发现身边多了个人,还是自顾自地在对话框里发着一些奇奇怪怪的表情包。”
  “我看到他发了一些‘我公子明最帅’,‘丐帮必须死’这样我看不懂的话,我就觉得这一定是个特别的人。”
  “后来我去设计部找老王,看到了那个人屏幕上满屏的光效特技,显示是一个叫剑侠情缘网络版叁的游戏。我还想怎么会有人敢在上班时间那么理直气壮地玩游戏。”
  听到这里郑离忍不住打断了吕墨,小声反驳道:“你明明后来也有上班玩游戏……”
  吕墨凑近拥住了郑离,听着怀中某人有些紊乱的心跳继续说道:“所以我就也下了个游戏,想要知道你每天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恰巧我运气很好,一进游戏就遇上了你。”吕墨在他耳边轻轻说道,“再后来的事情,你就全部知道了。”
  广场上已经开始进入了倒计时,一群人在高呼着“五、四、三、二、一”。炫目的烟花伴随着倒计时的结束齐齐在天空中炸开,人群中的欢呼声一阵高过一阵。
  郑离回拥住吕墨,头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突然狡黠地说道:“也是了,如果让我去游戏里找你的话,按照我这么非肯定是遇不上了。”
  “不会的。”吕墨坚定地说道,“肯定能够遇上。”
  这星球天天有五十亿人在错过,然而只要有一个有心想见的那个人,爱情必定会跋山涉水负重而来,所以你要等,等我披荆斩棘穿越一切来见你。
  “新年快乐呀徒弟弟。”郑离觉得自己从没有那么幸福圆满过,“下一年也请你多多指教啦。”
  “新年快乐,我的师父。”                        
作者有话要说:  于是这篇温(吐)馨(槽)动(搞)人(基)的小故事终于走向全文完了。
这个结局大概是我能想到最恰当停留的位置了,太多会腻,而未来可期
这个故事原本是我和亲友随便玩玩写出来的,所以……咳
没想到居然有那么多小伙伴愿意追这个傻白甜的故事,感谢你们一路的陪伴(鞠躬
也有人问我下一篇故事什么时候开了hhhh我这个人其实挺没耐心的,但是我保证如果有脑洞一定再和大家一起分享……
总之大家可以没事回来转转,说不定哪天我就开新坑了呢:)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