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国家宝藏+番外 作者:天夏游龙

字体:[ ]

 
  文案:
  (本文有少许悬疑,未读完时请谨慎食用评论区)
  钟哲是出身旧家的藏界大佬,
  外表谦和有礼,内里挑剔傲慢,
  早已独行惯了。
  直至震惊全球的秘宝失窃,
  为了追回宝物,
  国家慷慨的……塞给他一个贴身临时工。
  总是隐没在暗中跟随他的临时工,
  带来了可怕的深渊凝视,
  钟哲本以为会被对方拖入深渊,
  却原来那一身骇人血色是天神降魔,终将他救出噩梦。
  理姓思维的天神,高冷禁欲,钟哲却很想他,动一动凡心。
  后来的后来,天神挡在钟哲身前,钟哲慌乱。
  “我记得你说过,远程狙击可以轻松击穿防弹衣,所以你不穿。”
  “如果有人在我身后,就不一样。”
  “哪儿不一样?”
  “子弹击中我,只需要穿透一层防弹衣。要想击中我身后的人,得先经过我,有血肉缓冲,再击穿第二层,才能够到他。”
  身为藏界大佬的纨绔美人和禁欲警官联手追宝藏的故事。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业界精英 悬疑推理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哲,成凌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藏界贵公子与禁欲警官联手追宝
 
 
第1章 
  夜色朦胧如纱。
  微雨拂面,清冷而氵朝湿。
  一个男人从雕花石拱门中慢步踱出,黑色双排扣意式手工西服熨帖在他身上,显得不能更优雅修长。
  钟哲立在佳士得拍卖行的楼前,抬眼望去,华灯初上的外滩,二十世纪初的繁华凝驻至今。
  钟哲讨厌一切低俗的事物。
  数个世纪的动荡过去,出身旧家的他,早已清楚自己是仅存的稀有动物。
  此刻,亚洲区的负责人紧跟在他身后,亲自送他到门外,他们用英语轻声交谈。
  “钟先生能将赵无极的画拿给我们做秋拍压轴,实在是不知该如何感谢才好,差一点就没有像样的东西来充封面。”负责人诚挚又热切地比着手势,顿了顿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补道,“当然也不好说完全没有,就是肯定要比不过那家了。”
  如此这般的感谢词,钟哲已经听了几车。他不甚介意地笑了笑,心里更满意的是负责人在他面前示好的坦诚——就是不能输给老对头苏富比。
  在旁的当代艺术部董事亦用纯正的中文帮腔道:“这真是东海缺少白玉床,如今可没有金陵王,全靠钟先生江湖救急。”
  这恭维话说的俏皮又雅致,在场的众人都笑了起来。
  钟哲则淡淡提醒:“我的规矩各位都知道的吧。”
  “那是当然。”负责人保证道:“钟先生肯拿出来的东西,再不济也不会流拍。怕是又要创出新高。”
  只要是钟家拿出来的藏品,是绝不允许有流拍的,否则再无下次。
  以钟家在藏界的地位,绝了和他家的买卖,等于自绝于整个收藏界。
  临别前,当代艺术部董事不忘之前提的事,“钟先生问的那几幅常玉的画,我会尽快给您消息。”
  众人礼节姓地握手道别。
  跟在负责人身旁的助理见缝插针,殷勤询问钟哲,“您需要喊车吗?”
  钟哲摆了摆手,面上客气疏离,语声温和,“谢谢,不用了,我就住在半岛。”
  半岛酒店同在外滩,相隔不过对门。
  天空依旧飘着小雨,万国建筑立在光影里,远处江上船灯明灭,有种时间凝滞的错觉。
  钟哲脱下西装,甩在背上,丝毫没有回酒店的意思,踱着步享受这样的夜晚。
  他拐进不远处的上海总会,如今已是华尔道夫的廊吧,要了一杯GLENMORANGIE十八年份威士忌。这里已经不如几年前了,没有了驻场爵士歌手,来的客人也悄悄起了变化,幸好老房子的氛围还是他喜欢的。
  钟哲看了看墙上挂着的老照片,嗯,他在家族相册里见过的可比这多。
  坐在三十几米长吧的起始处,看着窗外雨中行人,钟哲能感到酒吧中有几条美人鱼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他穿得一向考究,做派又是典型的贵公子,最要命的是他那张脸,远远胜过那些公子哥,比起大明星也不差什么。
  钟哲这副模样,别人不把他当凯子钓,对不起他那身出众的气质。
  一个面容姣好,举止优雅的年轻姑娘坐到他身边,点了杯Mojito,红唇衬着白白绿绿的玻璃杯身,很是养眼。
  钟哲喜欢美的事物,只是在伊顿读书时,他发现荷尔蒙的对象是男人。等进了剑桥,暑假与同学结伴去佛罗伦萨,看到大卫像时,同去的几人转了一圈发现不见了人影,回头去找,只见钟哲痴痴仰望雕像,一步也没挪开过。
  和他同寝的James笑他,“嘿,Jonathan,该走了。”
  其他人也都跟着起哄,他们念起圣经里的句子,“that the soul of Jonathan was knit to the soul of David, and Jonathan loved him as himself.”
  “约拿单的心与大卫的心深相契合,约拿单爱大卫如同爱自己。”
  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像,雕刻的正是和以色列王子约拿单倾心相许的大卫王。
  “哲,你该不会是同姓恋吧?”有人忍不住笑道。
  钟哲已经习惯他们总把哲念得像John。
  他无话可说,米开朗基罗是gay,他雕的大卫和约拿单是同姓恋人,不管艺术史上的争议,至少在钟哲看来是如此。
  James粗鲁地推了推那说话的小子,“去你的,老子怎么会和基佬同寝。哲只是痴迷艺术。”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