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双面菜鸟和别扭老刑警的破案日常 作者:雲端明哲(下)

字体:[ ]

第49章 奇怪的一家人
  信息是柯然发过来的,是两张照片,第一张照片是昨天案发现场,那片柯然站着吓人的草丛。第二张是草丛里一枚金戒指。
  队长看了看照片问:“这戒指是在现场发现的?有问题吗?”
  袁彻单凭照片硬生生地分析:“看这款式不像是这家女主人的,太老气了。”
  队长正仔细研究照片,没有发现袁彻不自在的样子,点点头:“嗯,现在戴这样戒指的人不多。既然我们确定仇杀的可能,那么和这一家人有过节的人里面排查一下,看看谁有这样的一枚戒指。记得有什么进展要及时汇报。”
  袁彻点头应和送走了队长,刚喝上一口水,顾华宇推门进来了,批头就说:
  “头,你让我查的钱大志的工作情况已经查清了……”
  袁彻抬手示意他停下来,问:“等等,我什么时候告诉你查他的?”
  顾华宇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袁彻:
  “不是你五点半就发信息给我分配任务的吗?害得我老婆好不容易两点睡了,睡仨小时就被吵起来,醒了就没睡着。怎么你梦游了?”
  袁彻忙翻看手机,三组几个人的头像都在最上面,果然是给每个人都分配了任务,包括柯然。
  顾华宇一脸担忧地说道:
  “头,你不记得了?昨晚喝多了?还是被鬼上身了?”
  袁彻虚幻了一拳:“滚你的。你接着说。”
  顾华宇躲开袁彻的拳头站在安全范围内接着刚才的话:
  “我去调查了和他生意上来往比较密切的那些人,对他的评价就是中上,就是运气特别好,总是能捡到肥肉。生意上面竞争对手倒是不少,可都是合法竞争,目前没有什么可疑的仇家。他的那个公司规模不大,人不是很多,对这个老板印象也都是正常的下级对上级的态度。以目前收集的情况看没有发现谁流露出对钱大志恨之入骨。”
  袁彻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后背刚一碰到椅背又弹了起来,接二连三后背亲吻地板,加上上次被柯然摔的,旧伤未愈新伤又起。
  他硬忍住了龇牙咧嘴说道:“钱大志除了这个住址还有没有别的房子?比如情人什么的?”
  “你还真别说,他的那个秘书可能有问题。我看她说话的口气和神态像是和这个钱大志有一腿。估计我前脚走,她后脚就联系钱大志,可钱大志的电话还是关机中。怎么样?要不要叫过来问问?”
  袁彻点头应了:“嗯,叫来,情人知道的事更多。”
  顾华宇说了声得令,刚要打电话,又回头关切地问:
  “头,被柯然摔是不是特别疼?。我打听了,那个柯然在警校连教官都轻松拿下。你被摔不丢人。”
  这话郭图荣也说过,他说也就算了,现在顾华宇也说,这是变着法地说他技不如人?他面露不悦:
  “你没事儿打听这个?”
  顾华宇后退一步连连摆手:“我是纯属好奇,是他刚来我就问了,昨儿才回话。”
  顾华宇露出同情的眼神,可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说到这份儿上已经是极限了,再多说自己就能被炮轰。反正该传达的也传达了,他转身乖乖去打电话了。
  袁彻靠在办公桌的隔板上,看着他手机里发给几个人的指示,想破脑袋也没想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发的信息。看每一条还真是他说话的口气,文字也都是在线的,不像是喝醉了那种胡言乱语。
  他什么时候喝过酒?既然是清醒的时候他怎么就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他把手指停留在柯然的头像上,翻看看看交代给他的任务:去案发现场再复查线索。
  案发现场?袁彻突然站直了,今天队长见面就问他发现什么了,听他说话的意思好像是以为他去了案发现场了。是谁告诉队长的?
  看着柯然给他发的两张照片,袁彻眯着眼睛,难道是柯然用他的手机发的信息?可为什么还给自己发了一条?又不是玩谍战,这样的事儿还给自己留了后路的?
  正想着,办公室门再次打开,刘灵玲他们一个跟着一个都像是被晒蔫了的茄子拖着腿走进来。
  最后跟进来的是柯然。
  柯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除了裤腿上有一点灰蒙蒙的以外还是中规中矩的,干干净净的,走近了还能闻到他身上沐浴乳的香味,而不是一身酒气。
  看样子他应该是回过家了。
  袁彻完全没有看到预期看到的黑眼圈,宿醉浮肿的脸。
  柯然还是那么干净利索,完全看不出来昨天连喝三瓶红酒,大战三回合,一早又跑去干活的人该有的样子。
  反倒是他自己酸痛的四肢,酸痛的眼睛,提醒他自己被人惨揍的事实。不知道他是不是应该感激一下柯然没有招呼他的脸,不然他现在真的就无法见人了。
  袁彻咬着牙盯着柯然去饮水机那边接水的背影,柯然在有意无意地躲避着他,看来心虚得很。
  刘灵玲咕咚咕咚喝完杯子里的水,看着袁彻阴沉的脸,还以为是昨天熬夜的后遗症,也不在意开始汇报调查结果:
  “我今天去了钱朗以前的学校,据学校老师反应这个孩子就是一个超级问题学生。学习成绩班级倒数不说,在学校打架滋事,还总是出言调戏女同学。用他曾经的班主任的话就是个祸害。虽然在学校的风评很差可因为都没有实质姓的举动,学校也只能教育再教育。后来因为一次打架被学校退学了,他这才转到私立中学。那次打架一个孩子被打断了一只胳膊,但现在已经康复了。询问了一些曾经有过节的同学,似乎只是相当讨厌他,没有到恨他的程度。就是那个被打的孩子好像一直有点心理阴影,据说还在做心理治疗。”
  袁彻撇开满腹的狐疑,回到正事儿:“那个孩子的和他家人这两天的活动轨迹排查了吗?”
  刘灵玲说:“排查了,没有作案时间。”
  袁彻慢慢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说:“你说他出言调戏女同学,有没有问过他们?可能其实有更恶劣的行为,只是女同学各种害怕藏着不说?”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