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双面菜鸟和别扭老刑警的破案日常 作者:雲端明哲(上)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篇关于双面新人与别扭刑警联手破案的小说。
  有基情!有激情!
  一个是冰一天,火一天的警队新人柯然,一个是嘴硬心软的单身老刑警袁彻。
  柯然上班第一天,袁彻就知道这个新人不同寻常,他的第六感还是很准的。
  那之后,袁彻开始了水深火热的日子。
 
  本文主线是三个案件的侦破日常(两个在这里,另一个在第二部 里)。支线是柯然和袁彻的纠葛。 
  案件一:
  《东施之死》
  无头女尸的出现,揭开了四个女人的不同命运。
  被害的男人,是咎由自取,还是无妄之灾?
  案件二:
  《帮个小忙》
  一个被丢在荒郊野外的男孩的尸体,一个被压成两段的女人,一个失踪的男人。看上去是针对一家的复仇计划,等揭开谜底才发现,他们招来横祸只因帮了不该帮的忙。
 
  初次写刑侦文,请多担待。
  文中的空间背景是虚构的,关于公安局的部分也和真实不符合,请勿对照,谢谢!
  一句话简介:一个人不可貌相的典型案例!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袁彻,柯然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无头女尸
  这里是T市的城西区,一片快被人遗忘的居民区,这里破旧的楼房像是随时都能被大风吹垮。
  傍晚,空气里夹杂着风雨的味道。时急时缓的风欲说还休地拨弄着这些陈旧的门窗,不时发出吱吱哑哑的声音。
  在这片居民区里有一幢贴边的的居民楼,墙皮因为年久而斑驳不堪。
  一个女人匆匆爬上四楼,她那张浓妆艳抹的脸交织着兴奋和紧张,在楼道里时隐时现的感应灯照应下,有些让人心里发毛。
  女人用一把带着铁怀的钥匙打开了四楼左侧的一扇门,轻车熟路地伸手打开客厅的灯。
  虽然天还没黑,但房间里光线却很暗。
  她没有脱鞋,而是直接踩着细高跟蹑手蹑脚进了右侧的卧室,捏着嗓子叫了一个名字:“隋欣?隋欣?”
  打开房间里的灯,里面没有人。
  女人松了口气,径直走向靠近窗边的五斗橱。
  在她的身后的门被慢慢关上。一个把自己裹在黑色里的瘦高的身影两个箭步来到女人身后。还没等女人感觉到身后有人,那人细长的手臂突然伸出来搂住女人的上半身,另一只手紧紧捂住女人的口鼻。
  女人闻到一股略带甜的刺鼻的味道。
  女人本能地试图扒开捂着她的手,双脚用力蹬着,却只是踹动了身前的五斗橱五,斗橱上面的东西被撞落下来。
  女人挣扎着,她惊恐的眼睛只能看到一截黑色T恤的袖子。在她扭打转身的时候,看到了一双同样惊恐的眼睛。
  挣扎持续没多久,房间又安静了下来。
  窗外,暴风雨降至。
  柯然从梦中惊醒,身上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他恍惚地看了看四周,确定自己现在是安全的,紧张的神经才放松下来。
  他伸手从床头柜拿了空调遥控器,把温度从二十五度调到二十七度,然后几乎逃跑似得离开床,走进卫生间反手把门上的三道锁锁上,急匆匆走进浴室。
  直到冰冷的水冲刷着身体,他才有了还活着的感觉。
  门外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之后,一个迟疑的女人声音问:“柯然,你没事吧?昨天淋了雨,有没有着凉?”
  犹豫了一下,柯然还是打开门用略带沙哑的声音回了句没事。
  等到门外没有动静了,柯然又回到浴室。
  他今天当然不会有事,也不能有事,已经等了那么久了,他一刻也不能再多等了。
  9月24日早上六点三十分,永和桥附近。
  几个民警正在隔离带旁边不停地劝说围观在周围的十几个大爷大妈们别往前挤,有两个人拿着相机高高举起准备拍照,民警手疾眼快给抽了过来删除了照片一顿教育:
  “你们把照片传出去,万一让凶手警惕了,责任谁负?”
  在隔离带里面,一个穿着清洁工衣服的人正大嗓门地和刘贺城讲述自己发现的经过,吐沫星子乱飞,刘贺城一边记录一边躲闪着。
  被捞上来的尸体连同树枝都在桥边,被一块系在两棵树间的破旧帆布遮挡着。
  袁彻站在桥边,掏着耳朵看着围观的人,尽量让自己站姿硬挺一些,表情随和一些。
  他一早就被人拽来看尸体,心情就像还阴着的天空一样糟糕透了。
  袁彻低头看看自己一身污渍斑斑的衣服,衣服上满是宿醉的痕迹,更别说此刻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头痛欲裂的感觉。
  他摸了摸被压得肆意妄为的头发,觉得努力维持的英俊潇洒的形象已经毁得七零八落。
  就这,他还要感谢郭图荣——那个即将成为他前搭档的人,把他赤条条从被床上拽起来,硬灌了半碗粥,拖着他出门之前,没忘了给他穿上衣服。
  再看那个郭图荣一身干净利落的穿着,神清气爽地正和短发女警刘灵玲说话,如此反差强烈的对比,大概是羡慕嫉妒袁彻平日在女警面前占尽风头,借机拔高自己。
  算了,看在郭图荣呆不了几天的份儿上,袁彻决定大人不记小人过。
  袁彻拖着露脚趾的鞋子在抛尸现场晃悠了一圈,眼睛在围布后面扭曲的尸体上扫了一眼,又别过脸和胃里翻滚的感觉较量了起来,然后,他就看到了柯然。
  站在尸体旁边的男孩子身穿着白色衬衫短袖,藏色的长裤,从后面看头发像是刚刚剪过,背上背着一个黑色的包。如果只看背影说他是大学生都显老,顶多也就是一个穿着学生制服的高中生的感觉。
  这个人站姿很随意,放松自然的像是在闲情信步,而不是面对着被树枝穿破肚肠,极度扭曲的尸体。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