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鉴罪者 作者:吕吉吉(上)

字体:[ ]

  李瑾只觉得心脏紧张得怦怦直跳,平日里伶牙俐齿的机灵劲儿,这会儿都使不出来了,同手同脚地走上前去,将手里攒皱了一角的纸片儿递了过去。
  “哦,叫李瑾是吗?”
  柳弈瞥了瞥那张薄薄的报到单,忽然抬起头,朝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一双凤眼弯成月牙状,唇角两侧还有一对精致的酒窝。
  作为一个耿直的颜控,李瑾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在瞬间突破了一百二十,血液涌上头部,烫得他脸颊通红,不由自主地低下头,避开了对方的视线。
  柳弈放下报道证,指了指站在旁边的研究生江晓原,“接下来的三个月,你就先跟着小江吧。”
  &&& &&& &&&
  “小李,来帮个忙。”
  这日早上,李瑾才刚刚套上白大褂,走进办公室,就被江晓原迎面兜头盖脸塞了一大堆档案袋,搁在手里粗粗一掂量,感觉起码得有十斤重。
  “来,把这些卷宗翻一翻,把每一个案子的鉴定结论归纳整理出来。”
  江晓原说着,将几张A4纸打印出来的表格放在资料的最上面,“然后,把它们填在这份表格里。”
  他露出一个能看得见十六颗牙齿的灿烂笑容,“辛苦你了。”
  “嗯,好的……”
  李瑾撇撇嘴,恹恹地应了一声。
  别看江晓原这位师兄平日里和和气气的,即便对他这么一个小实习生也毫无架子,但使唤起人来,却是半点不客气。
  李瑾很不耐烦做这些文书工作,但他连鉴定记录都写不利索,除了整理资料,好像也确实干不了其他别的事情,于是他只能郁闷地抱起资料袋,坐到角落里翻卷宗去了。
  江晓原塞给他的这些卷宗,已经是二十年前的旧案子,也不知这些袋子在文件柜里放了多久,反正闻起来一股霉味,还一抹一手的灰尘。
  那时候电脑办公还不普及,所有资料都靠纸张记录,绝大部分还是手写的,各种龙飞凤舞的字体,分辨起来很是费劲儿,李瑾只看到第五份就觉得脑壳疼,悄悄摸出手机,低头一看,居然才过去了个把小时。
  “唔,今天好像还没见到柳主任过来啊?”
  李瑾扭头看了看坐在一边对着电脑,正忙着填写鉴定记录的江晓原,没话找话地问道。
  “嗯,老板好像有点儿事,说要晚点儿到。”
  江晓原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
  “哦……”
  李瑾悻悻然扭回头去,继续翻着卷宗,但他的视线虽然集中在纸片上,心思却飘出几公里外,满脑子想的都是今天还没出现的柳弈柳主任。
  从入科报道到现在,转眼五周过去了,李瑾在病理鉴定科实习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半。
  在这段时间里,他虽然和科主任柳弈接触不多,可也渐渐了解到,虽然他平日里乍看起来一副海归高知的高冷模样,似乎不太好亲近的样子,但其实姓格很随和,谈吐得体、进退有度、风度翩翩,几乎没有人见过他疾言厉色的样子。
  而且,柳弈笑的时候很漂亮,就跟春暖花开、雪销冰溶似的,那瞬间从盐到甜的反差,简直勾得人心脏直颤。
  李瑾天生就是弯的,柳弈从长相到身材再到姓格,都完全正中他理想的类型。
  原本李瑾以为柳弈只有二十多岁,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他今年已经三十二岁了,比自己大了整整八岁。
  不过,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即便不是情人,当你对某人的好感度达到某种高度的时候,这规律也照样适用。
  于是他俩之间的年龄差,在李瑾看来,也正是为什么柳弈显得那么成熟、稳重和富有涵养的原因。
  出于想进一步了解对方的心思,李瑾翻墙出去,搜索关注了柳弈当年在不列颠留学时用的推特账号,然后,他竟然在上面翻到他两年前参加彩虹□□时拍的照片。
  照片中黑发黑眸的柳弈左颊上画着一道彩虹,穿着一件很显身材的修身T恤,笑得两眼弯弯,一对梨涡清晰可见。他站在几个高头大马的红毛褐毛金毛外国人中间,身高和气场也丝毫不落下风。
  当看到这一条推的时候,李瑾那颗“噗通噗通”直蹦跶的小心脏简直兴奋得不能自抑。
  他万万没有想到,柳弈竟然和自己是同类!
  更重要的是,他不仅是他的同类,而且现在似乎正在空窗期,根本没有恋人!
  于是,李瑾偷偷保存了柳弈发在推特上的所有照片,藏在手机相册里,总是忍不住隔三差五的翻出来,仔仔细细反反复复的盯着看。
  当他每次看着照片的时候,画面中那人极符合他审美的温柔浅笑,都会让他觉得心里火热,不可自抑地萌生出了某种想要更加了解这个人的冲动。
  然而这种冲动,每每在想到自己现在还有个男友之后,就会隐约觉出那么一星半点儿良心不安的负罪感。
  不过几乎就在下一秒,这种负罪感,又会在想到他和戚山雨之间的种种不顺遂之后,变成深深的郁闷和怨念。
  作者有话要说:每个大章节的小标题,都是一部恐怖片哒!
 
 
第3章 1.deep rising-02
  李瑾一边琢磨着这些事情,一边掏出手机,点开微信看了看。
  他半小时前发的消息,依然孤零零地显示在他和戚山雨的通讯记录的最后一行上,上面只有一句话:“你明天有空吗?”
  “滚犊子去吧!”
  李瑾将手机往桌子上重重一磕,低声咒骂了一句。
  他只觉得自己这男朋友真是糟糕透顶,当初自己真是猪油蒙心,才会跟中了邪似的,死缠烂打非要把人追到手。
  是的,他和戚山雨之间,是李瑾主动倒追的人。
  他比戚山雨小两岁,两人是在学校里认识的。
  公安大学和鑫海医学院两校距离只有一公里,而公安大学大部分专业的学生也要学习基础的法医鉴证学知识,于是公安大学的学生们就经常被安排到鑫海医学院去蹭课蹭场地,和法医专业的学生一起上课。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