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心毒 作者:初禾(中)

字体:[ ]

  “不一定。”花崇说:“楚皎到征城之后,可能不会马上接近黄庆,他也许会在征城待一段时间,伺机而动。而在此之前,梁蕊儿一案的调查结果应该会出来。只要找到一项指向楚皎的证据,我们就可以立即实施抓捕,不用等到他对黄庆动手。”
  乐然跃跃欲试,“寻哥,让我去征城吧,我留在这边也帮不上忙,抓捕我最拿手!”
  沈寻还未出声,柳至秦就道:“我也去一趟征城。”
  花崇有些诧异,“没必要吧?楚皎什么时候会行动还说不准,这边可能还有其他任务,你走不开。”
  “我先去,有任务我再回来。”柳至秦态度坚决,“花队,你不是也要去吗?”
  “我……”花崇卡住了。他是重案组组长,手里两桩命案的犯罪嫌疑人出现在另一座城市,随时可能再次作案,他当然得去。
  但这和柳至秦也要去有什么关系?
  柳至秦是技术岗,跟着去征城,难道还能亲手抓了楚皎不成?
  “这样。”沈寻说:“我们明天出发,至秦想去也没问题,如果楚皎长时间没动静,又回来就是。现在交通方便,不像以前只能搭慢速火车。”
  花崇还想争辩,柳至秦靠近一步,冲他递了个眼色。
  他只好住嘴。
  几小时眨眼就过,征城传来消息,说楚皎已经下车,住进了城西一家宾馆。而彰省也传来消息,确认死者是梁蕊儿,致命伤与郑奇、何逸桃一样,但尸体掩埋现场并未发现能指认凶手的证据。至于第一现场、监控等的排查,得耗更多时间。
  花崇跟曲值交待好工作,转身就看到柳至秦朝休息室走去。他连忙跟上,“哐当”一声关上门,大步上前,将柳至秦逼到墙边,“刚才怎么不让我说下去?”
  柳至秦比他高,虚贴着墙壁,盯着他看了两秒,语气无辜,“哪个‘刚才’?”
  “就半夜和沈队开会那会儿。”花崇也不是非要把柳至秦留在重案组不可,但对方执意要去征城,这让他感到不解。
  柳至秦肩膀松了劲,反问道:“花队,你不想我跟你一起去征城吗?”
  花崇一时间被问住了。
  不想?倒也不至于。只是觉得柳至秦没有必要去,来回折腾不说,也容易耽误重案组这边的其他事务。公安部特别行动队已经派了人,征城那边也警力充足,拿下一个楚皎根本不在话下,自己去是职责所在,柳至秦肩上却没有这份担子。但一想柳至秦话里有四个字——“跟你一起”,他又发现,自己主观上还是希望和柳至秦同路的。
  这就不好回答了。
  花崇顿觉心里痒酥酥的,往后退了一步,敷衍道:“这和想不想没关系……”
  “你也知道,我以前在公安部相当于技术人员,和沈寻乐然他们特别行动队的不一样。”柳至秦说:“现在既然调来了洛城刑侦支队,就该有正儿八经刑警的样子。我想尽量多地去现场,接触更多案子,积累经验,尽快弥补不足。刚才不让你说,是怕你再说不让我去的话。沈寻他们在场,你再坚持的话,就很不给我留面子了。”
  花崇一愣,“怎么就扯到‘面子’上去了?”
  柳至秦似乎很认真,“是和‘面子’有关啊。新领导不信任我,你说沈寻和乐然怎么想?”
  “我可没不信任你。你想到哪儿去了?”花崇说:“还有,我看你现场经验挺足的,上次在洛大找尸块时,别人看一眼就吐,你还拿起来看……”
  柳至秦状似无辜,“但还不够,至少经验没你丰富。”
  花崇想了想,“那倒是。”
  “所以我想去。”柳至秦笑,“我保证这边一有任务,我马上赶回来。”
  花崇本来就决定和他一起去了,只是来问问他的实际想法而已,“行吧,一会儿就出发了,再检查一下行李,别落下重要物品。”
  楚皎的行踪、通讯已经完全处于监视中。花崇一行人在抵达征城后直奔市局,正好在视频里看到楚皎从招待所出来。
  “他已经离开招待所两次了,前一次是出门买毛巾、香皂等生活用品。”负责监控的刑警贾飞说:“我们在招待所附近布置了眼线,一旦他出现,就不会离开我们的视野。另外,黄庆身边也安置了人手。他是外地人,今年24岁,在一家房屋中介公司工作,独自租住在城西,我们能保证他的安全。”
  “辛苦了。”花崇看了一会儿视频,转身向柳至秦勾了勾手指。
  “怎么?”柳至秦靠近。
  “楚皎这次可能不会待太久。”花崇说:“他在洛城租了房,在这里却住在招待所里,还买了不少生活用品,看样子也没有立即搬走的意思。”
  “他已经杀人上瘾,而且自认为经验老道。”柳至秦点头,“说不定他现在就是去打探黄庆的情况,一旦发现机会,就会立即动手。”
  乐然说:“我怎么觉得楚皎不像要去作案的样子?”
  花崇和柳至秦不约而同向他看去。
  “你们看,楚皎根本没有留意周围的监控。”乐然解释道:“不应该啊,像他这样的人,在作案之前,应该会格外注意摄像头。”
  “没错。”花崇想起郑奇、何逸桃两个案子,“他非常仔细,前期进行过周密的实地考察,否则不可能躲过所有监控。”
  “那他现在……”乐然想了一会儿才说:“怎么会这么业余啊?”
  闻言,柳至秦虚起眼,心里忽地一紧,好像有什么念头一闪即过。
  不久,便衣警察汇报称,楚皎去了黄庆租住的小区附近,正在那里喂流浪狗。
  一听“狗”,花崇立马警惕起来。
  “楚皎不打算再买狗。”柳至秦低声道:“他打算在作案后将黄庆的……”
  “嗯。”花崇会意,“比起花大价钱买一只无法带在身边的德牧,流浪狗显然更加方便。”
  贾飞没听到二人的对话,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黄庆住的那个地方治安不太好,晚上黑灯瞎火的,算是我们这里比较落后的片区,流浪猫狗都比较多。”
  花崇理解。若要他向其他省市的同行介绍富康区道桥路,他也会觉得难以启齿。
  “坦白说,如果楚皎在我们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到那儿作案,后面还真不太好查。”贾飞又道:“不过现在绝对没问题,我们全天候盯着他呢,一旦他有什么动向,我们能立即制服他。”
  花崇倒是不怀疑征城警方的能力。楚皎在明,警方在暗,如果这还能让楚皎得手,那大家都脱掉警服得了。
  但乐然的话让他很是在意。郑奇、何逸桃这两个案子是他亲自侦查的,从现场情况看,楚皎是个细致到极致的凶手,这一点判断不会有错。但如今目睹楚皎在作案前的行为,又觉得楚皎算不上细致——起码在面对摄像头时,楚皎的反应确实如乐然所说,很业余。
  离开征城市局,去宾馆的路上,花崇仍在想这个问题。柳至秦在他肩上拍了拍,“难得见你皱眉皱这么久。”
  “嗯?”花崇回过神来,“我在想,楚皎的行为是不是有前后矛盾的地方?对犯罪者来说,除了不能在现场留下指纹足迹DNA,最需要留意的就是周边的摄像头。但他好像根本不在意摄像头,为什么?”
  柳至秦之前也在思考这个问题。这其实只是个微不足道的细节,普通警察注意不到,但很显然,他们不是普通警察。
  花崇走得很慢,“难道有人在帮他?会不会是发布何逸桃照片的那个黑客?”
  “理论上讲,顶尖的黑客能够远距离CAO纵监控,并在此后抹除一切痕迹。但是……”
  “但是什么?”
  “需要一大笔钱。”
  花崇沉默片刻,突然问:“我想起来了,上次你提到那名在西亚的黑客时,说查账户流水可能会有收获,查出什么没?”
  柳至秦摇头,“暂时还没有。”
  花崇向前走了几步,转身道:“算了,别想这么多,徒增压力。我看楚皎八成这几天就要动手,我们先把他拿下再说。”
  黄庆并不知道危险正在一步一步靠近自己。
  他出生在一个并不富裕的单亲家庭,初中毕业后就没再念书,离家打工,闲下来唯一的爱好就是看盗版网络小说,在别人构织的瑰丽世界里汲取在现实中永远得不到的快感。几年前,他因为寻找盗版资源而碰巧发现了“烽燧”这个网络文学交流论坛,浏览几条帖子后开始与人掐架。渐渐地,他发现在网上骂人比看小说更刺激。那种指点江山的感觉,令从小就生活在狭隘世界里的他热血澎湃。
  在他最热衷于上网掐架的那段时间,风飞78的“抄袭”事件爆发了。他理所当然成为辱骂大军里的中流砥柱,将对现实的所有不忿、痛苦一股脑发泄在这位素未谋面的作者身上。
  他甚至请了假,买了最便宜的火车票,与一众高举道德大旗的网友一起赶到林骁飞的老家,用油漆在那片斑驳的墙上大书“抄袭该死”四个大字。
  时隔五年,这“壮举”仍是他引以为傲的谈资。今年房市行情看涨,他每次卖出一套房子,就得意忘形地跟人吹嘘——好人有好报,他当年行了善,讨伐过恶人,如今才能顺风顺水。
  明年,他就想搬出那破败的租房,去市中心租一套电梯小公寓了。
  下班之后,他哼着走调的口水神曲,意气风发地往家的方向走去。这个季度的业绩已经超标了,往后几天都不用工作,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再去“烽燧”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黑料。
  这两年,他已经不怎么看网络小说了,却对网络作者的黑料热情不减。谁如果陷入“抄袭”、“骗粉”等风波,他第一时间就会赶上去斥责,俨然根正苗红的“道德标兵”。
  一想又可以在网上挥斥方遒,他就开心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甚至忍不住在昏暗的路灯下咯咯直笑。
  他没有发现,有很多双眼睛正盯着他,有一个人,正悄无声息地尾随着他。
  “楚皎已经跟踪黄庆三天了。”花崇说:“看样子很快就会动手。”
  “早动手我们也好早解脱。”沈寻盯着视频,“乐然这三天都跟着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正在这时,乐然的声音从通讯仪里传来,“寻哥,寻哥!”
  “我在。”
  “我感觉楚皎会今天晚上行动。”
  花崇眉间一紧。
  “注意保护黄庆。”沈寻说:“你自己也注意安全。”
  乐然笑声压得很低,但听得出几分轻快,“放心!”
  公安部特别行动队出手,鲜少有失误的时候。凌晨1点,乐然将杀人未遂的楚皎押至征城市局,同时被带回来的还有惊魂未定的黄庆。
  他根本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想要自己的命,那条回家的小巷与往常一样漆黑宁静,一眼望不到头,据说有很多活不下去的人蹲守在小巷两侧,伺机抢劫。姑娘们大多不敢晚上从哪里过,房东在他租房的时候,也提醒过他晚归时小心。但他从来不怕。
  怕什么呢?住在那里的都是穷光蛋,谁他妈抢谁还说不定。
  事实上,他住了几年,那条黑黢黢的小巷也走了几年,唯一遇上的坏事是撞见一个老汉强暴一个姑娘。
  他在网上不遗余力捍卫着“道德”,这简直耗尽了他生而为人的所有道德心。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