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心毒 作者:初禾(中)

字体:[ ]

  花崇撑着下巴,“怪了。那现在的情况就是——其实并没有人为林骁飞‘复仇’?”
  片刻,柳至秦说:“花队,难道是我们一开始的方向就错了?”
  休息室陷入沉重的安静,太阳阴了一些,灌进一股燥热的风。花崇双手撑住太阳穴,思考许久,道:“不,不可能。楚皎必然与案子有关,否则他为什么要躲?另一方面,两名死者、三名失踪者的唯一联系就是林骁飞,如果将林骁飞从中摘去,那这五桩案子就毫无联系了。”
  柳至秦深吸一口气,靠在沙发上,疲惫地揉了揉眉心,“那我再从楚皎入手查查看。”
  花崇偏过头,目光落在柳至秦眉眼上。
  柳至秦也正好抬起眼,与他目光相触。
  “嗯?”
  花崇伸出手,掌心捂着柳至秦额头,“你是不是很累?”
  “还好。”柳至秦莞尔,“案子没破,就算想歇一歇,心里也不踏实。”
  “不歇没关系,但到点得吃饭。”花崇说:“你饿不饿?”
  柳至秦按了按胃,忙的时候察觉不到,现在才发觉的确饿了。
  “走,先去吃饭。你以前的同事看上去饭量挺大,我们别让他饿着。”
  柳至秦诧异,“谁?”
  花崇:“我刚才没跟你说公安部来的是谁?”
  柳至秦摇头。
  “瞧我这脑子。”花崇笑了笑,“特别行动队的沈寻和乐然。我听乐然小哥说,你不仅是他们的前同事,还是朋友。”
  柳至秦眼睛微亮,神情轻松不少,“居然是他们。”
  “嗯。沈队去省厅了,把乐然扔给我,说是随便使唤。我看小孩儿挺精神的,肯定很能吃。”
  柳至秦笑:“长得挺精神就很能吃吗?”
  “那不然呢?”
  “然哥是很能吃。”柳至秦站起来,将物品归置一番,低声道:“跟你有得一拼。”
  花崇没听清楚,“你嘀咕什么?”
  “没,你听错了。”
  花崇狐疑地挑眉,又说:“乐然才23岁,你管他叫‘然哥’?”
  “沈寻老这么叫,我偶尔条件反射,也跟着叫‘然哥’。”柳至秦心想,你还叫我‘小柳哥’,难道我年纪比你大?
  “原来如此。”花崇想了想,“那我也叫他‘然哥’?”
  “不用,叫他‘乐乐’就行。他们特别行动队都叫他‘乐乐’。”
  花崇乐了,“这名字真喜庆。”
  “是啊,人也喜庆。”
  柳至秦打开门,一眼就看到乐然。
  乐然也看到他了,大声道:“至秦哥!”
  花崇压低声音说:“瞧,是不是超有精神?”
  柳至秦也压低声音,“他平时嗓门儿更大,现在是到了新地方,有点不适应。”
  乐然快步走来,将柳至秦上下打量一番,用力在他手臂上一拍,“至秦哥,最近还好吗?”
  “别用你打拳的力量来捶我。”柳至秦好笑道。
  “重了吗?”乐然看了看自己的手,“不会啊,我都饿了,使不出什么力。”
  花崇听得发笑,冲柳至秦一眨眼,“看到没,都饿了。”
  柳至秦点头,“嗯,招待不周。”
  乐然听明白了,急忙争辩,“我不是这个意思。”
  花崇有点喜欢这个活力十足的“小领导”,笑着揽了他的肩膀,“我们也饿了,走吧,吃饭去。”
  正是饭点,乐然以为要去食堂,没想到被拐去了市局对面的巷子里。花崇像当初第一回 带柳至秦来吃饭时一样,东家买一堆,西家买一堆。但乐然的反应和柳至秦当时截然不同,柳至秦是“点这么多吗”,乐然是“那边还有一家店”。
  花崇感觉自己简直是找到了一个完美的饭友。
  席间,花崇才知道乐然刚穿上警服时不是刑警,而是特警,顿感亲切。
  “花队,你以前也是特警啊?”乐然放下手中的烤串,由衷道:“真厉害!”
  花崇没明白他这“真厉害”是什么意思,柳至秦倒是听懂了。
  “你从特警调刑警,才几年就已经当上重案组组长了。”乐然说:“了不起。”
  花崇笑,“你年纪轻轻就在公安部供职了,你才是了不起。”
  “我是跟着寻哥而已。”乐然摸了摸额角,竟然有点不好意思,“都是寻哥帮我。”
  花崇心念电转,发觉乐然对沈寻似乎有点“不对头”。
  柳至秦将剩下的烤羊排分成两份,“你俩都了不起,战斗力这么强,一大桌菜都给吃完了。”
  夏天天黑得晚,三人吃完夜饭,天还亮堂着。花崇买了些宵夜,刚回到办公室就被抢光。
  花崇想赶组员们回去休息,毕竟现在能查的都集中在柳至秦那边,张贸等人即便留着不走,也出不了太多力。既然如此,不如回家睡个觉。
  但居然没人离开。
  曲值抱着大瓶装的冰红茶,“算了,都忙这么多天了,也不少这两天。反正我回去也是打游戏,不如在这里贡献余力。”
  其他人也是这个意思。
  既然如此,花崇便不再勉强。
  柳至秦关上休息室的门,盯着一堆电子设备出神。
  郑奇的电脑还没有修好,但已没有修复的必要。当初将这台电脑运回来,是认为能够在其中找到郑奇高中时参与某件严重网络暴力事件的证据,现在已经以另一种方式找到了。林骁飞的电脑里痕迹清晰,光是看他过去的上网记录、言行,就能判断出,这是个老实、踏实、有些理想主义情怀的人。他真的与楚皎毫无关系吗?是不是还有什么没查到?
  夜一深,周遭就变得沉静。
  柳至秦食指抵着下巴,眼底倒映着显示屏的幽光。
  不查不知道,这个楚皎,居然与易琳琅有非常密切的联系。早在六年前,他就是当时还没有火起来的E之昊琅的“枪手”,那篇引起不小风波的《暗星归来》,其中有一小部分正是由他完成,之后经过E之昊琅润色,最终发表在银河文创上。之后,他一边给E之昊琅当枪手,一边改换笔名,创作属于自己的小说,直到去年10月销声匿迹。
  不,不是真的销声匿迹。
  他在调查风飞78。
  半夜开会总是让人提不起神,花崇去陈争办公室找待客的红茶,没找到,只得翻出自己的菊花茶,泡了两杯递给沈寻和乐然。
  “易琳琅现居加拿大,易家非常富有,他给自己树立的却是‘平民人设’。”沈寻说:“我刚得到的消息,这些年他发表的所有文章里,主要人物、重要线索与剧情都是花钱买的。他在写作上花了不少精力与财力,可以说,他应当是喜爱写作的。但因为天赋不足,他只能通过‘买卖’和‘炒作’这两种方式,让自己成为众人仰望的‘大神’作者。”
  “没错,楚皎也是他的‘枪手’之一。”柳至秦神情严肃,“现在已知的线索,楚皎最晚在17岁时就开始创作,时间与林骁飞相差无几,境遇也差不多,一直没多少人看。初中毕业后,他就没有念书了,在汽修厂工作,因为自己写的小说没人看,他开始给一些当时已经有一定名气的作者当‘枪手’。这笔收入远超他以自己笔名写作的所得,也高于他当汽修工人的工资。之后,他成了职业‘枪手’。六年前,成为易琳琅的专属‘枪手’,我拿到了他们的保密合同和转账记录。易琳琅支付了他大笔佣金,既是创意、文章的买断费用,也是封口费。但楚皎在经济宽裕之后,以‘烷疯’为笔名,重新创作属于自己的小说,并在去年走红。我暂时没有查到他们之间决裂的具体原因是什么,但估计与楚皎当时正在连载的小说,也就是《怀战》有关。”
  花崇快速翻阅报告,抬起头,“易琳琅还想买,而楚皎不愿意再卖?”
  这时,沈寻放在一旁的手机震动起来。他瞥了一眼,沉声道:“特别行动队的消息。”
  花崇呼吸一提,看向柳至秦。
  柳至秦很轻地点了点头。
  这时候来电,多半是案件有了突破姓进展。
 
 
第61章 知己(26)
  “两个消息。”沈寻从走廊上回来,眉心微蹙,“璋省警方发现了一具局部白骨化的尸体,极有可能是此前失踪的梁蕊儿。”
  花崇站起来,“局部白骨化?那致命伤呢?是不是位于颈部?”
  沈寻点头:“现在正在进行尸检,具体死因还不明确。不过这个问题我刚才也问了,死者确实被割喉。”
  “那就和郑奇、何逸桃一样了。”柳至秦拿着一支笔,“照理说,凶手连续犯案,经验一次比一次老道,手法一次比一次娴熟,越到后面,留下的证据就越少。从失踪时间上看,梁蕊儿可能是第一名受害者,尸体呈局部白骨化也说明她遇害已经有一段时间。那时候凶手还没有太多经验,心理上也必然会忐忑,说不定留下了什么关键证据。”
  “没错。”花崇道:“我们有必要去一趟璋省。”
  “先等等,还有一件事。”沈寻抬起手,看向花崇,“花队,这件事也许更需要你参与。”
  “什么?”
  “之前我们查到,楚皎藏匿在临江省。但今天凌晨1点,也就是2个小时之前,他已经搭乘夜班大巴,从临江省境内的玉功镇离开。”沈寻说:“我的同事刚刚才拿到车站的监控视频,这趟夜班车的终点站是临江省东边的丰省征城,但沿途随时可以上下车。目前临江省与丰省已经紧急调配警力,天亮之前就会将他抓住。”
  花崇从沈寻的话中察觉到一丝不寻常,而这一丝不寻常,正是他心中所虑。
  “沈队,你认为应该撤走警力,今晚放过楚皎?”他问。
  “楚皎是你们发现的,我想听听你的看法。”沈寻说。
  这个男人身上有一股含蓄却又迫人的气场,而花崇与他正好旗鼓相当。
  “我和你想法一致。”花崇从容道:“今晚不是与他摊牌的好时机。沈队,麻烦你马上协调,放楚皎去征城,务必不要打草惊蛇。”
  沈寻点头,“我这就去办。”
  两人的哑谜打得乐然一头雾水,“楚皎在临江省藏了几天,好不容易发现了他的踪迹,为什么不立即将他带来审问?”
  “我们还没有得到将他绳之以法的关键证据。”花崇说:“现在璋省那边尸检、痕检都没出结果,梁蕊儿的死到底和楚皎有没有关系还难说。后续如果一直找不到证据,楚皎就可以咬死他没有杀过人。”
  “现在就是机会。”柳至秦说:“我整理的21人名单中,有个名叫‘黄庆’的人就在征城。玉功镇是临江省最偏僻落后的村镇,楚皎以为从那里搭巴士去征城不会被发现,或者说他知道自己有可能暴露,但还是要去。因为他还没有杀完所有他认为该死的人。”
  这时,沈寻打完电话,再次回到会议室,“已经沟通好了,征城会配合我们的行动,也会保护好楚皎的‘目标’——黄庆。”
  乐然激动道:“我们这是要抓现场?”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