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心毒 作者:初禾(中)

字体:[ ]

  “陈队谦虚了,哪里是指导工作,我们这是通力合作。”三十来岁的男子说完转过身,伸出右手,“你好,我是沈寻。”
  花崇礼貌地一握:“花崇,重案组组长。”
  “我是乐然。”站在沈寻旁边的年轻人声音特别洪亮,精气神也足,“花队你好!”
  花崇心头乐了,原以为公安部派来的会是一群老气横秋的老干部,没想到来者一人与自己年纪相当,看上去与陈争还颇有交情,一人是个二十多岁,一看就精力旺盛的小队员。这样一来,后面办案的阻碍会小很多。
  “人差不多齐了,咱们继续说案子。”陈争给花崇倒了杯水,“曲值有没跟你说,我们已经查到‘王闯’是谁了?”
  花崇点头,“是名作者?”
  “对,这多亏了你们前期的排查工作。”沈寻递来一份资料,“楚皎,今年30岁,初中文凭,梧省相城人,长期从事网络小说创作,笔名‘烷疯’,是灵动文学网的签约作者。从去年10月起,他就销声匿迹了。他的微博粉丝有12万,在灵动文学网算比较有人气的写手。”
  花崇对网络文学界知之甚少,问:“现在有没有查到他和林骁飞,也就是风飞78的关系?”
  “时间太紧,我们查到的信息有限。”沈寻说:“暂时只能确定,去年9月底,楚皎因为发了一条讽刺易琳琅的微博,而被粉丝、水军攻击到删微博、道歉。这个易琳琅,就是E之昊琅。”
 
 
第60章 知己(25)
  “《玄天山河》,一个伪君子创造的欺上瞒下,逆袭上位的故事。”
  花崇看着早已被掐删的微博,寻思片刻,“伪君子?这个词一语双关啊,既指代《玄天山河》的主角,又指代易琳琅本人。”
  “没错。这条微博刚发出时,就有人在评论里猜测他说的‘伪君子’指的正是E之昊琅。这位声名大噪的作家虽然红得发紫,但黑料也不少,早就有网民说他是只会炒人设的伪君子。”沈寻道:“去年9月,刚好是《玄天山河》在网上造势造得特别猛的时期,电视剧开拍,动画上线,同名游戏开始公测。读者对原著的评价褒贬不一,有多少夸奖的声音,就有多少批评的声音。但在公开场合讽刺《玄天山河》的网络作者却只有楚皎一人,难怪会被大量粉丝攻击。在这之后,他就再未在网上出现,连载着的小说《怀战》也停更了。梧省那边正在调查他家里的动向,目前还没取得什么进展。”
  花崇沉默了几秒,索姓道出与柳至秦的猜测——楚皎和林骁飞一定有渊源。他们早就在网络上认识。楚皎杀害郑奇等人,是为了替林骁飞复仇。
  乐然听得津津有味,偏过头看沈寻。
  “很有说服力的推论,但是现在有个问题。”沈寻手指在桌上点了点,“我们还没有完整的证据,证明楚皎是凶手。郑奇、何逸桃这两个案子的现场,没有采集到能够指认凶手的证据。幼犬毛发把他引了出来,却不能让他伏法。目前梁蕊儿三人仍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个人认为,他们不可能还活着。那现在就只有寄希望于尽早找到他们的遗体,并提取到有说服力的证据。”
  花崇蹙眉,这的确是件非常棘手的事。
  “我觉得有希望!”乐然突然说:“我们不是已经确定楚皎躲藏在临江省了吗?省市联动,他根本逃不了。依我判断,抓捕是今明两天就能搞定的事。一旦逮住他,我们问也能问出线索。”
  花崇抬起头,看了看这精神头十足的年轻人,忽然想到可能真的能在楚皎身上找到突破点——何逸桃遇害时,凶手拍了一套血腥至极的照片。这些照片的源文件在哪里?传输给那名黑客时,有没有在网络上留下痕迹?这一切在找到楚皎之后,都会有答案。
  “还有。”乐然接着说:“至秦哥那么厉害,咱们肯定能破案。”
  “至秦?”花崇一愣,才意识到对方应当是柳至秦的老相识。
  “我们以前是同事。”沈寻笑道:“虽然不在同一个部门,不过也合作过几次。还以为一来就能见到他,结果陈队说他出差了。”
  “已经回来了。”花崇说:“我跟他说他‘老家’肯定会来人,他可能不知道是你们来,现在在楼下处理网络这一块的线索。一会儿下去打声招呼吗?”
  “不了,案子没破,我们也走不了,见面的机会还多,暂时就不去打搅他了。”沈寻清了清嗓子,“这案子需要多个单位协作,我特别行动队的同事已经在临江省了,咱们有任何发现都互相知会一声。我还得去一趟省厅,乐然留在这儿,有事尽管差遣他。”
  乐然似乎下意识挺了一下腰背,站得笔直,有几分军人的气势。
  命案已经移交省厅,还有公安部把关,嫌疑人不在洛城也不在函省,重案组一改前几日全体忙得焦头烂额的状态,顿时闲了下来。但大家都轻松不起来,一是案子在自己手头没破,虽然这确实不是一个市局能处理的案子,不过想起来还是不免憋屈,二是都知道了林骁飞的遭遇,心头难免沉重。
  沈寻把乐然交给花崇,花崇也只好带着这年轻人回重案组办公室,得知对方今年23岁,以前当过兵。
  难怪。花崇心想,这身板这气场,一看就是部队里出来的。
  不过聊到在部队里的事时,乐然却不愿意多说,笑了两声便岔开了话题。
  花崇也没追着问,想起对方认识柳至秦,索姓道:“你和沈队与小柳是在公安部认识的?”
  “更早一点。”乐然说:“以前我和寻哥还没有调去公安部时,至秦哥帮了我们一个大忙。不过当时我还没见过他,他是寻哥的朋友。后来去了公安部,我才第一次和他见面。”
  花崇“嗯”了一声。不用问都知道,柳至秦一定是在网上帮他们截取到了什么关键证据。
  “至秦哥突然调走,我还有点舍不得。”乐然继续道:“感觉没跟他共事多久,他就溜了。”
  花崇想起当初问柳至秦为什么要来洛城,柳至秦说自己犯了事。乐然肯定知道一些,沈寻也许知道得更多。他微张开嘴,犹豫片刻,却将话咽了回去。
  算了,柳至秦不说有不说的理由,他没有必要四处打听。
  乐然似乎也没有八卦柳至秦的意思,道:“案子昨天报到特别行动队,寻哥一看是洛城市局,就带着我来了。至秦哥当年帮过我,我也想为他出一份力。”
  “谢谢。”花崇在乐然肩上拍了拍,“等案子破了,我们请你和沈队吃饭。”
  “不能让你们破费。”乐然正经地说。
  “没事。”花崇笑:“陈队知道吗?就刚才办公室那位,他啊,特有钱,让他请。”
  乐然想了想,“我寻哥也有钱,还是我寻哥请吧。”
  花崇忍俊不禁,“有你这么卖队长的吗?”
  乐然笑起来,指着前面的玻璃门,“那就是重案组啊?”
  “嗯。走吧。”花崇快步上前,推开玻璃门,将乐然让进去。
  曲值只知道公安部来了人,但没见着,一看花崇带了个看上去比张贸还小的年轻人回来,立即赶上去,“哟,又来新人了?”
  乐然大大方方敬了个礼,“你好。”
  “什么新人?”花崇故意说:“公安部来的领导。”
  曲值惊了,“我,我靠!这么年轻?”
  “不是不是!”乐然连忙说:“我不是领导,我,我来和你们一起工作。”
  花崇不逗他了,“随便坐,别拘束。我先去看看小柳哥……小柳那边有什么进展了没。”
  乐然没要求跟着去,“行,花队你忙。”
  休息室新装上没多久的窗帘大开,阳光像灯笼一样照亮了整间屋。
  花崇推门而入,柳至秦闻声向他看来。
  “查到什么线索没?”他关上门,走到沙发边。
  柳至秦微蹙着眉,眼中流露出几分困惑。
  “怎么了?”他又问。
  “我已……”柳至秦嗓子有些哑,咳了两声才道:“我已经抓取了林骁飞电脑里的所有痕迹,他的多个笔名、网名我也查过了。”
  花崇连忙坐下来,“然后呢?发现了什么?”
  “他在网络上没有交过朋友,一直以来都是独自写作。小说发布在专门的连载网站上,读后感发布在自己的博客上,偶尔在‘烽燧’等网文论坛与别人交流,但这完全称不上交友。”柳至秦说:“他既没有一同讨论写作的作者朋友,也没有长期追随他的读者朋友。我们昨晚猜测凶手是一名网络作者,是他的‘知己’,但目前看来,这不成立。”
  花崇也很惊讶。公安部已经明确,“王闯”笔名烷疯,真名楚皎,正是一名与E之昊琅产生过矛盾的网络作者,这从侧面印证了他与柳至秦的猜测,但突然,柳至秦告诉他,林骁飞没有这样的朋友。
  这就像从A线索推出了B结论,而倒回去,B却不能回到A,反倒得出了C结论。
  花崇仿佛看到一座复杂的迷宫,面前是一条接一条死路。
  他镇定片刻,告诉自己一定是哪里弄错了,接着将公安部来人、“王闯”身份确认等消息告知柳至秦。
  “是吗?”一时间,柳至秦眉间皱得更紧,“既然如此,那我们的猜测应该不会有错。但为什么林骁飞和他在网络上毫无交集?”
  “会不会是有,但暂时没有查出来?”
  柳至秦看向电脑,过了大约半分钟才道:“我是铺网式复原抓取,按理说,不会有遗漏。”
  花崇深吸一口气,一时也摸不着头脑。
  须臾,柳至秦甩了甩头,“对了,刚才在查找痕迹时,我发现林骁飞并没有在网上踩过其他作者的小说,更没有在踩人之后自荐自己的小说。五年前关于他嘲讽别的作者的截图全是伪造的。他上网时间有限,发小说、看小说、写感想而已,从来没有参与过网文圈的纷争。和我们想象的一样,他完全不会经营自己。别的作者通常都有几位圈内朋友,也极有可能与读者产生交情,但他要么是因为上网时间有限,要么是姓格如此,在网上并未交到朋友。”
  “编辑呢?”花崇问:“他和那个什么幻想文学网是签约关系,按理说会有一名编辑。”
  “的确有一位,但他们之间缺少沟通。”
  “为什么?”
  “林骁飞不红,也不会‘来事儿’,一个编辑手下几十上百人,根本顾不上他。”
  “也就是说,他在网上是‘孤家寡人’?”
  柳至秦抿着唇线,过了一会儿才答:“看上去是。”
  花崇手指插在头发里,用力搓了搓,“这他妈怪了。楚皎与E之昊琅有矛盾,却不认识林骁飞,他杀了当初因为E之昊琅而攻击林骁飞的人……这根本说不通!”
  柳至秦不语,左手在沙发上一阵摸索,拿起半包烟。
  “想抽烟?”花崇问。
  “嗯。”
  花崇摸出打火机,两人一起点了烟。
  休息室烟雾缭绕,所幸没有安装报警器。
  半晌,花崇问:“那陈婆婆说的那件事呢?是谁想跟林骁飞买《永夜闪耀处》的版权?这会不会是一条线索?”
  “是一家小规模的IP收购公司,其实就是个工作室,入手有潜力的作品,然后高价卖给别的公司。”柳至秦抖掉一截烟灰,“这个工作室三年前就被另一家收购。当年他们是通过幻想文学网联系林骁飞,看样子确实是希望将《永夜闪耀处》买下来,只是后来发生了那种事,就不了了之了。这在CAO作上没什么问题,也没有可疑点。”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