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人间失守+番外 作者:斑衣白骨(下)

字体:[ ]

 
第101章 冷酷仙境【41】
  龙熹山是终点站,也是警方抓捕绑匪的最后一个机会。
  魏恒提前洞悉了绑匪的最后计划,为最后的围捕行动争取了宝贵的半个小时布控时间。
  韩斌联系了龙熹市警方,两地警方跨省合作,立刻分派人员赶往龙熹山火车站,包围各个出站口,拉起了一道铜墙铁壁,几乎将所有下车的乘客都封锁在车站中。
  邢朗率人赶到时,龙熹警方正在从一道人墙中打开一个通道,挨个排查下车乘客的身份信息。
  “芜津西岗区分局刑侦支队,邢朗。”
  邢朗朝一个背着双手,一脸官威的男人伸出手。
  那男人握住他的手:“刑警队,吴庞。”
  叫吴庞的中队长细细的看了他片刻,补了一句:“幸会。”
  现在不是打官腔拉队伍的时候,邢朗草草点了点头。
  这次出动警力共一百五十六人,于车站通道中围下乘客八百七十九人。
  这是一场将近1比10,十来年联合跨省出动警力,出动人员最多的一场围捕行动。
  封锁火车站的行动一旦实施,现场只能用‘乱’这一字形容。
  人群是最不可控的因素,这些旅客奔波疲惫,被荷枪实弹的武警团团包围,焦躁又恐慌的情绪笼罩在人群的头顶。
  纵使深知这些挎枪的警察不会伤害他们,但是被暴力围堵的人群的天姓就是躁动和不安。
  邢朗向人群看去,混在人群中的工人们依旧格外瞩目,他们的人数占据总人数的十分之一,分散在普通旅客之中。
  邢朗冒着暗火的眸子挨个扫视蓝色工人帽下的每一张脸,他知道真正的绑匪就在他们之中,以同样的目光回望着在场的所有警察。
  现在绑匪和警察都在明处,在打一场心理战役。邢朗不敢擅自采取行动的原因是绑匪深入人群,他随时可以再次劫持一名人质,以此威胁警方。而绑匪至今没有采取行动的原因,就是不愿率先暴露自己,藏在人群中,对他来说是一道最佳的屏障。
  双方都在消耗,消耗对方的耐力。
  中队长吴庞举着喇叭大喊:“大家不要急!核实过身份就会放你们离开,不要往前挤!”
  围在人群周围的便衣警察和武装武警们都像赶牲口似的把向流云般变换形状的人群向中心驱赶,不断的挤压着人群中的密度。
  “老大,赶快采取行动吧,这些人坚持不了多久,到时候他们乱起来,更不好办。”
  小汪在耳麦中说道。
  他说的没错,躁动和恐慌正在发酵,警察不可能长时间控制住人群,必须尽快采取行动。
  邢朗慢慢的走在人群外围,扫过一张张不安的面庞,然后依次看过每条由武警把守的通道。
  消耗不是办法,等待更不是办法,警方必须在绑匪采取行动前占据主导优势,不然这场围捕行动终成败局。
  “……小汪,你扮成乘客混到人堆儿里。”
  邢朗停下步子,看着人群若无其事般又说:“等我给你提示,就制造慌乱。”
  “是。”
  随后,邢郎又道:“三号安全出口的弟兄,等这边人群乱了,你们就赶过来维持秩序,把通道让出去,其他人守住自己的位置。”
  “明白。”
  “收到。”
  小汪戴上帽子,从两名警员打开的缺口中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人群,然后挤挤嚷嚷的挤到人群中央,抬起头在外围和邢朗对视一眼。
  邢朗摘掉带了一天的耳麦,掐在腰上的双手向后移动,手指挑开枪套,抽出配枪。
  在小汪第二次向他看过去的时候,邢朗面无表情的对他点了点头。
  小汪惊恐的喊道:“炸弹!他身上有炸弹!”
  好像真有一颗诈弹在人群中炸开,人群像是被野兽冲散的马群,尖叫嘶鸣着四处奔逃冲撞。
  场面顿时大乱。
  把守安全出口的两名武警立刻按照计划,赶赴现场维持秩序。
  邢朗始终紧紧盯着安全出口,一手持枪在慌乱的人群中穿梭,快步走向无人把手的通道。
  “发现目标!老大,一名工人正在跑向安全出口!”
  “看到了,四组准备拦截!”
  “地面的兄弟打起精神,绑匪出去了!”
  “邢队,是否对目标采取强制姓措施?!”
  “他跑的太快,三组,快从正面拦!”
  邢朗自始至终一言不发,目光紧紧的追随着穿着一套深绿色制服,头戴同色宽檐帽,手提黑色挎包,正在安全通道中狂奔的男人的背影。
  通讯频段中请求执行命令的声音不绝而耳,纵使邢朗没有带耳麦,也听到了耳麦中漏出的余音。
  他置若罔闻,脚步不停的走到大堂和安全出口-jiao-接处,望着正在飞奔的背影,抬起手中的枪,枪管与他的手臂连成一条坚不可摧的直线。
  邢朗在确认人群密度可以开枪后,瞄准飞奔的男人,果断的扣下扳机。
  “砰!”
  一声枪响回荡在封闭的通道中,音波撞击墙壁发出阵阵余音。
  那人向前扑倒在地上,小汪等人一拥而上,将他死死压住。
  子弹射穿了男人的帽子,并没有伤到人,但那男人还是在帽子被射飞的时候吓的双腿虚软,扑倒在地。
  邢朗装起枪,走过去一把拽起男人的头发,看到一张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在此时看到的脸。
  “头儿,他是江雪儿的父亲,江凯华!”
  江凯华挣扎着大喊:“不是我!我都是为了我的女儿!”
  震惊过度,邢朗一时有些恍惚,只看到江凯华煞白着脸,剧烈颤抖着面部肌肉,疯狂的低吼着什么。
  迟了片刻,他才把江凯华刚才说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你说什么?你女儿?”
  邢朗揪着他的衣领,冷声问。
  江凯华目光激荡,神情狂乱的看着他,绝望又疯狂的神色逐渐将他掩埋。
  “我被人骗了,有人想害我!”
  邢朗提着他的衣领把他拽起来,眼睛里烧着一团火:“说清楚!”
  江凯华白着脸道:“你松开我,我全都告诉你。”
  邢朗给小汪使眼色,小汪从腰带里抽出手铐把江凯华的双手扭到背后。
  “说,说不清楚我让你死在这儿!”
  江凯华低头沉吟片刻,忽然甩开正在给他上手铐的警察,往前猛扑抱住邢朗滚在地上,迅速拔出邢朗腰间的配枪。
  “邢队!”
  好像有人冲着他的耳朵大叫了一声,魏恒猛然从浅眠中惊醒,坐起来看向窗外的天色,依旧是万里无光的夜幕。
  他起的太急,搭在身上的外套落在地板上,摔出来一个小小的铁皮盒。
  魏恒看着警局大院里彻夜不熄的照明灯出了一会儿神,直到窗户被夜风推开,干冷的寒风吹到他身上,才发现自己出了一层冷汗。
  他起身关上窗户,凭窗下望。
  凌晨三点十五分,警局内外空空荡荡,窗外只有灯影,和铺天盖地的寒霜。
  魏恒闭上眼深呼了一口气,然后重新绑了绑凌乱的头发。
  房门忽然被推开,他条件反射似的转过身,却看到进来的是徐天良。
  办公室里没有开灯,黢黑一片,趁着窗户外透进来的一层微光,徐天良看到魏恒的身影笔直的立在窗前:“师父,DNA报告出来了,那个孩子和蒋紫阳的确是母子。”
  徐天良扭开办公桌上的一盏台灯,借着半室光亮,向魏恒走过去,递给他一份DNA报告。
  魏恒接过去,在沙发上坐下,先捡起落在地上的盒子和外套,才翻开文件:“勘察组有发现吗?”
  徐天良静静的看了他片刻,然后蹲在他身旁,把他拿倒的文件翻正,才看着他说:“采集到了一些指纹、足迹、还有一些体液,正在做鉴定。”
  魏恒看了好几遍才静下心来把纸上文字看进眼里,当看到最末尾的DNA匹配度百分之九十九时,心里蓦然松了一口气,随后却又揪的更紧。
  他合上文件递给徐天良,用力捏了捏眉心,以前所未有的疲惫口吻问:“邢队还没回来吗?”
  “在回来的路上,要不我再给汪哥打个电话?”
  说着,徐天良已经拿出了手机,播出电话等了一会儿,可怜巴巴的看着魏恒说:“师父,汪哥也关机了。”
  邢朗等人从龙熹山返回芜津需要时间,行动队的人都奔波了一天,身上的通讯设备大都没了电,就算有条件和芜津方取得联系,也是由韩斌掌握。
  魏恒只能等消息,头一次体验到‘等待’是多么煎熬多么痛苦的事。
  他从未为谁留心,自然就从未为谁等待,这二十七年来从没有过牵肠挂肚的感觉。而现在,他正牵挂着邢朗的安危。
  徐天良看出了他的担忧,很笨拙的安慰他:“你别担心,师父,邢队很有经验,一两个毛贼不是他的对手。”
  他当然知道普通的毛贼不是邢朗的对手,但是他们这次面对的不是普通的毛贼,而是有魄力持续戏弄警方的‘高级绑架犯’。
  这种不为财死的罪犯才最可怕,他们不要钱不要命,就意味着警方无法挟制他们,就算他们以命相搏,警方也只能奉陪到底。
  没有心思和徐天良解释许多,魏恒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给我倒杯水。”
  徐天良很熟悉魏恒的办公室,奈何此时魏恒不在自己办公室里,而是邢朗的办公室。邢朗的办公室他没进过几回,更是不敢乱翻。此时受了魏恒差遣,才大着胆子才办公室里翻找一次姓的纸杯。
  魏恒看着他乱转了一会儿,忍不住提醒他:“别找了,用桌子上的杯子。”
  “啊?这不是邢队的杯子吗?”
  魏恒点点头,一句废话都没有:“倒水。”
  徐天良只能用邢朗的杯子给他倒了半杯热水,递到他手中。
  魏恒喝了一口水,然后双手圈着杯壁把杯子搁在腿上,又看向窗外的深沉夜幕。
  大约十几分钟后,徐天良听到魏恒忽然说了句:“回来了。”
  话音刚落,就听楼下响起阵阵车轮声,保安打开电闸门,几辆警车接二连三开进院子里,随机响起呼呼通通的开车门的声音。
  魏恒放下杯子,拉紧大衣衣领,快步走出办公室。
  刚进楼道,他就听到楼下传来嘈杂飒沓的脚步声,即使隔着三层楼梯,他也能从中筛选出邢朗低沉又厚重的嗓音。
  几个上楼的警员见到他,都疲惫不堪有气无力的叫一声‘魏老师’。
  魏恒一路点着头,拾级下楼,看到邢朗和小汪以及秦放三个人站在楼道里的暖气旁,正在说话。
  邢朗依着暖气片,一手揣在裤兜里,一手夹着一根烟,疲惫的目光在秦放和小汪之间悠悠转动,无论谁说话,他都看对方一眼,自己倒是一言不发。
  魏恒看到他,立即被他胸前的一滩血迹刺的双眼一痛,加快步伐朝他走过去。
  见他来了,小汪很懂事的把邢朗身边的位置让出去:“还没走啊,魏老师。”
  闻声,邢朗扭头看了魏恒一眼,然后对小汪说:“明天早上直接去西部队,回去休息吧。”
  小汪点点头,到楼上叫下来几个人,结伴走了。
  “我也去?”
  秦放打着哈欠问。
  邢朗低头想了想,在窗台盆栽里磕掉一截烟灰:“不用,你留在局里做物证分析。人手不够让老韩自己想办法。”
  秦放摆摆手,返身回法医室了。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