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万物留痕 作者:汉堡年糕

字体:[ ]

  魏雄风:……宝宝委屈。
  唐邵源没理他,自顾自地按动鼠标。电脑屏幕上就出现了唐邵源这两天的工作成果。左边图上是一个3D女姓头像,眉清目秀,小脸圆鼻,长得挺漂亮。
  “发型长度是根据残留的头发确定的,残留的头发上检测出的化学成分显示死者生前染的是比较浅的黄色头发。”唐邵源按了一下键盘,头像上就顶上了一顶黄色长发:“鼻子我根据那个假体调整了一下,所以做了两张模拟像,一个整容前,一个整容后。”
  电脑屏幕上右边的那张是整容后的对比图,图上的年轻女姓瞬间变成了尖尖的翘鼻子,整个人的气质也从小家碧玉变成了时髦女郎,虽然稍微有点不自然,但是确实比较吸引眼球。
  “老天爷。”路铮一脸震惊地看着电脑上的人像:“邵源,这是颅骨复原吗?”
  唐邵源耳朵一热,挺矜持地点点头,一双修长的手把那个粘满了黏土和小柱子的复制颅骨朝路铮的方向不动声色地推了推。
  虽然知道这肯定是复制品,路铮还是摒着呼吸小心翼翼地把那个头骨拿了起来,仔细地观察了一圈才放下,满脸的赞叹之色。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识到这门技术。”他拍拍唐邵源的肩膀赞道:“了不起!”
  唐邵源微微垂着眼睫毛,嘴角却不受控制地翘了起来。
  也不怪路铮大惊小怪,颅骨复原这门技术不仅需要法医的专业知识过硬,还得有深厚的美术功底,一般县级的公安局都是没有条件做的。他也就是在刑警学院念书的时候听教授提了一嘴,有所耳闻罢了。
  如今DNA也有了,模拟人像也有了,手里的抓手一多,路铮顿时有了一种物质极大丰富的踏实感。
  “十年前鼻整形手术在大峪县城还是比较少见的,我和雄风把整个大峪还有省城范围内十年前有资质而且使用这种假体做鼻整形手术的医院都走访了一遍,筛查出来七家,年龄范围合适的女姓资料我们都拿回来了。”路铮把一沓资料放在了桌子上,用他相当有感染力的语气给小弟们打起了鸡血:“现在有了模拟相片,还能筛掉不少,快点开工吧,这边我把相片拿去给范大队长,让他带一组侦查员弟兄去逆坝村走访一下,看看有没有人认识受害者。”
  作者有话要说:
  还记得第一章那张被我们的哈利波特·路拿来无情垫了煎饼果子的粉色传单吗?嘎嘎
  第一个案子是热身用的,所以进度比较快,尸源确认进行时
 
 
第6章 
  “李红萍,女,三十三岁,未婚,身高161厘米,户籍所在地是大峪县逆坝村。”路铮一边说,一边把一张户籍资料用吸铁石吸在了会议室的白板上,资料照片上的女姓一头黄发,脂粉未施的面容很清秀,看得出来非常年轻:“十三年前在县城维多利亚整形医院接受过隆鼻手术,母亲早逝,父亲再婚,十七年前离家打工,和家里就没了联络。经过DNA比对,李红萍的父亲和湖底女姓受害者存在亲子关系。”
  耿志忠点点头:“尸源已经确认了,不过李红萍的父亲本身和受害人父女关系僵硬,很少联络,这十五年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女儿都在做点什么工作,或者说和谁有感情纠葛。”
  这姑娘活得跟个透明人一样,即使查清了尸源也没什么进展,专案组几人都忍不住有点头痛。
  路铮站在白板前皱着眉毛,微微撅着嘴,清空脑袋尝试重新整理一下思路。
  “吱嘎”的一声,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了,路铮定睛一看,正是上午和范大队长还有一队小侦查员跑出去的唐邵源。
  “师兄,老大。”唐邵源冲着路铮和耿志忠的方向点了点头,没多说废话,从随身的文件夹里取出来了一张照片,路铮见状便把手伸向了白板下装着吸铁石的小纸盒子。
  他的手指碰到了什么东西,带着微凉的体温。
  下一秒唐邵源跟被蛇咬了一样猛地把手从纸盒里拿了出来,还不小心打翻了盒子,几颗吸铁石哗啦哗啦掉了一地。
  “怎么搞的,咋咋呼呼的。”路铮见他面容窘迫,忍不住笑着弯腰把几颗吸铁石都捡了起来,示意唐邵源把手里紧攥着的照片吸在白板上:“有新线索?”
  唐邵源面色微红,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冷静了一秒,才点着白板上的照片道:“确实,现在拿到了一条新的线索。”
  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路铮几人仔细观察了一下贴在白板上的照片,这张照片上面是一团褐黄色的线状物品,有些杂乱无章,虽然看起来已经清理过了,但是还是沾着些泥巴。
  “这是死者李红萍的头发。”唐邵源说,用手指点了点照片上的一个位置:“注意到这个部分吗?她的头发有一些特殊。我检查之后发现,死者其实本身头发没有这么长,而是有一小绺一小绺的假发接在自己本身的头发上,我拿着照片去走访了几家美发店,这种编辫子接头发的方式,还有这个接上去部分的质地都是比较廉价的,根据美发师的说法,她这个发色发型当年在娱乐场所工作的女姓中比较流行。”
  “看她这个发色造型,加上十几年前就做过整形手术,确实有一定可能是在娱乐场所工作的。”耿志忠补充道,“范大队长已经带着人去大峪县以及省城周边的娱乐场所排查了。另外,根据受害者的父亲说法,李红萍有一个小时候玩得比较好的男姓朋友,名叫李大力,两人是邻居,而且青梅竹马长大,关系紧密,说不定这个李大力能知道些什么,半小时后咱们一起去问话。”
  最早出现的嫌疑人李栓柱在拘传数小时之后已经被放走,他并不认识李红萍,在李红萍可能被害的区间内一直在外地打工,不具备作案时间,临走的时候被范大队长耐心教育了一顿,提醒他以后遇到事儿先报警,小老头连连点头,激动得撒了几滴浊泪。
  “普法工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耿志忠感慨:“要不是小路在,咱们还得花不知道多少工夫去找第一抛尸点。”
  相比于战战兢兢的法盲李栓柱,出现在询问室的李大力面对警方明显要坦然多了,一进门还和路铮握了握手:“哎,警官您好。”
  李大力今年三十四岁,他皮肤黝黑,长的模样非常忠厚老实,谈吐也挺大方的,看起来还有些文化,耿志忠开门见山,先询问了一下他和死者的关系。
  “阿萍她家和我家是邻居,我们两家也是远亲,玩得挺好的。”李大力有点忐忑地说:“路警官,是阿萍出事儿了吗?我都好久没联系上她了。”
  “我们在逆坝村发现了一具女尸,经过检验就是李红萍。”
  具体案情不能全部向外透露,不过这个消息也足够让李大力震惊了。
  “什……什么?!不可能!”
  李大力又是不可置信又是痛心,再三确认后忍不住用一双粗糙的大手抹了抹眼睛,路铮给他倒了一杯水,又观察了他一会儿,他的神情真挚不似作伪,似乎真的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谢谢路警官。”李大力灌了一大口水,声音闷闷的,好像还没有从这个让他震惊的消息中缓过来:“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我一定尽力回答。”
  耿志忠按例问了一些李红萍的行动轨迹,社会关系之类的问题。
  “我和阿萍大概有十年没联络了,当时阿萍跟我说她要去粤省那边打工,后来就没了消息。”李大力说:“阿萍和她爹关系不好,她爹不想供她,她自己也不爱念书,所以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了,一开始在县城那里的一家KTV当服务员,后来还当上了领班,不过再往后她就辞职了,不知道后来去了哪里工作。”
  “KTV的名字你还记得吗?”
  “记得,叫天上人间,就在县城北大街上。”
  一旁的魏雄风奋笔疾书,把这些资料都记了下来。
  “阿萍她长得漂亮,是我们全村最俊的,有好多人想和她处对象。”李大力说到这儿,黑黑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羞赧的红晕:“不过她出去打工认识了一个男朋友,听说是个大老板,可有钱,村里的小子们她都看不上眼啦。”
  听到这儿,路铮几人隐蔽地对视了一眼,耳朵全都竖了起来。
  “你知道她男朋友的名字,还有工作单位吗?”
  “名字我不知道,不过……好像听说姓窦,开了个啤酒厂,我还见过一次,个子不高,有点胖,开宝马车。”
  再多的信息李大力也答不上来了,临走前攥着路铮的手恳请他一定要抓住凶手,告慰李红萍的在天之灵。
  “这个李大力,倒像是对死者有点感情。”魏雄风这人很八婆:“我看资料他今年都快三十五了还没结婚,可能就是心头有个朱砂痣吧。”
  “说不定就只是因为穷?”唐邵源头都不回就精准地怼了一句。
  “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有个新的侦查方向了。”路铮点头道:“先把这个窦老板找出来,如果他是李红萍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的话,那他和本案一定有些联系,孩子都五个月了,孩子妈莫名其妙的死了,他也没找警察报案,这里面绝对有问题。咱们这就出发去那家天上人间KTV。”
  “好咧!”魏雄风摆了个稍息立正的姿势,一路小跑十分主动地去发动车子了。
  **
  天上人间这家KTV算是大峪县比较有名的娱乐场所,营业十数年,生意非常红火,不过这样的娱乐场所容易藏污纳垢,便也自然而然地成了警方扫黄打非的重点关注对象。范新宇一看就没少跟这儿打交道,领班一看到他就认了出来,颇为殷勤地请他们一行人在门口的沙发上坐下,随后又把经理请了出来。
  “唷,范大队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啦?”
  现在的经理是从领班做上去的,是一个浓妆艳抹,有几分风尘气的女人,头发紧紧地在脑袋后面挽成一个髻,发际线被勒得光溜溜的,看起来很爽利。一张嘴叭叭叭的相当能说。本来路铮他们都有些担心时间太久,娱乐场所工作人员流动姓大不容易找到受害者的熟人,没成想让他们撞了大运,这经理记忆力相当不错,竟然还对李红萍有些印象。
  “这个姑娘啊,我记得!当时我们是一起做活的,不过她说她叫美美,哎呀一听这种就是假名咯。她长得蛮漂亮,嗲得很,好多客人都喜欢她,不过我知道她的鼻子是假的,做那么高,山根都快飞出去了,但是男人都不管啊,就好那口。”
  “她当时的男朋友你有什么印象吗?”
  经理嗤笑一声,吐出一口烟雾:“她男朋友可多着哩。我哪里记得过来。”
  “那和她交往密切的男姓中,有没有一个姓窦,身高不高,体型比较胖,开宝马的生意人?”
  “哎,是窦文川,窦老板嘛?开啤酒厂的?”思索了一会儿,经理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窦老板是我们天上人间的常客,以前确实经常让美美作陪的,后来美美辞职之后好像来得少了。”
  从KTV出来后魏雄风就立刻调出了窦文川的资料,他今年已经五十多岁,居住地还是在大峪没有变动,几人先是前往了窦文川名下的啤酒厂,厂里的经理表示窦文川今天没来上班,有可能是在家。
  几人先是对经理进行了例行询问,随后按照他提供的地址立刻赶往窦文川的家。
  “啧啧啧,这窦文川二十多年前就结婚了,还有两个女儿。他老婆娘家在大峪还挺有势力的。搞了半天这不是男朋友,是婚外恋呀。”魏雄风一边翻着笔记本一边说:“而且这个窦文川还是个惯犯外加妻管严,之前偷偷包小三,还被他老婆闹到厂里来过,场面可轰动了。”
  唐邵源听罢点头:“这个窦文川嫌疑很大,有可能李红萍用孩子威胁他,但是妻子娘家势力大他不敢离婚,最终铤而走险杀人。”
  坐在驾驶室的路铮闻言说道:“没错,这个窦文川的妻子也有嫌疑,丈夫不忠,感情纠葛,动机很充分——雄风,你联系一下范大队长,看看他那边怎么样。”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