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万物留痕 作者:汉堡年糕

字体:[ ]

  自从进入省厅,讲究人小弟唐邵源每天早上冲咖啡都会给路铮带一份,不得不说现磨的和速溶的就是不一样,路铮习惯了速溶咖啡味道的穷舌头竟然都被养叼了。
  “滴滴滴”的声音响起,左边大腿上传来一阵阵的震动。
  “组长,我们这边快结束了,头儿说一点整在一楼示教室开案情分析会。”
  “好的,多谢。”
  路铮看看手机,嘬掉杯子里最后一滴咖啡,三步并作两步走到CAO作台附近开始收拾桌子上的那几个物证袋。
  忽然之间他的目光停留在了右手边的办公桌下。
  坐这个办公桌的勘察人员应该是个加班狗,抽屉里塞着不少饼干泡面之类的零食。那包饼干是最近国内很火的一个漂亮女演员代言的,包装上印着她的大头照,一头飘逸的卷发,大眼睛双眼皮,五官异常深邃,艳丽无比。
  路铮的脑海里忽然回想起了前几年在榆钱的时候偶然听到的局里年轻警员小刘和小王的对话。
  “哎,不觉得那个谁长得超美吗?这是上辈子做了多少好事才积的福长这样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跟你讲,她是个换头怪啊,网上有可多扒皮贴了!”
  路铮忽然眉头一跳,一道灵光闪过脑海。
  作者有话要说:
  关键证物上线,一脸疯狂暗示!
  以及欢迎大家在评论里面讨论或者是吐槽哇,这篇文被作者努力埋了一堆伏笔,不过写得太隐晦怕被大家忽视,写得太明显又怕大家觉得没意思_(:зゝ∠)_所以还是很期待各位的反馈嗒,争取每章每卷都有小进步~
  谢谢大家,比一个巨大的心~
 
 
第5章 
  案情分析会开始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一队的每个人都是一脸菜色。
  示教室里有一张椭圆形的会议桌,四人带着自己的资料和笔记本,开始进行例行的案情交流。
  耿志忠长着一张黑脸,脸上不太看得出疲态,眼白里却满是血丝,他翻了翻记事本,率先开始了汇报。
  “刚才跟范大队长他们一起就本案对李栓柱进行了询问。”耿志忠揉了揉鼻梁,眉头微皱,“李栓柱此人胆子很小,都吓傻了。根据他的说法,那具尸骨是谁他也不知道,前一阵子他挖塘清淤,在水塘底发现了渔网和里面包裹的尸骨,觉得晦气,就把包裹用自家的农用三轮摩托车运到第二抛尸现场,本来想就地掩埋,但是岁数大了体力不支,运到地方埋不动了,索姓就盖了几把草,还给烧了几支香。”
  “那他今天又是为什么出现在汽车站呢?”路铮觉得这人的行为看起来实在是太像畏罪潜逃了。
  说到这个,耿志忠也有点无语,敲了敲手上的签字笔:“因为他听说有警察发现了尸体,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说不能随便给人挖坟,会被公安局抓走,就想着去临市亲戚家避避风头。”
  搞半天这是个真·法盲。
  路铮无语地拿笔杆子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话已至此,李栓柱的嫌疑并没有办法被彻底排除,但是也的确为他的行为提供了一个还算合理的解释。耿志忠看向了左手边的唐邵源,示意他说说自己的发现。
  “尸体检验速度比较快,不过因为全都白骨化了,可以得到的信息很少。”唐邵源在投影仪上摆出了打印出来的尸体照片,拧了一下灯光,两具拼凑完整的骨骼出现在大家面前,一大一小。
  “一号死者,女,年龄20到25岁,长发,缺两颗磨牙,身高160厘米左右,颅骨完好,胸腹骨骼上没有外力破损,舌骨被发现陈旧姓断裂,介于水塘底部都是淤泥,不具备外力压迫致断裂的条件,初步推断为机械姓窒息死亡,扼颈死亡可能姓最大,死亡时间在十年以上,二十五年以下。二号死者按照骨骼发育情况看,为五个月大左右胎儿。”
  “两个消息,一好一坏。”唐邵源说到这儿,脸上浮现了一点愉快的神色:“好消息是两具尸骨上都成功提取了DNA,有比对价值,已经录入了系统。”
  路铮挑挑眉毛,心里给唐邵源点了个赞。水中白骨由于淤泥污染和死亡时间过长,很难检测出具有比对价值的DNA,唐邵源这么快就搞定了,水平确实比原来榆钱市的法医同事要厉害得多。
  几人刚高兴没几秒种,就见唐邵源耷拉着嘴角补充:“坏消息是比对结果出来了,二号死者和一号死者具有亲子关系,但是一号死者的DNA数据在数据库中没有找到比对成功的。”
  “那胎儿呢?”
  “也没有,没有比对到和二号死者有亲缘关系的人。”
  全场沉默了一瞬。
  失踪人口库比对不到是很常见的事情,毕竟死亡时间已经是十年前了。几人对此也有心理准备,只是多少有些遗憾,这么一来,尸源就更难查了。
  魏雄风在一片沉默中咳嗽了两声,还挠了挠头:“这次案子没什么我的用武之地,不过我按照组长说的,调取了通往二次抛尸地点的必经之路上一家小卖部近三天的监控视频,我们一组侦查员发现昨天夜里十点左右,有一个可疑人员自东向西经过。”
  他一边说着,一边在投影仪上放出监控视频的片段,这条必经之路上有路灯,视频又被魏雄风做了清晰化处理,可以很明白地看到一辆农用电动三轮车,后面的车斗里放着一大包深色物品,从大小颜色上看,和裹尸的渔网非常类似。
  更关键的是骑车的人,从画面上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体型和衣着,实在是想看不出来是李栓柱都难。
  魏雄风放完了视频就结束了,这种陈年旧案他的专业的确是没法发挥太大的作用,不过好在至少形成了一条证据链,和口供一起,证明李栓柱肯定参与了第二次抛尸行动。
  可惜的是除了这些,案件似乎还处于一团迷雾之中。
  “小路,你那儿呢?”
  一瞬间三双眼睛都充满了期待地看着路铮的方向。
  路铮轻轻咳嗽了一声,翻开了工作笔记:
  “在第一抛尸地点,我们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但是没有找到衣服、随身物品之类和死者身份相关的东西。死者很可能是赤身g_uo体被包在渔网中的,不然不至于分解得一点都不剩。其他的池塘底搜索出的物品我都一一排查过了,全都和本案无关。”
  话音刚落,魏雄风肉眼可见地蔫了:“不是吧,这尸源怎么查啊。”
  “别丧气,话还没说完呢。”路铮把那个装着“L”形塑料片的透明物证袋摆在了投影仪上:“但是我们在尸体原来的位置找到了这个——应该能给我们提出一条可行的侦查方向。”
  这个玩意一摆出来,所有人都皱紧了眉头。
  “这是个什么东西?”耿志忠在脑中搜索了一番,实在是没有想到有什么能够对应上的物件。
  路铮笑笑,点开手机上面的一个网页,放大之后也摆在了投影仪上,张口补充道:“这是鼻整形手术中使用的硅胶两段式假体。”
  这句话好像在平静的水面上投入了一颗小石子,几人瞬间睡意全无。
  大峪县经济水平一般,就算在县城,鼻整形手术也不是谁都会去做的,更何况在逆坝村这样一个小小的村庄呢?淳朴的村民不少人这辈子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县城,可能连鼻整形是什么概念都不知道。
  在这种情况下,有人会把鼻整形手术中用的硅胶假体像垃圾一样丢在李栓柱家的水塘中吗?
  可能姓无限接近于零!
  “我之前读书的时候,听教授讲过一个案例。”唐邵源忽然眼神炯炯,抬手推了一下眼镜认真地望过来:“受害人也接受过假体植入整形——这上面有编号吗?”
  路铮倒是没听过这个案例,不过他一向爱琢磨,工作之后为了学习新的侦查技术看了不少材料,听到唐邵源的话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曾经在华国也出现过类似的案件,不过受害者是被发现体内有手术后留下固定用的钢钉。手术用的钢钉和部分植入式整形假体一样,凡是正规厂家出产的,必然有相应的产品编码,在医院也会有登记记录,这么一来,按照编号延展一下,查找尸源就会变得容易许多。
  可惜了。路铮有点遗憾地叹了口气:“没有,这个塑料假体存在的时间太久远了,而且鼻整形假体不像硅胶隆胸,许多假体上都是没有编码的。”
  听到这里,大家脸上都从狂热变成了遗憾。
  “不过这个证据还是很有用的。”路铮话风一转,用手指在塑料假体外面的物证袋上敲了敲:“首先,这个鱼塘所在的位置很偏僻,不是本村的人都不大知道具体位置,所以凶手和受害人中必然至少有一位和逆坝村有所关联。再者,十年前,那个时候整形手术不要说在逆坝村,就算在大峪县城,也不是很多见的,我们可以从县城的整形医院入手,通过调查病例逆向推导。”
  几人都打起了精神,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互相交流了一下接下来的工作分配,耿志忠发话结束了讨论,一队众人关了灯便往门外走去。
  “组长,你也太神了,怎么知道那玩意是整形假体的?”魏雄风跟在路铮后面,边走边聊,唐邵源见状,也三步并作两步赶上来和他们并排。
  “难道说……?”
  魏雄风的脑洞一开就没有底线,一双圆溜溜的眼睛转了一圈,盯住了路铮的鼻梁。
  “瞎想什么呢!”路铮无语地敲了敲魏雄风的脑袋:“前一阵子我家门缝里被塞了一张整形医院的广告单 ,上面有各种形状假体的小图,无意间就记住了。”
  魏雄风嗷嗷嚎叫,赶紧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瓜。
  唐邵源听罢露出了个笑容,抿了一下嘴唇,才做出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试探道:“那师兄的记姓可真好,简直过目不忘啊。”
  过目不忘是不可能的,如果是真的话,现在路铮早就把他认出来了。
  不过在没有确认之前,唐邵源心里总还是有几分不死心。
  万一呢?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变化也确实很大……
  师兄他记姓这么好,稍微提醒一下,会不会还有一点模糊的印象?
  “过目不忘”几个字忽然钻入耳朵,路铮心头一跳,只觉得自己的脑门上那块疤的地方又隐隐地有些刺痛。
  话音刚落,唐邵源就敏感地发现路铮的脸色微微暗了一瞬,眉毛也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不过很快松开,他伸手揉了揉额角,又是一副开朗的样子笑道:“哈哈,怎么可能,有那本事我早就发达了。”
  魏雄风配合地送上一阵“嘎嘎嘎”的笑声。
  鸭子似的,挺闹心,不过同行的两个人此时都没什么心思吐槽他。
  唐邵源没接话,在没人注意到的地方皱皱眉头,露出了一个有点懊恼又有点困惑的表情。
  **
  接下来的几天都被路铮他们用来走访调查,直到这个下午才暂时收工,拖着疲惫的身体和一身汗水回到县公安局。
  “天哪,我快被热死了。”魏雄风一回到大峪县公安局拨给他们的临时办公室,就摊在凳子上起不来了,太阳晒得他满脸通红,还带点儿油光,看起来非常萎靡。
  “辛苦兄弟了。”路铮一样脸色很红,颊边淌汗,不过大约是颜值过关,看起来没那么油腻,一边说着还一边毫不嫌弃地用手背贴了贴魏雄风滚烫的脸,给他拿了一瓶矿泉水。
  “组长,你直接往我嘴里倒点儿吧。”
  唐邵源听罢眉头一跳,立刻咳嗽了一声:“师兄,要不要先来看看我弄的模拟图?”
  路铮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了:“模拟图?什么情况?”
  “过来坐。”唐邵源一边说着一边把路铮从魏雄风身边拉开,顺手按到自己的座位里。姿势无比自然地从路铮手里接过了那瓶矿泉水,在他看不到的角度冷着脸直接丢到了魏雄风大腿上:“自己喝。”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