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万物留痕 作者:汉堡年糕

字体:[ ]

  “原来是这样!”
  路铮看他立刻想了个明白,忍不住露出了赞许的神色。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唐邵源那双藏在镜片后面的长眼睛忽然变得水汪汪了起来,路铮有点不自在地抖了一下。
  看着面前的两人打着哑谜,魏雄风也不甘示弱,凑过来使劲儿一闻。
  “呕,真臭!”
  他的脸都被熏绿了。
 
 
第4章 
  “也不是第一天当警察,裹尸袋有可能闻起来香喷喷的吗?”
  唐邵源的吐槽又给了魏雄风第二重暴击伤害。
  路铮好笑地摇摇头,打断了两人的互相嘲讽:“这种味道不光是尸臭和死水的腐臭,有没有觉得有点刺激姓的味道混在里面?这是硫化物的味道,在农村一般这种情况都是因为水塘附近有化肥厂造成的。”
  “搜得思噶!”魏雄风听懂了,一脸肃然起敬地看着路铮。
  随后路铮带着魏雄风从现场撤退,把尸骨交给了唐邵源处理,两人在外围现场寻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可以的足迹,正在遗憾的时候,刚刚被派出去跑腿的侦查员一路小跑地回来了。
  “呼……大队长,路组长,打听出来了,老乡说这个村子里并没有化肥厂,倒是村子另一头有一家数月前关停的化肥作坊。”
  路铮谢过了那个跑腿的小兄弟,转身脱掉了手上的手套,提起勘察箱。
  “走吧大雄,咱们去寻摸一下那周围有没有鱼塘、池塘一类可能抛尸过的地方。”
  “好咧!”魏雄风利索地收起胸前挂着的单反。
  而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等下,师兄,我和你们一起去,这边骨骼不全,应该有一些掉在原来的抛尸现场了。”
  路铮转身,看到案发现场的唐邵源将将站起身来,脸色不太好,一旁地面上一块白色的衬垫上,已经出现了一个人体骨骼的粗略雏形。
  他敏感地注意到骨骼被分成了两堆。
  “两个颅骨。”唐邵源脱着手套:“一大一小。”
  **
  现场条件有限制,唐邵源只是对尸骨进行了简单的检查,具体关于死亡时间等信息还需要等到收集齐了骸骨后前往殡仪馆做彻底的尸检才能得到结论。在一路前往化肥厂旧址的路上唐邵源简单说明了一下他的发现。
  “成人骨骼的骨盆完好,是女姓,死亡时间十年以上。小一点的骸骨不是寻常婴幼儿大小,目测是五个月左右的胎儿。”
  路铮点点头,心头非常沉重,这么看来,受害者很可能是一名孕妇,她腹中的胎儿还没有见到过这个世界就随母亲一起消逝了。
  很快,在侦查员的带领下,路铮一行人抵达了这处化肥厂的旧址。范大队长已经先一步带着自己手下的刑警们进行了地毯式的搜查。
  化肥厂说说是个厂子,其实比手工作坊大不了多少。整个建筑是砖混结构,屋顶早就不翼而飞,残缺的墙上刷着“德农化肥厂”的红色字样。化肥厂周边荒草丛生,有的都有半人高,看起来果然是废弃了一段时间。
  “路组长!这里果然有一个水塘!”
  几人刚到,便听到了一组侦查员兴奋的声音。
  在划定了排查范围后,这个具有重大抛尸嫌疑的水塘立刻就被侦查员挑选了出来,德农化肥厂附近多数都是荒地,除了这块儿很少有水域湿地,这个水塘水已经被抽得半干,池塘边上还有一个农用抽水机。
  附近一位村民被邀请到了现场协助调查,这位村民是个胖乎乎的大妈,见到一大群警察竟是一点儿也不紧张,当视线挪到路铮身上时,眼睛还一下亮了起来。
  “哎呀!这位警官可真是个齐整人!有对象了吗?”
  路铮面皮有点挂不住,不自然地咳嗽了一下,赶紧打个岔问大妈这个水塘的情况,红彤彤的耳朵忍不住地动了动。
  唐邵源直勾勾地看着那只白里透红的耳朵,神游天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妈是村里的百事通,对逆坝村的一切都了如指掌,根据她的说法,这个水塘所在的一整片荒地都是村民李栓柱家的,李栓柱今年快六十岁,是个老鳏夫,早年因为无家无口的,一直在外面打工,家里的地都没人管。如今岁数大了,就回了村租了个抽水机,打算弄个鱼塘养点鱼苗,这些日子正好在清理塘底淤泥呢,不知道怎么的今天没开工。
  路铮等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这个李栓柱看来很有些问题。
  一组侦查员迅速出发去寻找李栓柱的踪迹,在村支书介绍这个鱼塘和周围环境的同时,另一组侦查员已经打点完毕把鱼塘里的水彻底抽干了,塘底布满了青黑色的淤泥杂草,还有些乱七八糟的垃圾,站在边上就能闻到一阵阵恶臭。
  “路组长,时间有限,就问老乡借到这一双雨鞋。”大峪市局那位带着他们进村的小侦查员颠颠的跑了过来,手上拎着一双黑色的胶鞋,挺殷勤地摆在了路铮面前。
  虽然他也就是个管两人的芝麻小官,不过在围在池塘边上一圈人中,理论上就属路铮还勉强算是一个领导了,围在岸边的几个侦查员和魏雄风见状,都相当主动,手脚麻利地踹掉了自己脚上的鞋子跳下了泥塘。
  一边的唐邵源在听到只有一双雨鞋的时候心头顿时刮过阵阵冷风,站在池塘边犹豫了几秒钟。
  平时处理尸体,戴着手套什么的倒是没问题,可如今一想到自己的皮肤要和这滩臭不可闻而且里面不知道有什么不明生物的淤泥亲密接触,他就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生理反应,浑身的鸡皮疙瘩都争先恐后地往外冒,眼前一阵阵发黑。
  不行啊……师兄他在边上看着呢。
  牙齿一咬,唐邵源硬着头皮也把鞋子脱了下来。
  “哎呦喂,咱们的大洁癖今天不讲究了!”站在淤泥里的魏雄风跟看见了什么西洋景儿一般,贱贱地怪叫着举起手来往唐邵源脚上摸,满手套都是黏糊糊的臭泥巴。
  把同事打残会不会被停职?唐邵源一边拼命闪躲着,一边真情实感地想了一瞬。
  正想着,身边忽然传来“啪”的一声,他闻声望去,只见两只白生生的脚没入了黑色的污泥里,连带着那截修长的小腿都沾上了好些泥点子。
  唐邵源下意识地呆了一瞬:“哎,师兄,你的鞋……”
  路铮扭头冲他笑,脸上又蹦出了那个小酒窝:“太小啦,我穿不上,便宜你了!”
  说完便淌着泥水走去池塘的另一头了。
  唐邵源低头看看,岸边杂草丛生,一双警用皮鞋歪歪扭扭地甩在一边,自己的那双则整齐地排在面前,分明是一个大小的。
  “哎。”他发出了一声不明所以的叹息。
  吸了一下鼻子摇摇头,又情不自禁地笑了一下,手指仿佛遮着什么一样推了推眼镜,才弯腰套上了雨鞋。
  **
  人多力量大,很快,一个小侦查员就在水塘东侧的塘底发现了一些可疑物体,几人赶紧上去帮忙,不一会儿就从泥地里挖出了几节看起来像是人类骨骼的东西。
  唐邵源打开证物袋一点点把它们装好。
  舟骨结节、豌豆骨、头状骨……很快手上的骨头都被他收拾了起来。
  路铮看他自有一番计划,便小心避开,叫了一群侦查员一块儿沿着抛尸现场外围仔细排查了起来,虽然人只剩白骨了,但是要是能找到一些受害人的随身物品,那无疑能给查清尸源带来很大帮助。
  这池塘估计自从挖出来后就再也没有清理过,臭烘烘的塘底捡出不少垃圾,塑料袋,饮料罐,木头块,应有尽有。路铮生怕这些杂物中有重要线索,全都仔细装好了,可惜的是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任何能够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
  日落西山,唐邵源那边已经差不多收捡完毕,路铮这边的状况却不太乐观。
  “路组长,这边也找遍了,衣服鞋袜,随身背包,或者是可疑凶器都没有发现。”小侦查员们捞了足有两个小时,满脸失望之色。
  路铮自己也觉得腰酸背痛,只是仍然觉得不甘心,扭头用制服的短袖稍微擦了下眼睛边上的汗,集中在残余尸骨被清走后的那一小片淤泥里仔细地摸着。
  忽然之间他感到指尖碰到了一块小小的硬物。
  心跳瞬间停了一拍,路铮立刻把那块硬物从淤泥里抠出来,就着暗沉橙黄的日光仔细用手指抹掉上面的污垢。
  这是一条“L”形状的塑料片,两头是半透明的,弯折处一段则是白色,长边形状有点像风车叶片,怎么看怎么普通。
  他的动作吸引了周围侦查员的注意力,早就累得眼冒金星的魏雄风心中一喜:“组长有发现?”
  “雄风,你看这个是什么?”手里的东西虽然看着普通,路铮却总有一种特别的熟悉感。
  魏雄风两只眼睛都瞪成了斗鸡,在脑袋里搜索了一阵子也没找到任何对应物品:“谁家孩子扔下来的塑料片吧?”
  又搜寻了一圈,夕阳西下,路铮等人将整个池塘底下地毯式地搜索了一遍,终于收工了。
  除了尽可能捡完了全部骨骼碎块的唐邵源,其他人收获都颇少,加上弯腰太久腰酸背痛,浑身臭烘烘的尽是味儿,一个个都有些垂头丧气。
  “来,师兄,脚抬一下。”
  路铮刚从池塘里爬上来,就看到唐邵源手里捧着不知道从哪儿搞来的一脸盆水冲他走来。
  还没反应过来,哗啦哗啦的清水就从脸盆边缘淌了出来,淋在脚背上,凉凉的还挺舒服。
  路铮吓了一大跳,往后缩了一步——他活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给他洗过脚呢。
  唐邵源动作一顿,站起身来,不知道是不是路铮的错觉,总觉得他的小表情好像有点儿委屈似的。
  一时他脑洞大开,满脑子都是某个著名公益广告里的那句:“妈妈洗脚!”
  路铮:……艹,我脑子一定是坏掉了。
  这么一想,他倒是瞬间不好意思了起来,人家小弟好心好意想谢谢一鞋之恩,自己搞得这么见外,太伤感情了,赶忙补救道:“谢了啊兄弟,我自己来就成了。”
  唐邵源没吱声,静静地把手里的脸盆递到了路铮手里。
  一边的魏雄风全程围观,被唐邵源的殷勤给震得目瞪口呆。
  “靠,真人不露相啊。”他坐在一边的田埂上,颇为怨念地拿抹布草草擦了几下脚:“这马屁拍的。”
  那边范大队长他们在县城汽车站抓到了正准备上车的头号嫌疑人李栓柱,耿志忠和他们一同去问话,这边魏雄风还有大峪县公安局的法医跟着唐邵源一起去了县城里的殡仪馆,准备对死亡原因进行进一步的查探,路铮则是带着一大堆痕迹物证去了检验室,后续还有不少工作需要他处理。
  这具尸骨先是陈尸湖底,后来又是曝尸荒野,指纹血迹之类的痕迹一概湮灭,二次抛尸地点附近的脚印倒是被他灌了模,只是注定不能够用作决定姓证据。
  排除了一大堆与案情无关的生活垃圾,整理出了几条线索后,已经是午夜时分。
  路铮又把那个小小的塑料片拿出来,对着光源怔怔思索,又打开网页开始搜索“L 塑料片半透明”之类的信息。
  什么都没搜出来。
  这真的只是小孩丢的垃圾吗?
  直觉告诉他不对——这个塑料片出现的位置太凑巧了,正好在圈出来的尸体出现范围内,这种精致的加工品,怎么看都不像是玩具里的零部件。
  越想越头痛,路铮摸了摸额角的伤疤,忍不住起身用水壶接了点水,插上插座按下按钮,从裤兜里掏出一包速溶咖啡倒到一次姓纸杯里,又掏出几纸包砂糖,哗啦哗啦全都倒了进去。
  水沸腾得很快,咕噜咕噜的声音中,氤氲的蒸汽从壶口飘了出来,缓缓上升,在玻璃窗上映出一片水雾。
  “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