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万物留痕 作者:汉堡年糕

字体:[ ]

  办公室里很安静,对面的唐邵源伏着身子,眼睛距离桌面不过十厘米,时而抬起头看看电脑屏幕,手下不停地画着,给省里一桩陈年命案制作犯罪嫌疑人的家族DNA图谱。
  除了一边魏雄风处理视频时有些带着怨气的咔哒咔哒的鼠标声键盘声,整个屋内甚至都有些岁月静好的味道了。
  “丁零零……”
  直到电话铃声打破了一室沉默。
  “靠,这种时候来电话,百分之一百没好事!”
  一边吐槽着,魏雄风干净利落地暂停了面前处理到一半的视频,用两个手指头捞起电话,动作相当熟练。
  “喂?头儿?好的好的好的,就来!”
  “组长!”挂掉电话的大雄扭身冲路铮嚎叫:“要出现场啦!大峪县请求支援!”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个案子上线,热个身,后面的案子复杂程度会加强
  p.s.前面忘了说啦,这文的攻是小唐法医,真·师兄弟,年下
  p.p.s.这本文由于设定原因,需要有很多人物npc,都是作者用起名软件随机出来的,除了主角几个之外都不需要费神去记
 
 
第3章 
  疾驰在山间公路上的小车里坐着特案一组的几人,此刻他们正飞驰而去赶往省城下属的大峪县——这还是路铮在省厅第一次出现场。
  大峪县算是省城管辖范围里治安相对好一些的地界儿,这几年经济发展不错,县城内恶姓刑事案件不多,倒是城乡结合地区还有下属的几个乡里不怎么安稳。打来电话求助的是大峪县的刑警大队队长范志宇。
  “案发地点在大峪县下的逆坝村。”耿至忠是最先收到支援申请的,在车上简单地把一些已知案情给队伍中的几人介绍道:“白骨化尸体。”
  几人默默点头,目前具体现场还没有看到,确切信息就只有这些,耿至忠也不能妄下判断。
  白骨化尸体出现,那案发时间肯定已经不短,现场的不少痕迹物证很可能早就随着时间消逝了,痕检师并没有太大的用武之地。一般这种情况都是法医实力carry全场。
  大雄不愧是哪里需要哪里搬的省厅一块砖,技术熟练,车开得飞快,一路上还吼着《头文字D》的主题曲。
  “得飘得飘得咿的飘!”
  魏雄风嚎叫着一打方向盘,面前的指示牌上已经出现了“逆坝村”三个字。
  这逆坝村地理位置不错,紧邻省道交通便利,村里的基础设施还算过关,主干道上水泥铺得挺平整。等到一行四人抵达村口,远远地便有一个小警员跑步向前迎上来给他们带路,指挥着他们七弯八拐地开到了村庄周边一个小山坡下,才看到了一大片围观群众和周围维护秩序的民警们。
  “让让,让让。”小警员艰难地在热情围观的群众中挤出一条路,大爷大娘们看到路铮几人穿着警服,手里提着箱子,也颇为自觉地退到一边,带着点儿敬畏地冲他们指指点点了起来。
  案发现场是村庄边缘的一片无主荒地,这儿背靠着一片小山,满地都是荒草,路铮低头看了看,脚下的是一条泥土道路,上面杂乱地留着不少鞋印,现场看来被围观群众破坏得不轻。
  范新宇范大队长在土路中间等着他们,他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眉目坚毅,看起来很有警察的风范,见到耿老大一行人到来,皱着的眉心稍微缓和了一下,冲着一看就是领头人的耿老大伸出了手:“是省厅的专家们吗?你们好。”
  两人简单握了握,没浪费时间寒暄,范新宇便掏出身上的笔记本开始介绍起了现场的情况。
  小路西侧有一大片荒草呈现倒伏状,上面丢弃着一团看不出颜色,破破烂烂,黑里发绿的包裹物,已经被第一批到达现场的痕检人员和法医彻底剪开,里面包裹着一些白里发黄的人体骨骼,还有几块大石头。
  “发现白骨的是村民李二毛,他们家就住在村头,今天中午他从地里干活回来,忽然尿急,看这路边人少草高,就想过来解手,不想看到了一个大包,里头好像有东西,他一时好奇,就扯开了一个角,看到一个骷髅头,吓坏了,跑回家就报了警。”
  “勘察人员刚到现场发现尸体的包裹边上有几注烧过的香,初步猜测有可能是谁家的尸骨,没钱收拾入殓,就这么就地埋了,让野狗什么的刨了出来。”
  “然而?”一边听着,路铮已经麻利地套上了手套鞋套。如果这不是一起非自然死亡事件的话,大峪县的警方自己就可以处理了,范大队长根本不可能费劲儿向省厅请求支援。
  范新宇听说过路铮的能耐,看到他的动作神色便稍有放松,又很快再次蹙起眉头,伸手示意路铮过去。
  路铮蹲下身子,和范新宇一起翻开了尸骨外面的黑绿色包裹物。
  “哎,这怎么会——”咋咋呼呼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正是端着相机时刻待命的魏雄风。
  路铮也微微皱起了眉头。
  和尸体一块儿包在里面的,还有几块巨大的石头。
  范新宇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这里虽然靠近小山坡,但是那小山坡大致就是一个土包——侦查员已经组织检查过了,这一片地区方圆一公里之内,根本没有这么大的石头。”
  “更何况,谁家下葬,还陪葬几块大石头的呢?”
  **
  案发现场虽然已经被初步勘察过,但是由于预感案情并不简单,范大队长组织侦查员把现场保护了起来,方便路铮等人到了之后复勘。
  暴尸荒野,足迹灯和多波段光源等物便被路铮留在了车上。
  其他人此时都撤开一边去进行外围调查,路铮独自走向了尸骨。
  “大雄,拿双…”
  话音未落,一双塑胶手套就被递到了他面前。
  “哦,邵源啊。谢了。”路铮惊讶了一瞬,从善如流地带上了手套:“叫大雄来一下吧,他那里还有我的…”
  又是话音未落,一个盖子已经开好的勘察箱被唐邵源默默推到了他的面前,动作跟递早上那杯咖啡似的。
  路铮:……读心术吗?
  “大雄刚被头儿叫走了。”唐邵源跟哆啦A梦一样神奇地又从背后变出了一架单反:“师兄用我帮忙拍照固定吗?我也学过一些刑事照相。”
  路铮:……他到底有几只手?
  这个时候魏雄风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一路狂奔回来了,见到唐邵源举着个单反站在那里,瞬间炸毛:
  “靠,唐邵源!你个心机狗,马屁精,居然抢老子饭碗!”
  大雄回来得及时,唐邵源不无遗憾地交出了单反,毕竟术业有专攻,他一个业余的自然比不过天天摆弄相机的魏雄风。
  路铮笑着围观两个小弟斗法,他算是看出来了,魏雄风老是吐槽唐邵源,还爱把他当成假想敌,唐邵源道行就高多了,面对魏雄风的吐槽和挑衅,要么不置一词,要么心情好了毒舌一句,反正总能让魏雄风当场暴走还拿他没办法。
  组里的食物链隐隐的可见一斑。
  “年轻人,就是有活力。”面对两人之间不成气候的斗争,耿志忠一脸欣慰地对路铮说:“大雄还是很服邵源的气的,就是嘴上爱犟两句。”
  “这用你们年轻人的话说是什么来着?口——嫌体正直?”
  路铮悚然一惊,扭头一看,年近四十,说五十也有人信的老耿正直无比地说完这五个和他画风格格不入的字之后,黑脸上露出了忠厚的微笑。
  “跟闺女学的,她们小姑娘,就喜欢这些。”
  路铮:……不错,心态年轻,很棒棒哦。
  大雄带好手套之后,现场勘查就有条不紊地开始了。
  “尸骨看散落状态,是先白骨化,后被移尸至此的,此地不是案发第一现场。”路铮研究了一番包裹物中的一团枯骨,颇为肯定地说。
  魏雄风找准了角度,“咔嚓咔嚓”几声拍了几张尸体原始状态的照片,一边掏出笔记本老老实实地记录了起来。
  具体死亡原因等,不在路铮的专业范围,他大致检查了一番尸骨状态,便很快熟练地转移到了尸骨外的包裹上,仔细摸了摸包裹物的材质,随后检查了一下打结的位置。
  然后魏雄风就看着路铮在脏兮兮的包裹物上抠来抠去,食指和大拇指捻了捻,颇为细致地观察了一番,又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小心地提取了一些放入物证袋,又提取了石块、包裹物等部分,随后便直起了身。
  “包裹物是渔网,打结固定的方式是最普通的平结,不过重复打了很多个,非常牢固。”
  魏雄风继续在路铮指示过的地方兢兢业业地拍照。
  “路组长,怎么样?”范新宇看路铮这边似乎有了点眉目,急忙凑过来询问:“包裹里的石块和外面包裹的渔网我们都已经取样送去物化部门检验了,不过时间没那么快。”
  “不用着急。”路铮露出了一点微笑:“大致有了点眉目,范队长能请一位侦查员去问问这里的老乡,这村子以及周边村子,哪里有化肥厂吗?”
  范新宇听罢一下子精神抖擞了不少,一旁的一位侦查员非常主动,自告奋勇跑去询问了。
  “小路给大家说说看。”耿老大不知何时,同魏雄风、唐邵源等人一起凑了过来。
  路铮冲耿老大抛过去了个感谢的眼神,这是他来省厅之后出现场的第一个案子,一队的几人其实还没怎么磨合好,耿至忠这样问了一句也是拉近队伍成员的距离,顺便交流沟通一番,集思广益。
  不过让路铮有点奇怪的还是唐邵源,痕迹鉴定做完了之后便是法医的时间,他倒是挺有意思,反倒先凑过来听他说话了。
  “你们看这里。”路铮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首先是这三支香,这里荒郊野外,也不是村里人习惯的墓葬地点,初步可以断定这些香和本案有关。这些香看起来很新鲜,应该是近日出现的,香灰都整齐地落在土地上,来的路上我查看了局部历史天气,大前天晚上逆坝村地区刚刚有大降水,所以这具尸体应该是近三日内出现在此地的——当然,不排除嫌疑人去而复返的可能。”
  “给死者点香,是不是说明凶手是熟人,感到愧疚,就跟传说中盖上死者的脸一个道理?”
  一个声音在路铮耳边响起,他扭头一看发现居然是唐邵源。
  “这个香只能说明转移尸体的人对尸骨有愧疚心理,而转移尸体的人未必就是凶手。”路铮耐心解释:“现在不知道死亡原因,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找到转移尸体的人。这里是逆坝村比较偏僻的地带,没有监控摄像头,那我们就从这张包裹尸体的渔网着手。”
  一边说他一边翻动了一下渔网:“这种材质、颜色、质地的渔网,是我们省内农村非常常用的类型,目测很难调查出来源。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网眼里的污渍,你们看。”
  套着手套的手指捻动了一下,魏雄风凑得很近,几乎看成了对眼儿。
  “泥巴?”
  “对,渔网里尸骨堆积的方式是大块骨骼在中央,小块在边上,如果案发地点就在这里,那么尸骨分布一定也是吻合人体结构特征的,不会产生这种形态,而且这种网眼里的泥土质地和附近的沙石不一样,很细腻,符合水中淤泥的特征。所以这具尸骨原来是在一个水塘,或者至少是湿地中,近日才被挪动到了这里。”
  “那和化肥厂有什么关系呢?”
  路铮扭过头,看到魏雄风依然一脸困惑不解的样子,脸上的几个洋葱圈更圆了。
  “这个很简单,你们过来闻闻。”路铮搓了搓手指头上的泥伸了过去。魏雄飞也很积极地凑过去想闻,然而并不意外地被唐邵源按住,自己先弯下腰,离的老远用一个相当标准的姿势用手轻轻扇了一下,鼻尖一抖,长长的眉毛惊讶地挑起。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