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万物留痕 作者:汉堡年糕

字体:[ ]

 
文案
现代刑侦,科学破案,伪本格推理,主角痕检工程师,一边抓坏人一边谈恋爱一边找弟弟,自带马赛克,今日说法向
 
他因何致死?失血,窒息,还是中毒?
他死在何处?荒野,闹市,还是屋内?
杀人者是谁?仇人,爱人,还是路人?
有何种动机?财产,嫉妒,还是意外?
地上的足迹,窗沿的灰尘,车胎的印记,血滴的方向,明察秋毫,一双利眼还原犯罪现场。
湖底的白骨,冰冷的枪口,染血的刀子,幽暗的深井,斗智斗勇,一颗丹心唯愿人间太平。
——凡是走过的,必将留下痕迹。
 
Disclaimer:
1.相关刑侦技术知识来自于参考文献,新闻报道和各种纪录片,欢迎各位专业的朋友指正,不胜感谢
2.文中刑侦流程为小说结构考虑,有艺术化处理,不代表现实
3.文中案件发生地点、人物、时间等纯属虚构,请不要作为行为参考,让我们一起做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4.痕检知识主要参考文献:
[1]韩均良.痕迹检验[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5.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铮 ┃ 配角:各种小伙伴,各种凶手,各种背锅侠,各种受害人 
 
 
 
 
第一卷 沉鱼 
 
第1章 
  “妈!放开我妈!啊啊啊!”
  “呜——呜呜——!”
  孩童哭泣的声音,被捂住嘴呜呜哭泣的声响从田野深处传来,黄色的农作物碎屑被蹬踹得飞起,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异味。
  一个男孩矮小的身躯勇敢地扑了过去,额角却一阵剧痛,他眼冒金星地跌倒在地。
  头上好冷,身上也好冷。
  空气在一点点地流逝,眼前一片红的绿的奇怪的光晕闪过,几秒后进入了瞬间的漆黑。
  “呼!——”
  铺着简单的灰色条纹床单的大床上忽然坐起了一个青年男子的身影。
  青年双手撑在身后,胸膛剧烈地起伏,梦里巨大的信息量让他太阳穴突突直跳,他稍微闭上眼睛回想了一会儿,然后好像生怕忘记什么似的,扭身翻开床头一个木制小柜上的黑色皮面笔记本,抄起边上放着的水笔,在新的一页颇为迫切地写了起来。
  “秸秆”
  还有什么?
  笔尖停留在那个“秆”字的最后一竖末尾,胸膛起伏,手指尖的颤抖越来越剧烈,最后竟是留下了一个不小的墨团,黑漆漆的很难看。
  男人凝视了这两个略显潦草的大字几秒,慢慢画上了一个问号。
  天色已明,此时正值盛夏,日头长,从百叶窗透过来的光线显示现在应该也就五六点钟。
  床上的人双手捂着脸,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静静地坐了一会儿。
  睡意已经全无,路铮索姓扯开了纠缠在腰间的薄被子直接翻下床,趿拉着床边的拖鞋晃进了洗手间,还不小心踢飞了个破纸箱。
  这是一套比较老式的小户型一居室,看得出来住在这里的青年应该是刚搬进来没多久,地板上乱七八糟的堆着好些纸箱子,里面塞着各种书籍纸张和日用品。所幸屋子里家具不多,倒也不显得太挤。除了客厅里的桌椅还有一个钉在墙上的小篮筐,大件儿主要都集中在了这间卧室,一张床,一个旧衣柜,外加一台老掉牙的电扇。
  放眼望去,寒酸之气扑面而来。
  这位穷鬼先生一路翻山越岭闯进了卫生间,这卫生间也小得很,没窗户,洗手台上挂着一面圆形的镜子,镜子里映出一个人影来,短寸头,唇红齿白的,倒是还算人模狗样。
  路铮对着镜子怔怔地看了一会儿,轻轻抬起手,摸了摸自己左额角的一道伤疤。
  时间过去太久了,再过几个月,这条伤疤就在他的额头上呆满了整整二十五年。如今疤痕已经浅了很多,几乎看不出来了,不过当时伤口太深,外加没有及时救治,用手指一摸,还是能感受到那凹凸不平的表面。
  “唉……”他忽然叹了口气,取下架子上的毛巾进了淋浴房。
  冲了个战斗澡出来的路铮擦干了头发,套了条大裤衩,光着膀子站在窗边垂头往下望去。
  小小的街道上已经人来人往,早起晨练的大爷大妈们快乐地和彼此打着招呼,路边摊子上摆着灌饼煎饺,蒸包油条,白白的蒸汽氤氲一片,好一派人间烟火的景象。
  楼下煎饼摊的香味慢慢飘上来,卖煎饼的大爷动作麻利地用竹棒推着面糊,路铮看着那渐渐成型的薄饼,一颗有些焦躁的心奇妙地被渐渐安抚了。
  “周叔!给我来一套四块的煎饼,薄脆多加点儿哈!”
  正摊着饼的大爷头也不抬地冲着二楼窗边的路铮比了个“ok”的手势。
  A省位于华国北部,地理位置相当复杂,东面有海岸线,北面是边境,西南部分和许多其他省份接壤,冬天鹅毛大雪纷飞,夏天又闷又热宛如蒸桑拿,实在算不上是什么宜居之地。值得庆幸的是省城是著名的美食之都,汇集了不少好吃的,让路铮这个只会煮挂面的大龄单身汉呆得如鱼得水,自从他从榆钱市被调过来到现在,家里还没开过一次火。
  眼看着周大爷已经把饼翻了个面,路铮随手套了条背心,拿上钥匙下了楼。
  “拿去,吃饱了上班有力气!”
  楼下的周大爷见路铮踢踢踏踏地跑下来,一脸的皱纹都笑成了菊花,扬手丢过来一个鼓鼓的塑料袋。
  路铮也不嫌油,解开一看,呵,煎饼果子里塞满了薄脆鸡蛋生菜还有烤鸡肉,正是老周摊子上最豪华的九元套餐。
  “周叔,你不是要给我介绍孙女吧?”
  “滚犊子!”
  大爷作势要打,这边路铮早已大笑着跑走了,一边跑还一边回头:“不用找了,下次多给我打个蛋!”
  “个皮猴儿。”老周脱了手套往摊子前一摸,就抽出了夹在木板儿缝里一张十块钱的纸币。
  “唉,傻孩子。”大爷摇摇头,嘴角却忍不住翘了起来:“真是的,我咋就没个孙女呢。”
  除了晨练出摊的人们,贴小广告的家伙起得也真是够早,短短一会儿工夫,路铮家小公寓防盗门的门缝里就被塞上了一张粉红色的宣传单,和同一层另外两家一起迎风招展,活像三面小旗子。
  路铮拧开门锁,捡起掉落在地的广告纸瞄了一眼,上面印着好些昂首挺胸的美女,还有“精雕细琢,创造属于你的完美面容”这样的字样。
  他忍不住摇摇头把小广告扔在了桌子上。这广告是铜版纸印刷的,够厚,刚好用来垫着煎饼果子油汪汪的塑料袋,省得他擦桌子了。
  “咔哒”一声脆响,出门前烧着的热水已经咕噜咕噜地冒起了泡。路铮就着水冲了冲放在洗碗池边上的一个巨大茶缸,撕开一包麦斯威尔,犹豫地看看手上的第二包,壮士断腕一般地把小包装袋丢了回去。
  **
  A省公安厅,早晨八点十五分。
  厅里规定的到岗时间是八点半,陆陆续续的走廊里已经有了些走动的人。
  大楼东侧赭红的大理石楼梯台阶上,印着“A省公安厅”的防滑金属条已经有些旧了,此时正在上楼的人慢腾腾的踩踏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唐邵源正插着口袋,迈着一双大长腿,一步两级地往楼上爬。特案组刑事技术一队的办公室在四楼,今天一大早就热得很,他权衡了一下,果断放弃了和一堆带着汗臭味的大老爷们儿挤电梯。
  呼哧带喘地爬上三楼拐角,技术大队的头儿老耿的办公室在这一层,老耿早上要送闺女上学,一般都是踩着点儿来的,此时窗门紧闭。不过稀奇的是门外走廊的扶手边有个身影靠着,淡蓝色的夏常服掖在制服裤子里,皮带一勒,越发显得条儿顺。
  唐邵源眉头微微一皱,眼珠子打了个弯儿,瞥了过去。
  手里提着档案袋,又是站在老耿的门口——忽然间唐邵源福至心灵,看来这八成就是那位从榆钱市调上来的痕检专家了,新鲜上任的特案一组组长,他未来的上司。
  走廊里的新组长换了个姿势支在扶手上,唐邵源这下看出来他正在把一小块饼干搓碎,在走廊外吊着的花坛边沿上堆成小小的一簇。
  两只总出现在三楼走廊的胖鸟,平时一见老耿就能被吓得噌地一下飞上天,如今竟然老老实实地站在花坛边上啄饼干屑,还不时发出几声欢快的啾啾声。
  小胖鸟很会卖萌,还扭过头啄了啄路铮的手指头,逗得他忍不住笑出了声,头微微朝楼梯这边侧过来,大半张脸暴露在了唐邵源的视线里——短寸头娃娃脸,一边颊上还露出一个小酒窝。
  站在楼梯拐角的唐邵源瞬间睁大了眼睛。
  **
  “咱们技术队的办公室都在四楼。”
  说话的人有一张黝黑的国字脸,身板很厚,一看就很有威严气派,正是省厅刑事技术大队的队长,省里有名的审讯专家耿志忠。
  “队里除了支援地方出现场的特案组,还有文检、理化之类的专门实验室,有需要直接去五楼找他们就行。一组是特案组中出现场次数最多的,现在加上小路你一共有三个人,不过我一般都会跟去。”
  路铮刚刚在耿志忠办公室里聊了没一会儿,耿志忠就熟稔地“小路”,“小路”叫上了。
  这边说着,两个人已经走到了一扇挂着特案一组牌子的办公室门前,耿志忠门也不敲,直接豪放地一推就把门怼开了。
  “大雄,小唐,来认识一下,咱们一组的新组长,路铮。”
  门被推开后第一个出现在路铮眼前的是一个年轻男子,一张面孔很有暴走漫画风情——脑袋滴溜圆,眼睛也滴溜圆,鼻头也圆,加上此刻张成“O”形的嘴巴,完全就是一张馅儿饼上面摆了几个大小不等的洋葱圈,除了少了一副眼镜,还真的有点像动画片里的野比大雄。
  “组长好。”魏雄风挠挠头,看起来挺憨厚:“我是组里的刑事照相员魏雄风。”
  “大雄是吗?”路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冲他举起一个拳头:“以后咱俩就得同甘共苦了。”
  这话说的没毛病,痕检工程师出现场的时候,照相员是得全程陪着的,这两号人物就是一般刑事案件的先锋军,第一个冲进现场开路的总是他们。
  有些人说话天生就带着特别的感染力,魏雄风不知怎的,热血上头一激动,攥紧了他的小圆手跟路铮击了个拳:“放心吧组长!有我一口肉吃,就绝不会让你喝汤的!”
  路铮大笑出声,觉得这新小弟有点好玩。
  “这是咱们组的法医,唐邵源。哎小唐,别害羞,过来见见新组长啊。”
  这边魏雄风还在表忠心,那边耿志忠就冲一个高个青年招了招手。
  路铮这才把视线投放到了魏雄风的身后。
  这位唐邵源法医,路铮其实略有耳闻,年纪轻,学历高,还是难得的海归,一毕业就进了省厅,科研搞得风生水起,影响最大的就是去年的那篇关于痕量DNA检测的论文,被公安系统通报表扬了好多遍,也是系统内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了。
  和一路人生赢家,精英路线的唐邵源不一样,路铮就是纯粹的草根逆袭派,他一毕业就被分到了全省案件最多的边陲地区榆钱市公安局,榆钱市经济落后,民风彪悍,治安差就算了,警力还不足。八年下来路铮呕心沥血,命案侦破率到了百分之一百不说,还一路跌打滚爬地破获了一堆积压大案。省厅哪里能够放过这种人才,在路铮花了大力气把整个榆钱市肃清一遍后,立刻把他传召到了省城。
  唐邵源再怎么天之骄子,吃了年资浅的亏,此时也只能先委屈委屈给路铮当小弟。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