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全世界除了我都有病 作者:三无是萌点

字体:[ ]

 
文案:
许风沐自幼被有钱的爹赶出豪门,跌打滚撒二十多年后他重新回来,才发现城里有钱人都他妈有病!
比如全城最有钱的伪情敌朗歌搞了上亿合同,只为了嫖他——
朗歌:“想合作…洗干净让我睡啊。”
许风沐:“…你有病吧?”
朗歌:“我是有病,你来治啊。”
 
几次接触下来,许风沐发现这人不光病得不轻,全天跟踪偷拍他,还是个天煞灾星。
比如跟他搞上床那天死了养父,亲了他隔天发现残尸,准备住进他家却遇到蓄意纵火等等…妈个鸡!
对此,朗·专业变态·歌表示很委屈:“明明都是冲着你来的…”
 
怼天怼地痴汉攻×冷艳薄情残暴
正确文名《有个变态暗恋你十六年》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风沐,朗歌 ┃ 配角:穆瑞,魏杰,涂南,燕玖,郑明渊 ┃ 其它:
 
 
 
第1章 001
  “想我签字啊…陪我过一夜?”
  听到这话,许风沐只是微微抬高眼皮。
  寡淡的视线翻在办公桌对面的朗歌脸上,大略滑了个圈又落回企划书里,右手攥紧硬质签字笔。
  他手骨结分明,指甲齐根修剪的很干净,上面的月牙白都保持着健康而一致的弧度。
  可惜指腹到掌廓挂着一层枪茧,手背到掌心缀满了刀疤烫伤,实在不是双养尊处优的手。
  东平城正值鲜嫩的初夏,日光透过厚重的防弹玻璃,稀薄地扎进亚诺冰冷的总经理办公室,挥发出丝丝缕缕壮烈牺牲的水蒸气。
  亚诺掌权人朗歌撸起濡皱的衬衫袖,大大咧咧敞开的领口,细白的脖颈岌岌可危的坦露在空气中。他锁骨上泛着指节盖大点的红,俨然是刚被轮流糟蹋过的色气模样。
  他长着骄奢二世祖该有的风流皮囊,勾人的眼尾处约莫该刻一副对联,上联招蜂引蝶,下联拈花惹草,脑门加个横批——
  为祸人间。
  朗歌把胳膊肘懒洋洋撑在办公桌上,食指在桌面上敲着欢乐颂的鼓点,视线缠在许风沐脸到脖颈的位置。
  许风沐细碎的浅棕色头发柔软服帖,二十三的人瞅着像刚成年。他有双未语先笑的瑞凤眼,眼尾漂亮的翘起,即使浑身上下烙满了高冷,眼眶也盛满了喜气。以高挺的鼻梁为界线,下半张脸画风突变。抿起的唇线条冷硬,薄如锋刃,大概会在接吻时划出血痕。
  “朗总,合约里关于利益分成的部分,我们还有协商的余地。”许风沐说话时嗓音清润好听,内容死板僵直,一股子照本宣读的味道。
  真玄妙,先前跟他满地打滚,不、准确来说是打得他满地滚的人现在坐他对面正儿八经的谈利益分成。
  朗歌侧着脑袋,眼睛烙在他耳垂下方靠近脖子的部位,那里有枚指甲盖大的玫红色小心心。
  朗歌伸出舌尖沿着唇线舔了圈,喉咙干得发紧,“我话已经到撂到这份上了,看在我们俩相熟的份上,你应该买一夜送包月,脱光躺平让我挑姿势吧?”
  亚诺是国内数得上名号的地产投资公司,总部大楼设施完善,空调吹得十分多余。许风沐自带的冷气完全能搞个雪糕场,从他偏白的脸上分分钟可以刮下三斤冒着白霜的冰碴子。
  “贵公司下半年计划扩展项目建造娱乐印象城,我代表正功广告集团诚挚希望你们能把宣传相关的部分…”
  朗歌懒得听朗诵,撑着桌子上身前倾,凑到许风沐面前朝他眼睛里吹了口气,拂散挡在前额的发丝。盖在头发下的眉骨露出来,连同眉骨上面的几乎要消失的白疤。
  “沐爷,你这个逼要装到什么时候?”
  许风沐身体后倾避开朗歌,嫌恶地跟他拉开距离,瞳孔深处露出毫不掩饰的鄙夷。
  “你想CAO|我?”
  总算是不装聋瞎了。
  许风沐穿着墨黑三件式高顶西装,脖子上周整的打着领结,一脸禁欲的模样,却摆出看垃圾的目光,嘴里说着CAO|我。
  真会勾人啊,这男的。
  “想啊。”回答的十分干脆。
  许风沐虚眯起眼,目光割过朗歌覆盖在颈侧的黑发,琢磨着应该夸他‘出息了’还是‘能耐了’。几年过去了,他还依旧坚守着吊儿郎当的欠揍本质。
  上次这么跟朗歌近距离对坐,还是在高考完的暑假,俩人为涂南决斗前中二度爆棚非要签生死状的时候。
  结果,他们在医院隔床睡了三天。
  涂南是许风沐养父的儿子,正读大二,许风沐和涂南从开始交往到现在才过了半个月,上周他把涂南送到学校后提出分手,性格温和的前男友顺从的答应了。
  归根究底,是许风沐生理缺陷作祟…毕竟没有几个基佬能接受男朋友恐同,连拉个手都要磨蹭准备半天,大姑娘都没这么烦。许风沐也并不难过,他俩压根没办法培养出爱情。
  他跟谁都培养不出那玩意。
  天生无情无爱,独孤等老,真他|妈悲哀。
  涂南恢复单身后,许风沐一直担心朗歌会趁虚而入,结果过了整整一周都没动静。
  原来算盘打到他头上了,怕是阔别五年间太子爷忘了挨过的打。
  嫌命长。
  朗歌见他没有答应的意思,手覆在他手背上,倾身凑到许风沐耳边低声问,“你父亲现在可好?”
  许风沐测过身体躲开朗歌的气息,抽回手掏出湿巾纸狠命擦拭,直到把那处皮肤揉红了才停手。他把用过的纸巾扔准确到拐角的垃圾桶里,投了个空心球。
  “郑董在西二院重症监护室等死呢,你要是关心可以差人送束小白花过去,送他路上走的安详点,没必要通过个不知道从哪捡回来的野种打听。”
  “怎么会是野种,郑家太子都认了,你现在可是纯种郑家二少。刚好你家老爷子在旺季出了事,难道你不想在这个时候,演一出临危受命力挽狂澜?”朗歌压低声音,“…你得留在郑家吧?”
  一语中的。
  ‘咔嚓——’
  许风沐硬生生折断了手里的签字笔,把碎成几半的签字笔拍在朗歌面前,冷着脸,语气中杂糅了些磨牙的质感,“朗总,真会抓人心啊。”
  真他|妈讨人嫌啊!
  “那当然,我可是心理系毕业的,从小学就开始处对象,每天还要从家里偷五毛钱给他买棒棒糖呢。”朗歌大言不惭的收了他的夸奖,紧接着问,“你不同意?”
  许风沐撤回落在他身上的目光,“晚上十点。”
  “提前到六点吧,”朗歌一脸纯良无害,“我持久力好,十点不够折腾。”
  “八点,六点我刚下班。”
  “好,要我去接你吗?”朗歌极具侵略性的目光的在许风沐腰腹部流转,手指在桌上打着节拍,暗中揣测他藏在衣服下的身段,“知道我家在哪吗?”
  “你…就不能定个酒店吗?”许风沐懒得跟他装下去,语气里按捺不住躁怒,“房钱我出。”
  “酒店也凑合,不过要求是我提的,不好意思让你一个人出钱。”朗歌好看的唇慢悠悠吐出几个字,“AA吧。”
  “你大爷…高兴就好。”
  许风沐把骂到一半的话憋回去。
  开房挨CAO还要被迫AA,大爷你怎么不众筹个安全套呢?
  朗歌没有继续作死,利落干脆的在合约乙方处签下自己姓名,打内线请助理取来公章。
  在等候的间隙,他脱下身上皱巴巴的衬衫,露出上身明显是健身房加蛋白|粉塑造出来、实际用途只有传播荷尔蒙的花架子肌肉,刻意在许风沐眼前晃了两圈,“说实话,被我潜算你赚了。我硬件质量高技术好,多少人等着爬我的床呢。”
  起码后半句是实话,朗歌半点没有谦虚。他脸好身段好,就算家里没钱,想要爬他床的人,男男女女加起来,怕是能搞几十个个48系偶像团队。
  许风沐冷漠的挪开视线。
  再继续看下去,他骨子里的暴虐因素狂躁起来,大概会动手废了这个败类。
  朗歌光着上半身坐在桌边,用光裸地腰背朝着他,把换下来的衣服越过肩头扔到许风沐面前,“原味的,随便吸。”
  本性真是个难以捉摸的东西,不知道啥时候就会冒个头。许风沐捏紧拳头磨着后槽牙问,“我说,你到底是不满我甩了涂南呢,还是想要羞辱我这个人?”
  “为了…”
  朗歌话到一半,听到敲门声。他迅速把挂在旁边的西装穿整齐,卸去一身懒散,揉揉眼睛,把藏在里面的精明都剖出来,沉声说,“进。”
  刘江半只脚跨进办公室,立刻感受到里面剑拔弩张的气氛。他战战兢兢的把公章交给朗歌,紧张地注视着他在合约右下角盖下鲜红的痕迹。
  许风沐拿到合同,一刻都没有多呆,嫌弃的捏起合同书装进档案袋里甩门离开。
  踩着炮仗的脚步声消失在门板后,刘江紧张的吞了口唾沫,“老板啊,郑董刚出车祸住院,你就这么对人家二少爷,是不是不太好?”
  办公室门开了又关,朗歌斜斜瞥了眼助理,“放过他,你来?”
  刘江连忙捂住胸口,退后半步,说话都打着哆嗦,“我、我、结婚了,只是看许经理挺娇贵的…”
  “他娇贵?”朗歌发出嗤笑声,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他抡棍子把人脑袋当西瓜磕的时候,你还在背出师表呢。”
  这形容的太有画面感,刘江连忙护住头,绞尽脑袋里的西瓜汁回想了下出师表是哪年学的。
  初三吧…
  “看到那根笔没?”朗歌随意指了下桌上四分五裂的签字笔。
  刘江围着惨遭分尸的笔管看了两眼,发挥他助理小棉袄的本职,“我给你换一根?”
  “那是你沐爷的笔,”朗歌扬扬手里自己的签字笔,“要搁前两年,他这巴掌肯定就拍在我下半身了。”
  刚才他要是再激下去,许风沐按下下面的手会拿出什么?
  刀?还是…
  刘江愣了下,感觉裤裆里鸡儿发疼。
  许风沐混了十二年街拳,练了五年散打,大大小小场子都凑过,能活着绝对超出奇迹可以解释的范围,简直是个人肉挂逼。
  朗歌跟他动过几次手,每次都亏那爷没动真格。他翻开许风沐递过来的企划案,大略扫了两眼看似无可挑剔,实际套路满满的条例,轻飘飘继续说,“那个人虽然命贱,但骨头硬。他心里比谁都知道活着有多难,不可能因为这点破事一蹶不振。”
  “破事…这点?”人家作死都是在太岁头上动土,您可是要在他沐爷后头戳鸡儿啊,刘江望着正计算利润分成的朗歌,不知道应该同情谁。
  “老板,你以前都没有搞过潜规则,为什么会对许经理提出这种要求啊?”
  “为什么啊…”朗歌低垂视线抿唇想了会,把那个鼓噪着随时都会脱口而出的理由咽回去。
  他解开手机锁,举到助理面前亮出屏幕里高中时葱葱郁郁的许风沐,“你看他的腰。”
  刘江视线落在照片里男生的腰部,隔着薄薄的白色短袖能看到细瘦流畅的美好腰线。
  “再看他的腿。”
  包裹在黑色运动裤里的腿又长又直,肌骨匀称,瘦而不干。
  朗歌问,“弯了?”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