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正义之殇 作者:藏妖

字体:[ ]

 
文案:
一次怀着“试试看”的态度去探访十年前一起自杀案现场,却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就此,林遥因为对司徒心怀愧疚,而做出一系列不该做的事——暴力执法,双目失明,孤身犯险。
案件中,人性的光明与黑暗,正义的威严与代价,在事实面前只是衡量价值的砝码。
什么才是真相?当真相摆在面前时,谁能做到完全客观?
 
先来跟各位小天使解释一下,为什么《正义之殇》会在老坑这边更新。本来的这个老坑呢,是跟很多作者联合写的系列文。在几年前其他作者陆陆续续都不写文了,我这个也写不下去了。所以,一直挂在“坑”里。新版《一切》我是不打算V的,所以就来替换掉老坑的内容。小天使们在看文的过程中不会影响阅读的,但是文下的一些评论可能有点出戏。我再次请求大家的包容和谅解。
爱你们的妖妖。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遥、司徒千夜 ┃ 配角:唐朔、叶慈 ┃ 其它:悬疑推理
 
 
 
第1章 旧案、意外、错失
  卧室的大床上凌乱地散落着很多写满了字的纸张,纸上的字有些墨迹尤深,有些线条交叠成了乱麻,可见书写的人偶尔犹犹豫豫,偶尔心烦气躁。小圆桌和木椅与卧床对角而置,一本小说,四五个药瓶,一盏橘灯。司徒站在圆桌旁,灯光照亮了他的半张脸,不复前几日的苍白,终于有了些红润。身形消瘦了很多,眼睛也因为熬夜布了一些血丝,他正呆呆地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眉宇间有道化不开的纠结。
  房门被推开,男人端着一杯热好的牛奶走进来,看到司徒还站在窗前,说:“刚出院,你应该多休息。”
  半年前,司徒中了一枪,在鬼门关打了来回好歹算是回来了。但是,只要一想起这件事,他浑身都觉得难受。
  “还没有消息吗?”司徒冷声问道。
  男人稳稳地坐在椅子上,放在桌子上一张闪存卡,说:“你先看看。”
  司徒打开电脑插好闪存卡点击文件,第一眼就让他一愣,诧异地看向男人,问道:“510案?这是十年前的案子。”
  男人遂点头道:“一直没告破。死者是被远程狙击致死,现场附近找到的弹头和弹道轨迹测试结果,子弹是7.62ⅹ51mm北约制式弹。”
  司徒敏锐的直接让他嗅到了很多信息,跳过一些不必要的废话直接问道:“是同一个人?”
  “应该是同一个人。”男人拿过鼠标,将文件拖到中间位置,说:“子弹经过手动修改,弹头用工具矬过,加强了穿透力。”男人的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皱,“这是个经验老道的狙击手。”
  有线索总好多没线索,哪怕这是半年来,唯一找到的跟狙击手有关的线索。
  但事实上,510案的资料并不多。司徒知道,能弄到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问题是接下来怎么办?
  拉动鼠标的时候司徒揉了揉胸口,似乎还有些不舒服。熬夜对还在复原的人来说并不好,可他心里装着很多事,既没有心情好好养伤,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好好休息。而让他牵挂的事情中,除了狙击手外,还有一个人。
  “家里那边的情况怎么样?”司徒问道。
  男人说:“柯义东的案子算是结了,他手里留的那些证据足够让宋海燕认罪。”言罢,斜睨着司徒,“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我想……”司徒忽然看到关于死者的情况介绍,搁下了要回答男人的问题,诧异地看向他:“死者是个法医?”
  男人没做声。
  “怎么回事?”司徒转身面对着他,“十年前年前你还在,认识死者?”
  “朋友。”男人意简言骇地回答。
  司徒更加诧异,几乎用难以置信的口吻,问道:“你没能破案?”
  男人无奈地摇摇头,说:“510案并不复杂,问题是抓不到凶手。”言罢指了指电脑,所有的问题似乎都在这个动作中得到了答案。
  说完,男人起身离开了司徒的卧室。
  这一天早上下起了大雨,瓢泼般的雨水洗去了连日来的闷热,只是给出行带来了一些不便。
  柯义东案件结束后,林遥又回到了地下档案室,远离重案组的杂言杂语继续做书虫。唐朔每天都到档案室他闲聊,偶尔还会帮忙整理一下老旧的档案。林遥赶过两次,唐朔该来还是会来,偶尔的带些吃的东西。渐渐的,林遥也不再排斥他了。
  把手边的一些东西摆放好,唐朔趴在桌面上,呐呐地说:“好快啊,没想到宋海燕这么快就判了。林哥,你说到底是谁杀了柯义东呢?”
  林遥沉声说:“不知道。”
  “会不会是柯义东的那个帮凶?”唐朔试着分析,“我想不出别的可能性啊,只有那个人了。”
  两个人想得都差不多。然而,还有很多的问题困扰着林遥,所以在他看来,柯义东案并不算完全告破,况且,邓婕还给出了不少疑问。
  邓婕做尸体解剖的时候发现,柯义东不止是移植过肝脏,还有脾。这小子能活下来并且从事舞蹈方面的工作,需要大量的药物和治疗费用。以柯义东的经济情况而言,他绝对负担不起。
  还有一个让邓婕都头疼的问题。她调查了本市所有的医院,甚至连周边城市的大型医院都查过,却查不到柯义东移植手术的记录。柯义东是在哪里移植了肝和脾?移植源又来自哪里?术后的费用又是怎么支付的?
  这些问题,不只是邓婕想不通,林遥同样毫无头绪。
  “啊对了,司徒有消息吗?”唐朔咬着大苹果,也就是随口一问。
  唐朔的话音刚落,林遥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吓人!唐朔赶忙说:“那个,你别生气了。他肯定没事。”
  妈的,是死是活倒是给个消息啊!林遥气得是这个。
  其实林遥知道,司徒肯定活的很好。所以,为啥不来个消息?被点儿了一枪怎么还没动静了?虽然他跟司徒相识的时间不长,了解这人也不够深,可还是认为,以司徒的脾气秉性来说,这一枪之仇他要是不报,肯定吃不香,睡不好,一辈子都耿耿于怀!
  所以说,司徒没有消息,让林警员耿耿于怀,柯义东的则是让林警员如鲠在喉。不过,他回到地下档案室也不是白白浪费时间的,这半年来翻阅了大量的资料和案宗,试图从中找到些蛛丝马迹。葛东明知道这事,没阻拦过,也没鼓励过,只是默默地等着,等着林遥重新走出档案室的那一天。
  与等待中的葛东明不同,邓婕时不时地找林遥聊聊天,拉拉家常。今日,唐朔前脚刚走,邓婕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哒哒地走到地下室,推开了档案室的房门。她绕过几个档案架,看到林遥伏案阅宗,专注而又认真。敲了敲档案架发出咚咚声,引起了林遥的注意。看见林遥抬起头一脸呆萌的样子,邓婕笑着问道:“你住这了怎么的?都快七点了,还不走?”
  林遥指了指手边小山一样的档案袋,说:“看完就走。”
  好家伙,这么多!邓婕走上前,咂咂舌,“那你干脆明天下班再走好了。”
  林遥想起前几天谭宁塞给他一包牛肉干,据说是朋友从内蒙带过来的,纯手工制作特别好吃。林遥基本上不吃零食,牛肉干没打封一直放在抽屉里,这会儿正好借花献佛。
  邓婕徒手撕开厚厚的包装袋,再一次让林遥觉得这个女人不寻常!故而,不由得担心起来:“邓姐,你这么强悍,什么样的男人能娶到你?”
  邓姐假模假式地想了想,说:“看顺眼就成。”
  “什么条件算顺眼?”
  邓婕敲着下巴,努着嘴儿:“嗯……司徒的身高、你的头脑、谭宁的性格、东明的城府、猎豹的爆发力。”
  “最后一个不是人。”
  “没人能达到我的要求。”
  其实林遥是想说:这辈子你估计是嫁不出去了。
  闲聊了几句,邓婕还没有走的意思,林遥慢慢看出来了这位八成是有事。放下手里的案宗,林遥问道:“邓姐,你是不是找我有事?”
  邓婕翘着二郎腿,对林遥淡淡一笑:“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等你不忙了再说。”
  林遥放下了手里的东西,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说吧,我现在就不忙。”
  邓婕闻言舔了舔嘴唇,这让林遥觉得有些古怪。舔嘴唇这个动作显然是暴露了邓婕内心的犹豫和挣扎,想来并非“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邓婕很快收敛了多余的表情,低声说:“关于柯义东的案子,你们有狙击手的线索了吗?”
  林遥摇摇头。
  邓婕冷笑了一声,说:“看来他没告诉你。”
  “谁?”林遥歪着头眨着眼,好奇的不得了。
  “无关紧要的人。” 邓婕撇撇嘴一语带过。随后说道:“其实,在十三年前也有人死于那种奇怪的子弹。”
  林遥闻言眼睛一亮,追问道:“远程狙击?是那种被改动弹头的子弹吗?”
  邓婕稳稳地点了头。
  林遥追问道:“十三年前的什么案子?”
  “这话说起来可长了。”邓婕卖关子似地笑了笑,“找个地方吃饭吧,边吃边说。”
  吃饭不是主题,主题是邓婕所谓的“说来话长”。
  作者有话要说:
  先来跟各位小天使解释一下,为什么《正义之殇》会在老坑这边更新。本来的这个老坑呢,是跟很多作者联合写的系列文。在几年前其他作者陆陆续续都不写文了,我这个也写不下去了。所以,一直挂在“坑”里。新版《一切》我是不打算V的,所以就来替换掉老坑的内容。小天使们在看文的过程中不会影响阅读的,但是文下的一些评论可能有点出息。我再次请求大家的包容和谅解。
  爱你们的妖妖。
 
 
第2章 旧案、意外、错失
  满满一桌子菜,俩人吃有些浪费,但是邓婕就这样,甭管能不能吃完,也不管多少人吃,她都喜欢把自己想吃的东西叫全了,大不了剩下的打包带回去,喂加班的小崽子们。
  林遥没心吃吃喝喝,只等着邓婕吃得差不多了,才问:“到底怎么回事?”
  邓婕抿了口茶,说:“十三年前的4月17日,本市一家私人诊所发生了命案。死者是开诊所的医生,发现尸体的是他雇佣的护士。那时候,局里还没有重案组,只有刑警大队分下来的两个分队。当时我还在上学,所以呢,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说到这里,邓婕给林遥续了一杯茶,“据说,诊所有四个房间,一间检查室、一间电疗室、一间观察室、一间诊室。尸体是在一楼的地下室被发现的。奇怪的是,诊所的护士从来不清楚还有地下室,是当天早上上班,看到厕所有扇门开着,而那扇门平时都是上锁的,护士一直以为是放些杂物的地方罢了。但是,里面却是楼梯,一直通往地下。地下只有一个房间,看摆设应该是手术室。死者躺在手术台上,死因是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
  听了邓婕长长的一番情况介绍,林遥总结了俩字:“自杀?”
  “的确是以自杀结案。”说到这里,邓婕吃了一口辣根贝裙,看得林遥直咧嘴,邓婕半点热泪盈眶的迹象都没有,林遥好奇了,也夹了一筷子辣根贝群进嘴,结果……
  “你傻啊?怎么吃这么大一口!快喝点水缓缓。”
  林遥低着头,艰难地说:“继,继续说!”
  “说哪了?哦,说到自杀了。”邓婕不疾不徐地说:“当时呢,负责这案子的警察说是自杀,但死者的妻子死活不相信,说丈夫不可能自杀。但是,根据现场勘查,以及尸检结果分析,她的丈夫的的确确就是自杀。”说完,邓婕的脸上微微露出一点苦恼地笑意,“她遇到了一个好警察,这个警察以非自杀案调查线索,没想到,不出一个月就死了。远程狙击,一枪爆头。”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