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缉凶西北荒 作者:白云诗诗诗

字体:[ ]

 
文案
 
罪犯都爱演,破案全靠浪
十五年前的金川连环杀人案,十五年后再现于三百公里外的关中省会长安市。同样的杀人手法,同样的犯案现场。
死者恰恰是当初金川始案的犯罪嫌疑人。
跨越十五年的悬案,再次划破了关中省的宁静,宛如在血液里行走的针,它从长安破土而出,以最尖锐的形式扎入警方的视线。
——骚包雄姓警花与英俊伪直男疑犯的追凶故事。
 
【双主角】,【各有CP】,注意别站错噢。
【CP:邹容泽X房灵枢 梁旭X罗晓宁】
 
前面那对是一个赛似一个骚的不浪不舒服CP,后面一对是一个赛似一个纯情的打个啵都闭眼斯基
 
内容标签: 悬疑推理 
主角:房灵枢梁旭 ┃ 配角:邹容泽罗晓宁 
 
 
 
 
 
第1章 翠微花园
  ——本文与一切真实案件、真实地点,均无任何关系。故事纯属杜撰,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2015年的盛夏,对于长安市而言,是一如既往地炎热。盛夏的骄阳笼罩着长安,干旱而炎热的陆风吹过这座古老的城市,带着汉的沙、唐的土,在今朝今代的朱雀大街上落下一整天的风尘。
  房正军骑着他的脚踏车,从朱雀大街一路东行,向曲江的翠微花园去。这一路需先绕过大雁塔,又经芙蓉园,渐渐地、渐渐地地平线起来了,看见高楼了,这就是说,古都的边界到此为止,再向东就是今时今日的长安了。
  这是一条奇妙的路线——于走在这条路上的所有人而言,这是一条时间的陆地河,溯洄从之,是汉唐遗韵的无数地标,溯游从之,是盛世西京平凡而又丰盛的日常。数不清的槐与柳在这条陆地河的两岸招摇,将古往今来的时光编织起来,编成一段锦——这锦上堆满不动声色的绣,人在路上走,也在锦中行,那锦上绣的是一整个长安吐故纳新的气息。
  你若是和房正军一样,在那年九月的芙蓉路上走,必定要为这古城感到惊艳。
  但房正军是无暇也无心惊艳的,他不是第一天看见这城市的样子,他的眼睛也不是用来发现风情雅韵的。在这个老刑警眼中,这段锦绣的路现在染了血,它吐着生死,含着罪恶,它通向命案现场。
  离翠微花园已经越来越近,似乎连风里也传来血的腥气、甚至是腐臭的气息——那就是命案现场的气味,没有人喜欢这样的气味。只要一想到凶手可能也在这条路上走过,房正军的心胸就涌起一阵难言的厌恶。
  他在小区门口下了车,门口已经被警戒起来,黄线拉着,民警在外面疏散记者和围观群众,里面已经有人接出来,是曲江派出所的的副所长刘宸:“这是刑警支队的房队。”
  房正军指指胸口的工作证:“都自己人,认识的,进去说。”
  刘宸引着他向楼上走,先给他递了一根烟:“主要是情况特殊,不然我也不专程打电话叫你过来。我听说你人都到火车站了,这下嫂子更要生你的气了。”
  房队长和房夫人已经离婚两年,婚虽然离了,感情却没离掉,还像小情侣分手一样拉拉扯扯没完没了。夫妻俩两地分居,房队长在长安,房夫人在宝鸡,两人平时以电话吵架的方式联络感情,今年房队长的感情建设大有成果,房夫人终于点头答应相见一回。
  就是这样不巧,房队长提着国民气人补品的乌鸡白凤丸和直男盲选的玉兰油大礼包,大早上起来刚抵达高铁站,刘宸电话来了。
  他在电话里说得简单:“曲江出事了,三个人,可能死了好几天了。”
  房正军二话没说,扔了火车票,掉头就往曲江跑。
  于刑警而言,时间不仅仅是金钱,它还可能意味着更多的人命。
  此刻刘宸在一旁窥探他的脸色,从电梯一楼窥探到九楼,两个人都沉默不语。
  刘宸试图打破尴尬:“我看你外头车兜里还放个什么乌鸡白凤丸?你这不是找骂吗?嫂子四十也不算更年期吧?”
  离事发现场越近,就越是需要说点什么来缓和心情。
  房正军不欲和他扯这些闲话,开门见山地问他:“死的人叫什么?”
  刘宸沉默片刻:“卢世刚。”
  房正军的脚步短暂地停顿了一瞬。
  “上个月来我们局里的那个卢世刚?”
  刘宸点头道:“就是他,还有他老婆儿子,三个人。”
  “怎么死的,死了多久,谁发现的。”
  “是他家的钟点工——哎我的房队长,你自己看吧。”
  刘宸按了按太阳穴,一脸头疼脑热的不想说。
  电梯打开,恶臭混着楼道里的热浪扑面而来。法医和市局的人都在忙,蹲在地上招呼他们:“刘所,房队。”
  尸体尚未掩盖,还在拍照和检查,因此整个现场还保持着它被发现时的样子。凶案现场没有明显的血迹,也没有脚印,显然是经过了精心的打扫。死者用细绳反手捆绑起来,三具尸体呈“品”字形,分宾列主地朝大门跪伏。暑天炎热,尸体早已膨胀,变成青灰的颜色,腐肉从细绳两边向外膨胀。
  房正军沉默地注视着居中的那具男尸,这尸体的手腕上戴着一块老式的西铁城男表。
  是的,他就是卢世刚,房正军想,上个月他来局里,也戴着这块表。
  表还在走,而人的生命已经永远停止了。
  “是不是和金川案一模一样?”刘宸道:“藏了五年,这个杀人魔,又出来了。”
  房正军没有说话,他小心地把烟熄灭,烟灰全拧在手心里。
  这已经是他第七次目睹同样的情景了。同样的灭门,同样的尸体姿态,同样的洁净的犯案现场。
  房门大开着,从门外看去,这房间犹如一个恐怖的舞台,展示着一场熟练又精美的屠杀。尸体不会说话,它们只能用扭曲的表情,向整个世界陈述死亡来临前的绝望感受。
  房正军从案发现场回来,心情和步履一样沉重。
  这不是一场简单的凶杀案——若你是长年久居在关中的本地人,就会对它产生极其可怕的联想。
  远在十五年前,距离此处三百公里的金川县,曾发生数起震惊全国的连环杀人案。凶手几乎以固定的形式,每年入室行凶一次。他不抢劫财物,也不污辱妇女,他来得无声,去得也诡秘,他进入受害者家门的那一瞬,似乎仅仅就是为了杀光所有人。
  不分男女,也不分老幼,全部杀光。
  留下一地尸体。
  一时间人心惶惶,全国都在盛传关中出了一个灭门绝户的杀人魔。那还是网络不甚发达的年代,在舆论控制的情况下,案情以添油加醋的形式口口相传,越传越离谱——无论怎样风传,有一个细节是决计不错的,那就是这个杀人魔喜欢摆弄尸体。
  每具尸体都用细绳反捆双手,以跪伏的姿态腐烂现世。
  这凶手仿佛一个惩戒者,虽然不知道这些无辜的死者究竟是犯了什么罪。
  此案历时十年,始终未能侦破,凶手反侦察意识极强,案发现场永远被打扫得一尘不染。最难解的是被害人之间几乎毫无关联,警方根本无法排查。
  不怕仇杀、不怕劫杀,一切有利可图、有情可解的凶案都能循出蛛丝马迹,最怕是这样无差别攻击的变态杀人。
  房正军参与了始发案和随后六个连环案的侦查,最初是作为主要负责人,后来则是协助侦查。其中艰难辛苦,不再赘述,因为对他自己来说,没有破案的艰辛是无价值的艰辛。
  追查最终以一个尴尬的形式落幕——从五年前开始,金川杀人魔突然偃旗息鼓了。
  他像一滴水或是一捧盐,融入茫茫青海之中,也像一粒砂,匿迹于关中滚滚黄沙浪里。就这样沉寂下来。
  一年过去,两年过去,警方猜想,这个凶手可能是死了,又或者,是有什么不可抗阻的情况,使他不得不就此收手。
  也许是疾病,又或者是任何难以揣测的原因。他的最初动机就难以捉摸,他的洗手上岸也更加无从推敲。
  而房正军放不下这个案子,它就像一根刺,一根黑色的、蠕动的肉刺,插在关中平原的某个城市里,也插在房正军心里。你看不清它究竟刺破了什么地方,但它的确没有死,它似乎总还会有下一击。
  十五年了,只要一想到这个杀人魔依然蛰伏世间,房正军寝食难安。
  现在这根刺终于出来了,它再次划破了关中省的宁静,宛如在血液里行走的针,它从长安破土而出,以最尖锐的形式扎入警方的视线。
  重案组的专项筹备会议当天下午就准备召开——注意是“筹备”会议,并且是“准备”召开。
  案子来得太突然,用省厅当天下午发来的指示总结,就是手法极其残忍,影响极其恶劣,必须慎重对待,必须妥善处置。至于如何“妥善处置”,方法可大可小。
  如果移交省厅,那就是“为表重视以省公安厅为首迅速组建指挥中心”,如果就地侦查,那就是“稳定舆情并最大程度降低不利影响”。
  采取哪一种都可以,只是上面的领导们需要一点斟酌的时间。
  他们的为难不是没有道理:偏偏是在曲江,上头是雁塔分局。名胜景区,高价地段,最需要安全和保障的地方,闹出凶杀案。
  还是经典手法,老案再犯。
  整个关中省正在搞旅游文化年,而即将到来的长安金秋国际旅游节又是这场活动的重中之重。宣传和招商从春天就开始了,上头三令五申要做好安保做好安保。这倒好,恐怖分子是没有的,但有杀人魔出没。
  太难做。
  这时候爆出连环杀人案,已经不是考虑谁的政绩的问题,如果情况失控,那对于长安、乃至整个关中,影响都是致命的。
  指挥中心到底由谁牵头组建,省厅还是市局,由哪位主管领导负责,这些官面上的事情可能还要纠结一晚上,大家都知道这是个烫手山芋,破获了是大功,破不了就是大过。房正军不怀疑上面对这个案子的重视程度,但他对上面的反应速度不抱期望。
  市局的想法,也是一样。
  所以大家不纠结到底是由谁指挥,车炮未到,卒子先行——市局先召开案情分析会,等到专案组人员批示下来,再把案情向参与人员梳理一遍就可以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也是最有效率的办法。
  “死者卢世刚,广源建材公司的法人代表,妻子张秋玉,家庭妇女,无业,儿子卢天骄,高二学生,死前在长安实验中学就读。”
  不大的会议室里坐满了人,曲江派出所和其他几个区的派出所负责人都到场了,市局领导也全部到场。由房正军负责主持介绍案情。
  “报案的是卢世刚家的钟点工,她每隔三天去一次,协助张秋玉进行扫除。”
  房正军展示了上午带回来的现场照片,又一并展示了中午抽调的金川案卷宗:“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呈现巨人观,初步推断死亡时间是在三天前,也就是8月27日。从尸体情况初步推断,三人的死因都是割喉,又被锐物刺中心脏——这和金川案的犯案手法、犯案情况,都非常相似。”
  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两张十分神似的照片。
  左边是曲江案,右边是金川案,死亡现场活像是再版复刻。
  “不排除是同一人犯案的可能,并且是极大的可能。”
  说话的是市公安局副局长陈国华。
  此话说与不说没有什么区别,意义在于让书记做个笔录。
  房正军微微点头。
  “凶手的反侦察意识很强,在死者卧室发现了丢弃的空调被,上面有喷溅状的血迹。应当是凶手在行凶之前用空调被挡住了受害人的身体。现场没有留下指纹和脚印,走廊里也无法提取有效的脚印。”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