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夜遇杀人魔 作者:阿鹿阿

字体:[ ]

 
简介
普通上班族李晴朗有一天发现自己的身边可能潜伏着连环杀手……
悬疑  较为现实向
现实向的意思大概是……男主普通人并不是神探,也没有荡气回肠的爱情,慎入233
 
 
 
 
第1章 
  李晴朗下班回到家的时候,章睿正要出门,休闲西服,劳力士,公文包,人模人样的。
  “晚上和瑞典那边有个例会,不吃饭了。”
  李晴朗嗯了一声,随手把路上买的菜放在茶几上。
  门咣得一声,章睿出了门。李晴朗慢走几步到窗前,刚好看见他进入那辆黑色的雷克萨斯,一溜烟儿地开走了。
  李晴朗今年29,男,小职员,gay,未婚。
  章睿和他是大学同学,同一个学院不同专业。到今年9月,俩人认识整11年,交往8年。
  毕业这七年,怎么看章睿都混得比他好太多,跨国大公司亚太区销售骨干,虽然在这如魔似幻五光十色的Z城,也就算个可以,要是不啃老,连这套二手房子的首付都是问题,但是毕竟人红酒喝着,小车开着,洋文拽着,西装革履地陪客户穿搜于这个城市的各种高级场合,那个生活质量就不一样。
  李晴朗当年专业没选好,虽然说是结合管理与技术,其实啥都没学到,姓格不温不火脑子不够灵光,于是混到现在也就是个公司职员,和应届生唯一的区别就是头衔上有个senior。
  平庸,沉闷,奔三男人的生活。
  李晴朗打开冰箱,拿了个苹果啃起来,一个人做饭也吃不完,他一向有一个特技,随便怎么样都能应付一餐。
  想当年他们俩大学毕业,怀抱着雄心壮志和美好期望来到Z城。没买到卧铺,硬座坐了一晚上,俩大小伙子睁着四只兔子一般的红眼睛,新奇地打量这个城市。
  第一次看到这个城市闻名遐迩的夜景时,章睿大声对天空喊:“晴朗,你等着,我要征服Z城,我一定让你过得好!”
  虽然李晴朗那时候觉得自己被当成了个娘们而有点不痛快,但是心里还是很感动的。
  刚开始的同居生活甜蜜又新奇,很快章睿就把大部分家务都推给了李晴朗,李晴朗就自然而然地接下来,等后来发现这些琐事有多么麻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所以今天,他不知道是应该为能不做饭刷碗而高兴呢,还是应该为他忘了自己生日而伤心呢。
  8年,他们要是异姓恋,崽子都能打酱油了。
  11点,章睿回来了,早得出乎他的意料。他原来以为开会只是个借口,章睿肯定陪客户去了,没想到看起来还真是开会。
  他第一次发现章睿出入那些地方的时候,大概五六年前,章睿嫌技术来钱慢,转做了销售。既然是销售,那么把客户伺候高兴为第一要务也没什么好说的,特别是章睿的公司主要客户都是垄断型国企,就算是世界N强的跨国公司,来中国也得入乡随俗不是。
  李晴朗自然是不高兴的,虽然章睿是个弯的,但是男人那点事情谁不知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男人就是下半身动物。再说,就算不直接提枪上阵,搂搂抱抱的场面也是要做的,总不能客户正嗨的时候,您坐怀不乱地来一句:“对不起,我是gay。”
  李晴朗光着膀子,把腿翘在茶几上看电视。章睿扔下包钻进厨房,过一会儿又出来:
  “没吃的?”
  “你不是说不回来吃吗。”
  好像是回忆了一下,章睿哦了一声,又有些不满地说:“那也不能什么吃的都没有吧。”
  李晴朗无奈地说:“行,那我给你下碗面吧。”晚上只吃了个苹果,现在这点他也觉出饿了。
  简单的挂面打两个鸡蛋,两人就在厨房希呼希呼吃了。
  厨房小,俩人身体挨着身体,相对无言。
  李晴朗把空碗放到水槽里,顺口问:“没什么事儿吧。”
  章睿把最后一口面嚼进嘴里,含混地说:“这季度业绩不太好。”
  李晴朗哦了一声,想着是不是应该说些注意身体不要太CAO劳之类的话,章睿已经一抹嘴一扔碗出去了。
  章睿不乐意和他说工作上的问题,倒不是有什么不好说的,是因为说了他也帮不上忙。部门里的勾心斗角,李晴朗完全不擅长,和客户怎么交流怎么搭上线,李晴朗没人脉没口才,更是一窍不通。
  所以李晴朗也不清楚他每天在忙什么,搞清楚了说不定反而给自己找不痛快,何必呢。
  李晴朗洗完碗,章睿已经在洗澡了,李晴朗等他出来,也进去洗了澡,出来的时候,章睿侧着身子躺在床上,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这个卧室小,床可不小。他们当时搬进来的时候,家具都是旧的,就买了个舒服的新床,本来是考虑大床滚起来爽,现在看来,不滚也很有好处。
  李晴朗在另一边躺下来,两人之间隔着一个手臂宽的距离。
 
 
第2章 
  半夜的时候李晴朗突然醒了,他睁开眼睛,大脑空白地看着黑暗中的天花板,身边章睿发出绵长的呼吸声,突然一阵心悸。
  年近三十,一事无成,身边躺着的爱人渐行渐远,看不到未来,回去或者留下,都艰难,明天还要按时上班。
  李晴朗翻身坐起来,突然想喝酒,毕业以后他不太喝酒,没什么心情也没什么需要,章睿倒是经常喝得醉醺醺回家,并且频率和他工资与脾气的上升成正比。
  李晴朗抽了几张钱,没开灯,没带手机,摸着黑出门了。
  出了小区就有个24小时便利店,李晴朗从睡眼惺忪的店员手里买了半打罐装啤酒,站在门口却不知道去哪儿。
  背后是灯亮如白昼的便利店,面前是凌晨不知几点的寂静黑夜,他突然想走进这片黑暗,去往任何地方都行。
  他往前走去,过一个街区是个小公园,没什么人打理,基本处于半荒废状态,只有少数晨练的大妈大爷乐意光顾。
  五月的夜晚还有一丝凉意,偶尔只野猫发出撕心裂肺的春号,这片都是老旧的小区,路灯坏了不少,一段路明一段路暗,街道空无一人。
  小公园晚上是关门的,不过那栅栏也不高,李晴朗没费什么劲儿就翻了进去,公园里没有照明,只有各种树木灌木的轮廓在黑夜中起伏。
  他顺着小路走了一段,看见一个长椅,就坐了上去,打开一罐啤酒灌了一通,啤酒滋滋冒着泡,从他喉咙里滑下去,李晴朗舒服地打了个嗝,觉得十分畅快。
  突然背后传来一阵沙沙声,他一个激灵向后看去,身后是一片茂密的小树林,看不清任何东西。
  李晴朗等了片刻,不由笑自己大惊小怪,回过身去又灌一大口,想起自己如果在这里坐到天亮,章睿早上见不找人会怎么样。
  多半以为他出去买早饭去了吧。
  人都是会变的,这没什么好说。
  当年的少年心气,面对社会的滚滚浪氵朝,简直不堪一击。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在一切撕破前就抽身离开,至少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问题是,不这样,他又能怎样呢。
  房子车子工作父母未来,他努力想背负起来,但是就像小甲虫想背起大山一样,最后只是翻在地上徒劳地蹬着腿而已。
  再热情的人,再热烈的感情,经历过多年的,琐碎的,家长里短的,无法启齿的,无时无刻的磨砺,也渐渐变得粗糙平庸了。
  他想章睿也明白,所以他们俩人就像坐在一辆行驶的刹车失控的车子上,只是静静等待终点的那一刻。
  李晴朗沉溺在自己的思绪中,一罐啤酒不知不觉喝完了,他顺手拿起第二罐,拉开易拉罐环,发出轻微的滋一声,与此同时,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清晰而短促的笑声:“呵呵。”
  李晴朗只觉得一道电流从脚底窜到头顶,他马上站了起来,转身看去。
  树林里,影影绰绰地,似乎有一个人影。
  这个公园晚上是关着的,所以几乎没有流浪者在这露宿,但是也不排除一些和他一样翻围栏进来的。李晴朗提起剩下的酒,退后几步,打算离开。
  那听刚开的啤酒,因为不方便拿,所以李晴朗留在了长椅上:“这位兄弟,这酒我请你了。”
  走出一段距离,他回头看,一个人影从小树林里慢慢走出来,拿起了那听酒。
  微弱的光线中,只能看见是一个男人,中等身材,身形并不强壮,一阵夜风把他的笑声吹来:“呵呵~”
  李晴朗说不上什么感觉,只是笑声而已,却莫名让人觉得十分不舒服。
  他加快脚步,顺着原路出了公园,回了家。
  早晨,他起得晚了,原本以为会失眠,没想到沾到枕头就睡着。
  来不及做早饭,章睿脸上就有点不好看,打点完就自顾自走了。李晴朗也赶紧收拾自己,开玩笑,赶不上班车,这个月全勤奖又别指望了。
  急匆匆地冲出楼梯口,突然踢到一个东西,他低头一看,是一个被扭得不成样子的易拉罐。
  白底红圈,是他昨天晚上喝的那个牌子。
  李晴朗心里突然就一咯噔,昨晚的奇怪的笑声又浮现在耳边,但他也没想太多,毕竟啤酒罐子到处都有,他随脚踢开,继续心急火燎地赶路。
 
 
第3章 
  经过漫长又枯燥的一天工作,又到了下班时间,李晴朗一边走出办公楼一边给章睿发了个短信,问他回不回来吃。一会儿回信来了:“有事,不回。”
  下了车,李晴朗往家的方向走着,路上有一家小饭馆,做本地菜,他也吃惯了的,就进去点了两个菜,等上菜的间隙和老板娘聊几句。
  老板娘是本地人,胖胖的四五十岁,挺热情,现在客人不多,她干脆坐下来和李晴朗聊起来。
  两人自然聊到了Z城全国闻名的高房价,李晴朗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这儿地段那么好,真是寸土寸金的,那个小公园要是能建成住宅区不是开发商赚死了。”
  没想到老板娘脸色一变,神神秘秘地说:“小伙子你不知道,那个公园出过事情的,以前晚上都不锁门的,你看现在,一到傍晚就锁上,平时也没人去玩。”
  李晴朗连忙要求老板娘快说:“我都在这住了快五年了我怎么不知道。”
  老板娘说:“这个事情早嘞,都还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吧,我们伢儿还上高中,那个公园里头晨练的人发现有人死在里面了……”
  她顿了一下:“一个女的,没有头,躺在公园里面树林里。”
  周围有老住户,听见他们说这个,也加入了话题:“哎,老惨额,听说那个女的肚皮都划开了,很年轻的小姑娘。那个时候晚上在公园里谈朋友的人多,可能是男的把女的杀掉了,但是警察查来查去也没查出来那个小姑娘哪里的,凶手也没抓到。”
  李晴朗顺口问了一句:“公园哪里啊?”
  老板娘想了一会儿:“就小池塘边上,周围很多蔷薇花的那个小林子里。就路边上,那个人胆子真大哦,变态的……”
  一股寒气顺着李晴朗的脊椎升上,那个小公园他去的不多,但是大概有个印象,那个林子,似乎就是昨晚他背后的那一个。
  那个老住户插嘴说道:“还有那个傻子的事情。”
  老板娘忙说:“是的是的,大概杀人的事情过了三年多,一个傻子,就住在那边的那个小区里的,三十几岁,夏天下午跑到公园里去玩,结果傍晚的时候一边哭着一边走回来,腿上都是血哦,肚子上划了一刀,肠子都掉出来了……”
  玻璃门一动,进来几个客人,老板娘忙着招呼去了,那个老住户也回去自己的位置上,只有李晴朗愣在那里。
 
 
第4章 
  回家以后,他在网上搜了搜这个事件,信息不多,很多都是道听途说的几句话,也没有什么新闻报道。在一个全国知名的论坛上,有一个题目为《Z市十大灵异无头悬案》 的老帖,前几个都是耳熟能详的,在网路上广为传播的现代鬼故事的翻版,到第十的时候,题目是:赵庄公园白衣无头女尸案。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