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现代镖师实录 作者:尘夜(中)

字体:[ ]

 
    ☆、CASE 03-10 娄焰
 
  陆蓥一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阴暗的储物室中, 双手双脚都被捆了起来, 嘴巴倒是没封上,大概是知道如今整条“海洋之心”都已被控制, 就算是喊破喉咙也没有用。陆蓥一顶着“突突”跳的后脑勺看了天花板半晌, 觉得有点哀怨。他最近第三次磕到脑袋了, 这样下去真的会智商欠费的吧,啊?
  “哎, 陆蓥一, 你醒了吗?”突然放大在眼前的讨嫌的脸和那一口土得掉渣的中文令陆蓥一很快认出了对方的身份。要命了,是里奥。
  陆蓥一心不甘情不愿地翻身坐起来说:“你怎么在这儿?”
  “因为被抓了啊。”里奥用那种“你没病吧”的眼神上下打量了陆蓥一一番, 然后说, “嘿, 我刚刚发现你长得挺好看的啊。”
  “打住!”陆蓥一赶在自己崩溃之前打断了里奥的话。被恐怖分子劫持是挺可怕的,但是被恐怖分子劫持还和里奥关在一起那简直可怕透了好嘛!
  陆蓥一转动脖子看向四周,这间舱房不太大,屋里堆满了桌椅木箱之类的东西, 木箱上已经积了灰, 显然很久没人动过了。
  里奥顺着他的眼神看了看周围说:“哦, 我们现在在下层舱室里,这里是个储物间,专门用来堆放不用的家具的,旁边几间房也都关了人,听说那些恐怖分子已经挟持了整条船,他们炸断了牵引船的缆索, 现在海洋之心已经出海了,就算我们能逃出这里也没地方可去。”
  陆蓥一蹦跶着跳起身来,又蹦跶到一旁的舷窗旁往外看去,果然只见一片茫茫大海。此时已是深夜,明月高悬,映照着海面上孤零零的一艘船。
  陆蓥一回过头来问:“你有没有看到卓阳他们?”
  “谁?哦,那个跟你一起的大个子啊,”里奥摇摇头,“没看到。”就在陆蓥一松了口气的时候,他又接着说道,“那群人把人抓到以后分了几拨,凡是保安什么的好像全被突突死了,也不知道为啥把你留了下来。”
  陆蓥一心头一紧说:“什么!”薄如蝉翼的刀片从袖中滑落,他一把割开了捆住自己的绳索,伸手揪住里奥,“你再说一遍!”
  里奥愣了一愣说:“你你你,你别激动啊!我说的是其他保安,没没没……没看到你那个大个子!”
  陆蓥一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慢慢放开手,不发一言地蹲下身割掉了脚上的绳索,然后往门口走去。
  “哎,”里奥喊住他,“外面有带枪的守卫,你这样出去只是送死而已。”
  陆蓥一停下脚步,猛然转头看向他,里奥被看得吓了一跳,蹦跶着往后退了数步说:“你你你,你干吗?”
  陆蓥一眼珠子一转,说:“呵呵,借你用用。”
  十分钟后,当外面传来脚步声的时候,里奥开始在地板上边打滚边声嘶力竭地大叫:“啊啊啊,疼死我了,肚子……我的肚子好疼!来人啊,救命啊!”
  脚步声加快了,不久,有人推开舱门上的圆形玻璃窗看进来,吼道:“吵什么吵!”
  陆蓥一已经在第一时间躺平,装出仍然昏迷的样子,任里奥在那儿扑腾。
  “疼,我的肚子疼!”不得不说,里奥的演技还真挺逼真的,据他自己说,这是因为平时拍MV锻炼出来的,“求求你,带我去看医生,我可能犯了急性阑尾炎!”
  看守低声骂了句什么,然后跟身边的什么人说了两句,有一个脚步声远去了,大概是去找医生了。剩下的那个看守打开了门,端着枪戒备地看向里奥。他本来是不想管这个囚犯死活的,但是这个小提琴王子也是个名人,听说家世还非常不错,拿来换赎金可以换个好价钱,所以上头不让他死。
  里奥额头上的汗珠都渗了出来,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他佝偻着身体,整个人一阵阵地抽搐,眼睛都没有了焦点。看守看见他这样不由得信了八成,用脚踢了踢他说:“嘿,小子,给我撑着点,已经去给你喊医生了。”然而,里奥突然猛然抽搐起来,就像犯了羊癫疯那样,嗓子眼里还伴随着“咕噜咕噜”的声音,过了一会,他猛然“啊”了一声,便不再动弹了。
  看守吓了一跳,刚听声音还以为他要吐了,这也确实是急性阑尾炎的反应症状,所以他第一时间就把脚收了回来,结果里奥就这么不动了。
  “不会吧。”看守嘟哝着,急性阑尾炎是会死人的,如果死了,他们就少一笔钱分了,就算最终能够落到他这样的小卒子手里的肉不够大,但好歹也是块肉啊!这么想着,看守忍不住靠过去,用脚踢了踢里奥的脑袋,“嘿,醒醒,醒醒!”
  里奥歪着脑袋一动不动,似乎连呼吸都没了。看守想了一下,最后弯下腰去,伸手去试里奥的鼻息,就在这个时候,里奥猛然睁开了眼睛,看守吓了一跳,刚要起身却被里奥一把拉住,然后这个倒霉鬼感到自己后脑勺一疼,顿时就软倒在了地上。
  陆蓥一手里抱着口破木箱,“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说:“唉,我的确不适合干重活粗活。”里奥好像本来想说什么的,但是看陆蓥一手脚麻利地开始捆扎那个看守,最后把话咽了回去。
  陆蓥一把那个看守的衣服扒了下来,给他换上自己的衣服,然后捆起他的手脚,把他的下巴抬起来,往他嘴里塞了个东西,合上嘴,顺手一捋。
  里奥说:“你给他吃了什么?”
  “□□。”陆蓥一说。里奥吓得一个瑟缩,陆蓥一才说,“迷药,能让他老实一阵子。”
  里奥刚刚明明还怕得不行,这会又不满意了说:“怎么不杀了他,万一他醒了叫来救兵怎么办?”
  陆蓥一看了他一眼说:“这不有你吗,你看着还能出事?”
  “什么!”里奥睁大了漂亮的蓝色眼睛说,“你居然要让我留在这里,和……和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恐怖分子在一起?你怎么忍心!!”
  陆蓥一说:“那怎么办?我们都走了,房里只剩他一个,谁不知道咱俩跑了?这里布满了监控器,要找到我们俩,尤其是还有你这样的废物拖后腿,不是分分钟的事?”
  “废物……你居然说我是废物……”里奥如果是只猫,这个时候大概就连耳朵都耷拉下来了,堂堂一个小提琴王子,到哪儿都受人追捧,不知多少少女为他迷倒,结果在陆蓥一嘴里,他就是个什么都不会干的废物……
  “咳。”突然有人咳嗽了一声,陆蓥一猛然跳起来,他刚刚居然没发现门外还有一个人!然而,时间容不得他多想,他一把揪住对方,一个过肩摔动作想要将那人狠狠按在地上。
  “是我!”来人被压得发出痛苦的声音,陆蓥一一愣,“卢卡斯?”
  “是……是我……”卢卡斯咳嗽着转过脸来,陆蓥一这才发现他也被捆缚起了双手,只不过双脚没被捆上,大概是因为要押解来牢中的缘故。
  “你怎么在这儿?”
  陆蓥一将他扶起身来,然后靠在门边,一面戒备地看着外面,一面问道。他不知道刚才离开的那个守卫什么时候会回来。
  卢卡斯说:“我本来在休息室等你们回来,后来听到外头吵吵闹闹的动静就推门出去,结果发现大家都在跑,有人喊有恐怖分子。我不知道大小姐和你们怎么样了,就想去演播厅找你们,结果看到好多人被杀了……”卢卡斯说到这里,深深地吸了口气。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公司职员,直面这种场面的确是残酷了点。
  陆蓥一说:“你有没有看到卓阳和赵远他们。”
  “有。”卢卡斯说,“我看到房先生被抓了,阿远和卓先生我就没看到。”
  陆蓥一心里那根绷紧的弦再次放松了一些,卓阳没出事。他此时已经无暇去意识到自己只关心卓阳,却对房立文被抓反应平静的事了。等等,房立文是医生,刚刚那个守卫说要替里奥去找医生,那么房立文会不会被带过来?毕竟恐怖分子出来干活不可能还带个随队医生吧。正这么想着,就听不远处的走道上传来了声音,有个人边走边道:“别、别推我。”是房立文的声音。
  陆蓥一下巴一抬,几个人立刻各就各位。里奥继续在地上打滚,卢卡斯则在旁边关切地问:“你、你怎么了?不要紧吧。”陆蓥一将身形隐入箱子堆积形成的死角之中,等待着对方出现。
  很快,囚室的门被推开,房立文被人一把推搡了进来:“你干嘛!”房立文骂道,斯文的脸上满是愤怒的神情。由于过去的经历,他对这帮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反感至极却苦于自己没有能力救其他人于水火。
  “少废话,看看他怎么了!”守卫挥舞着手里的枪械,指着房立文的脑袋。房立文不得不单膝跪地,去探视里奥的情形。
  里奥在房立文靠近他的时候,睁开眼睛对着他眨了眨,意思是我们有埋伏。房立文却没理解说:“你怎么了?干嘛对着我眨眼睛。”他按压着里奥的右下腹,然后“咦”了一声说,“你好像没有事啊。”
  里奥拼命眨着眼睛,房立文说:“里奥,你干嘛?”
  “什么眨眼睛!”一听看守的呵斥,里奥简直快哭出来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条黑影猛然从暗处跃出。
  “谁!”这个看守比上一个更机警,虽然将注意力大部分放在里奥那边却也没有忘了戒备四周。
  糟糕!陆蓥一一看他手腕抬起的动作便知道自己这次要吃亏,但是此时除了前进已别无他法,看来只有拼着挨上一枪才能把这个看守干掉。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突然有人猛地抬腿踢向看守的手腕,看守措手不及,手中的枪猛然飞出,又被人一脚踢走,是卢卡斯。看守一愣,再想要去抢枪,陆蓥一扑过来狠狠一拳砸在看守的下颌骨上,跟着一个过肩摔将之摔在地上,一手上一手下,固定住看守的脑袋用力一拧,伴随着“嘎达”一声,看守的颈骨断裂,脑袋一歪,软噗噗地倒在了地上。
  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里奥和房立文都看呆了。陆蓥一喘着粗气,浑身都在颤抖,仿佛在努力平复着什么,过了好一会,他才直起身来说:“解决了。”
  房立文轻声问:“陆……陆先生,你没事吧?”
  不怪他害怕,陆蓥一此时的样子看起来着实有些吓人,虽然还是那张好看的脸孔,但是神情
  却森冷无比。陆蓥一用力摇摇头,像是要极力甩掉什么讨厌的东西似的,过了会才说:“没事。”他又看向卢卡斯问,“你会功夫?”
  卢卡斯还是那副彬彬有礼的样子,轻声说:“会一点,是在本地的中华武术馆里学的。”
  陆蓥一说:“好,你跟我走。”他转头对房立文说,“外头危险,你和里奥就留在这里,找个地方躲起来。枪留给你们,万一有人想对你们不利,你们也好防身。”
  谁知里奥这时候猛然跳起来说:“NONO,我不干!我要跟你们一起去!”
  房立文也道:“是啊,小陆,我知道我笨,只会拖后腿,可是你们身边总得有个懂急救的人,再者,如果发生什么,我还可以留下来当诱饵。”
  里奥也说:“你别小看我,我可是业余拳击赛的亚军!”说着还摆出一副打拳的姿势。
  陆蓥一沉下声音说:“瞎开他妈什么玩笑,这是玩的时候吗?”
  房立文板起脸孔说:“我没有轻视的心思,也会努力不给你添麻烦,你就让我去吧,我看到阿远受了伤逃走了,他用得着我,也许卓先生也……”
  里奥也哭丧着脸说:“陆蓥一,你不要看不起我们啊,不要丢下我们嘛!”
  陆蓥一一个头两个大,说:“好了好了,一起去,但是出了这里必须听我安排行事,谁再叽叽歪歪,就给我滚!”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