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过目不忘+番外 作者:半截香

字体:[ ]

  余泽清了两声嗓子,用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这两天来自己确实没有派上一丁点儿用处,不单走得慢,而且笨手笨脚的,昨天从峭壁上走过的时候,差点儿脚滑摔下山。
  要不是赵修平拉了他一把,他现在已经是一滩肉泥了。
  于是他这时候才发现,赵修平之前削的那根木棒原来是给自己用的,可见他早已经打算好了。
  然而余泽到现在到没弄清,他们两个人到底是打算去哪儿。
  “你要去张许他老家?”他想了一下问。
  “哈!”赵修平突然停下脚步,余泽没来得及反应,差点儿撞在他背上。
  赵修平转过身,抱臂看他,目光简直像在看一个白痴:“你说什么?”
  “你答应过他。”余泽提醒说。
  赵修平轻蔑地看着他,用手上的枪托一下一下砸上他的肩膀,他说:“天真的小男孩儿,他加入鹰的时候,就是卖命给我了,我从来不知道做这行还要买一送一,搭一个老太太。”
  余泽一下子被噎住了,他本来也没打算和赵修平纠结这件事,只是起个话头而已,但是却没想到他说话这么难听,简直冷血。
  “可我没有卖命给你,我想知道你抓我的原因。”他飞快的说。
  赵修平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等你先把命保住再问为什么吧。”
  “可是……”
  突然一阵天旋地转,赵修平回身将他拉向一旁,那里有一个大约两米见方的土坑,两人就势滚进去,伏在地上,赵修平压在他身上。
  余泽想要抬头看发生了什么,刚一抬头,脑袋却被赵修平一巴掌压下去,脸埋在土地上蹭了满头满脸的土,吸不进空气。
  正当他打算反抗的时候,寂静的森林中,他听到沉重的脚步声,有点像人,也有点不像。
  他感到后脑勺上的力量轻了些许,慢慢地抬起头,在土坑的边缘露出一双眼睛,悄悄地朝外看。
  只见他们刚刚走过的那条林间小路上,有一个穿户外登山装的男人的身影,他身上沾满了落叶,没有背登山包,然而脚步却僵硬而沉重,一步一步地,踏着缓慢的步子向前走去。
  他双臂垂在身侧,没有任何的小动作,头也没有偏过一分一毫,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行动着的死人。
  余泽感到汗毛倒竖,有阴风从地面上袭来,他的十指忍不住紧紧扣进了地面,唯独刚刚还让他感到不堪重负的赵修平的身体,让他觉得稍微心安,虽然是个混蛋,但他好歹是个活人。
  活人的气息喷在他后颈上。
  “见过吗?”赵修平的声音微不可闻。
  余泽知道他的意思,他是问自己,在自己过去二十年的庞大繁杂的记忆里,有没有这种看上去像是活死人的人存在。
  余泽不用想都直接摇头。
  他的记忆向来分类严谨,有一大半全是关于活人的,或者关于少部分已经死了的人,如果有这种,他恐怕需要一个新分类。
  “他的步伐间隔是一样的。”余泽轻声道。
  赵修平领会了他的意思,知道这一切透露着非同一般的诡异。
  对于普通人来说,就算是再怎么尽力控制,他的每个步伐都会有轻微的时间差,不可能每一步都是同样的用时长短。
  但是眼前的这个穿登山服的男人,他的每一步却都一模一样。
  赵修平的手从余泽身侧抬起来,拉开保险栓。
  “喂!”余泽连忙按住他的手,“你还没确定就杀人?!”
  “谁说我要杀人。”赵修平冷酷地看了他一眼,笑容比那个活死人还诡异,“先打残。”
  说着,他轻而易举的就摆脱了余泽的手,瞄准那个男人的右腿,正当他准备开枪的时候,小路的另一头,再次传来脚步声。
  两人再次伏低身子,只见小路另一头走过来一个年轻女人,她穿着一身少数民族的服装,长发。
  她手里拿着一个相机模样的东西,疾走两步,看见前面那个登山装男人,十分欣喜得喊:“大哥!你忘东西了!”
  余泽心中一动,预感不妙了。
  只见女人的声音引起了前面那人的注意,他僵硬的步伐终于停下,而后缓缓地转过了头。
  以赵修平和余泽的角度,他们并看不到男人的面孔,他的脸被树枝挡住了,但女人显然看清了,只听见她“啊”得尖叫了一声,扔下相机就跑。
  但是因为她之前追得太急,离男人太近,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那活死人肌肉力量惊人,只一个飞扑,就将女人抓住。
  两人倒在地上,扭成一团。
  余泽视角太低,这样一来就更看不见什么了,只感觉自己身上骤然一空,赵修平跃出土坑,还在空中的时候就开枪了。
  他也连忙跌跌撞撞地跑过去,到达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
  那活死人被赵修平打得皮开肉绽,而他身下的女人虽然没被枪打到,但是已经没有呼吸了。
  她被活生生地咬断了脖子,只留下少半部分筋肉维系着身体的完整。
  余泽因为跑得太急,被惯性带着往前冲,半路上被赵修平抬手拦住了。
  “别靠近。”他说。
  余泽站在原地,然后就那么看着一条条的蛆虫从男人的伤口里爬出来,排成一条细线,爬上女人白皙的手臂。
  他背转身,哇得一声吐出来。
  赵修平冷漠地看了他一眼,从不远处的地上用脚将那台单反照相机踢起来,看里面的照片。
  余泽好不容易吐完,胃部一阵一阵地发抽,他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场面对我的冲击比对别人的大。”
  这他倒是也没撒谎。
  对余泽来说,任何记忆都将永久地保存在他的脑海里,如果是这种极富冲击力的记忆,更是将在往后的人生中,时时刻刻在梦中重现,折磨他无法入睡,没有尽头。
  赵修平觉得这是他找的借口,根本懒得搭理他。他一手将相机隔空抛过去:“看看有没见过的。”
  余泽接过,看了一眼相机型号。
  “哈苏H6D,二十万起,有钱人啊。”接着,他翻看了一下相机里面的照片。
  这个男人可能是来丛林里搞植物研究的,拍摄的照片基本都是些树木植物,余泽看了几张,发现了好几种濒危植物,直到最后一张。
  那是一张团队的合影,他们穿着类似的野外服装,十几个人站成一排,笑容满面。
  “英国的科考队,有一个是知名的植物学家。”他一眼认出第一排中间的一个老头。
  赵修平嗯了一声,伸手拿过余泽手里的尖木棒,将男人朝下面孔翻起来。
  科考队中的一员,白人,男人的面孔带着西方人的深邃,但是脸上却已经爬满了青斑,怪不得女人一看见他就发出惊叫。
  余泽倒吸一口冷气:“丧尸。”
  赵修平看了他一眼。
  “我已经听人说的。”余泽解释说,“他们管这种活死人叫丧尸,但我一直以为是虚构的。”
  赵修平显然觉得他这个说法不靠谱,但还是点点头接受了这个名字,问:“科考队还有几个人?”
  余泽:“照片上是十六个人,除去这个还有十五个。”
  十五个人……不知道他们是都变成了丧尸,还是逃过了一劫。不过,在这样的原始丛林里,他们又是怎么走散的?
  赵修平围着两人的尸体走了一圈,忽然在与余泽擦肩而过的时候,从他腰间抽出自己之前给他的匕首,蹲下划破那男人左胳膊上的衣服。
  登山服布料结实,他费了一点儿功夫,但是随后露出的东西却让余泽十分疑惑:“你怎么知道他有这个?”
  尽管皮肤有大部分已经腐烂了,但是丧尸的胳膊上却隐约能看到一个纹身,一个……豹子的图案。
  赵修平站起身,将匕首抛给他:“不是科考队的,他是WATA的人。”
  余泽完全听不懂,问:“WATA是什么……”
  问的时候,他的余光向下一瞥,看见那个女人的眼睛……
  眨了眨。
  他浑身一下子变得僵硬,接东西的时候没接住,匕首掉在了地上。
  一只白皙的女人的手将它握住。
  余泽看向赵修平,哭丧着一张脸,眼泪都要出来。
  森林深处再次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第6章
 
  “那个科考队几乎全部的人都在了!”余泽跑得差点儿摔倒,被赵修平提了一把,抽空往后看了一眼,大喊道。
  在他们的身后,跟着足足十多只丧尸,全都是金发碧眼的科考队成员,还有后来加入的那个少数民族女人。
  这些丧尸虽然步履沉重,但是看起来力气极大,即使是赵修平设下了路障,它们即使不绕过,也能硬生生地撞开,朝他们追过来。
  这些丧尸一个个脸带青斑,口歪眼斜,嘴角流着口水,一边走一边还发出凄厉的怪叫声。
  余泽只稍微回头看一眼,就知道自己这辈子都要被这种恐怖的记忆折磨了,这种纤毫毕现的回忆,足可以让人从睡梦中惊醒一百次。
  他忍不住叫苦连天,问赵修平:“老大啊!你为什么不开枪?!”
  赵修平受不了他废话,恶狠狠地来了一句:“闭嘴!”
  他拎着余泽越过一棵壮硕的枯树,陡然之间豁然开朗,参天的树木变成了平缓的山坡,山坡上是一间间的木屋,有炊烟冉冉升起。
  是一个村落。
  余泽只一眼扫过去,就发觉这村子的房屋建筑形态,不属于自己印象中的任何一个民族。
  木屋依山而建,中间是一条曲折向下的小道,小道的尽头连着森林,就在小道旁的一块灰色的大石头上,正坐着一个小男孩儿。
  身后的丧尸紧追不舍,现在他们的声音恐怕已经引起了村民的注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坐在石头上的小男孩儿却一动不动。
  “快跑啊!”余泽从他身边跑过的时候喊了一声。
  但是小男孩儿依然面朝着小路的方向坐着,两只手规规矩矩地放在膝上,只在余泽跑过的时候动了动头,好像在思考他在对谁说话。
  赵修平动作敏捷地从山坡上找到了有利地形,更换弹夹,他没几颗子弹了。“动作快!”他吼了一声。
  余泽跑了两步,见那小男孩儿依然没反应,只能又跑回去一把将他抱起来,往山上去。
  只可惜他过于高估了自己的体力,跑了没两步就气喘吁吁,赵修平的子弹擦着他的头皮从上方飞过,将他身后两米远的丧尸打爆了头,脑浆溅到了余泽后背上。
  他膈应得浑身一哆嗦,对那小男孩儿道:“小朋友你倒是跑两步啊!”
  小男孩儿脑袋转了一圈儿,对准余泽说话的方向,面孔天真无邪:“你是在和我说话吗?你是谁?”
  余泽心里咯噔一下,这小孩儿眼睛里面没神儿,是个盲人。
  算了,他再次扛起这胖乎乎的小男孩儿。
  他正准备跑,身后有丧尸抓住他的裤脚,吓得余泽一脚将那东西踹下山,头也不敢回得手脚并用爬上了山。
  过了大约一两分钟,村里人总算也有了反应。
  他们看起来倒是有所准备,二十多个男人拿着铁器和火把,从山上推下巨石,其间还夹杂着赵修平一声接一声的点射,人多势众,很快就将十几只丧尸清理干净了。
  余泽站在半山腰的一座房子前,见危机解除,松了一口气。有好几个女人过来向余泽道谢,蹲下身摸那个小男孩儿的脸:“阿亚,你没受伤吧?”
  名叫阿亚的小男孩儿大约□□岁,脸蛋圆圆的,模样十分稚嫩,他对那些女人说:“我没事,但是我还是没有等到姐姐,姐姐多会儿才能带我去抓兔子呢?”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