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过目不忘+番外 作者:半截香

字体:[ ]

  过了十几秒钟,地震才停。
  
 
  第3章
 
  “第十一次了。”余泽若有所思的说。
  这是这段时间他离开北京之后经历的第十一次地震,一路上,不论是哪里,好像都开始频发这种小型地震,都只是两三级的样子,很少有人员伤亡。
  他在路上听了新闻,专家说这是这几个月是地壳活动的高发期,发生小型地震是正常的,呼吁人民群众不要恐慌。
  但是余泽知道这是不正常的,他查阅了历史上所有的地震资料,却从未有任何一段时期像现在这样频繁的、密集的、大范围的发生地震。
  现在震级小还好说,如果震级提升呢?
  他抬头问梁诚:“我们现在还在喀什吗?”
  他从旅馆带走的时候被弄晕了,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儿。
  这种事也不需要瞒他,梁诚回答:“不在。”
  余泽松了一口气,不在城市就好说,否则如果发生大型地震,后果不堪设想。
  见地震停了,梁诚叫人给余泽蒙上眼睛带走,自己则站在走廊上目送他离开。
  刚才自己带他上来的时候刻意绕了远路,不过即使只是闭着眼睛走过一次,这个人恐怕都早已经把这里的地形记清楚了。
  如果真的发生毁灭性灾难,这个人绝对是己方必须争取的人才。这次只是试探他的态度,希望灾难发生以前,自己能说服他加入。
  可惜,梁诚还没来得及第二次和余泽谈话,两天后的晚上十一点,他刚处理完工作入睡,大楼里忽然警铃大作!
  “去看牢房,别让人跑掉!尤其是071!把他带来见我!”梁诚在走廊的铁门变形以前,将它一脚踹开,“其余人去外面集合!”
  最先到达地面的是纵波,整栋大楼在地震中剧烈地抖动着,但是还没有坍塌变形,余泽放在洗手池上的牙刷牙杯被震掉下来,他连忙摘掉眼罩,从床上弹跳起来,猛摇栏杆。
  “喂!总不会让我们死在这儿吧!”和他一起,其余牢房的犯人都跟着嚷嚷起来。
  看守没有得到上面的命令,擅自开门是要被处罚的。
  只见他明显犹豫一下,但是很快就拿钥匙一个个给他们开门,轮到余泽的时候已经是倒数几个人了。
  “谢谢。”余泽感激地说。
  说完才想起什么,他返回被窝,从被子里刨出还在睡觉的仙人掌,抱在怀里就往外冲。
  “妈的,谁再跟我说动物能预知地震,我就把你扔他脸上!”
  虽然出牢房迟了,但是逃到一半的时候,就有两个人过来,二话不说就带着他往外跑,一路上所有人见到他们纷纷避退。
  余泽一边跑,一边心里大呼救命,他还以为事发突然,所有人都能忘了自己,他就能跑出去悄悄溜走,却没想到那个笑面虎对自己这么念念不忘……人果然不能长得太帅……唉……
  跑出大楼的时候,余泽才看到这栋大楼的全貌。
  它被建在一片荒野之上,七层高,应该还有地下室。灰黑色的水泥墙面,没有任何装饰,每一扇窗户十分狭小,并且都被粗粗的钢筋焊死,立在空旷的地面上,就像是一个拔地而起的丑陋怪物。
  余泽有些后悔看见这东西了,这么毫无美感的建筑,也不知道是什么神经病设计的,注定会长存在他的记忆里一辈子,摧残他的审美观。
  虽然丑陋,但这建筑显然是真材实料,到第二阶段更猛烈的地震袭来的时候,它只是裂了一条小缝而已,所有人员跑出大楼。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地面裂了一条缝。
  “啊!看地上!”人群中突然有人惊叫,引起众人惶恐。
  本来围绕在一起的人群突然从那个地方散开,四散奔逃,站在边缘的余泽被人撞了一下,差点跌倒,仙人掌呜了一声,从他怀里蹦出来,立刻便消失在人群中。
  余泽一下子着急起来:“别乱跑,喂!”
  他话音刚落,人群中突然传来三声枪响,所有人鸦雀无声,然后余泽就听到一个沙哑愠怒的声音:
  “谁再说话我就崩了谁!排好队!上直升机!”
  裂缝还在以肉眼可见的方式扩大,混乱的人群却没有再溃乱,所有人排好队,即使是和母亲分隔在裂缝两侧的小女孩儿,都压抑着哭声,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
  远处,有三架武装直升机正在飞来。
  余泽看了一眼,开始认真猜测起这个组织的身份来。
  人群大约一百五十人左右,男性多于女性,而且是壮年男性居多,拿枪的人在维持秩序,胳膊上都带有袖章,上面是一个鹰头。
  是个余泽完全没有见到过的陌生标志。
  从裂缝又扩张了半米多,两侧开始延伸出一些细小的龟裂,人群经过了一次短暂的骚动,但是有了前车之鉴,没有人再敢大声喧哗。
  刚才开枪的人是谁?他们好像很害怕那个人,是姓赵的那个吗?
  梁诚正好和余泽在裂缝的同一侧,他穿过人群过来,对余泽指了指三架直升机中后面的那架:“你待会儿上那架,不要掉队……”
  “梁头,老大叫你。”有人过来说。
  梁诚点了点头,离开的时候拍了拍余泽的肩膀,示意他不要惊慌。
  这个组织里的人显然都经受过训练,直升飞机上垂下一根软绳,他们一个个就爬得飞快。余泽看着这一切,皱着眉头排在队伍的末尾。
  他刚刚一直在找猫,所以才排在最后。
  仙人掌那死猫找不见了,不是掉到哪个缝里去了吧?问题是它那么肥掉得进去吗?
  很快,前两架直升机都载上人飞走了,只剩最后三两个人在排队。
  它不会是上了前面两架了吧……早知道应该给它安个定位仪……轮到余泽,他伸手拽绳子,却一不留神拽了个空。
  怎么回事儿?
  余泽仰起头,只见直升飞机的门还没关上,却突然拉升了好三四米高,绳子也被人收回去了。
  “喂!我猫还在你们飞机上!”他大声喊。
  就在他的脚下,地面突然开始震动得更加厉害,且加速龟裂,余泽所站的地方与其它地方分裂开,变成了一座孤岛,裂缝深不见底。
  下一秒,他的身后又传来连绵的巨响,那栋丑陋的建筑,十几分钟前余泽还在里面,现在已经成了一片废墟,灰尘被扬起来。
  余泽一下子有点儿慌了:“我X,你们这几个意思?!”
  直升飞机没有飞走的意思,但也没有让他上去,就那么悬在半空中。搞得余泽心里七上八下的。
  “不让我上也行,可我猫呢?!我猫是不是在你们飞机上?”直升机轰隆的巨响使他的声音微不可闻,余泽想跳起来挥手引起他们的注意,但是又怕动作太大掉进缝隙里。
  而且,不远处有一块土地已经开始了塌陷,很快,就会塌陷到这里。
  余泽心脏怦怦狂跳起来,他喘着粗气,知道自己如果再上不去,很可能就要随着脚下的这块地掉进岩缝中。
  就在他惊慌失措的时候,直升飞机上忽然露出一个人影,那人在螺旋桨带起的狂风之中,站在舱门边上,但是却站得稳稳的,面无表情地向下看。
  那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精壮、强悍,这是余泽一眼扫过去就可以得出的结论。
  这个人绝对不好对付,他的心里拉响了警报。
  “喂大哥!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那人没有回答,只是依然那样看着他,目光中没有任何情绪。
  塌陷,一直在蔓延。
  地心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这块土地,让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地面上的每一个生物,都英勇就义般奔腾着向它扑去。
  余泽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他没想到自己有一点会死在这种陌生的地方,死得还这么莫名其妙,他才二十岁……
  “你们这群神经病!你们到底要干嘛?!说啊!”
  隔着两块土地的地方也塌了,余泽感到大地的晃动,这片地面,已经是人间炼狱,掉下去就是死。
  他还不想死啊!
  “我X!你说啊你们到底要我干嘛?!”他声嘶力竭地大喊,浑身肌肉都紧张起来。
  他觉得自己甚至已经产生了临死前的幻觉,一张张的记忆从眼前列队而过,他的人生那么痛苦,好不容易挺过来,他不想死啊!
  余泽发自心底的恐惧将他激得汗毛倒竖,直到,看见男人张嘴说了一句话。
  那人声音不高,但是口型做得十分清楚,他说:你知道要说什么。
  余泽一愣,接着突然醒悟,整个人都要疯了:
  “我是有超忆症行了吧!你们以后让我干嘛我干嘛给你们当牛做马行了吧?!”
  站在直升机上的男人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轻轻一抬脚,踢下来一根软梯,宛如一根救命稻草,余泽拼了命地跳起来,才刚刚抓住。
  下一个瞬间,他刚刚站的那片土地,消失在无尽的地面塌陷之中。
  直升机飞速拉升,余泽回头看去,只见整个旷野以那栋大楼为中心,都塌陷了进去,树木,岩石,杂草,还有许多他看不到的动物,都被一视同仁地吞噬进深不见底的黑洞之中。
  消失殆尽,仿佛从未存在过。
  余泽突然脑壳生疼,却来不及犹豫,果断爬上直升飞机,瘫在机舱的地面上喘粗气,冷汗浸透衣背。
  有人说:“还是老大厉害,梁头还打算找他谈话来着。我就说嘛,谈话顶个鸟用,这种人还是要吓一吓,一吓他就怂了。”
  余泽仰面朝天,望着机舱的顶部,听着耳边幸灾乐祸的声音。
  刚刚给他踢下绳子的男人,也就是他们所谓的老大,居高临下站在他旁边,踢了他肚子一脚:“挡路了。”
  余泽瘫着没动,他没力气了,浑身冷汗都出尽了。
  男人没再等,迈腿直接从他脸上跨过去:“按原计划往东南方向飞,一组警戒。”
  直升飞机调转航向。
  有个毛茸茸的东西过来蹭余泽的肚子,脑袋一耸一耸的,余泽抬起眼皮来看了一眼,突然条件反射推了一把:“现在出来了,我找你的时候你干嘛去了?!”
  仙人掌被他推得翻了个跟头,大脸上懵懵的。
  少见他这幅模样,余泽一下子心疼后悔起来,爬起来紧紧把猫抱在怀里,脸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喃喃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打你,你什么都不懂……”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珺淮姑娘和花妖姑娘的地雷惹⊙▽⊙
 
  第4章
 
  直升机接连飞了一夜,在第二天凌晨的时候,在某个森林中的空地上降落。
  这时候,余泽已经和之前那位看守混熟了,那人不像是其他人一样难以相处,脾气温和,于是余泽从他那里打听到了一些信息。
  他这才知道,这个组织的名字叫鹰,一共一百五十三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青壮年男性居多,老大名叫赵修平,就是之前在直升飞机上吓他的那个男人。
  而之前抓余泽来的梁诚,则是赵修平的左膀右臂。
  可惜的是,名叫张许的看守位于鹰五个阶层中的最底层,对上层的一切一无所知,也不知道他们究竟为什么要抓余泽。
  “超忆症是什么东西?能干嘛?”他好奇地问。
  他们将当晚的露营地定在了森林中,聚了三堆篝火,三架直升机上下来的人正在篝火旁烤火,张许和余泽凑在一起聊天。
  余泽顺了顺怀里仙人掌的毛,给它喂了一块自己省下来的午餐肉:“超忆症就是能记住看见听见过的任何东西,过目不忘。”
  张许还没意识到这病的神奇之处,嘿了一声:“那不就是记忆力好吗?”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