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过目不忘+番外 作者:半截香

字体:[ ]

  他望着西北的位置,几乎可以想象,在那里,余泽是怎么追着他的猫上蹿下跳满屋乱窜的。
  而就在他望着的位置,此时此刻。
  晴朗的白天,喀什的小旅馆里,余泽站在一堆行李中间,愤怒地扯下眼罩,摩拳擦掌地准备和仙人掌武力解决问题。
  然而出现在他眼前的一幕,就像一场怪诞的梦魇——
  旅馆门窗都关得死死地,封闭而狭小的空间中,却不知什么时候凭空出现三个男人。
  为首的那个正坐在沙发上,意态悠闲,仿佛已经在那里等了很久很久。
  那人看到他摘下眼罩,面上带着从容不迫的微笑,语气和善而熟稔:、
  “余先生,上午好,收拾好东西我们可以走了吗?”
  就在这男人身前,一只肥硕的黄色土猫端坐于地,大脸上写满了轻蔑:
  老子早告诉你房间里有人了!戴眼罩的傻逼!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从开文就在文案有说明,但是可能我写得不明白,又有姑娘说起这件事,所以我想还是在第一章再说一下,以防大家踩雷(*ˉ︶ˉ*),以下内容高亮:
【本文的攻,也就是后面出现的赵修平,他从小成长的地方非常非常变态压抑(之后会写),没有亲生父母。
以至于在性格成形时期受到影响,性格不好,脾气暴躁,与受相识的初期对他非常不好,说话也很难听。
请天使们务必注意避雷哟~】
本文已完结,我能保证的是:
【攻道德过关,没做过坏事,倒是救了不少人。
与受互通心意之后对受很好很好,非常好。
他是真的很爱余泽。】
祝大家看文愉快~\(≧▽≦)/~啦啦啦
另外宣传新文《叛道》,都市文,受养成攻的故事,禁欲受X混混攻,两人相识相爱互相扶持的故事=w=
一月八号左右开坑,还望大家多多支持啦啦啦~~~
祝大家新年快乐!
新文《叛道》点我~~~~
 
  第2章
 
  “我想了二十七个小时零十八分钟二十一秒,终于想到了你的一个优点。”余泽在单人床上翘着二郎腿说。
  仙人掌正在床底下吃今天份的猫粮,尾巴翘得高高,对自己主人的胡言乱语不屑一顾。
  余泽继续说:“我看别人的猫都是虚胖,你说你,平时虚头巴脑的,怎么用到您了您却这么实在?”
  砰砰砰,隔壁牢房有人敲墙:“我隔壁有个精神病自言自语,我要求换牢房!”
  看守从牢房门口走过,看了余泽的单间一眼:“他在和他的猫说话,不是自言自语。”
  余泽推了推眼罩,嘿嘿一笑:这看守有意思!
  牢房都是狭窄的长方形单间,门口是铁栅栏,栏杆间刚好是余泽多半掌宽的距离。
  这空隙其实不小,能拦住人,但是刚好够一只普通体型的猫挤巴挤巴溜出去。
  可余泽没想到,仙人掌在自己的喂养下早成为了猫界肥猪。甭说挤巴挤巴了,它姥姥的,它连脸都过不去!
  余泽越想,越觉得自己养这只猫简直是百无一用,而且还净帮倒忙!
  旅馆房间里进了人,它居然连叫都不叫一声!靠压能压醒自己吗?狗还知道汪两声呢!
  还挠他?!
  这蠢猫不挠那三个男人,居然来挠自己?!它的脑子还好吗?
  仙人掌吃完猫粮,慢悠悠地爬上床睡觉,锐利的目光扫过余泽戴眼罩的脸。
  哦,它当然知道余泽在想什么。
  它的蠢主人一直认为猫是应该喵喵叫的,哦傻逼,如果我能挠死你,为什么还要冲你卖萌?
  恶心死了好吗?!快去吃药吧!
  仙人掌趴下脑袋,用爪子盖住耳朵,懒得听他继续叨叨。
  余泽又絮叨了半响,隔壁牢房估计也已经堵住了耳朵,整个走廊里就听见他的声音回荡。
  没意思。
  余泽干脆翻身坐起来,走过去摇铁栏杆。
  好脾气的看守走过来:“有事吗?”
  被关在071的年轻男人名叫余泽,来的第一天就戴着眼罩,从来没摘下来过。
  看守每次倒班的时候看到他,都只能看到半张脸。
  皮肤白皙,尖下巴,面庞却不尖刻,笑起来脸上会有两个小小的梨涡。
  余泽穿着白T恤牛仔裤,头发削薄,虽然看不到眼睛,但总给人一副讨人喜欢的大男孩儿模样。
  看守本来就不是做这个的,更不会对他发脾气。
  余泽循着声音对他微微一笑:“看守大哥,我能吃个药吗?”
  看守:“什么药?”
  余泽:“叶黄素。抓我来的那三个人把我的行李也拿走了,药就在那里面。”
  这可有点儿难办。
  抓余泽来的男人和看守隔了两级,是他上司的上司的上司。要拿那瓶药,看守得向上面打好几份报告,还不一定能拿到。
  余泽感到了他的迟疑,又飞快地补充:“或者你去帮我买一瓶也行,叶黄素,随便一个药店就有卖的,我以后还你钱。”
  钱倒不是问题,问题是关在这里面的人不能随便吃外来的东西。
  看守还在迟疑。
  就在这时候,有人从楼梯上下来,三个男人的脚步声叠在一起很重,其他牢房的人很快就都听到了,纷纷跑到栏杆边求情。
  “和赵头说说放了我吧!我真的没有告密!求求你了!”
  “我是无辜的,我一直对赵老大忠心耿耿,让我见他一面吧!就一面!”
  为首的男人就是出现在旅馆里的那个人,只见他在嘈杂声中屈起食指,在看守的桌子上轻轻敲了两下,虽然声音不大,却马上把牢房里的声音压住了。
  “老大最近很忙,没时间见你们,你们可以把想说的都先告诉我。”
  他的语气倒还和善,但是说完之后,整个牢房顿时鸦雀无声。
  “没人要说吗?”
  男人微笑着扫视全场,看见被关押的人都一个个退了回去,这才来到余泽的牢房前,看守让开:
  “刚刚也在套近乎?昨天值班的人告诉我,你想让他帮你去买药。”
  “我一天不吃药就会七窍流血而死。”余泽面无表情的说。
  他一直没摘眼罩,但是将外面的动静听了个一清二楚。
  从那些人的话里,能听出来这个团体人数不少,而且老大姓赵。但是他搜寻遍了自己从小到大的记忆,都没发现自己曾得罪过哪位姓赵的权力人物。
  还是说,夜路走多了真会遇鬼?
  男人使了个眼色,看守连忙把余泽的牢房打开,有人进去把余泽架出来。
  “那我们先聊聊吧,聊开心了,你想吃多少都可以。”
  “真的吗?”余泽状似欣喜的问,一边顺从地跨出牢房,然而脚刚一落地,他就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回头:
  “乖乖待着蠢猫!等我回来和你算账!”
  -
  出牢房左转,直走十一米,上三层楼梯,右转电梯,待二十一秒出电梯,右转经过两次守卫盘查,而后应该是一扇铁门,铁门之后七米远,左转进入审问室。
  余泽被架着坐在一张金属椅子上,左右手被咔咔拷上手铐,他左右晃了一下,椅子被固定在地面上,纹丝不动。
  “大哥,你不会是要我闭着眼睛聊天吧?”
  “眼罩给他摘下来。”
  陡然之间重见光明,房间里光线太亮,余泽条件反射地闭上眼。
  然而就在他刚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坐在他对面的人才注意到,自己抓来的这个年轻人长着一双相当漂亮的眼睛。
  他的双眼皮不宽,但是尾端意犹未尽似的,拖得比寻常人要长一些,眼里又有水光,看人时仿若带有情意。
  他等着余泽慢慢缓过来,才报上自己的名字:“我叫梁诚。”
  余泽舒朗一笑:“我名字你知道,余泽。”
  这就让梁诚觉得有点儿意思了,他干这行,这几年不知道绑过多少人,审问过多少人,见过的悍不畏死的,也见过胆小如鼠的,但这些人大多对自己抱有很深的敌意,余泽这种还是第一次见。
  他看起来倒也不像是不怕自己,只是单纯的……没有敌意。
  梁诚不知道是他演技太好,还是人太傻。
  不过不得不承认,余泽这么做,确实给了他很大的好感。
  “抽烟么?”他将打火机放在烟盒上,轻轻一推,顺着桌面滑过去。
  余泽将他们又推回去:“我不抽。”
  梁诚微微一笑,将烟放到一旁,与他闲话道:“正好,我也不抽,平时太忙没时间。你呢?”
  余泽手虽然不能动,但是用手指指了一下裤子口袋:“穷啊。”
  梁诚:“我看了你的行李,有叶黄素,有眼药水,还有按摩仪,我还以为你不抽烟是因为对眼睛不好。”
  虽然香烟烟雾对眼睛的影响并不大,但是对于某些要求苛刻的人,这样的影响也是致命的。
  余泽哈哈大笑:“我小学时候做眼保健CAO老睁眼睛,现在眼睛不舒服,哈哈哈,所以比较注重保养。”
  梁诚跟着他一起也笑起来,一边挥手叫旁边的两个属下出去,一边说:“我侄女和我说她也不喜欢做,对了,那东西几节来着?”
  “四节。”
  “哦,四节,我想起来她和我说过。对了,第三节叫什么名字来着?”
  “忘了。”余泽面不改色地回答。
  梁诚的笑容一下子就冷下来:“你不再好好想想?”
  余泽:“不用想,我这人健忘,记不住太多东西。”
  梁诚嘴角冷淡的勾起来,双手十指在桌上相抵:“我在旅馆听到你打电话,两个国家的地图都能记住,怎么连这都能忘呢?”
  余泽哈哈大笑:“我跟朋友开玩笑您也信啊!我这人啥事儿都记不住,小学老考倒数第一,不信您去我们学校查。”
  不用去查。
  梁诚早查过了,他甚至查访过余泽出生时候医院负责接生的护士,当然也问过他的小学老师。
  余泽从小学毕业就再没上过学了,连九年义务教育都没有读完,也只有小学老师可以回访。
  不过,虽然已经过去了八年,但是因为他的特殊,他的班主任语文老师甚至对他还留有很深刻的印象。
  她说余泽这个小孩儿非常奇怪,脑子有些迟钝,但是记忆力惊人。
  问他问题的时候,他总是需要很长时间去回忆,但是记忆却无比精确,他甚至能够记得起哪堂课上老师穿着什么样子的衣服,什么样子的鞋,先说了什么,后说了什么,提问了哪个学生,批评了哪个学生,前后顺序,原句,都记得清清楚楚。
  不过他考试成绩确实也很糟糕,一年级的时候都没有办法及格,当时一直是全校的笑柄,总是受到排挤。
  “真的不用再好好想想?”梁诚又问。
  余泽:“不用想,我健忘。”
  看来他是铁了心的不承认了,梁诚沉下心来。不过他越这样说,越是确认了梁诚的猜测。
  不过来日方长,总有他承认的一天,这件事不用自己CAO心。
  梁诚点头示意谈话已经结束了,之后站起身叫门外的人进来:“把他带回071,嘱咐人把他看紧点儿,头儿以后要见他……”
  地面忽然摇晃了一下,余泽手腕上的手铐发出碰撞的脆响,梁诚突然收了话音,几个人盯着彼此的面孔,但并没有人有要逃命的意思。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