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当不了网红的影帝不是好道士 作者:边书

字体:[ ]

  《当不了网红的影帝不是好道士》作者:边书
  文案
  陆聿扬有个秘密白月光——网红初初,蒙面大长腿,女装大佬,气质没话说,光是那双眼睛隔着屏幕都能把他迷得不要不要的。
  巧的是,灵异命案现场偶遇徐大影帝,清冽的眼眸和白月光像极了,陆聿扬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没想到,当晚徐影帝从隔壁阳台跳了过来,一身道袍宛若谪仙,当头一道符把陆聿扬压倒了,陆聿扬一脸平静:“徐道长,这鬼家传的,驱不得。”
  自那以后,陆聿扬总能在灵异现场偶遇乔装的徐影帝。
  看着昨天杀马特,今天洛丽塔的徐青初,陆聿扬平静不下来了,白月光是影帝,居然还是道士?
  看着徐青初清冷的脸,陆聿扬很轻地挑了下眉:“我就喜欢道士。”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聿扬,徐青初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徐道长,这鬼家传的!
 
 
第1章 
  一口气活生生吊了快十年的陆老爷子可算把气咽了,只是咽得那叫一个心不甘情不愿,两眼直愣愣地瞪着,任谁上去都闭不上,后槽牙也在最后一刻咬得死紧,像是堵着一句话还没说,明晃晃一个“死不瞑目”。
  众人急得直冒冷汗,哆哆嗦嗦不敢吱一声,病床边坐着的陆老太握紧拐杖,手腕一个用力,木拐杖不轻不重地在木地板上“叩”了一声,在外孙女的搀扶下站起来,扫了眼陆老爷子浑浊的眼眸,凌厉的眼里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冷冷丢下一句话:“让陆聿扬回来。”
  说完,没再管这一屋子人,也没给出其它吩咐,更没多看自家老伴一眼,转身走得干脆利落,不多时就在四名黑西装彪形大汉的护送下渐行渐远,留下一屋子的人对着老爷子瞑不了目的尸体干瞪眼,这……该不该送进棺材啊?
  陆老太太走得潇洒,门里门外的人看在眼里,心里解读出了千百花样。她前脚踏出门槛,碎言碎语后脚就跟着从不知哪个有心人嘴里飘了出来,飘着飘着,传到外头,很快就成了风言风语。
  “陆家老太心黑,生怕别人多拿她一分‘黑鹿’的股份,死活不让老爷子走,硬是在病床上吊着他,这人走到这时候了,多活一天不都是折磨吗?更别说十年了,啧啧……”
  “可不是?陆家那独苗苗好不容易按着她的标准养成她要的样子了,转头就让老爷子去,一眼都不带多看的,也不说让老爷子什么时候入土为安,她不开口,谁敢动?就这么放着,这真是……哎!”
  “我听说陆太子从小被他妈带着跑得远远的了,哪成想,到头来还不是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陆老太那儿子走得也挺突然,才过四十岁,接手公司没几年,人就没了。我七大姑的八大姨她外侄子在陆家修草坪,当年看到陆老夫妇和儿子在出事当天大吵了一架!该不会……”
  ***
  矫情的女歌声在客厅乍然响起的时候,陆聿扬正扶着五十枚硬币,小心翼翼地两手五指配合,把硬币包着日历纸在桌上缓慢滚动着,他斜眼看了看手机,犹豫了三秒,才伸长胳膊肘在手机屏幕上一点再一点,接通电话并开了免提。
  这么点小动作没控制好力度,导致他指间的硬币条扭成了个躺着扭秧歌的长毛虫,这里歪着那里扭着,强迫症看了少不了眉头拧出三座大山。
  对于这样的精细活儿,陆聿扬素来不骄不躁,他空出一根食指把不安分的几枚硬币摁回大部队,扭秧歌的“长毛虫”瞬间腰板直了,背也不驼了,总算不逼死强迫症了。
  由于注意力集中在指尖,陆聿扬开口说话时喉咙憋了半口气,声音听起来有些闷,还带着微弱的喘息:“有事?”
  憋着半口气的声音传入话筒化为电流,传到电话那头完全变了味儿,对方先是顿了五秒,随即压低声音,说:“啧,青天白日的就在男人身上折腾?麻利点收拾干净,老爷子走了,老太太让你滚回来!”
  陆聿扬指尖一抖,还没来得及滚出的白长条在“哗啦啦”几声脆响后土崩瓦解,白花花的硬币滚了一桌子,其中几枚还按耐不住风骚的灵魂,在茶几上旋转跳跃来过一套才意犹未尽翻腾着躺平了。
  一听这动静,电话那头的人倒抽了一口凉气:“你小子,这么还玩起花样来了?赶紧把那手铐、铁链什么的给老娘丢了!”
  陆聿扬:“……”
  他是真不明白,除他之外的陆家人脑袋瓜子都是怎么长的,在个顶个老奸巨猾的同时,还能一个不落地把愚不可及兼修了,郁闷的是,陆家人身上的这对反义词对他个人展现得尤为淋漓尽致。
  这时候陆聿扬也没心思和对方扯淡,随手把硬币拢在一起,应道:“嗯,我马上回去。”
  挂断电话,他两手捧起硬币,“哗啦”一声把它们全装进脚边一个篮球大小的透明玻璃罐子里,看了眼半罐子的一元硬币,拧上盖单手揣在怀里,用脚把不远处的行李袋勾过来,另一只手提着,走出了这间他住了十几年的小租屋。
  这地方要拆迁了,房东奶奶看他孑然一身也没什么钱,一直不好意思赶他走,但毕竟不是他家,他也不可能赖一辈子,既然那边要他回去,那他就回去吧。
  告别房东,下了楼,他把玻璃罐子放进自己安装的前车篓里,骑着年代感十足的二八杠自行车晃晃悠悠地向陆家而去。
  他不是个没心没肺的,亲爷爷过世,说不难过绝对是假,但难过藏在心里就好,他不会痛哭流涕,也不需要急,反正有他奶奶在,没人翻得起浪。
  而且,半死不活在床上躺了近十年,自家爷爷这根陈年蜡烛确实该烧到头了,这对包括老爷子本人在内的陆家人来说,多少都是松了口气的。只是偏偏赶在他收到入职通知书的这一天,没半点征兆就灭了,别说是外人,就是陆聿扬心里也有些怪怪的。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