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佛系魔主 作者:巴山夜雨

字体:[ ]

 
备注:
     攻受互宠,全程撒糖。
 
  忠犬小凤凰X佛系大魔王
 
  古卿的主魂沉睡太久,他的七魄已经自主经营了。
 
  作者恋爱脑,所以……故事里除了谈恋爱什么也没有……捂脸。
 
剧情版:
 
  “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宫澈一把抓住乐铭放在他脸上的手,眼眸黯得如同无底的深渊。
 
    “……”什么情况?就在乐铭疑惑迷茫时,宫澈扶着他的手突然收紧,将他整个人圈进怀中,低头含住那让他期待许久的唇。
 
   乐铭的脑中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空白,眼睛瞪得大大的没有任何反应,直到口中传来莲子羹的甜味,才想到要去推拒,可他浑身抖的厉害,连挣了两个都没挣开。
 
  此时宫澈的舌已经攻城略地,侵占了他所有的感官,乐铭被惊得手脚冰凉。宫澈像是不满意这样的掠夺,翻身将人压在了身下,伸手扯开了他腰带上的暗扣。
 
  “阿澈……”感觉到宫澈身体上的反应,乐铭脑中犹如台风过境,到处都是断壁残垣。
 
  他他他,他对他这么好,难道是想……这是就是传说中的,我把你当哥们你却想睡我,现场版?
 
  在线捉虫ing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东方玄幻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乐铭(古卿)、宫澈 ┃ 配角:雨泽、火灵焰、岳珩等。 ┃ 其它:
==================
 
  ☆、第1章
 
  
  乐铭微微睁开双眼,眼神迷茫混沌,似乎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直到四处漏风的柴房灌进一股凉气,神智才略微清醒了一点。他身上罩着一件看不出原色的衣衫,因损坏得严重已经不能很好的起到蔽体的作用,露出胸口大片脏污的肌肤,形容很是狼狈。
  柴房长年不见阳光,虽然空气还算流通,但气味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当然,乐铭久居于此,早就闻不到这股味道了,他趴在稻草铺就的“床”上,许久不肯动一下。
  都说人死之后要过奈何桥,喝忘川水,不会再留前一世的记忆。可他的经历却略有不同,呃……这么说好像有点谦虚。他的魂魄如同无根的浮萍,在这世上飘来荡去,别人的一生有七八十年好活,他的一生不过十来年的光景。
  他觉得这世上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有他的人生这样“丰富多彩”。在XXX年的时候,他做过边关大将军,战功赫赫、名垂青史,奈何……英年早逝;在1XXX年的时候他中过举,做过皇商,是江南有名的商业巨贾,奈何……英年早逝;在2XXX年的时候他考过重点大学,做过偶像明星,粉丝千万,奈何……英年早逝。
  为了弄明白自己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他修过佛问过道,拜过仙门名士,也都没办法改变最后的结果。后来他就想,难道他命中犯贱,受不起世间功名利禄、荣华富贵?他决定去要饭,一系列阴差阳错之后差点当上丐帮帮主,然后……英年早逝。
  好吧!死着死着也就死习惯了,当他的魂魄再次离体,被一股巨力吸到这位秦乐铭公子身上时,已经一丁点的不适都感觉不到了。他驾轻就熟地接管这具身体,如同扮演一个角色,毕竟是做过演员的人,他自认演技还不错。
  乐铭觉得吧!即然自己占了人家的身体,就得努力补偿人家的父母,除了本就是孤儿的那一世要过饭,他都努力成为一个父母为之骄傲的人,这一世仍然如此。他将“谦谦公子,温润如玉”的形象扮演得入木三分,可就当他溶入这个身份之后,渐渐发现他的母亲不是想像中的母亲,父亲也不是想象中的父亲。
  说实话,除了他愿意,还是第一次混这么惨,难道这一世能活得久一点?那什么,这么活着好像也没啥意义……
  “这都已经日上三竿了,怎么还睡啊?”柴房的门被仆从粗暴地踢开,秦家大小姐秦仪锦眉头微蹙地打量着里面的情形。
  这间四处漏风的屋子原是秦府的一处柴房,自两年前她同父异母的大哥秦乐铭被关进来之后,整个院子都下了极其厉害的禁制,没有父亲的令牌任何人不能随意出入。平日里那有一顿没一顿的粗食,也只是顺着一个小小的豁口送进来。
  秦仪锦唇角含笑,除了初时蹙了蹙眉,连个嫌弃的神情都没外露,就那样端庄、优雅地立在柴房外,“快起来收拾一下,祖父要见你。”
  乐铭眼角一跳,随即懒懒地翻了个身,变成背对着秦仪锦,用身体表现出他的不合作。
  “大哥,我知道你不想见我。”秦仪锦见乐铭不起身,含笑挑眉,“可你也不想想,因为你母亲的存在,我和娘、弟弟在外十几年,饱受他人的嘲讽与白眼,就连秦仪镜那个贱人,都敢在背后议论我是女干生子,我怎么能不恨你们?你别怪我这些年这样对你,我也是情难自禁罢了。”
  “……”乐铭一直觉得自己对女生很有耐心,尤其是漂亮女生,就算哪个仗着自己好看耍姓子、闹脾气,他也多是陪着笑脸哄着、宠着。可他这个妹妹,漂亮是真漂亮,不愧是仙门世家子弟,长年吸取天地灵气,人长得钟灵毓秀、甜美可人,只是这姓子真是一言难尽……
  这次乐铭不仅没起身,还换了个躺得更舒服的姿势,秦仪锦也不恼,继续道:“你当年得了安平的喜欢,在众世家子弟中脱颖而出,被誉为瑞锦第一公子。那时我是见过你的,当真是丰神俊朗、举世无双,你怎么能被关在柴房里受这样的折辱?”秦仪锦示意丫环将衣服放在乐铭面前,“与其人不人,狗不狗的活着,不如死的尊严些,大哥认为呢?再说祖父的意思谁敢不从,你自己不肯,我唤人来帮你?”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