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仙君别撩,要弯了 作者:庐江公瑾闺秀(下)

字体:[ ]

 
第37章 踽踽独行
  花折樾现在还饿着肚子, 看这宅子荒废这么久也不知道有没有可吃的东西, 花折樾拐着脚在前院一棵树上折了一根树枝, 拄着树枝拖着疯子先去了大堂,见他听话老实的,也没有给他松绑, 便将他留在此处不再管他,绕到后院去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用的,毕竟有些东西还是可以储藏很久的。
  后院也有一口井, 花折樾找到了厨房,一推开厨房的门就扑来一大股灰尘,呛了几口,用手扇了扇灰尘, 走了进去。
  厨房内蜘蛛网结得到处都是, 厨房里的东西倒是很全,花折樾翻出一小袋面粉,可却已经发了霉,只好先扔到一边。
  甚幸,米缸里还有不少米,因为储藏得好并没有发霉, 花折樾在后院里拎了水将厨房好好收拾了一下, 自己生了火熬了粥,一转头看向门外, 天已经全黑了。
  他喝了一大碗白米粥果腹,又把锅里的粥打了起来, 盛了一碗粥放在一旁,等烧好了水,才把粥端去大堂。
  乌黑的大堂内疯子还呆呆坐在正中央,花折樾随即帮他松了绑,将他脏乱的头发扒了扒,露出脸来。
  他的脸有些奇怪,但是堂内太黑看不清楚。
  花折樾随即点了火照明,一抬眼,却见一双犹如鹰隼的眼直勾勾看着自己,他的脸已经不算是脸了,满脸坑坑洼洼乌黑乌黑的,看不清楚五官。
  花折樾吃了一惊,小心翼翼问他:“你饿了吗?”
  他直瞪着花折樾,一字一顿道:“小怜是我的!”
  花折樾正好也疑惑,顺便问了:“她怎么是你的了?”
  疯子立即恶狠狠道:“她就是我的!”
  花折樾端着粥碗递给他,笑道:“好好,是你的,饿了吧?给你的。”
  疯子似乎也饿得久了,对粥压根没有抵抗力,见花折樾手上的粥双眼猛地放光,一把夺过,端到嘴边正要喝却停了下来,将粥碗抱在怀里:“小怜也饿了,我要给小怜吃。”
  花折樾顿时哭笑不得:“没事,锅里还有,给小怜留着,这份是你的,吃吧。”
  疯子看了看花折樾,将信将疑喝下了粥,结果一喝就哭了,他便边喝边喃喃道:“小怜,我要小怜…”
  看着他吃完了,花折樾又帮他洗好澡换好衣服,整理好一间房让他去睡,这才去厨房洗了碗打热水给自己洗澡。
  在浴桶里泡着正放松,蒸汽弥漫房间时,房内忽然出现一个着粉衣的妙曼女子,她一双玉足被裙裾半遮半露,踩着碎步朝自己走来。
  花折樾下意识往水里潜得只露出一个脑袋,问道:“小怜?”
  “夫君~”
  小怜这一声叫得柔情万丈百转千回,酥麻直入耳膜。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人,花折樾只好打了一手的水朝她洒去,当她转头去躲水珠时,花折樾越出浴桶立即穿好亵衣亵裤。
  小怜转过头来见人已经穿好衣服,便欺身过来,花折樾一闪躲过,连着几下走位,让小怜没碰着他,顺将衣服穿好了。
  小怜委屈地看着他:“夫君,你做什么呀?”
  花折樾:“穿衣服呢。”
  小怜边说边走向他:“夫君,小怜身子不舒服。”
  花折樾走到桌子旁,顺手倒了一杯水放桌子上:“哦,多喝热水。”
  此时夜深人静,虽然小怜是女鬼,但自打花折樾修仙以来,什么妖魔鬼怪只要显了形就不带怕的。
  小怜又要朝他扑过来,花折樾一个侧身带风走,又一个瘸拐坐在床榻上,抬起受伤的脚来。
  现在没有药也只能用酒精来擦一擦了,花折樾瘸着腿去厨房寻整理厨房时找到的半坛子酒,倒了一碗回到房内重新坐在床榻旁。
  脱下鞋子,花折樾点了火往酒碗里一放,青蓝色的火焰一下子蹿高。
  看着火在碗里烧着,花折樾立即伸手进去趁热捏了酒,将肿胀的脚踝擦了擦,期待明天能好一点。
  和衣躺下后,小怜忽然出现在里榻朝花折樾扑来,花折樾惊得把被子裹紧躲到床沿上去。
  小怜扑了个空,花折樾也背过身去不再理她,闭眼睡前,花折樾温声道:“明日给你抚琴。”
  迷迷糊糊的,花折樾感觉有人扒他被子,随即更加用力把被子给裹紧了,那人扒不动,又来亲吻他脸,花折樾下意识转了个身子脸朝下睡,道:“乖,别闹。”
  闻言,那人倒也乖了,只从花折樾脚下的被子里抓出他受伤的脚来揉着,力道适中,花折樾感觉舒适,嘴角弯起,呢喃了一句:“小怜真好。”
  那人闻言,手上动作滞了一下。
  ******
  第二日清晨,花折樾睁开眼,春日的阳还未升起,他起身把被子收拾了一下,坐在床榻下意识揉了揉脚踝,意外发现竟然不痛了,想起昨晚帮他揉脚的人,温和唤了一句:“小怜,可在?”
  小怜的声音从里榻传来,随即她显了行翻了个身,似乎没有睡醒,口齿不清迷迷糊糊道:“唔…夫君…怎么啦?”
  花折樾转过身去看她,见她似乎困意正浓,便轻声道:“没事,你再睡会儿,我去做饭。”
  小怜揉了揉眼打了个呵欠:“谢谢夫君。”
  花折樾随即出了门去后院的井水旁洗漱,却见那疯子一改昨日疯癫模样,穿得干净利落拿着扫帚在打扫庭院。
  花折樾新奇,打了个招呼:“早。”
  疯子抬起了一脸创伤的脸,目光幽怨看了花折樾一瞬,随即埋头继续打扫庭院。
  花折樾见人不理他,也很识趣地没有再去搭讪,只无奈笑了笑去井水旁拎水洗漱。
  片刻之后,花折樾洗漱好了准备去厨房做点儿粥,在顺便计划一下做点什么来赚点儿银子过日子,正此时,扫地的疯子忽然问了一句话:“你昨晚和小怜睡一起了?”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