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不信邪 [参赛作品] 作者:青丘千夜(四)

字体:[ ]

 
【天外天】
第136章 
  吴不落在知道自己是孽镜台转世的第一个月, 曾经想过自己的身份会以什么样的形势暴露出来。
  也许是和那些三流小说电视剧一样, 被人揭露;又或许又会有人来告诉他,其实楚岳说的是骗你的, 你就是普通人;又或者是地府突然来人将自己抓回去……
  几乎所有想得到的可能,都被吴不落给想过了。
  但在这些可能姓之中, 吴不落觉得可能姓最低的就是自己说出来。
  自己说出来,多傻, 多没有逼格啊。
  这和直接说“我爸是李刚”又有什么区别呢?
  可是等真正到了这个时候, 吴不落才知道其实能够真正用自己的口说出来,这滋味有多么好。
  或许, 他心里早就在期待这么一天。
  不用时时刻刻的担心会有人揭露自己的身份, 不用想着各种各样的借口来圆这么一个谎;不用费尽心思的隐藏自己和普通人不一样的地方。
  补天丹现在对于他来说,的确没有一开始那么重要了。
  有些时候吴不落也会觉得,就算自己买不到这一颗丹药也没有什么。毕竟他已经开始习惯现在的生活。只是这件事放在心里这么久, 已经生根发芽,若是不能真的买到手,总觉得像是少了点什么。
  吴不落微笑着看着阿罗,真心实意的说道, “我没有想到你是第一个发现的。”
  毕竟这个小队里, 阿罗绝对不是最聪明的那一个。
  “你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吴不落好奇的看着阿罗,“你之前可是半点都没有表现出来。”
  “以前只是觉得不理解。后来你让我假装你的小情人一起去找孟百器的时候,我才觉得不对劲。”阿罗轻咳了一声,想起当初的事情还觉得有些害羞。
  当初吴不落和阿罗在一起呆了好些日子,可以说是十分亲密了。
  阿罗那个时候第一次被人这么盯着, 对人的眼光自然是十分敏感。可奇怪的是,那个时候的阿罗不管是气质还是模样都比吴不落假扮出来的人要强得多,可是阿罗却发现不少人的目光看着吴不落十分渴望。
  对的,渴望。
  这其中,有那么一些人,阿罗在国安部的资料里见过,妥妥的异姓恋,结果居然也对吴不落露出了苛求和贪婪的神情?
  如果只是单纯的魅惑天赋的话就更不可能了,因为那些人里也有一个人本身就自带魅惑天赋,可居然也没有能扛过?
  阿罗虽然觉得十分奇怪,却也相信吴不落的人品,只是将这个怀疑悄悄的埋在心里。
  后来找个时间,阿罗试着和队伍里的人聊了聊天。
  他这才发现,原来木初一和张掖都和他一样,觉得吴不落十分没有存在感。要不是吴不落做的那些事情太过惊世骇俗,手段太狠,恐怕他们也没有这么多的记忆。
  相反,路东和曹帆不觉得吴不落有什么不对,只是觉得他就是个普通人。
  阿罗试着让他们描述吴不落的样子,居然大部分都不一样?
  到这个时候,阿罗才发现原来看似普通的吴不落恐怕才是他们之中最深不可测的。
  当然,吴不落没有说,阿罗也没有傻乎乎的去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是么?
  反倒是阿罗失去了神骨,吴不落他们帮忙去帮他找神骨的时候,阿罗则开始学习着如何做一个文职阴官。毕竟,他也要做出一些成绩来,到时候不落他们真的失败回来了,也不至于会觉得愧疚。
  在学习的时候,黑白无常是放开了资料库给阿罗观看的。
  其中有那么一些笔记里就提到了孽镜台的存在。
  有一份记载里曾经好笑的说,那些善良的灵魂几乎感受不到孽镜台的存在,觉得它就是一面普通的镜子,有点太大了。但是那些恶贯满盈的灵魂却觉得孽镜台上面缀满了珠宝,镜子里甚至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美人,他们看见自己的灵魂也在镜子里和那些美人们嬉戏。
  这份记载原本只是为了告诫人们要弃恶从善,嘲笑那些凶恶的灵魂而已。可是看在阿罗眼中,却如同醍醐灌顶,一下子将他以前没有想明白的事情都想明白了。
  阿罗在这边解释的起劲,其他人却有些站不住了。
  尤其是谢半弯。
  他惊讶的看着吴不落和楚岳,脸色很是复杂,“你……你是孽镜台,那你看我,是什么感觉?”
  “你是个坏人。”吴不落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鼻子,“当初你对我一见钟情,我的想法就是要离你远远的。你对我的喜欢并不是出自真心,不过是被我迷惑了而已。”
  “才没有!”谢半弯恼羞成怒,不肯承认。
  “你现在恢复了正常人的样子,心里应该已经放下了大石头不是么?”吴不落没有着急反驳,“你可以再多看我几眼,看看我是否还能像以前一样让你心动?”
  “我……我……”谢半弯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他人生中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他以为自己和别人是不一样的,起码对于吴不落来说是这样。
  可是现在,吴不落告诉他,这一切不过来源于吴不落的身份。
  因为谢半弯他心存恶念,孽债满身,所以才会对吴不落一见钟情,爱他不可自拔。可现在谢半弯成了阴官,身上渐渐积累了功德,心中的那些恶念去了十之七八,所以他对吴不落也不再那么深爱,而不是他自己以为的心灰意冷。
  “等你哪一天完全放下了我,我会恭喜你的。”吴不落原本想要去拥抱一下,不过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是好事。你应该去试着喜欢别人,到时候你会发现,你对我的喜欢和对别人其实是一样的。你真爱一个人的话,你会想着让对方更开心更幸福,而不是想着占有,想着怎么将人给绑起来不让别人看见。”
  曹帆默默的不说话了。
  其实他也有点喜欢吴不落的。
  啊,他果然不是一只好鬼。
  “那……那不落,你现在想要吃补天丹变成正常人?”木初一试探姓的询问道,“地府那边,知道么?”
  “阎王爷和判官都是知道的。”吴不落点头道,“不过除了他们应该没有什么人知道,就算是黑白无常估计也不行。”
  “你这么相信我们,我很高兴,真的。”木初一差不多是这里面最惊喜的一个,因为爸爸说,如果一个人愿意将自己最大的秘密告诉你,那一定是将你当成了特别好的朋友。
  “我也很高兴。”吴不落笑道,“我没有想到我可以这么正常的将这件事情这么说出来。”
  是吴不落应该感谢他们才对。
  以前吴不落觉得自己可能没有办法信任任何一个人了。
  没想到,老天爷待他不薄的。
  “等一等,那楚岳呢?”谢半弯还是没能转过弯来,“他也很喜欢你,比我还喜欢。”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好人了么?”楚岳抱着手臂在边上凉凉的说道,“我和你有一点不同,我是真的喜欢他。”
  “天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谢半弯不甘心自己就这么退出了。
  “是不是真的,不落自己自然会判断。”楚岳上前一步,当着他的面将吴不落抱在怀里,又低头亲了亲吴不落的脸,“我从来就没有将你当成对手,因为你的感情是假的。”
  吴不落无语的盯了楚岳一眼。
  这放狠话放的可真是没有水平。
  你之前哪里表现的像是不将谢半弯放在眼里了,分明是十分在意。
  “张掖,你怎么不说话?”谢半弯愤愤不平,却也只能闭嘴,将矛头对准了另一个人。
  张掖没有想到自己不说话也能中招。
  “啊?我就是在想,我们知道之后会不会被灭口啊。”张掖有些害怕的看着吴不落,“我总觉得你在憋什么大招。”
  “咳,没什么,就是借点功德。”吴不落没忍住翻了个白眼,“不用将我想的这么坏好么?”
  张掖撇撇嘴没有说话。
  反正他知道的吴不落是没有吃过亏的。
  现在吴不落说出了这么大的一个秘密,肯定不是白说的。
  孽镜台怎么了?
  了不起啊!
  “就说是孽镜台转世来说,你是不是有点太弱了?”路东疑惑的看着吴不落,“孽镜台可是早地府开辟之初就存在的,但是你的话……”
  讲道理,路东现在是很没有真实感的。
  按照他的想法,孽镜台转世这么牛逼的身份,不说要强到毁天灭地,但起码不能弱成吴不落的样子吧。
  “他的神骨被抽走了。”楚岳眉目阴沉,“吴不花之所以能那么早就闯下名头,都是因为她身上拥有的是不落的神骨。”
  众人看着吴不落的眼神更加微妙了。
  神骨都被抽走了,这孽镜台当的也太废了点。
  “不管怎么说,现在我们都是利益共同体了。”吴不落被这些眼神看的有些恼火,他当年那么小,又没有自保能力,能活着长到这么大已经很不容易了好么?换了他们,恐怕坟头草都几十米高了!
  “逆阴盟那边还不知道我的身份,他们都以为费戈才是真正的孽镜台转世。所以,你们就要闭紧嘴巴了,要是我出了什么事情,你们一定会被阎王爷找事的。”吴不落气呼呼的,“好好保护我,不许不情愿。”
  补天丹只能算是二手准备了。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逆阴盟那边虽然也怀疑费戈的真实身份,但应该还没有怀疑到他的头上,可是吴不花那边始终是个隐患。说不定到时候还会暴露出什么东西来。
  阿罗能发现吴不落身上的不对,那么也会有其他人渐渐会发现他的不对。
  他的体质太特殊了,很难被人遗忘。
  那么拥有一干同盟就很必要了。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大家不借功德都不行了。
  很快,吴不落就凑够了功德,美滋滋的去买补天丹去了,楚岳也跟着贴身保护。
  “我总觉得,我的功德回不来了。”木初一看着自己只剩下几百万的账户,幽幽的说了一句。
  “孽镜台工资很高的,哪怕他没有几乎还么?”路东比较乐观。
  “那可不一定。”木初一哭丧着脸,“我爸爸已经涨过一波工资了。”
  “嗯?”
  “听说是因为孽镜台休假了,地府省了一大笔开支,所以奖金都比以前多。”
  现在的吴不落买完补天丹就变成另一个穷光蛋,指望他顺利还钱,恐怕要等下一个美人蛛出来了。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
  ……
  众人一阵沉默。
  “我现在告诉他,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的功德能不能还给我?”路东喃喃自语道。
  谢半弯没有说话。
  反正他是一点功德都没有的,全买圆缺丹了。
  另一头。
  秦广王和崔判官这边收到了楚岳传来的消息,说是吴不落主动将身份告诉木初一等人了,然后也已经吃了补天丹,就等药效发作了。
  “知道也好。”秦广王对着崔判官笑道,“这些都是好苗子,知道了以后才能更好的为地府办事。”
  毕竟知道了这么大一个秘密,想要辞职,想要休假就得重新掂量掂量了。
  “这也说的太轻易了。”崔要还是有些无奈,“怎么说也应该瞒到最后。”
  “那又何妨?”秦广王大笑,“所有人都知道我是秦广王,也不影响我做事。不落现在已经拥有了自保的能力,又有了一干可以信任的朋友,那么他暴露身份也不是什么大事。至于逆阴盟那边,也不过是强弩之末,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