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不信邪 [参赛作品] 作者:青丘千夜(二)

字体:[ ]

 
第52章 
  第一眼就认出吴不落是孽镜台的时候, 楚岳一时之间是不敢相信的。
  因为他无法相信那个永远呆在秦广王殿里帮忙分辨灵魂好坏的孽镜台居然会主动跳入轮回之中?
  可是吴不落的体质什么时候爆发不好, 偏偏在挖出自己的时候爆发?
  是命么?还是对他们之间因果的了结!
  诚然,孽镜台对于楚岳的吸引力是十分大的, 但吴不落这个人在楚岳的眼里,始终是孽镜台的化身, 而不是吴不落这个人。
  吴不落这个人,吃软不吃硬, 不撞南墙不回头, 这本来应该是楚岳最讨厌的姓格,但和吴不落相处的久了, 楚岳又觉得其实吴不落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劲。
  或许是因为一开始的期待值就很低, 以至于吴不落每有惊人之举的时候都在疯狂的加分。
  到了最后,楚岳反而分不清自己对吴不落的喜欢到底是因为他是孽镜台,还是因为他这个人了。
  可是,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本来就是吴不落欠他的。
  如今要还也是正常。
  在吴不落和楚岳认识第一年年尾的时候,吴不落遇见了一个小孩子。
  那个小孩很亲近吴不落,让吴不落一时之间很是高兴。
  他异想天开的想,或许自己这个要命的体质对小孩子没有用呢?
  楚岳对吴不落的想法嗤之以鼻。
  小孩子是天然的恶魔, 如果没有人约束, 他们会比成年人还要更加可怕。
  楚岳冷冷看着,并没有再去阻止吴不落。
  因为吴不落不相信他,吴不落只相信自己。
  那个小孩在学校里肆意霸凌同学,甚至逼得同学跳楼自杀;在家里的时候则是无法无天的小霸王,差点将自己新出生的妹妹掐死;甚至在街上, 这个小孩都是会随意放鞭炮丢石子砸人的。
  说是熊孩子,还侮辱了熊孩子这个词。
  吴不落发现那个小孩的真面目只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别看吴不落嘴上说着不相信,但实际还是会偷偷去查,这一查,自然就容易查出真相。
  “楚岳,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很蠢?”吴不落一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轻声的问道,“我又不是第一次被人骗,但总是觉得会有奇迹出现,最后每每都被现实打脸。”
  “你知道就好。”楚岳毫不客气的说道,“孽镜台化身的你,只要去查查资料就知道你是个什么体质?你期望的越多,失望也就会越大。你为什么不干干脆脆的认命,好好的活下去呢?”
  “可是这样的话,我大概没有办法继续活下去了。”吴不落很少会露出这么懦弱的情绪来,“我是个很没用的人,我甚至不敢放手去查姐姐的事情,更加不敢以吴家后人的身份行走。如果,如果我身边的人都是坏人的话,那么我姐姐呢?我姐姐经常和我说,她其实也不是那么好。”
  吴不落很少有和楚岳说这么多话的时候,起码在以后的三年里,楚岳再也没有见过吴不落这个样子。
  连小孩子都不能打破吸引的话,还有什么人是可信的呢?
  吴不落很快收拾好了心情,擦擦眼泪,站了起来,“我决定了,我要去找个货真价实的好人当对象。这样的话,起码我不至于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才不要接受这种设定,如果我身边所有对我好的人全部都是心有不轨,那我的人生也未免太过可悲了。”
  楚岳原本想要说他可以成为那个让吴不落说真话的人,但等到吴不落说完,他就知道自己不能说出口。
  因为他也绝对不算什么好人。
  如果吴不落知道一切的话,或许还会讨厌他。
  那倒还不如慢慢的跟在吴不落身边。
  反正他们都不是人,时间根本不算什么。
  可是现在楚岳发现自己错了。
  吴不落拒绝谢半弯他很能理解,但是在鬼娘子世界之后居然又拒绝了他,这就很不正常!
  楚岳原本以为,在自己为吴不落“死一次”之后,吴不落的心应该会有所松动的。
  吴不落的确是松动了,但是在松动之后,立刻又将自己严严实实的藏起来将他推开。
  楚岳肯定,吴不落在跳下去之前已经看清楚了他的心思。
  在感情方面,吴不落向来比任何人都敏锐。
  所以楚岳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任何表示,甚至不停的怼吴不落。可现在,他只是稍微进攻一下,吴不落就开始后退了。
  呵!
  楚岳简直要被吴不落这个怂包气笑。承认楚岳喜欢他就这么难?还是说他难道比吴不落遇见过的那些家伙加起来还吓人?虽然楚岳的确是更加吓人一点,但他自问在吴不落面前装的还是很稳当的。
  以为躲着他,他就没办法了?
  就他那点本事,就算拿了骨笛,真的能活过这一场加时赛?
  要知道,现在出现在这里的只是他们几个而已,像是张掖阿罗他们还没有出现呢!
  如果吴不落知道楚岳要是不装了会带来什么样后果的话,他恐怕会哭着喊着求楚岳继续装下去。
  可窗户纸哪怕再薄,也好歹挡着,一旦被戳破,恐怕就没有那么好糊上的了。
  楚岳在短短时间之内就想明白了吴不落的脑回路,很快就跟着吴不落跳了下去。
  谢半弯见楚岳跳了,再也不肯落于人后,也只好跟着跳了下去。
  没办法,这三个人都跳了,剩下的三个人还能不跳么?
  吴不落拿着骨笛睁开了眼睛。
  真有趣。
  他居然又回到了之前醒来的那个小房间里?
  吴不落之前就已经怀疑这个小房间的存在,只是碍于没有时间和实力去寻找,如今在那个怪兽肚子里又回到了这里,岂不是有趣的很?
  只是上一次吴不落没能在这个房间里发现什么东西,如今有了骨笛,他看见的东西和上一次看见的可就不一样了。
  吴不落慢慢弯下腰,将地面上散落的纸张都捡了起来。
  “道可道,非常道。原来秤婆婆院子里那空白的《道德经》内容原本在这里。”吴不落微微叹气,“这么说来,其实秤婆婆的院子,说不定和这个怪兽也是连着的,只是时间没到,又或许是触发的条件不对,没有被发现而已。”
  庆幸的是,吴不落身上是带着那本空白的《道德经》书页的。
  毕竟是房间里能够找到的唯一带字的东西,吴不落怎么可能不拿着?
  当吴不落将这些纸张全部放进这《道德经》里,这本书就不免产生了一些变化。
  它变成了一把钥匙。
  “哦豁~”吴不落忍不住吹了个口哨,“看来我要玩寻宝游戏了。”
  吴不落再次推开这个小房间的门,不出意料的看见了秤婆婆。
  秤婆婆还是坐在那里,只是脚底下却摆放了不少箱子。
  “拿出你的钥匙和我交换,你可以带走一个箱子。”秤婆婆将自己的秤提了上来,对着吴不落露出一个堪称讨好的微笑来,和之前那面带威胁的模样截然不同,“这里的箱子有金银铜三个类型,你的钥匙有多重,就能带走哪类箱子,箱子里有不同的法器都是属于你的,要来称一称么?”
  要是换了寻常考生,看见秤婆婆如此和蔼的模样,加上这么多的宝箱,说不定以为自己走到了最后关头,要开开心心的上去交换了。
  但吴不落是个贱皮子,人家对他笑笑,他反而觉得不舒服。
  “不必,我还是等等我的朋友们来吧。”吴不落对秤婆婆的好意敬谢不敏,“我的考试时间有三个月呢,现在还真的不着急。”
  秤婆婆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她实在不太明白,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多的法器竟然还会有人不动心?
  “这里没有人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到这里来的。”秤婆婆笑道,“你是唯一的。”
  “我不是。”吴不落肯定的摇摇头,“起码我知道会有一个人追着我过来。”
  “不会有的。”秤婆婆皱眉道。
  “会。”吴不落坚定不移,“他若是不来,以后我也不用再见他了。”
  秤婆婆实在无法理解这个俊俏的年轻人到底在想些什么?但她也的确没有办法强硬逼迫吴不落去做什么。
  吴不落干脆席地而坐,慢慢的哼起歌来。
  楚岳肯定会来的,这一点吴不落很坚信。
  说实话,吴不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一边觉得自己必须要在楚岳对自己情根深种之前赶紧离开,另一边却又希望楚岳可以容忍自己的任姓,不离不弃的跟在自己身边。
  我这么贪心,肯定不会有好结果的。
  吴不落很有自知之明。
  可他这一生都注定是在刀尖上跳舞,一不小心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他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他愿意荒诞着过一辈子也好,愿意清醒的过一辈子也好,都是他自己的事情。
  吴不落从来没有问过楚岳以前到底是什么人,这一次也没有问过楚岳到底为什么变成了实体?毕竟楚岳有点喜欢他,这就证明楚岳并不是什么好人。
  不是好人的话,有秘密不是太正常了?
  吴不落低声笑了笑,不知道是在笑别人还是在笑自己,其实除了笑他也实在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这样奇怪的事情了。
  一想到楚岳可能也和谢半弯一样,他就觉得好笑无比。
  楚岳都多大年纪了,难道还需要和谢半弯木初一争风吃醋么?
  等了大半天,终于又有人来了。
  秤婆婆惊讶的看了吴不落一眼,又将视线放在了另一侧。
  楚岳捏着钥匙走进来的时候着实费了点功夫。他当然也知道那《道德经》重要,只是之前和谢半弯打斗的时候不小心丢了,只能又转头回去找,这才费了点功夫。谢半弯他们就更惨,根本就没有带,只能努力想办法从这怪兽肚子里出去,拿到《道德经》再回来。
  只是刚刚走进来,楚岳就发现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的吴不落。
  “不落。”楚岳有些惊讶,看都没看秤婆婆一眼,立刻去查探吴不落的情况。
  还好还好,只是昏迷过去。
  楚岳松了口气,掐了把吴不落的人中,吴不落这才幽幽转醒。
  秤婆婆:……
  她没做什么吧,刚才吴不落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昏了?
  饶是秤婆婆见多识广,也不知道如今外面世事变化,有些人天生戏精,没有事情也会搞点事情出来的。
  开玩笑。
  吴不落原本想的是楚岳可能会和谢半弯一起进来,结果目前进来的只有楚岳。
  嗯,虽然吴不落心里其实还挺高兴的,但一想到方才楚岳和谢半弯大打出手的样子,立刻就不好了。
  让楚岳放弃纠结木初一的问题的办法是什么?自然是用一个更大的事情掩盖出去。
  可惜这里没有什么像样的工具,吴不落也只能装晕了。
  “咳咳,你来了。没想到这辈子还能有碰到你的时候。”吴不落咳嗽了几声,很是虚弱。
  楚岳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现在已经不再是鬼魂模样,只能勉强编个借口,“这里不是人间,身体只是暂时化为实体而已。那些非人类的考生也同样如此。”
  “你长得倒是挺好看的。”吴不落细细的打量了楚岳一阵子,唉声叹气道,“我知道,你和我做搭档其实是耽误你。”
  “现在说这些做什么?你刚才遇见了什么事情么,怎么会昏迷?”楚岳勉强压制住自己的愤怒,恨恨的看了秤婆婆一眼。
  这里就只有秤婆婆一个人,说不定就是她对吴不落下的手。
  要是自己来的晚了,吴不落这点实力根本要被秤婆婆大卸八块了!
  秤婆婆还不知道自己莫名的就被砸了个锅。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