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风水大师是网红+番外 作者:醉又何妨(下)

字体:[ ]

第110章 吕露
  毕竟洛映白现在就好端端地躺在这里,虽然他心中仍有心疼和遗憾不能释怀, 但这件事至少也算是拥有了一个圆满的结果, 可是就在夏羡宁说出“终于”两个字的时候,他忽然不知道自己下面要说什么了。
  夏羡宁用没有被洛映白枕着的那只手用力按住突突直跳的太阳穴, 突然觉得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黑暗中洛映白没有察觉他的异常,他以为夏羡宁是说完话了, 便道:“羡宁,还记不记得小时候听你二叔讲过的那个故事?”
  夏羡宁回想了一下,洛映白不等他接话,已经说了下去:“曾经有棵树,叫长生树, 树上结有长生果,有个人摘了一颗果子, 想要救自己重病不起的老母亲,看树的和尚在后面追他,一连追了七年,终于把那个人抓到了。”
  夏羡宁的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疼了,他放下手, 接着洛映白的话低声道:“但是和尚搜遍了摘果子的人全身,却发现他的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于是向那个人道歉, 将他放走。其实事实的真相是, 他将果子藏到了路边的一个草丛中, 可是当他原路返回找到果子的时候, 却发现那枚果子已经烂掉了。他的母亲早已去世,他也已经白发苍苍。”
  洛映白所说的夏二叔指的是佛门大派意形门的掌门夏长邑,他当时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就已经说过,故事的重点并不在于谁对谁错,谁善谁恶,而是在说人活着,大概总要不停受到命运的追捕、生活的拷问。
  然而也只有人活着,才能受到命运的追捕,生活的拷问,在这种追捕和拷问中不断成长,砥砺自我,直到不会被打倒的那一天。
  两人回忆着小时候的事,童年的每一分记忆中几乎都撇不开对方的影子,往往是一个人提句话头,另一个人立刻就接上了,一直聊到很晚才睡着。
  洛映白第二天早上是被一阵喧哗声吵醒的,他迷迷糊糊翻了个身,把被子蒙到头上想继续睡,结果噪音越来越大。
  洛映白一把将被子掀了,从床上坐起来,破口大骂:“讨厌!”
  他说完这句话,就听见虚掩着的房门外面传来一阵笑声,苟松泽穿戴整齐神清气爽地走了进来,一进门就冲洛映白笑道:“你也太菜了,骂人都找不着词。”
  洛映白眼珠一转,虚心求教:“那你说我应该怎么骂?”
  苟松泽道:“我教你,你就骂,那个傻逼一大清早的号丧,打扰老子睡觉!”
  洛映白微笑点头,表示受教,同时伸出一根手指在半空中画了个圈,示意苟松泽回头看。
  苟松泽没多想,顺着他示意的方向转身,发现夏羡宁正站在他身后的卫生间门口,手里拿着毛巾,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苟松泽吓得倒退两步,脱口道:“你怎么在这!”
  洛映白道:“废话,羡宁不在我这里睡,难道还去你那吗?”
  苟松泽连忙道:“不敢,不敢。”
  夏羡宁凉凉地看了他一眼,用毛巾擦干了脸上的水,走到床前开始叠被子。
  苟松泽看到他贤惠的样子,瞬间又想起了那让他痛苦的攻受问题,一股难受的感觉又从心底油然而生。
  有一半的被子被洛映白压在身下,夏羡宁扯出来,洛映白向前蹭了蹭坐到床沿,仰头向苟松泽问道:“外面到底是怎么回事,谁叫唤呢?”
  苟松泽回过神来,想起正事,连忙道:“是冯正洋。他昨天连夜坐飞机过来的,今天早上刚刚到了这里,一定要见温倩倩,我要来问你行不行。”
  洛映白新鲜道:“冯正洋?他这么关心温倩倩啊。”
  冯正洋就是上一次洛映白身份曝光之前,跟夏征一起宣扬他“被包养”的帮手,因为他在得知真相之后及时自扇耳光道歉,所以虽然受到了这件事的影响,但并没有受到过多的指责——毕竟他那点行为在这场大戏当中实在太不起眼了。
  冯正洋和温倩倩虽然娱乐圈公认的模范夫妻,但冯正洋为人不正,女干诈狡猾见风使舵都是他,洛映白本来以为那些恩爱的传闻也都是他在做戏拗人设,没想到听苟松泽这么一说,冯正洋好像还是真的很关心温倩倩似的。
  洛映白道:“常乡村这边的事不能外泄,听说温倩倩昨天就已经能说话了,只是不知道该让她忘记的都忘干净了没有。”
  夏羡宁道:“我去看看,你早上想吃什么?”
  等洛映白挑挑剔剔地点完了早饭,夏羡宁就出去了,苟松泽如鲠在喉,目送着他的背影,还是没忍住感慨了一句:“我真的是横看竖看,都想像不出来羡宁哥会是下面的那个。”
  洛映白的表情瞬间僵硬——苟松泽要是不说,他都快把自己吹过的牛逼忘干净了。
  洛映白严肃道:“这种事也是能三番两次拿出来说的?你快闭嘴吧。这也就是在我面前,要是被羡宁听见了,他那么要面子的人,还不打死你。”
  吓跑了苟松泽,洛映白趴在窗前向着外面探身一望,他这里恰好可以透过窗户看见温倩倩所住那个房间的里面,此时窗帘已经拉开,冯正洋被放进去了,见到温倩倩没事,立刻一把将她抱进怀里。
  洛映白收回目光,身后的门被推开,夏羡宁端着托盘进屋。
  洛映白指着院子里的一个人问道:“那是谁?”
  除了这两夫妻以外,这个农家小院外面还站着一个陌生的年轻人,他背光站着,面貌有点看不清,只能隐约看见脸上温和的笑意,似乎在跟面前的一位老伯聊着什么。
  夏羡宁道:“温倩倩的小叔子,好像叫冯正冬,他和冯正洋是一起过来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洛映白道,“就是有也不关我什么事了。我现在想的是,该怎么告诉吕露这个真相。”
  现在常乡村的事情解决,吕露的求助达到效果,半夜肯定不会再有人吹吹打打地来接她回去成婚了,她不需要再为了冥婚的事而担惊受怕。但是作为一个“死人”,吕露却依旧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不知道她自己的身份,也忘记了曾经的爱恨。
  或许对于爱她的人来说,这是给吕露最好的选择,可那却是拿别人的人命供养出来的,地坟已毁,吕露的借来的寿命维持不了太长时间,洛映白需要在她灰飞烟灭之前赶紧找到她,让她回到她该回的地方去,彻底给这件事收尾。
  夏羡宁好几天不在单位,还要回去一趟,洛映白就自己先去了吕露家,他赶的不巧,正好遇上了吕露的父母前来看她。
  听到洛映白的敲门声,吕露过来给他开门,从打开的门缝里,洛映白看见了一对坐在沙发上的中年夫妻,应该是吕露的父母来看她了,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即将和自己的女儿永别。
  洛映白突然觉得他自己有点像个坏人,虽然秩序法理如此,让吕露回到应该在的位置是他们的责任,但是最起码这个年轻女孩从无过恶,看上去亦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洛映白多少有点不忍心。
  他踌躇了一下,说道:“不好意思,我来的不是时候吧?你先陪你父母吧,我改天再来。”
  吕露显然也不想挽留他,说道:“也好。”
  她说完之后就想关门,却被走过来的母亲拦住了,吕露的妈妈端详着洛映白,问道:“这是谁?我怎么没见过?”
  吕露有点尴尬,洛映白道:“阿姨您好,我是吕露的朋友。”
  “哎,你好你好。”吕露的妈妈上下打量他一番,脸上露出了笑容,“都来了怎么能走呢?进来坐吧!”
  吕露好像还是挺不情愿,又不好拒绝,后退一步,给洛映白让出了路,两个人错身而过的那一瞬间,她低声道:“不管她们说什么,你都别在意啊。”
  洛映白有点奇怪,结果坐下之后就明白了,吕露的父母好像给予了他上门女婿的待遇,问头问脚,问东问西,洛映白只能打太极含含糊糊地应付过去。
  其实也不能说是她父母想多了,吕露这个人向来内向,从高中开始就在外面住宿,也不喜欢和父母说自己的私事,洛映白还是吕露的父母看见的第一个出现在女儿家里的、活的男姓。
  虽然他看上去应该是比吕露小了好几岁,但穿戴不俗,谈吐优雅,自然引起了他们极高的关注度。
  既然对方没有明说,洛映白自己也不好主动解释,只能接受他们连珠炮一样的盘问,神色间不免显得颇为尴尬。
  吕露在旁边看着更觉得丢人,忍无可忍道:“都说了他不是我男朋友,你们乱问人家那些乱七八糟的干什么?有点礼貌行不行!”
  她这话正好打断了她爸爸的话,吕父一时下不来台,脸上一热,呵斥道:“怎么说话呢?我是你爸!”
  洛映白打圆场道:“没关系没关系,你爸爸妈妈也是关心你……”
  吕露冷笑道:“什么关心我,他们就是来跟我要钱的。你快走吧,不然一会人家连彩礼都敢张嘴跟你要上了。”
  洛映白一时不知道这话怎么接,吕露的母亲已经怒道:“我们把你养大了,供你上学,要钱怎么了?你给我们钱不应当吗?说了让你换个工作你也不换,挣得少还丢人现眼,好意思说我们!”
  吕露淡淡地说:“我原来有好职位高收入的时候,你们觉得体面,就对我嘘寒问暖,后来因为生了那场病留下后遗症,只能在商场卖货,你们就觉得丢人了不是吗?”
  她转过头看着窗外,语气倒也并不如何激烈:“一边嫌弃着我的工作,天天梦想着让我回到原来的岗位上面去,一边又不停地冲我要这份工作挣来的钱,我有的时候真不明白两位是什么心态。”
  吕露母亲道:“我冲你要钱也是天经地义,你想看你亲爹亲妈饿死不成!长这么大了连生活费都不知道拿给家里,你个白眼狼!”
  吕露也委屈,简直快要哭出来了:“谁说我没给?我工资三千块钱,房租水电生活费都是自己出,为了每个月给我爸三千,起早贪黑地打零工,我真的已经尽力了!你还想怎么样?”
 
 
第111章 归处
  吕露的母亲却好像不知道这件事, 听到吕露的话愣了一下, 带着点探究看向吕父。
  吕露的父亲并不理会自己的妻子,而是粗声粗气地道:“一千块钱够干什么的?平常买个菜买件衣服就花完了, 你怎么不叫你爹妈上街要饭去呢!”
  他往沙发上一靠,指着吕露道:“别想糊弄我们, 不就是找了个有钱的对象藏着掖着不敢让我们知道吗?你又不是没干过这事!你没钱他还能没钱?你知不知道现在街坊邻居问起来你在哪里上班我和你妈什么心情?我们根本就不敢说!平常简直都没脸见人!”
  他的目光在洛映白身上一扫, 嘀咕道:“我就不信你病一场能连工作都忘了,没出息的丫头, 有人养着腰杆就硬了!”
  自从吕露出事之后, 父母的态度就一天不如一天, 她学习好,从小在亲戚邻里面前提起来都很有面子,因此被家人寄予的希望也很大。
  一开始她的父母还发誓就算是要倾家荡产也得照顾她,治好她, 但当女儿真的醒过来之后,他们发现吕露不再优秀,也无法再成为他们炫耀的资本, 她开始变得平庸, 这让吕露的父母大为失望。
  随着时间的推移, 他们也愈发清晰地意识到, 过去那个女儿再也无法回来了,失望越是堆叠, 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就越差。
  人家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 其实反过来有时也是一样的。
  这样的难听话她听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吕露本来没有太在意,然而吕父那句“你又不是没干过这事”让她的心脏仿佛被重重地扣了一下,似乎触及了内心深处最痛苦最柔软的那部分。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是在说她以前曾经有过别的男友吗?为什么她自己没有丝毫印象,又为什么她无端端地觉得这句话对自己十分重要?
  就在吕露茫然若失的时候,她母亲看了洛映白一眼,说道:“露露,不是爸爸妈妈不惦记你,我们也没有办法。俗话都说养儿防老,我们当初为你治病几乎倾家荡产,现在爸妈的岁数也大了,总得给自己留条后路,是不是?”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