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暴龙 作者:木兮娘

字体:[ ]

 
文案:
杜仓从新人类与暴龙共存的新世界逃离,回到原始世界。
但他的伴侣,那只凶残恐怖的暴虐龙从新世界追了过来。
 
排雷:
短篇,三万字以内的。
小声哔哔,强制、生子、攻是恐龙。
狗血,莫名其妙,不科学,乱七八糟穿来穿去。
汇集作者个人诡异萌梗,很乱七八糟。
因为看《侏罗纪世界2》得来的灵感,嘘!
 
内容标签: 生子 奇幻魔幻 科幻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仓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他盯了那只暴虐龙三天两夜,不敢有片刻放松。
  暴雨倾盆,几乎让他无法睁开眼睛。雷鸣电闪,大树拦腰截断,轰然倒地。一道闪电陡然砸在地面上,擦出串串火花。火花蹿到脚边的时候停下,他也不敢动。
  一旦动作,那只暴|虐龙一定会发现。
  暴|虐龙是统治西部地区的王者,身上完美的融合霸王龙、迅猛龙、沧龙、大乌贼、树蛙以及……新人类基因。
  新世界中独一无二的王级暴虐龙,多少人渴望能够得到他身上的一管基因,希冀能够复制出进化更加完美的暴虐龙。
  但没人能从他身上得到基因,除了最开始培育出暴虐龙的研究所。研究所保存了一管暴虐龙的血,培育十年也没能培育出另一只王级暴虐龙。
  如今,这只暴虐龙正处于发情期,新世界各大势力闻风而动,全都想要得到暴虐龙的子嗣。
  杜仓是新世界中的一名基因贩子,辗转来回于四大地区倒卖生物基因。
  新世界中生命不值钱,基因才最值钱。因为生命已经定型,失去成长的价值。基因则相反,拥有无限的可能姓,极具潜在价值。科学家通过诱导、融合不同种基因,创造出新物种。
  现在的世界,早就没有纯种。事实证明,只有不断融合、进化的基因才是逐渐靠近完美的生命。
  暴风雨中传来雷达的声音,杜仓小心翼翼的抬头,雨滴打在脸上刺痛不已。远处出现闪烁的灯光,逐渐朝这个方向传来。
  杜仓心知不妙,有人追踪到暴虐龙的所在。暴虐龙所在被发现,就会彻底被激怒。那么他可能得不到暴虐龙的基因,更甚者会被杀死。
  他犹豫再三,开始后退。暴怒的暴虐龙太过恐怖,他见过大海中的沧龙发怒掀起海水几乎淹没沿海城市的一幕。融合沧龙基因的暴虐龙同样拥有入水化形的能力,它也是大海里的顶级猎食者。
  附近,就是悬崖,靠近大海。
  暴虐龙发情期时会出现在大海,海水能降低他们的欲望。或者,他们能够在海边找到伴侣。
  杜仓没有信心在激怒暴龙的情况下还能全身而退,所以他打算放弃获得暴龙基因。于是他转身逃走,脚边忽然一道火花接二连三的闪过,那是闪电打在树身通过雨水导电,在地面擦过火花。
  他为了躲避火花朝旁边躲了几步,不小心踢到凸出的石头,脚一崴直接顺着山形滚落下去,最后额头磕到石块晕了过去。
  晕过去之前隐约听到暴龙愤怒的吼声以及人们恐慌的叫骂声。
  杜仓醒过来的时候,暴雨仍旧连绵不绝。他爬起身,脚腕疼痛,应该是扭到了。医药包在摔下来的时候掉了,他得爬上去寻找,不然可能没办法在大暴雨停下之前找到栖息的地方。
  黑暗中循着记忆中摔下来的路线寻找,爬到山顶时也没找到医药包。
  “该死!”
  杜仓低骂一声,望着肿了个大包的脚踝,实在没力气爬了。一屁股坐下,抱头揪着头发烦躁不已。
  今天出师不利,银行那边的存款还差一些才能买到伪装新人类的E型基因液。听说那款型号的基因液能够维持十年的伪装,让他从血液、头发丝到基因都完美的伪装成新人类。
  听起来真是漂亮的功用,当然价格更漂亮。
  杜仓不是新人类。
  所以他明明是个贩卖生物基因的贩子,在这个暴利的行业里干了两三年到现在只能勉强维持生活。因为他把大量钱花费在购买基因液,伪装自己身上。
  新世界中的新人类并不将中生世界的人类视为同类,他们将没有进行过基因进化的人类视为低级动物。就像中生世界的人类将猿猴视为低级动物,没有人类会将猿猴视为同类。
  所谓的中生世界就是杜仓原本生活的年代,一个尚未经历过基因进化大规模洗礼的时代。在如今的新世界教科书中,被视为中生时代。
  人类的发展历史被简单粗暴的划分为三个时代,无脊椎和恐龙称霸地球时为原始时代、人类为主时是中生时代、以及现如今的新世界。
  新世界中早就没有中生时代的人类,杜仓有意识之后就在新世界,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是新人类,也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
  因为他没能思考太多,只能想尽办法活下去。
  杜仓烦躁的抹掉脸上的雨水,随手撑在后面的草丛里,发现掌心压到某个玻璃管。将玻璃管拿起来,是个喷雾剂。
  黑暗中看不出来是什么,但看形状应该是治疗外伤的喷雾剂,看样式应该还是哪个军方研究所研发出来的。
  “好东西。”
  军方研究所出来的东西都是好东西,这应该是刚才捕捉暴虐龙的人掉下来的。
  杜仓立即将喷雾剂喷洒在伤处,这东西防水。脚踝的肿块很快就下去,不痛不痒,效果迅速。
  “果然是好东西。”
  杜仓将喷雾剂喷在身上摔出来的伤口,直到治疗好身上所有的伤口后起身准备离开。忽然感觉到恐怖的视线锁定住自己,他犹疑着转头,抬眸。
  藏于黑夜暴雨中橙红色的眼珠子如同恐怖传说里的未知生物,虎视眈眈,啃皮食骨。
  杜仓吞咽着口水,微张开唇,暴雨打在脸上一阵刺痛,流进嘴里,尝到苦涩的滋味。他小心翼翼的后退,退了两三步,身后的暴虐龙发出震天动地的吼叫,带起的气流将杜仓掀倒。
  杜仓连滚带爬的逃跑,他从暴虐龙红色的眼珠子和吼叫声中得出这只暴虐龙已经失去理智。或许他是因为发情失去理智,或许他是被军方围攻激怒,总之他得跑,有多远跑多远,有多快跑多快。
  身后的暴虐龙冷漠的注视着逃跑的小小身影,那具身影上充满了勾引他交|配的气味。暴虐龙仅存的理智中只剩下在不伤害雌姓的前提下,满足自己的欲望。
  杜仓跑得心口传来刺痛,那是剧烈运动过后产生的暂时姓呼吸困难。他不得不放慢脚步,回头看没有发现那只暴虐龙。他松了口气,然后撞到坚硬的物体。
  眼前是暴虐龙庞大的脑袋和硕大的眼睛,只要他张开嘴巴就能将杜仓咬成两半。
  杜仓浑身冰冷,不断颤抖。吓得牙齿瑟瑟发抖,他恐惧到了极点。
  暴虐龙不再放任眼前这只雌姓逃跑,他该停下来满足自己的欲望了。追逐的游戏已经失去乐趣。
  但是,雌姓太小了。
  暴虐龙伸出舌头,舔着杜仓,口水覆盖住雨水,让杜仓充满他的味道,如同标记地盘。
  这满足了暴虐龙的占有欲。
  雌姓太小,暴虐龙根本没办法跟他交|配。
  杜仓或许是恐惧到极致,以至于当那只暴虐龙转换成人形形态压在他身上时,第一感觉竟然是因为劫后逃生而窃喜。
  暴雨下了整夜,暴虐龙就压着他交|配了整夜,直到杜仓陷入昏迷。
  …………
  …………
  杜仓猛然惊醒,跳到窗口前拉开窗帘,听到楼下小区熙熙攘攘的声音才慢慢松了口气。
  作者有话要说:  灵感来源于《侏罗纪世界2》,喜欢里面那只暴虐龙还有沧龙,其实最喜欢沧龙,如果沧龙有智慧就好了。觉得很帅。
  PS;不保证日更也不保证隔日更,有感觉再更,私以为有兴趣可以等完结再看。
  依旧是短篇风格,话说回来我也想看类似的文啊!(最好长点)
 
 
第2章 
  杜仓打开面包机烤吐司,从冰箱里拿出牛奶倒进玻璃杯后随手放在餐桌上。然后从另一个冰箱里拿出一管试剂,掀开放在餐厅角落一小块花布。花布下是一只巴掌大的小暴虐龙,小暴虐龙躺在营养仓里。
  将试剂倒进营养仓的凹槽里,让小暴虐龙吸收营养剂。
  杜仓抬起手指戳了戳呼呼大睡的小暴虐龙,自言自语道:“怎么还没醒?小宝,你睡了一年还没半点动静,再不醒来爸爸要扔掉你了。”
  小暴虐龙还是没有半点动静。
  杜仓静静的望着小暴虐龙,半晌后叹口气重新将花布盖上。他知道小暴虐龙为什么没动静,也知道小暴虐龙为什么躺了一年还没有动静。
  因为这是只从新世界带回到中生时代的小暴虐龙,没有新世界的营养剂和特殊环境,导致小暴虐龙营养不良,孵出来一年多还是巴掌大一只,只能养在营养仓里,醒过来的次数勉强五根手指数得过来。
  杜仓在新世界生下最小的孩子后,恢复丢失了十几年的记忆。
  他原本是中生时代的旧人类,遇到时空乱流卷进新世界,失去记忆,为了生存成为一名基因贩子。恢复记忆后,他想尽办法回到中生时代。
  新世界不属于他,也不适合他生存。
  新世界军方科研所发现了时空乱流的秘密,曾一度妄想掌控时间并不断研究。
  时间是神的秘密,他们触怒神,于是自食恶果。
  新世界中可怕的时空乱流就是惩罚,时空乱流时常突然出现,将新人类卷进去。一旦进去,非残即死。
  像杜仓那样遇到从中生时代到新世界的时空乱流还能幸存的情况属于亿万分之一几率,大部分人会直接被时空乱流分解成元素。
  即使知道会面临被时空乱流分解的危险,杜仓还是毅然决然的从伴侣身边逃离。
  叮。
  烤面包机吐出吐司。杜仓拿起公文包和工牌,先一口喝光整杯牛奶,然后拿起烤吐司,回头对营养仓中的小暴虐龙说道:“小宝,爸爸上班去了。拜拜。”
  他匆忙打开门,从车库里开出车离开小区开上马路,然后点开手机收听晨间新闻。期间友人打来电话通知他晚上有个聚会,庆祝大学时候恩师生日。
  恩师?
  杜仓其实不记得了。
  他被卷进新世界的时候刚好大学毕业两年,年轻气盛、朝气蓬勃。后来恢复记忆,印象更深的还是在新世界生活的十几年。
  不知道是不是时空乱流的影响,他在新世界中没有苍老。好在新人类能活三百多岁,不容易衰老,四五十岁都是少年。
  当他回来后,发现在中生时代的这个时间段里,他仅仅是消失了一个月。一个月后回来,他还是友人眼中的杜仓。可对于杜仓来说,这个时代的人事物已经陌生到模糊,眼中所见,在脑海中浮现出来的,全都很模糊。
  友人小心翼翼的询问:“你、你……确定要去吗?”
  杜仓回神:“可以不去吗?”
  他没兴趣参加陌生人的聚会。
  友人叹气:“你还是在意……”
  “在意什么?”杜仓冷静的询问。
  友人:“荣晋跟宋年也会去,你要是去,看了也难过。你要是不去,他们当你怯场。唉,荣晋那群朋友一直看不起你,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得出来。”
  荣晋?宋年?依稀记得是大学时候的朋友,样貌却不太记得了。
  杜仓:“好,我知道了。你发个地点过来。”
  说完就干脆利落的挂断电话,友人实在啰嗦,他不耐烦听这些。
  杜仓在一家房地产公司担任销售经理,他当了三四年基因贩子,跟各色人士打交道,眼光特别贼。口才好,舌灿莲花。才一年就成为年度销售冠军,之后被调到总部担任销售经理。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