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帝舌[重生] +番外 作者:晒豆酱(下)

字体:[ ]

 
  第 110 章、第一百一十章
 
  怀中太子双目紧闭, 高烧肆起, 脸色甚少烧得红透了,倒像是醉了酒。只是上身不着片缕, 被厚重的绷布缠足了十几围。隐约有丝丝药味透过来, 那是牧白师傅给亲手配制的金创膏。
  “咱家那时候将将十二, 正是不懂事的年纪,却一直在师父跟前长大。师哥们又待我当亲弟弟, 素来没吃过大亏。只不过太子殿里的嬷嬷正四处挑人呢, 瞧着咱家合适,这才将我从钟鼓司带出来。小福子记得头一天晚上宿在东小后院里还哭了呢, 长这么大, 还是头一回自己睡, 从前……那都是六哥陪我同吃同睡。”停了一会儿,廖晓拂继续说道:“殿下想笑便笑就是,咱家也觉得自己没出息,眼皮子浅, 鼻梁酸一酸就想着哭。原本像是做了个梦, 谁知道啊, 有一天就真看见梦里的仙人了。”
  话中讲的是往日的回甘,只不过觉得口中腥甜。咬破的舌头此刻突然犯疼,廖晓拂急急抓了凉透的水漱了漱口,言语中总压着一阵哭声。“那日大约午时,咱家给兰花浇灌好就去领午膳,只因去的晚了, 才拿着四个红豆包。可殿里的吃食再差也比旁的地方好上许多了,咱家也没吃过这个,欢欢喜喜捧着上院子里没人的地方吃去。吃完兴许是夜里睡得不够,倚着矮树就犯迷糊,不知道从几时就打起盹儿来了。”
  说着又拿丝帕沾了水,给殿下湿润了唇角。回忆起往事,廖晓拂说到最后近乎是呢喃,声音不清,可自己却记得清清楚楚。“等再睁眼,就看见有人在园子里僻静处舞剑呢,好看得很。咱家初始还当自己眼花,怕是仍旧在梦里,想着既然是个虚梦那就放心偷看,总之也算不得罪过……就痴痴地望了好久。”
  鼻尖说着微微发红,抽了抽鼻子,廖晓拂强撑着笑,继续说道:“要不说咱家傻呢,偷看殿下圣颜这样的大罪都不知情,眼瞅着脑袋就要搬家,还傻乎乎地看出神呢。可殿下是何等精明,舞过几招就感知暗处有人,若此时发问,将小福子拎出来,那真是怎样死都不为过。”
  “可殿下的心终归是太善了,好比今日,对二皇兄下不去手。亏得只是个小公公瞧入了神,若是个刺客呢?那岂不是要出大事……”廖晓拂脸色莹然,白白的手指紧紧勾着祁谟布满伤痕的手,生怕撒手就抓不稳了。他哪里算得出来那日太子的心思,又怎么能明白练武之人的耳力敏锐,早早就听见他踩折了枝丫的动静。
  哪里就有这样粗手脚的刺客了?就连屏息都不会呢。祁谟也是无心,往那躲在矮树后的人影瞧了一瞧,谁知就这样一眼,星眉剑目便落在了廖晓拂的心口上,烙下了一个抹不掉的印子。
  “咱家只在车洒水帮衬着,平日里根本见不着殿下,那日也是傻,从没见过这样好看的人,竟想不出还能是谁。”看太子额头上沁出汗珠密密,廖晓拂的脸色都白了,边用过了冷水的帕子擦边说:“殿下就直直往这边瞧,也不开口说话。咱家这时候才掐了自己一把,方知竟不是个梦,吓得腿直打颤。宫里头规矩比天还大,没有殿下发话,奴才哪儿敢抬头啊,更别说偷着瞧上一眼。更不巧的还是王公公恰巧来了,不知什么事要叫太子回殿中一趟。王公公见殿下往奴才这边看,也跟着蹊跷,正欲走过来扒一扒叶子,殿下竟说一只猫儿没什么好看的,便叫着人一起走了。”
  祁谟若是知道必定也是大吃一惊,那日他猜恐怕就是个小奴才走岔了路,又吓得不敢吭声,若是叫王过福拎出来就没命了,才赶忙唤道一只野猫儿而已。而王过福又不是傻的,太子殿把守森严,有几只野猫儿恐怕都要经过他眼皮子底下了,可太子既然说那是一只猫儿,那树后就是一只猫儿。
  “咱家也是直到王公公来过才惊然发觉自己看的仙人是太子,吓得手脚直抖……咱家还不想死呢,还想着往后存够了钱去赎兰,再把阿姐接来,替家里将债还上。算来算去,殿下其实救了小福子三次,这是头一回,第二回是咱家受罚时殿下的步撵过来发了话,第三回便是将我叫去殿里,要给我治手,还说要以君臣相称……”廖晓拂从没像现下这样想哭,可也从没像现下这样哭不出,只有深入骨髓的恋与怕。
  “所以……殿下快醒醒吧,咱家还没报恩呢,可不准甩下就走啊。你睡一睡也好,营里大小事都由咱家和几位大人撑着,殿下说莫哭,你看咱家听不听话,当真是哭不出来呢……殿下若不舍得我,就快快回来吧。”廖晓拂喃喃地唤着,从没这么大胆地亲吻着太子的手,可发抖的肩膀却出卖了他沉着的假象,宛如走进了一场梦魇,叫他的眉头舒展不了。
  二皇子祁惋显得微微窘迫,但很快就又回到那个处乱不惊的北辽首将。他低低地咳了几声,继续说道:“你那时候……说话也不像现在这般冷酷无情。”
  “冷酷无情?”苏青松没被对面的气势吓倒,冷冷笑一笑,道:“何为冷酷?何为无情?二殿下倒是比我更懂其中利害。只是叫人想不通呢,二皇子究竟是怎么就变成了辽人,当真叫人……刮目相看。”
  雪终于有了见小的势头,祁惋弯下腰,将脚旁插在雪地里的石碗捡了起来,端在手里仔细看了看,回忆起来:“我与你见过几面,皆是你与五弟在御花园中玩闹时碰上的。其实……你头一回入宫我就见过,那日皇后带着五弟在御花园中挑选伴读,我刚好经过此处,从没见过那么多一样大的孩童聚在一起,便驻足看了许久。”
  苏青松先是一惊,但很快回道:“早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你若是想用此法劝我降合,那真是痴心妄想了。”
  “后来你与五弟在园子里动起手来,吓得那时的我大惊失色,忙令身旁的侍从过去解围。只因五弟再怎么说也是大昭的太子,孩童嬉闹也会让他几分,不敢怠慢,必定是要吃亏。可那派去的侍从转身便回来了,说小公子与太子打得难分伯仲,都滚到石子土地上面了,小太子已然吃了大亏,肿了一边的眼圈儿。”说着祁惋骤然一乐,好似回忆起那日的风光来,“谁敢与当今太子动手,真是个不要命的。后来我又着人打听,想探出你是哪一家的小公子,若是能劝动了母妃,兴许这样忍不了太子的豪迈心姓能给我做个小伴读,我必然不像五弟,不欺负了你。”
  “然后再等二十年,你亲手在大昭的北境上将我结果了,是吗?”苏青松将二皇子问得茫然,声音却冷冷清清的,“休要与我套近乎,从前你是二皇子,想要哪个人当伴读都是一开口的事,现下你是辽人,杀你平乱也是迟早的事。”
  此刻祁惋脸上才显露出不快来,却不是因为苏青松的言语,而是回忆起令他肌肉绷紧的难事来。那日他在宫中奔了一路,只因探出这位小公子是重阳候家的孩子,是忠臣之后,想必母妃不会就此刁难。他跪着与母妃求要个伴读相陪,却不知怎得了,母妃磨着牙笑了起来。
  “重阳候家三代从龙,你如今只是大昭的二皇子,当真敢要?”
  果真,没过几日他便又见着了重阳候家的小公子,只不过这一回不仅再没有动手,还与五弟交好,见了他也只会做做样子扬起唇角,疏离地道一声见过二殿下。
  五弟虽然身处险境,四面处敌,可苏青松却是良伴,而自己只有盛荷苑的花草为伴,只因母妃说过,能开口的皆不能轻信,不能出声的才可长久留下。
  苏青松依旧冷笑道:“二殿下好大的能耐,不仅能在宫中藏二十余年,想出宫就出了,还有人护着一路奔至北境,上阵骁勇,头一战就击落大昭太子,恐怕辽人更是奉你为神,高高捧到天上。只是青松始终不懂,你无心皇位,太子登基后必定不会为难于你,究竟你是何样的身份?荆妃娘娘……又是何样的身份?宫里少了一个皇子,莫非就没人发觉?”
  说到底这个人终归还是为了五弟。祁惋苦苦笑了笑,其实早该明白苏青松此行前来是有意诱之,就连殿下还昏着也要将对方的底细摸透,便道:“若苏大人肯邀我过了这道壕沟,分一碗酒,我就慢慢告诉你。”
  “辽人的话皆不可信。”苏青松心中一震,自然不信他能说得这么痛快,攻心远比攻城难得多,可面上仍旧不动声色,起身牵起了缰绳,转身欲走。
  看来这人不仅上阵了得,还精明得很,只怕是自己打草惊蛇,再无下文了。祁惋正懊悔着,此刻苏青松忽而转过脸来,停下脚步,一字一句地说道:“酒喝光了,明日再说。”
  北境出了乱子,胤城则是掀起了轩然大波。今年的榜眼竟于恩荣宴上叫人陷害,饮下滴了鸩毒的酒水,行酒令还未开口便一命呜呼。
  廖玉林那日起便日日宿在赵太师府中,倒是安然无恙,直到后来入朝面圣,自此成了朝臣才松懈了一口气。
  一朝入朝,身有品级,若再想对他下手恐怕就会惊动圣上,更何况他还是新入朝的臣子。谅是武贵妃的人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
  这日下朝还早,廖玉林也习惯了每日一站就站上三个时辰,跟在浩浩荡荡的臣子身后朝宫外走。刚入朝的头几日当真令他惶然不知所云,各路朝臣海一样的涌来,有的朝今届状元抛出交好的示意,有的则如同深渊,好似能吞了他。
  只是廖玉林身后还有个赵太师,再加上他叫人挑不出错处的不卑不亢,暂时还无人与他撕开面子。此时冷风凛冽,身后传来急促的响动,又不知是何人跟了上来。廖玉林习惯了一般,动了动眉毛,转身只听那人轻声道:“廖大人请留步,主子请大人一聚。”
  “你家大人是哪位?”他轻声回问,同时思索着若此人不是同路人,便以身子不便推脱,隔日再递名帖去赔罪。
  “我家主子是宫里头的。”那人见四下人迹罕至,垂着眼睑回道,“是宫里头……皇子中的一位。”
  廖玉林怔怔一算,宫里头仅剩的恐怕只有大皇子与二皇子了,这是哪一位主子冒着后宫不得与前朝牵连的大罪要请他一聚?好大的胆子。                         
作者有话要说:  看来我们的大皇子要开始作妖了!!!!
今天小剧场暂停一日!大家可以留言,现在最想看哪一对cp的小剧场???千万不要说什么尼古拉斯老四和大将军哈哈哈哈
 
  第 111 章、第一百一十一章
 
  
  后宫之人与前朝瓜葛, 自古便是朝臣的大忌。除却皇上, 没有哪一位是敢明目张胆与朝堂之臣交好,即便身后各谋其事。若是皇子与朝臣交从过密, 只怕是要引火上身, 落得一个勾结重臣、藐视朝纲的重罪。
  廖玉林随侍从朝偏门走去, 宫墙犹如一道奈何桥分开了阳与阴,只要是在墙里, 黑与白、是与非皆没有分别。冗长的廊道空无一人, 平坦的砖石透着暗沉的光泽,那是一种雪花还未来得及融化就被扫去的痕迹, 令人唏嘘。
  “公公还请留步, 在下愚昧, 还请问公公的主子是宫里头的哪一位?”廖玉林满怀心事,肘袖处藏有一柄短小的刀刃,乃是防身所用。
  “大人莫问,咱家的主子也是宫里头说话算得上有用的贵人了。”那小公公的前脸隐在影子了, 清秀又干净, 又带着廖玉林走过一段, 转身扬起了一只戴着绿猫眼戒指的白手,朝远处停着的一顶大娇指道:“大人请,咱家主子已恭候多时了。”
  在大轿里?廖玉林回身望了小公公的脸,见他垂眸不再多话,也不作引荐,只得轻声轻脚地朝前迈步。待到了轿前, 烟云色的帐帘忽而由里掀了一个缝隙,只听声音从里头传来:“你,进来说话。”
  廖玉林听着声音不寒而栗,却欲言又止,犹豫了再三仍旧施以臣礼,道:“卑职初入晨朝,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大人提点,不知里头的贵人是哪一位?”
  “进来说话。”里面的人没有答话,声音穿透轿帘而来。廖玉林怔了一怔,才没那么傻,只身贸然进去。谁知忽而一只手钻出帘缝来,快如闪电,拉住他的衣袖将人拽进了轿内。廖玉林只觉天地浑然暗淡一黑便进了轿子,更觉出了不妥。
  轿子里高座在上,轿顶足足有一人多高,绝不是普通皇子应有的规格。待双目适应了轿中的昏暗,借着微弱亮光匆匆瞥了下座上之人,登时一掀起前褂,跪下去拜道:“还请大皇子赎罪,卑职有眼无珠,没了分寸。”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