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山鬼异闻录 作者:小小酱油君

字体:[ ]

 
文案
 
雾重重,血气浓烈,幽深的井底,藏着千年的秘密 。
 
若你我本不相识,那么我看着你,怎会又欣喜,又伤心呢?
 
攻:穆少何
受:梅瑾行(章小童、江袅)
为你,献上我的灵魂。
1v1,HE
 
微博@码字修炼中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梅瑾行(章小童、江袅);穆少何 ┃ 配角:无 ┃ 其它:转世;巫蛊;邪祟;山鬼
 
 
 
  ☆、第一章:归来的少年
 
  大杨村位于群山之中,只有一条50年代靠村民用锄头、簸箕堆出来的黄泥路,连接着最近的安化县。这条隐蔽在深山中的小路,是村民们每月出县城的必经之路,开车要五个小时,走路要走两天。据村里的老人说,没有这条平坦的道路之前,每次出村都要翻山越岭,走小道,跨大河,五天五夜,你就在一座又一座的大山里折腾。
  “这里就是一个被遗忘的世界。”老人家坐在村口的大树下,轻轻地摇着手里的蒲扇。江袅一脸疲惫地坐在一旁的石头上,认真地听着。他坐火车到了安华县,坐汽车进了村,再从荒废的山路走了五个小时才到达废弃的大杨村。
  “外面没有人进来,里面的人很难出去。五十年前,大杨村与世隔绝,消息根本传不出去,即使说了,也没有人相信,”老人家的说话不紧不慢,微皱的眉头隐藏在深深的皱纹里,里面藏着岁月的痕迹,“对于大杨村的村民来说,他们的世界里只有这片天地,说大,还真不大。谁家闺女喜欢哪家小伙子,谁家的羊难产了,谁家的鸡下了多少个蛋…….这些,大家都知道。”
  “因为村子太闭塞……嗯,是有点偏僻,所以才会变成如今的鬼村。”江鸟环顾四周,这座村庄就像失真的老照片,荒凉,无人气。
  “现在全村只剩下我一个人。你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里就荒废了吗?”
  没等江袅回答,老人家自顾自地说下去:“就在修好村路后的第五年,全村四十户人,基本都在那段时间搬走了。”
  江袅停下记录的笔,疑惑不解。不说世世代代的传承、落叶归根的思想,在修好路五年就全村迁移,这其中又有什么重大的原因呢?
  老人家摇蒲扇的手停了一下,似乎陷入了某个回忆中。
  一个贫瘠的年代,有着一群勤劳的人。大杨村的黄土路,凭着愚公移山的毅力,一代接一代的努力,用十年的时间修好了。村里的小孩特别喜欢在这条不足十米宽,但蜿蜒到远方的小路上玩。路的两头是高高的山和参天的树,玩捉迷藏的时候往山里一钻,嘿,就找不到人影了!但是这个招数很少人敢用,因为传说夜晚的山里有山鬼,传说山鬼最爱吃小孩。
  一个夏天的晚上,李叔家那个胆小内向的儿子跑到山里去了,全村人出动找了七天,什么也没找到。
  小儿子消失在茫茫大山里。大家都说,小儿子躺在幽深的山里,死了。
  每天晚上,人们从李叔家经过,都能听到他们的哭泣与责骂。李叔怨李嫂子没有看好孩子,李嫂子恨李叔忙于农活忽略他们。后来他们两个不谈小儿子了,小儿子成为他们心中的一根刺,两夫妻就在争吵中度过枯燥无趣的日子。
  在小儿子消失的第三年,又是一个夏天的晚上,小儿子回来了。
  李嫂子抱着失而复得的小儿子哭得撕心裂肺,李叔扯过李嫂子,神情凝重带着惊疑。
  李嫂子还要过去,被李叔紧紧抱着。他的呼吸急促,打在李嫂子的耳边:“阿莲,别过去。”
  李嫂子还要挣扎,却感到身上一重,似乎李叔浑身失去力气倚在她身上。
  “你看清楚!”李叔的胸口起伏不定,“他和三年前的富儿长得一模一样。”李叔的声音发抖,眼眶龟裂,如临大敌。
  李嫂子愣愣地望去。
  小儿子站在村口,身后是蜿蜒而出的黄土路,两边是幽深不见影的山林,蝉鸣嘶吼,流萤飞溅,笼罩在小儿子脸上的阴影显得晦暗不明。
  
 
  ☆、第二章:九岁的夏天
 
  大杨村的孩子,漫山遍野地跑、钻。春天挖竹笋,夏天抓小鱼,秋天跟大人去田里割稻,冬天偷别人的番薯吃。他们在清风明月的怀抱中玩闹,在四季轮转中长大成人,然后成为大杨村的新支柱。
  九岁的章小童最喜欢夏天。
  白天长,天黑得晚,玩耍的时间可比冬天长好多呢,到了晚上,天空依旧澄澈,幽深的墨蓝色铺满天际,王小丫说好像一条紫色的、镶满小亮片的丝巾蒙住了天,章小童不知道什么是丝巾,他没去过县城,也没有跑到稀罕地的阿娘,哼了几声,指着天说,瞧清楚咧,这分明是墨蓝色的,哪来的紫色。王小丫姜黄色的稀疏小辫子随着她摇头荡了几下,小脸红红的,说章小童没文化还眼瞎,这天明明是紫色的。
  其他小孩子听了不高兴了,叽叽喳喳围住瘦弱的王小丫,嘿,骂章小童就是骂我们大杨村的娃,你去了一趟大城市就嫌弃大杨村,真是死不要脸!
  “你们知道吗,死娘皮要去做鸡!”
  “她要去找艹!跟她臭娘滚到男人的几把下!”
  “没人要她做,最后被她爹抓回来啦!”
  “叫你鸡妹妹!让你做鸡!”
  不知是谁说了这一句,顿时得到大家的认可,围着王小丫不断地叫她“鸡妹妹”。
  虽然大家不太清楚从嘴巴里飙出来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有什么关系呢?村里人都这么说,村里人这么说王小丫的娘时,王小丫的爹总是生气的,难过的,最后还会哭的咧,一个大男人哭得像田里被踩扁的蟾蜍,眼睛鼻子都挤在一起咧,难看死咯。
  章小童跟着起劲叫了几声,看到王小丫的小辫子被人拽散了,像干枯的稻草盖在光秃秃的脑袋上面,猴子屁股般的脸上全是眼泪和鼻涕,像臭蜗牛爬过留下的液体。章小童觉得这时候的王小丫也像田里的蟾蜍,大家要把她踩扁。
  章小童不喜欢扁扁的蟾蜍,它们迸裂的脑浆又臭又丑,于是悄悄从人群中退出来,看见落单的富儿。富儿比他大两岁,平日沉默寡言,不怎么参与大家的玩乐中,每次都是章小童把他拽进来的。
  章小童觉得无聊了。大家围着王小丫转都不玩抓迷藏呢,夏天过去就不能玩抓迷藏啦!大杨村的夏天夜晚,才有那么干净的夜空啊。
  “富儿哥,你觉得这个天空是什么颜色?”章小童蹲在地上挖泥巴。
  “黑色的,”富儿好像也很无聊,“像一块黑布,把我们罩在里面。”
  章小童挖到一条蚯蚓,拽在手上滑溜溜:“明明是墨蓝色。”
  章小童用小石子把蚯蚓碾成两半收进竹筒里,希望明天能变成两条。
  那个夏天,大杨村安然如玉,镶嵌在群山中风雨不动,外界没人进来,里面没人出去。只是死了一个王小丫,埋在山沟沟里;疯了一个王大叔,整日哭哭啼啼。
  不过这些,九岁的章小童都不知道,他沉醉在溪水河间,暂时做最单纯的小孩。
  
 
  ☆、第三章:夏夜游戏(1)
 
  章小童是受人拥护的孩子王。
  大杨村的孩子都喜欢跟他玩。
  他振臂一挥说要去钓鱼了,其他孩子纷纷响应追随着去了;他站在石头顶上演的是勇猛的红军、有情有义的侠客、劫富济贫的义贼和英雄救美的主角。章小童也会用小聪明解救其他孩子于各种危难中,比如风筝卡树上了、打碎家里的鸡蛋、掉进深水潭……等等等等,不一而足;章小童好玩闹,也喜欢结交朋友,心思还细腻,会注意落单的小孩,跟他一起玩是快乐有趣的。章小童在这群山里娃的地位日益上升,他出门就呼朋结伴,声势浩大,热闹至极。
  十岁前的章小童最爱夏天的大杨村。爱它的夜晚星辰闪耀,爱它的夜晚清风温柔,听着蝉鸣蛙叫,在大榕树下和大家乘凉聊天,在村子里东躲藏玩兵捉匪。
  夏天的大杨村多有趣。
  九岁的章小童好逍遥。
  春冬轮转,又是一年夏。
  十岁的章小童和大伙儿在村口玩兵捉匪。
  一个兵,九个匪,大杨村里忙揪鬼。
  奈何玩久了,这群喜新厌旧的孩子不免有点腻味。
  章小童提议把游戏时间改为晚上。
  “兵捉匪,白天有白天的趣味,夜晚有夜晚的滋味,兵来了,往山里钻,黑灯瞎火,咻地就不见了。”章小童指着不远处一片翠绿的山林子,兴致勃勃。
  十四岁的刘大年是这群人中年纪最大的,胆子没章小童的大,他反对:“大人说夜晚不要跑进山里,山鬼会吃小孩!”
  九岁的小黑看上去斯斯文文,却最兴奋:“我喜欢!就晚上!”
  其他孩子也叽叽喳喳纷纷响应,章小童狡黠一笑:“盗匪可以选择进山,或者不进山,就看你敢不敢了。”
  于是晚上的游戏环节就被定下来。
  虽然大家在开始前,都牛`逼哄哄,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在游戏中却没人敢踏进山里。
  “月下枯骨,婴童啼哭,白雾茫茫,螭魅魍魉。”
  大人为他们灌输的传说与异闻,已经深深烙印在孩子的心里,对夜晚的大杨山有天生的敬畏之心。
  刘大年当兵,仗着人高眼尖,从各个角落抓到了匪徒,被捉到的人唉声叹气,小黑满脸无趣,直嚷嚷晚上的兵捉匪和白天一样,没什么区别嘛。
  “看看还差谁。”刘大年渐渐入戏,自得地清点自己的战利品,发现还差两个人。
  “还差章小童,”刘大年当兵当上瘾,“以及一个富儿。”
  “不过我在村子的各个角落都找过了,没发现他们的踪影。”
  “报告大人,我想他们一定是藏在家里了!”豆芽似的水苗高举双手抢答。
  “不不不,小童一定进山了!”小黑兴奋起来,不过没人听他的话。
  一群匪跟在兵后面,去村里抓两条漏网之鱼。
  月亮慢慢挂到树梢上,夜渐渐深了,这群孩子兵家家户户问了,进屋找了,结果都一无所获。
  他们风风火火的行为,惊动了把他们当平时玩闹的大人们。
  大人们意识到不对劲,逮住孩子询问,小黑这时候怕了,哆嗦道:“他们一定是进山了,这次我们是可以进山的!”
  “谁?谁进山了?”村长诧异追问。
  “我们在村里没找到他们,可能进山了。”刘大年低着头,小声说。
  章小童的父亲在这群孩子里没见到自己的儿子,心里咯噔:“小童?”
  几个孩子急切点头。
  “还有富儿!”小黑没等富儿的爸出声,抢先回答,富儿妈李嫂听了如撞铜钟,头晕目眩。
  其他孩子看到大人们严肃的表情,加上一直没见到两个小伙伴的身影,稚嫩的脸上也浮现出不安。
  即使进山了,按照章小童的个性,早该蹦到他们面前了,而富儿平时也不是那么没分寸的人,不可能不见那么久。
  一场孩子间的游戏,最后发展到全村出动。
  男人们举起熊熊燃烧的火把,钻进漆黑的山里,长长的火龙中,伴随着此起彼伏焦急的呼唤,回荡在幽幽的山里,像石子投进深湖,涟漪难起,毫无回应。
  孩子们被勒令不许踏出家门一步。
  小黑趴在窗口,望着不远的山里,蜿蜒的细细火龙,以及若隐若现,随风传来的,悠远的呐喊。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