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人鱼码头 作者:诗花罗梵

字体:[ ]

 
文案:
为了寻找十年前失踪的妹妹,马诺登上皇家幽灵号成为一名水手,意外捡到一条清纯貌美却又辛辣无比的人鱼。
男……人……鱼……
主攻第一人称。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西方罗曼 
 
搜索关键字:主角:马诺,维利嘉 ┃ 配角:珀西,安杰罗,比约恩 ┃ 其它:
==================
 
   Chapter 1
 
  半夜两点,我提了灯上甲板去巡逻,将几个喝得醉醺醺的水手拖进舱室,然后给自己开了罐黑啤酒,倚靠在舷窗边借着月光写航行日记。
  这是我在皇家幽灵号上工作的第八十天,夜半无风,天气晴朗。
  根据橡木蛇公司和加西亚船长的合约,这趟航行的终点是极东的安菲利亚港,会与当地土著和中间商进行部分茶叶和珠宝的买卖,途中经停五个或大或小的贸易点,总行程大约需要三个月左右的时间;谁知这一趟洋流变幻诡谲,信风也不断减弱,直到现在我们离安菲利亚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
  更奇怪的是,我们的行程本来就已经被各种突发状况耽误得够呛,加西亚船长却仍是偏离了原先的航线,驶向地图上一个未曾被合约标记过的小三角洲。
  费氏码头,又称人鱼码头,有传言称和这里相距不远的某块嵯峨海岩下是人鱼的栖息地;我曾不止一次地在港口听到过水手们吹嘘自己和人鱼的风花雪月,不过大部分人或许只是当成故事来听,并不相信这种神话里的生物真的存在,当然也包括我。
  直到昨天傍晚,我第一次见到了人鱼。
  和水手长比约恩卸完最后一批货走上甲板时,他招呼了五六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出动了两只容量不算小的捕捞船,然后邀我和他一起去“狩猎”。我以为他们是去捕捉什么珍稀的大型鱼类,于是欣欣然应邀前往,却没想到这趟航行会因为这个小插曲而变得离奇起来。
  比约恩三十出头,一张斯堪的纳维亚特征明显的英俊脸庞,肌肉结实身材遒劲,待捕捞船行到一处模样奇特的海崖时便脱掉上衣,一个猛扎下了水,朝深处某个不知名的方向游去。眼见夕阳的余晖照得每个人脸颊通红,我便也把袖子捋起来,定睛朝比约恩消失的水面看去。
  ……
  当比约恩在四溅的水花中再次冒出头来时,我看到他怀里抱着一个人。海藻般缠绵的紫发流淌在腰间,白得近乎透明的肌肤与比约恩那古铜色的胸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人微眯着眼睛搂着他的脖子,见我们看他便懒懒地朝这里瞥了一眼,红唇在比约恩颈间撒娇般蹭了蹭。
  待比约恩抱着他上了船,我才发现他自腰部以下拖着一条长长的紫色鱼尾,鳞片在落日的照耀下闪烁着虹色的微光,容貌美艳而妖异,毫无疑问正是传说中的——人鱼。
  看到我目瞪口呆的模样,比约恩大笑道:“小马诺,你可看好了,这些妖精可不是随处能见的。”
  就在这时,捕捞船周围的水面下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动静,不一会儿便接二连三地冒出了人类的脑袋。如此真实地近距离接触到这些神秘而美丽的生物,我感到自己的呼吸在一瞬间停滞,视野中只剩下那些斑斓夺目的尾鳍交映在落日下的旖旎风景。
  他们缓缓围了上来,好像对人类并不陌生,鱼尾轻盈地拍打在岸边的礁岩上,各色鳞片璀璨得宛如宝石,细腻的肌肤也像秘瓷一般,模样都是非常漂亮。见我们半晌没有动静,他们游在捕捞船边窃窃私语起来,似乎有些骚动。“宝贝儿们别慌,”比约恩神秘地将食指放在唇上,压低声音对他们道,“今天晚上……我们不醉不休。”
  我似乎听到了人鱼们低低的笑声,然后比约恩叫我身后的水手撒网,那群人鱼便涌了上来。或许这根本称不上“狩猎”——我甚至可以说,他们几乎是争先恐后地跳进了那张大网,然后像廉价的沙丁鱼一样被打捞上来,温顺地趴在船头看着我们。
  有生之年能看到童话故事般梦幻的景象,我本以为自己会感到唏嘘和高兴,可看到水手长那意味深长的笑容,却又觉得有点堵得慌。带着战利品们回到皇家幽灵号的路上,比约恩详细地为我这个才成为水手不久的菜鸟介绍了人鱼这种生物。
  他说,第一个发现人鱼的航海家恐怕已不可考,但目前知道人鱼隐匿地点的只有皇家幽灵号的人。起初水手们对这种神秘的生物都很畏惧,不过很快就发现他们除了长着鱼尾外和真正的人类并没有太大区别;后来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皇家幽灵号有了在航行途中来与人鱼幽会的习惯。
  “这个季节的成年人鱼都在发情期,乖巧听话又善解人意,体腔也温暖紧致,是非常好的xing伴侣。”比约恩说着逗弄起了偎在他怀里的紫发人鱼。紫发人鱼扭动了一下夹在他腿间的鱼尾,低下头柔媚地含住了他的手指。
  “可他们……都是雄性人鱼吧?”眼见比约恩那双碧色的眼眸渐渐被yu火笼罩,我终于忍不住出声问道。
  虽然承认自己在一开始被他们的美貌所蛊惑,可我很快就发觉这些人鱼个个胸膛平坦,纤细的脖颈上明显凸起的喉结,甚至有着不逊色于人类男子的完美肌理,腹部下方的细鳞中也有微微隆起,无一不在昭示着他们雄性的身份。
  谁能想到比约恩口中最合拍的xing伴侣不但不是人类,还是同性;我那些常规的认知在短短几小时内被彻底打破,看看水手长又看看满船各式各样的雄性人鱼,觉得有些窒息。
  “据说雌性人鱼在发情期非常凶暴,会控制不住伤害自己的伴侣,所以他们宁愿上来找我们这些粗鄙的人类解决需求,也不愿意和那些母老虎jiao配。”比约恩的气息已经粗重起来,捏起紫发人鱼的下巴重重吻上去,含糊不清道,“……长得漂亮就行了,管他是雄是雌呢。”
  我只能沉默下来,随着捕捞船在稀薄的夜色中回到皇家幽灵号,看着人鱼们被劳累了一天的水手抱回统舱开始狂欢,颇为头痛地替他们收拾好散乱在各处的啤酒桶,然后去盥洗室浇了自己一盆冷水。
  写到这里,我那些不久前还醉醺醺的同事们似乎酒醒了不少,原先安静下来的统舱又传来了熟悉的莺声燕语;我按住太阳穴叹了口气,合上手中的日记本打算睡觉。
  走下扶梯的时候,大副唐巴正春光满面地叼着烟斗上来,见来人是我便嘿嘿一笑,看着我青黑的眼眶别有深意道:“小马诺,刚刚怎么一直没见你?”
  我张了张嘴刚想回答,就被他一把搭住肩膀朝来时的方向拐过去,又像个慈祥的长辈一样拍拍我的后背,安慰般说道:“没关系,第一次和人鱼做难免都会紧张,等你和他们熟悉起来就不会害怕了。”继而又打量了我一下,“可别告诉我你还是个处男,啊哈哈。”
  钢钳般的大手牢牢地抓着我,感受到唐巴浑浊的呼吸里还带着酒气,我也只得被他半强迫地带回仍在狂欢的宴会厅,看着他双手一勾,便从船上木匠的怀里拉过一条蓝尾人鱼,像是为我演示一般和他亲热起来;蓝尾人鱼眨眨眼睛,顺从地攀上他的脖颈打开唇瓣,与他缠绵亲吻。
  这些人鱼身材体格都与成年男子相差不多,交gou时下腹的细鳞中翘起的物事也是尺寸惊人,三三两两地和人类叠在一起,摩擦的水声激得我有些头皮发麻。我看到那条紫发人鱼正在麂皮地毯上和比约恩纠缠,随着他的动作激烈起伏着,察觉到有视线聚焦在自己身上,便回过头来朝我抛了个柔柔媚眼,甚至情se地舔了舔下唇。
  勉强拍打了一下燥红的脸颊清醒过来,我尴尬地移开视线,忽然注意到不远处的角落里有一条落单的人鱼,银色鱼尾轻轻地在身边的木桶里搅着水花,正饶有兴味地托着下巴观赏这场yin乱的盛宴。
  注意到他,是因为他是这里唯一一条体型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人鱼,看来是还没到发情期就被我们误捞了上来;有几个烂醉如泥的舵工想上去摸他的屁股,他也只是轻甩了几下尾鳍拍在那些人脸上,显然对zuo爱没什么兴趣。
  见我看他,唐巴便了然一笑:“喔,找到目标了么?”
  我得承认我的脸颊一定很红,不过多半不是羞红的,而是气红的。如果我妹妹还活着,今年应该和他差不多大了——只要在脑海里想象一下我这么大年纪的妹妹在这里看活chun宫,还被若干莽汉口水滴答地意着yin,便气不打一处来。
  想到这里,我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
  他仍是专注地盯着那些表演的同类,鱼尾不以为意地划出一个半圆的弧度,在还没打到我的时候就被打横抱了起来,漂亮的眼睛顿时瞪得溜圆,滑腻的身子有些不稳地晃动几下,便只得环住了我的脖子。
  我抱着他出了门,身后传来船员们戏谑的口哨声。他们多半以为我是害羞,抱着美人独自干什么好事去了,可此时我看看怀里一脸惬意的人鱼,只觉得更加头疼。
  我连人类的少年都不会教育,更别提另一个连沟通都成问题的种族。我抱着他走上甲板吹了会儿冷风,见他忍不住在我怀里打了个喷嚏,于是把外套脱下来盖住他赤luo的上身,想了想道:“你记得回家的路吗?”
  如果比约恩说的没错,人鱼应该是能理解一部分人类语言的;可他仍是一脸悠闲地看着我,眯起眼睛在我怀里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窝着,好像并没有听懂。“你年纪还小,对什么事都好奇是正常的,不过,”我慢吞吞地说道,“人类还是挺危险的……呃,我是说,这种事还是等你成年之后找一个年纪相仿的异性同类做比较好。不如你先回去,也好给同伴们报个信,水手长可能明天就会把他们送回去了。”
  他听罢依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轻轻摆了下鱼尾。我当他是听懂了我的话,于是走到船头,看着暗夜中掀起涟漪的海面犹豫了一下,想像着几日前大副放生他的宠物海龟时的模样,举高手臂,想把他扔回大海。
  “喂喂喂你干什么啊——?!”
  少年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的时候,我呆在了原地。
  低头朝怀里看去时,他仍是瞪着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看我,嘴唇开开合合。
  ……好像没人告诉过我,人鱼会说话吧?
 
   Chapter 2
 
  “拜托啊大哥,你就这么直接把我丢下水,我会摔得很疼你知道吗?”月光下银光粼粼的鱼尾不满地甩在我面前,他有些紧张地抓住我的手臂,随即嘲讽地哼了一声,“看你年纪轻轻力气不小,可别是个傻子吧。”
  我沉默着看他。
  他不甘示弱地和我气呼呼对视着,似乎还想再说点什么,下一刻却猛然蜷缩起腰肢,抓在我的衬衣上痛苦地呻yin了一声:“快……我脱……水……太久了……”
  远处灯塔的强光映过风平浪静的海面,船舱中的躁动声并没有随着夜色的加深而减少丝毫。那些在甲板上站岗的水手们似乎都在朝这里窥视,我深吸一口气,像拎一条濒死的草鱼一样拎住他的尾巴走下甲板,顺着扶梯摸索到右舷某处隐蔽的舱口,搬出舱盖下空空如也的淡水缸,打开闸门放了半缸水,然后扬起胳膊把他丢了进去。
  这里是从谷物舱分离出的一处废弃的小货舱,因为总是失眠的我不太喜欢和一群鼾声雷动的大汉睡统舱的铺位,便时常到这里来小憩,大副唐巴和加西亚船长都知道我的这个秘密基地,不过好像也不怎么在意。
  银尾的少年人鱼并没有计较我的粗暴,十分惬意地在水缸里翻腾了几个来回,像是在泡温泉一般双臂搭在缸口,半透明的尾鳍伸出水面摇晃出两个水花,与那失而复得的滋润感亲热了好一会儿,这才睁开眼睛幽幽地朝我看了过来。
  点起灯坐在铺得松软的小床上,我寻思着自己应该像个长辈一样慈爱一点,于是伸出手道:“我叫马诺·米德加,你的名字?”
  少年人鱼打量着我,好半天才憋出一句:
  “维利嘉。”
  也许是意识到了我目前算他半个救命恩人,他学着我的样子伸出手来。我以正常的礼仪方式和他握了一下手,那触感似乎比人类更加柔韧坚实,心头忽然动了动,收回的掌心蓦然变个方向,在他露出的尾鳍上轻轻捏了一下。
  • 本站所有BL文库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Copyright © 2019 blwenku.in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方式:Email:contact@blwenku.in